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10年後,我們還有乾淨的水和油嗎

2014.09.1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陳宛茜、林秀姿(2014年9月14日)

餿水油事件讓台灣社會陷入不安,如何改變社會氛圍,在人與人之間重建信任?第三屆「udn talks聯合大講堂」,昨邀請來自社會企業、教育領域的九位講者,針對「公益公義」、「翻轉教育」演講與對談,引領聽眾思索如何從自己做起,進而改變整個社會。

聯合大講堂由聯合報舉辦。第一、二屆分別以「不設限的未來」、「熱情不滅」為主題,邀請專家以「廿分鐘說故事」的方式分享新知與創見。本屆則以「微小而巨大」為主題,在三、五、九月舉辦三階段講座,從「思辨」、「對話」到「跨步」。昨天與今天舉行第三部曲「跨步」,由夢想學校創辦人王文華主持,兩天邀集十八位專家對談。

(聯合大講堂開講。記者潘俊宏攝影。圖片來源

聯合報社長項國寧指出,三年前,聯合報慶祝六十歲生日時許下心願,希望帶給台灣正向改變。過去大眾對媒體的印象是報導負面、衝突性的新聞;聯合報於是成立願景工作室、舉辦聯合大講堂,希望聚集專家智慧、引入新觀念,讓台灣產生正向力量。

「社會每個成員看似微小,聚集起來卻會產生巨大的影響力。」項國寧表示,三年來聯合大講堂聚集許多能量,越來越多人願意分享自己、聆聽別人,讓「微小」慢慢凝聚成「巨大」。

在昨天上午的「公益公義」主題對談中,台灣第一個公平貿易企業「生態綠」總經理徐文彥指出,現代商品的生產和銷售支離破碎,導致嚴重的食品安全問題,公平貿易想重新鏈結這些破碎的系統,重建一個安全、透明的產銷系統。

他指出,廉價商品代表在生產過程中,有些環節沒有得到合理報酬,這種「不合理」將產生對環境或人的危害,餿水油便是一例;公平貿易強調生產過程的透明,確保商品在生產過程中,沒有任何人和環境受迫害或破壞。

(聯合大講堂開講,全場聽眾與講者熱情互動。記者潘俊宏攝影。圖片來源

「十年之後,我們還有乾淨的水、土地和油可以喝嗎?」在下午的「翻轉教育」對談中,「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認為,我們可以從自己做起、「不要因為利益而放棄道德,對『不對的事』要表示不同意」,整個社會將因此改變。

十五年前,他一個人返回台東辦書屋,如今帶過的孩子超過千人,許多人返回書屋變成老師,將信念傳給下一個學生。「未來,這些書屋的孩子會變成鄰長、里長,他們會改變所有的事。」

此次聯合大講堂也首度規畫「線上互動服務」,與會來賓可透過手機、平板電腦連線至「線上互動服務」網頁回答問題,並可即時觀看統計分析。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身障者評鑑 友善餐廳創造另類米其林

2014.09.18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陳宛茜(2014年9月14日)

台灣一直期待米其林指南來台評鑑,其實,我們可以創建另一套餐廳評鑑標準。众社會企業創辦的「友善台北好餐廳App」,以對身障朋友的友善度為餐廳評鑑標準,除了跟台北市政府合作「友善餐廳標章認證」,也受到國際矚目,有機會在世界各城市建立各種「友善認證」。

众社會企業創辦人林崇偉、社企流執行長林以涵與生態綠總經理徐文彥,三位社企創辦人昨齊聚聯合大講堂,暢談社會企業在台灣的未來與責任。

一開始,林崇偉只是想帶九十二歲的阿嬤出門吃飯,卻找不到有擁有無障礙設施、適合高齡者享用美食的餐廳。為此他設計「友善餐廳App」,以科技協助行動不便者尋找友善餐廳。他指出,友善餐廳服務的對象不只是身障者,還包括孕婦、銀髮族;台灣邁入高齡化社會,未來人人都需要尋找友善餐廳。

米其林有美食評鑑員,友善餐廳的評鑑員找誰?林崇偉靈機一動,想到最需要友善餐廳的身障者。

「當我們想解決身障者的問題,代表身障者是一個問題。」林崇偉表示,只要翻轉思考,邀請身障者成為友善餐廳的評鑑員,「他們將從需要被幫助的人,變成可以幫助別人的人。」這一個翻轉,將「友善餐廳」從餐廳評鑑成為社會企業,未來還計畫推出友善捷運、友善電影院等,創造一個跨城市和跨領域的無障礙生活空間。

有聽眾問,社會企業的蓬勃發展,是否會影響非營利組織、社福團體的發展。社企流執行長林以涵認為,兩者相輔相成、並不衝突。她表示,許多弱勢族群的問題,不是社會企業可以解決的。

林以涵曾採訪以賣雜誌為街友創造經濟來源的「大誌」。總編輯李取中告訴她,許多人以為大誌可解決所有的街友問題,但許多身心障礙街友沒能力上街賣雜誌,他們需要的是社福團體的協助。

林崇偉說,他自省「我們為什麼是社會企業?」他認為,社會企業「不只是非營利組織的進化版」,社會企業也是企業,每種企業都在追求價值,社企「只是更重視解決社會問題、注重社會責任。」

有聽眾擔憂,公平貿易產品往往高價位,不是人人買得起;徐文彥指出,追求低價的過程常是互相剝削。紀錄片「沃爾瑪低價的代價」,描述以低價為銷售策略的零售企業沃爾瑪,進入一個小鎮,一開始居民歡欣鼓舞,沒想到鎮上的雜貨店、肉舖紛紛不堪低價競爭倒閉,小店家改由沃爾瑪聘用。然而每人得到的薪水遠比過去低,把小鎮推向貧窮境地。徐文彥表示,公平貿易企業不是要追求高價,而是要打開「剝削的黑盒子」,檢視生產、勞動過程的不公不義,建立一個公平的社會。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