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身障者評鑑 友善餐廳創造另類米其林

2014.09.1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陳宛茜(2014年9月14日)

台灣一直期待米其林指南來台評鑑,其實,我們可以創建另一套餐廳評鑑標準。众社會企業創辦的「友善台北好餐廳App」,以對身障朋友的友善度為餐廳評鑑標準,除了跟台北市政府合作「友善餐廳標章認證」,也受到國際矚目,有機會在世界各城市建立各種「友善認證」。

众社會企業創辦人林崇偉、社企流執行長林以涵與生態綠總經理徐文彥,三位社企創辦人昨齊聚聯合大講堂,暢談社會企業在台灣的未來與責任。

一開始,林崇偉只是想帶九十二歲的阿嬤出門吃飯,卻找不到有擁有無障礙設施、適合高齡者享用美食的餐廳。為此他設計「友善餐廳App」,以科技協助行動不便者尋找友善餐廳。他指出,友善餐廳服務的對象不只是身障者,還包括孕婦、銀髮族;台灣邁入高齡化社會,未來人人都需要尋找友善餐廳。

米其林有美食評鑑員,友善餐廳的評鑑員找誰?林崇偉靈機一動,想到最需要友善餐廳的身障者。

「當我們想解決身障者的問題,代表身障者是一個問題。」林崇偉表示,只要翻轉思考,邀請身障者成為友善餐廳的評鑑員,「他們將從需要被幫助的人,變成可以幫助別人的人。」這一個翻轉,將「友善餐廳」從餐廳評鑑成為社會企業,未來還計畫推出友善捷運、友善電影院等,創造一個跨城市和跨領域的無障礙生活空間。

有聽眾問,社會企業的蓬勃發展,是否會影響非營利組織、社福團體的發展。社企流執行長林以涵認為,兩者相輔相成、並不衝突。她表示,許多弱勢族群的問題,不是社會企業可以解決的。

林以涵曾採訪以賣雜誌為街友創造經濟來源的「大誌」。總編輯李取中告訴她,許多人以為大誌可解決所有的街友問題,但許多身心障礙街友沒能力上街賣雜誌,他們需要的是社福團體的協助。

林崇偉說,他自省「我們為什麼是社會企業?」他認為,社會企業「不只是非營利組織的進化版」,社會企業也是企業,每種企業都在追求價值,社企「只是更重視解決社會問題、注重社會責任。」

有聽眾擔憂,公平貿易產品往往高價位,不是人人買得起;徐文彥指出,追求低價的過程常是互相剝削。紀錄片「沃爾瑪低價的代價」,描述以低價為銷售策略的零售企業沃爾瑪,進入一個小鎮,一開始居民歡欣鼓舞,沒想到鎮上的雜貨店、肉舖紛紛不堪低價競爭倒閉,小店家改由沃爾瑪聘用。然而每人得到的薪水遠比過去低,把小鎮推向貧窮境地。徐文彥表示,公平貿易企業不是要追求高價,而是要打開「剝削的黑盒子」,檢視生產、勞動過程的不公不義,建立一個公平的社會。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願「微型創業」遍地開花

2014.09.17
合作轉載

現代年輕人聚會,創業是一個經常出現的話題。創業難免需要資金,一談到資金,很快便想到創業投資。其實創業點子有大有小,在創業的金字塔裡,創投基金以追求上市或併購為目的,投資對象的發展潛力必須在一定規模以上(例如三、五年後營業額至少上億),屬於金字塔的上部。

在這金字塔的最底層,數量最龐大、卻受到最少關注的是微型創業。台灣政府並沒有明文定義微型企業與小型企業的區別,不過在民國96年施行的微型創業貸款鳳凰計劃中,將微型企業定義為員工人數5人以下,小型企業則為50人以下(這個定義跟美國相同,歐盟則將微型企業定位在員工人數10人以下)。

依據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民國102年的統計,台灣中小企業一共有133萬家,合計聘用859萬員工,佔台灣總就業人口78%。其中微型企業家數和其聘用人數並未單獨表列,但台灣中小企業規模偏小,平均員工人數不到7人,因此粗略估計台灣從事微型企業的就業人數應在三四百萬人之譜。

報章上看到的公司新聞,多屬於大型企業的報導。大企業動見觀瞻,一舉一動人人矚目,但是台灣所有大型企業聘用員工總數才135萬人,還不到微型企業的一半。因此一個國家經濟力的成長或衰退,就業率的走高或走低,微型企業的活力是一個重要的關鍵。

