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企國際化…全球價值&在地深耕

2014.09.2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胡哲生教授(2014年9月15日)

一位關心社會企業的朋友,請我提供有出口業績的社會企業名單;因為在傳統的經濟觀念中,出口外銷是企業成功的指標。要回答這樣的問題,先得認識出口經濟對整體社會的真實影響,順帶也可闡釋社會企業的存在意義。

我們不妨先想想傳統出口經濟的經營模式,首先它必須標準化大量生產;為要克服國際市場價格競爭,對內要擴大生產追求規模經濟,對外則要設法取得廉價的土地廠房(當然最好政府徵地開發,再出售給廠商)、豐富低價的原料供應、低薪充足的勞動力,才能支撐出口競爭。

這樣的經濟準備,雖然創造了出口實績,其背後卻隱藏著農村破壞與社區生活品質下降、自然資源或農漁礦產的大量耗用、大量人力移動(通常是偏遠社區移出與外籍勞工移入)、同時大規模機具生產,又降低勞動力價值甚至勞動替代,所以通常就伴隨者農業蕭條、偏遠社區凋零、空氣與水土汙染、就業困難及低薪等現象。這些現代工業副產品,也就是社企應運而生的動力。

為彌補前述經濟發展負面現象,社會企業本質上就會:多使用傳統技藝、採用人力生產與社區製造、盡可能耗用既有物資機具與設施、遷就人力數量或物資供應而制定生產上限。適量生產不會出現大量生產的低成本,所以就以在地生產、國內消費居多。

作者曾經研究社區與經濟形態的關係,發覺大量出口的經濟體制,基本上是幫助企業方便利用生產地的土地、人力、環境與在地物產等公共資源,以換取工業出口利得。犧牲的是農業與從業人口、社區發展與生活物資排擠等現象。本文無意批評出口經濟的得與失,但是必須嚴肅的說明,社會企業就在彌補這些社會損失,請社會大眾認識他們的可愛與價值。

國際間唯一與進出口有關的社企,大概就屬「公平貿易商品」了;它的本意是用富有國家的消費,幫助貧窮國家生產者獲取合理生產所得,是對過去重商主義時代(強調從貧窮國進口大宗物資,如農林礦)剝削式貿易的反省,所以即使是貿易也是彌補傷口的貿易。

社會企業國際化的意義應該是:國際普世價值的交流,在地化的深耕實踐。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10年後,我們還有乾淨的水和油嗎

2014.09.18
合作轉載

聯合報╱陳宛茜、林秀姿(2014年9月14日)

餿水油事件讓台灣社會陷入不安,如何改變社會氛圍,在人與人之間重建信任?第三屆「udn talks聯合大講堂」,昨邀請來自社會企業、教育領域的九位講者,針對「公益公義」、「翻轉教育」演講與對談,引領聽眾思索如何從自己做起,進而改變整個社會。

聯合大講堂由聯合報舉辦。第一、二屆分別以「不設限的未來」、「熱情不滅」為主題,邀請專家以「廿分鐘說故事」的方式分享新知與創見。本屆則以「微小而巨大」為主題,在三、五、九月舉辦三階段講座,從「思辨」、「對話」到「跨步」。昨天與今天舉行第三部曲「跨步」,由夢想學校創辦人王文華主持,兩天邀集十八位專家對談。

(聯合大講堂開講。記者潘俊宏攝影。圖片來源

聯合報社長項國寧指出,三年前,聯合報慶祝六十歲生日時許下心願,希望帶給台灣正向改變。過去大眾對媒體的印象是報導負面、衝突性的新聞;聯合報於是成立願景工作室、舉辦聯合大講堂,希望聚集專家智慧、引入新觀念,讓台灣產生正向力量。

「社會每個成員看似微小,聚集起來卻會產生巨大的影響力。」項國寧表示,三年來聯合大講堂聚集許多能量,越來越多人願意分享自己、聆聽別人,讓「微小」慢慢凝聚成「巨大」。

在昨天上午的「公益公義」主題對談中,台灣第一個公平貿易企業「生態綠」總經理徐文彥指出,現代商品的生產和銷售支離破碎,導致嚴重的食品安全問題,公平貿易想重新鏈結這些破碎的系統,重建一個安全、透明的產銷系統。

他指出,廉價商品代表在生產過程中,有些環節沒有得到合理報酬,這種「不合理」將產生對環境或人的危害,餿水油便是一例;公平貿易強調生產過程的透明,確保商品在生產過程中,沒有任何人和環境受迫害或破壞。

(聯合大講堂開講,全場聽眾與講者熱情互動。記者潘俊宏攝影。圖片來源

「十年之後,我們還有乾淨的水、土地和油可以喝嗎?」在下午的「翻轉教育」對談中,「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認為,我們可以從自己做起、「不要因為利益而放棄道德,對『不對的事』要表示不同意」,整個社會將因此改變。

十五年前,他一個人返回台東辦書屋,如今帶過的孩子超過千人,許多人返回書屋變成老師,將信念傳給下一個學生。「未來,這些書屋的孩子會變成鄰長、里長,他們會改變所有的事。」

此次聯合大講堂也首度規畫「線上互動服務」,與會來賓可透過手機、平板電腦連線至「線上互動服務」網頁回答問題,並可即時觀看統計分析。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