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做「英雄」?──跟「英雄想像計劃」的Kenny對談

2014.05.2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踏出你的安舒區(Comfort Zone),積極地打破社會陳規,以及時常反思自己的生命狀態──我認為能做到這些的人,就足以稱為「英雄」。

Kenny是「英雄想像計劃」(Heroic Imagination Project,簡稱HIP)的國際關係總監。他在2013年從美國搬到香港,並進駐Good Lab,推出一系列HIP的課程,獲得不少關注和好評,尤以在MaD 2014年會舉辦的工作坊為甚。我們早前跟他做了次訪問,讓他聊聊HIP和自己的理念──

Kenny: 大家好,我是Kenny, 我先前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主修心理學,畢業後在美國跟「英雄想像計劃」共事了一年,六個月前搬到這裡把HIP介紹到香港。我很喜歡香港,以及這城市帶來的機會。

圖片來源

GL:那究竟甚麼是「英雄想像計劃」?

Kenny: 「英雄想像計劃」由Dr. Philip Zimbardo發起。他在史丹福大學任教,是位資深的心理學教授。他大半生都在研究人性的陰暗面,想了解有甚麼能使人行善。他發起「英雄想像計劃」,旨在重新介定「英雄」這概念,並讓大家明白,其實每人在日常生活中,都可當個「英雄」。

 

 

GL:你最初是怎麼知道HIP的?

Kenny: 當我還在大學的時候,就很喜歡心理學,可是,當我發現原來有很多有趣又有用的心理學知識大眾並不知道的時候,就感到有點氣餒。很幸運,我遇上這樣一個組織,他們致力於用有趣的方法,教授大眾感興趣的心理學知識,希望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這跟我的想法完全一致。我報讀了好幾個他們的講座,並問他們我能否參予其中。不久後,我便加入他們,成為當中一員了。

GL:然後你就來到香港了?

Kenny: 我在2012年8月開始在HIP工作,在2013年1月,Dr. Zimbardo來到香港,在MaD 2013年會擔任主講嘉賓,激起觀眾共鳴及好評。因此,MaD邀請HIP在同年9月回到香港舉辦工作坊,我亦因此來到香港,暫住兩個月,協助籌辦活動。活動以後,因為實在太喜歡這裡的一切,所以決定再回來香港,至今差不多有半年了。

圖片來源

GL:於你而言,「英雄」的意思是…?

Kenny: 唔,對我們大部份人而言,「英雄」是指那些「能人所不能者」,即「超人」,比如那些很典型常在荷里活電影登場慓悍戰士。但我們想讓大家明白,英雄並不限於「對抗邪惡」,作為英雄更重要的,是在各種艱難處境中,挺身而出,做出正確的決定。這事誰也可以做到,只要我們留心觀察,日常生活處處是英雄。

GL:你認為大家都可做英雄?

Kenny: 是的,而且出奇地容易。不管年齡、族裔、階級或是性別,大家都有辨別是非的能力,明白甚麼是「正確」,甚麼是「錯誤」。多數人大部份時間都想做「正確」、「對」的事,但往往受制於社會環境。英雄的敵人並非「邪惡」,而是「不作為」。但方法正確,加上時時留神,大家都可以將自己訓練得勇敢和主動一些,在適當時候,當個英雄。

GL:但香港是個很物質主義的社會,大家都在追逐金錢和利益,鮮有關心其他事,尤其是公共領域的議題。你認為HIP能改變香港人的思維習慣嗎?

Kenny: 你說的適用於大部份人,但並非所有人。我們需要協助(Empower)那些願意行善的人成為他人榜樣。我認為在很多人心深處已預備好改變,但還是需要多點激勵和指導。香港是個很因循(Conformist)的城市,很多人只顧面子,或想方設法融入大夥中。大家都習慣了樂於當個旁觀者,不願擔起責任。但如果大家認識多點心理學,了解多些自己和他人,我想,在香港,除了見到人們的友善外,還能看到更多對他人的同情共感,以及互相之間更好的溝通。我想HIP能讓這發生。

圖片來源

GL:搬到香港後,你有沒有找到甚麼有趣或啟發你的事?