微型企業的隱性經濟效益

微型創業值得政府與民間更多的關注,有幾個原因。

首先,微型創業是人才的儲水庫。敢於創業的人,無論創意大小,都有一定的膽識,相當的抱負。創業如果成功,不僅奠定了永續經營的基礎,也創造了更上一層樓的機會。即使失敗,微型創業讓創業者以較小的成本,累積了無價的經驗,例如跟客戶及市場建立第一手的接觸,學習在複雜混沌不清的現場做出明快簡單的決定等等,都是在大企業裡中低層人員難以得到的歷練。對創業者而言,無論未來二次創業,或轉戰大型企業,這些經驗都是寶貴的資產。

其次,微型創業有如各種創意百花齊放的植物園。創意要靠實踐,實踐需要市場,微型創業以低成本的實驗,驗證市場的潛力。各式各樣的創意彼此競爭、觀摩、仿效,有如花朵間的相互授粉,下一個更好的創意由此產生。特別是文創,個人的才華,草根性的靈感,更容易在一個微型企業裡孕育,在微型創業活躍的生態中茁壯。

最後,對健全的社會發展而言,微型創業也有其無可替代的貢獻。微型企業既是待業人口中途轉乘的接駁站,也提供弱勢團體一個力爭上游的機會,成為社會移動(social mobility)的原始動力。如果缺乏微型企業這個環節,社會階層間的鴻溝勢將更為遙遠,更難跨越。

微型創業也應加值升級

以台灣微型創業的現狀而言,多半屬於食衣住行民生活動的範疇,其中又以餐飲及零售居多,近來文創業也似乎生氣蓬勃,但整體看來,台灣微型創業有幾個現象:

  • 同質性較高。複製或模仿別人的成功,門檻最低,風險最小,因此微型創業中一窩蜂現象特別嚴重,無論夜市文化、烘培熱潮、個性民宿,往往急速擴張到供給大於需求,這個時候,價格下滑,品質下降,信譽低落,從業者無利可圖,也就失去了進步的動力。
  • B2B的微型企業過於稀少。B2C直接面對零售客戶,不受制於少數商業客戶,可以靠直覺創業,但因為具有相當高的時尚特性,因此也很容易隨著潮流衰退而遭受淘汰。B2B需要較高的專業,較長的育成期,起步較為艱難,但是一旦站穩腳步後,進可攻退可守。這種B2B的微型企業常成為大中小各型企業的忠實夥伴,在整體價值鍵上,是不可缺失的一環。
  • 附加價值較低,這是以上兩個現象的必然結果。理想的微型企業還是需要具有特色,提供他人難以取代的價值,才能長久經營。台灣的零售業多,小吃店充斥,文創偏向小清新,附加價值低既是因,也是果。

校長兼工友的工作守則

微型企業也是企業,只是規模較小,平均生命週期較短,但許多經營原則相同。一般而言,第三年是一個微型企業重要的關卡,創業疲乏、客戶新鮮感消退、未來何去何從,這些警號常在這時候出現。因此警覺性較高的微型企業經營者,會在創業一開始便謹守幾個簡單的原則:

  • 做自己真正喜愛、擅長的事。有些業務雖然可以賺點錢,但自己不擅長,放棄並不可惜。有些業務必須做,而自己不喜歡的,也不妨考慮外包(例如做帳)。
  • 清楚的帳目是大部分微型企業最容易忽視的工作,一則沒時間,一則擔心資訊外洩。但是如果不能每個月知道賺賠多少、成本和費用的分佈,只掌握現金流,如何能夠在關鍵問題上做出適當的經營決策呢?
  • 創業者的私人領域與微型企業重疊而難以區隔。創業者很容易投入百分之百的心力在自己一手創辦的事業上,有時甚至家庭成員也全體參與,雖然這常是創業成功的基礎,但也可能造成家庭或人事問題,最後限制了企業未來的發展。至於創辦者不支薪資,私人費用與企業費用混淆不清,都是微型企業常見的現象,使得經營績效難以透明。
  • 創業者自己從校長做到工友,前場後場忙得團團轉,結果斷絕了與外界的聯繫。其實現代社會瞬息萬變,市場趨勢與科技日新月異,這既是危機也是生機,創業者要有好朋友,尤其是多聞和直言的益友,才能保持通暢的資訊管道。

無論是較有爆發潛力的科技創業,或是不求急速成長的微型創業,都需要良好的生態環境。只是通常前者得到關愛的眼神多,後者關愛的眼神少。從政策、資金、到創業輔導,台灣微型創業的生態有許多改善的空間,但在微型創業這個議題上,中央政府出力的效果恐怕不如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的力道又不如提高微型創業者的素質來得重要。

如果創意能提升,經營技能能累積,微型創業能在台灣滿地開花,相信台灣的經濟發展會更有草根性,更有活力。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