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跟Nike學習 從傾聽到跨界合作

2014.02.0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5月中旬,一場名爲《Open Data HK make01》的活動在Good Lab舉行。是次活動的參加者來自民間、企業界以及政府,大家在一個周末的時間裏共同創造可以解決某個社會問題的原型,再展示給所有人看,獲得他人的意見和反饋,同時不斷改進其設計。

這樣的事情也許大家會覺得不可思議。因爲我們以往的觀念是:「官民商」三方的聲音基本是彼此獨立,互相也不樂意去聆聽對方的聲音。但正因爲缺乏聆聽,我們才遇到了很多社會問題,這些問題無一不是因爲缺乏耐心的聆聽而導致的。

從傾聽到跨界合作

上世紀90年代初,Nike是一家備受關注的公司,不是因爲它的球鞋做得好,而是在於當時媒體報道了Nike的生產過程有如血汗工廠的故事。

時光扭轉。Nike今天已成爲商業可持續發展領域的一位領先實踐者,他們意識到,假如還是按照舊的那一套、依靠消耗大量資源以及廉價勞動力的商業模式運作,肯定無法持續下去,必須尋找新的思路。

Nike公司有一個願景,就是到2050年,公司產品的生產可以擺脫對化石燃料的依賴,並把在生產過程中用到的水重新處理,成為社區可用的水源。Nike並不希望只由他們「獨家」這麼做,他們明白真正能夠解決可持續發展問題的人才可能不在公司內部,而是散佈全球各地。於是,他們設計了一個叫GreenXchange 的項目,將他們公司擁有的各種工廠、供應鏈數據以及他們研發的專利成果,以創意共享(Creativecommons)協議形式公開發佈,讓全世界的人都來幫助他們早日找到解決之道。

不少化學、資訊科技人士看到這一項目之後,都表示很感興趣,而且積極參與其中。

顯然,這一次Nike是在用心聆聽,他們願意走出自己公司的邊界,邀請來自其他公司以及其他領域的人士,共同尋找解決方案。在這個案例裏,我們看到了跨界合作的蹤影,更看到了其無限潛力。

謙卑的心態是跨界合作和三方合作的基礎

國外不乏商業、政府以及民間三個界別的跨界合作,共同解決社會問題的例子。曾提出「軟實力」這個概念的哈佛大學政治系教授 Joseph Nye 最近更提出了 tri-sector athletes 的概念,意謂新世代的領導者需要具備政府、商界以及公民社會的視野。麥肯錫顧問公司全球董事總經理Dominic Barton則發表了一篇題爲《21世紀領導力》的文章,提及跨界合作之意義——商界要走出辦公室,與政府和民間人士多溝通;同樣地,政府和公民社會的參與者也應當走出自己所在機構的迴音壁,參與跨領域的對話。《哈佛商業評論》、《史丹福社會創新評論》等具影響力的刊物也曾多次刊登相關文章,講述其重要意義。但是在香港以及內地,三方合作的例子還不是很多。原因何在?

本文開首就有提及,就是因為大家有各自的遊戲規則和圈子,對圈子以外的世界完全沒有興趣。

不過,即使是 Nike 這樣的大公司,也有單靠自己不能解決的問題。甚至可以這麼說,任何一個社會問題,單靠企業、政府或者公民社會當中任何一方的力量,都不足以找到有深刻影響的解決方案。

當 Nike 誠心向社會發出共同解決這些問題的邀請時,多元人才會從社會各個角落裏走出來。又例如,若政府將涉及民生的各種數據以開放格式和方式發佈,各界人士都能從中獲益,他們可能以這些數據做出方便市民的app,也可用數據做更精準的社會學定量研究,哪怕是政府本身,也會因爲開放數據的政策,使大家更方便查閱,大大節省成本。

跨界合作、三方合作,需要謙卑和包容的心態。跨界合作的起點,正是藉助別人的眼睛,讓自己看得更清晰,並意識到原來自己有盲點,也有看得不清晰的地方。

肯亞貧民窟的王牌年輕銷售員

編譯:張雅茹

《經濟學人》估算,全球青年失業人口約達2.9億,而台灣政府近年也積極推動青年就業等措施。不過,在思考解決方案的同時,也需要真正聆聽年輕就業者們的需求。

  (圖片來源)

LivelyHoods的創辦者,Maria Springer 與Tania Laden直接到奈洛比,詢問當地的年輕人「你們需要什麼?」。「我們赴當地訪談約300名年輕人,發現他們全部都有銷售經驗,我們便決定以此為基礎。」Laden 說到。Springer也認為:「年輕人有無限的才能與潛力,但像肯亞這種資源較匱乏的地區,卻缺乏實踐想法的機會。很多組織可能僅提供物質上的需要,卻沒教他們謀生的技能。」 LivelyHoods給予奈洛比的年輕人就業機會,將物美價廉的生活和科技產品帶給社區居民,不僅改變當地生活,也讓年輕的銷售員獲取利潤。

LivelyHoods目前營運於人口近40萬的Kangemi and Kwangware貧民窟。Springer說:「貧民窟讓人聯想到的通常是貧窮、衛生、暴力、人口密度高等種種問題。但我們要反轉這樣的想法,這裡有的是強大的社群力量、持續成長的購買力、以及驚人的人力資本。」

LivelyHoods成員年紀約在18到25歲,其中也有35歲的年輕媽媽。他們需要接受為期五周的訓練,一周於教室內學習專業技巧及工作倫理(例如準時出勤)。通過口試後,會安排專屬指導員。銷售的業務模式為每日寄售,因為Springer 與Laden發現,銷售人員不想承擔任何財務風險,因為失敗不僅讓他們更貧困,甚至可能負債。Springer說:「我們給他們產品去賣。如果他們賣出,我們可以繼續經營下去並支付佣金。如果他們不賣了,可將產品退回。真的沒有風險,只有獎勵。」

LivelyHoods不曾讓年齡增長的成員離開,反而是看到成員們自行創業或繼續接受教育。 Laden 說:「與我們一同共事的年輕人信心增長,並希望可以做更多事情。第一次成功的銷售經驗將會對他們後續的人生造成很大的衝擊。同時,長期投入更能成為組織的夥伴,將所學的技巧傳授給更多人,為自己的人生及社區創造出價值及改變。許多LivelyHoods成員之後也到肯亞地區的知名零售商工作,或協助區域經銷商銷售消費性產品。這些公司經常來挖角LivelyHoods的人才,因為他們相信這裡訓練出來的員工素質。「這也算是對我們的肯定。」Laden打趣地說。


資料來源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