Kenny: 有,首先我在Good Lab認識的人全都很有趣。他們在做很多了不起的事,如公平貿易咖啡、永續生活、健康項目…還有更多。於我而言,Good Lab是全港最好的地方,因為這裡聚集的人,都在追尋自己的夢想和熱誠,為社會做些有意義的事,而不是當個機械人,只管賺錢花錢。我也剛跟一些希望以心理學帶來社會好處(social benefit)的友人,成立了一個小團體「Psyched 4 Good」。我們定期籌辦活動,希望讓大家瞭解自身和他人更多。

全文轉載自The Good Lab好單位

(香港創不同的創辦人黃英琦,投入於社會創新的初衷,就是為了改變香港的社會環境。)

社企流兩週年論壇報導:改變社會不設限—黃英琦X胡秀鳳

文:黃湘淇

(「香港創不同(MaD)」創辦人黃英琦與星展銀行副總裁胡秀鳳共同對談亞洲社企發展的趨勢。)

來自「香港創不同(MaD)」創辦人黃英琦與星展銀行副總裁胡秀鳳,在12號出席「夢想自造家」論壇,暢談「改變社會不設限」,鼓勵年輕人實踐社會創意、及運用銀行所提供的資金及培訓等相關服務,發展社會企業,兩位對談者更是肯定亞洲未來的社企發展,甚至認為在20年後就不會有社企的概念,因為「每一個企業都是社會企業」。

香港創不同(MaD)創辦人黃英琦,投入於社會創新的初衷,就是為了改變香港的社會環境。

(黃英琦投入於社會創新的初衷,就是為了改變香港的社會環境。)

長期投入公職與社會運動,熱愛香港,形容自己來自街頭的的黃英琦,擔任過市政局及西九區議員,又因關心教育文化等議題,創辦了體制外推動創意教育的高中「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及創辦非營利組織「香港當代文化中心」,為鼓勵年輕人投入社會創業,在2009年成立「香港創不同(MaD)」(Make A Difference),及今年創立的共同工作空間Good Lab,讓社會創新在香港蓬勃發展。

黃英琦表示,每年舉辦的「創不同」年會,都取得很大的成效,從第一年,來自10個亞洲城市的800名參加者,到今年來自160個亞洲城市的1500名參加者,讓越來越多創意種子經過年會的洗禮後,能回家鄉繼續發酵。她也創立了無校園的「創不同學院」,透過「在地研習室」的概念,將課堂直接搬到街道上,讓參與者到社區實作,透過重新建立人與社區的關係,鼓勵年輕人展開自己的跨界行動,實現社會創新。

「要做一個change maker,並非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別人」,在她所講述的「阿豆的故事」中就可以充分體現這樣的理想。一個名叫張城的小孩,從小就在黃英琦所創辦的小學、高中及文化團體中成長,也為了追尋自己的夢想,花3年的時間,到台灣苗栗的野桐工坊學蓋樹屋,「他20多年的人生,每個階段都可能有我小小的影響在裡面」,就是這樣不斷積累的感動,成為黃英琦致力推動社會創新的動力。

黃英琦也在今年於香港設立共同工作空間Good Lab,就是為了提供給社會企業家低成本跨界交流場域,她表示,現在已累積150多名會員,20多家社會企業,都致力於用社會創新改變香港的社會環境。

星展銀行副總裁胡秀鳳表示,支持社企不只是銀行的層次,星展內部員工也透過認購、志工服務方式支持社企發展。

(胡秀鳳表示,支持社企不只是銀行的層次,星展內部員工也透過認購、志工服務方式支持社企發展。)

而從2010年開始推展社會企業服務的星展銀行,胡秀鳳指出,儘管近年來亞洲經濟蓬勃發展,但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於是決定支持能解決社會問題的社會企業,除了贊助、輔導培訓社企發展外,更將社企價值整合到星展銀行的工作中。

胡秀鳳表示,星展與新加坡政府合作,在商業區成立HUB Singapore,招攬對社企有興趣的年輕人做社會創業的培訓,其中包括商業行銷等三天的課程,「幫助夢想自造家實踐夢想」。同時也推出星展亞洲社會創投挑戰賽,在第一年就收到來自15個國家,400多份計畫,其中將近7成的計畫是由30歲以下的年輕人提出。

另外,星展也透過提供種子經費及專屬帳戶的貸款優惠等,讓社會企業能朝向自給自足,目前所資助的59家社企中,已經有4家社企達成自給自足的目標。胡秀鳳強調,其實社會企業一開始就是企業,因此剛創立時要特別注意商業模式的建立,因為沒有可行的商業模式,就難以自給自足,便難以達成社會目標、實現理想。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