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串接政府、企業資源 發揮善的力量

2014.09.0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黃兆仁、林業修(2014年8月28日)

每當遇到重大災變,台灣展現的力量都很令人感動。大量企業捐款,民眾自發協助,台灣善的力量是非常強壯的,尤其那一份出自內心的人文關懷,才是台灣最美麗的內涵。民間與企業出錢出力彌補政府在社會福利政策傳輸系統上的缺口,呈現出國人對大社會的博愛與關懷。我們要討論的是如何將「企業博愛」與「政府資源」有效串接成為具企業社會責任與福祉新系統環境。

作法上則是由政府建立聯盟平台方式,掃除法規障礙,並且擴大「企業社會責任」的參與,建立「社會企業」友善環境,同時結合公民媒體力量,達到廣宣效果,徹底建立同時兼具社會關懷、環境議題及經濟面向的組織平台,讓這種善的力量可長可久,並且產生正向循環及正面能量。當出現企業社會責任納入核心的企業經營價值,或是成立更多新創型社會企業時,將可引導出更具社會影響、營收增加、治理精進與環境永續的安全、友善、創新大社會。

二○一一年美國發生占領華爾街運動,當時除了喊出經典的「我們是那百分之九十九」口號外,另外也檢討企業社會責任的應有作為。隨後,美國各州陸續立法,試行非常多社會企業法案。環顧美國近期發展,雖然仍依「企業應以股東最大利益作為企業經營之優先目標」的標準,但也大幅調整企業經營哲學,參與社會企業活動,成功地將公司治理推升到另一層次,直接與間接地增加企業營收與品牌價值。具體實例有星巴克公司結合咖啡小農發展出新物流系統與供應鏈,創造永續雙贏;Timberland公司則是允許公司員工每年有四十小時參與社會公益,員工創新力大增,品牌價值增加。

在社會企業推升方面,英國政府深感在推動社會福利政策上出現「時效」及「組織」上的缺陷,於是在二○○一年成立社會企業部門,了解社會需求。次年展開社會企業推廣策略,藉由盤點法規及獎勵措施,建立適合社會企業發展環境,熱絡社會企業發展,解決英國社會問題。

反觀,我國在社會企業發展上無特別推廣,雖然諸多企業以財團法人型態自主發展,然因國內並無健全完整指導方案措施,導致社會企業在經營管理及初期籌資出現困難。未來我國要發展社會企業,應系統性的提出對於培養社會企業之發展內容,傳統補助及稅賦優惠作為不足以因應需求,而應規劃出具經濟力、在地力、永續力的社會企業。我們也應邀請具輔導、創新研發及評鑑的組織,陪同成長,促進發展。

台灣社會已出現對「企業社會責任」與「社會企業」的強烈需求,這是國家與市場作為之外的第三選擇。如果政府與企業能投注資源來發展上述第三選擇,那台灣必呈現「人文、關懷、創新、在地、環境」的永續發展社會。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輔大社企研究中心研究員吳宗昇

社企視界/解救受難底層 社會企業要有社會

2014.08.15
合作轉載

聯合報╱吳宗昇(2014年8月4日)

社會企業,在很快的時間內,由一個互相矛盾的語詞,轉化成為社會創新、社會公義的代名詞。但社會與企業的關係到底是什麼?社會企業、企業社會責任、資本主義之間有什麼關係?

輔大社企研究中心研究員吳宗昇

(圖:輔大社企研究中心研究員吳宗昇。圖片來源

論起公平正義,資本主義向來是最被批判的。被批判的理由包括資本積累過度集中於資本家、工人被剝削、社會關係被貨幣價格所取代的異化過程等;近年「佔領華爾街」運動,可說是最鮮明的例子。

企業社會責任(CSR)則源起1960年代,並在1990年代後,隨著全球供應鏈擴展到全球,發展出一套龐大的認證與檢核機制。

上述兩者都可視為社會保護機制,出發點採取批判、規範並攻擊過度運作的市場經濟機制;但這兩股力量非常蒼白而薄弱,甚至可以說很邊緣。

尤其,企業站上全球舞台,成為影響力最大的組織。透過企業這種高效率、理性化變形的組織體,資本主義才得以大展身手,在人類歷史取得如此空前地位。

有些人會將企業與資本主義劃上等號,但我個人並不贊成。企業只是諸多經濟組織中的一種類型,無良企業會做傷害社會的事情,但並不代表企業都是不好的。關鍵是,我們必須清楚界定「社會的利益」,以防止企業或是任何組織可能產生的傷害。

社會利益可分為理念及物質上的利益,但實際上卻無法一刀兩斷,而且也必須考慮時空脈絡。但如果破壞當地環境、文化、價值觀,那就會侵蝕整體社會理念利益。

很幸運的,在這個時代我們擁有社會企業。它試圖要平衡經濟和社會利益間的關係,讓許多在傳統制度中的弱勢者,可以成為此體系的受益者。無數的社會創新,正在解救受苦受難的底層階級。

不過,橫在眼前的挑戰遠遠超過想像。經營一家企業已經不容易了,更何況去經營一家良善的企業。

我們也沒有去思考一個最基本的問題,社會的本質到底是什麼?解決了什麼社會問題?如果是社會性的結構問題,社會企業何以能解決?除了緩解經濟問題外,社會企業能去除市場經濟本身的破壞力嗎?會不會只是一種行銷的手法?會不會創造出一套新型態的資本主義模式?

誠實說,我不知道答案,但有信心會有人找出解方。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