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非常木蘭 女人幫女人

2014.08.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林上祚(2014年8月17日)

「女人幫女人」不再只是一句空話,佳必琪董事長張舒眉出資1億元,成立女性創業投資公司「非常木蘭」,二年來結合前誠品執行長廖美立、媒體人洪玟琴、華新麗華財務長高蓬雯等「女人幫」,用成功經驗,扶植下一代女性創業家。

佳必琪是張舒眉22年前創立的公司,從最早的進出口貿易,到跨足連結器製造,代工PC與蘋果產品連結器,在男性主導的科技產業,張舒眉和近十位高階女性主管,攜手開啟一片天。

(圖:佳必琪董事長張舒眉(右)斥資1億元設立女性創投公司─非常木蘭,要讓女人真的可以幫女人。圖片來源)

由於過去接的都是外國客戶訂單,張舒眉與台灣科技業負責人與「董娘」幾乎無私交,反而因長期贊助藝文,跟蔣勳、羅曼菲等藝文界人士熟稔。

四年前製作人李烈拍攝電影《艋舺》缺錢找上她,「因為支持一個很認真的女性,因此投資該片一千五百萬元,想不到該片熱賣,當下決定繼續投資,連同加碼部分,共五千萬元成立非常木蘭。」

成立第一年,投資文創領域,五千萬元居然就投光了,除了基於理念投資獨立書店、音樂咖啡店,最主要還是投資網路公司、App、電視劇。

「文創的陣亡率很高,愈投資挫折感愈大,甚至開始懷疑,拿錢給他們,讓他們搞愈大反而死更快。」張舒眉坦言。

為了讓自己懂文創,佳必琪去年成立文創品牌L'AMOFIREFLY,將紫斑蝶、雲豹、台灣灰熊等台灣意象結合「環保材質與時尚」,同時加碼投資非常木蘭至1億元,包括廖美立、高蓬雯等顧問也陸續加入,行政院政務委員蔡玉玲,入閣以前也是顧問之一。

「我自己把非常木蘭,定義為社會企業,因為投資賺到的錢,不會回到我個人身上,它就是一個活水,能做到少是多少。」

張舒眉跟幾位非常木蘭的顧問群,同時擔任政府飛雁與鳳凰創業計畫的諮詢委員,透過參與官方「女性菁英創業大賽」選拔,非常木蘭投資了幾家女性企業,例如台中富耕有機肥、默默文創、花蓮鳳林美好花生等。

張舒眉說,非常木蘭「追尋自我價值,投資企業也不一定要成為大企業,只是為了增加一點幸福感。」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社企視界/開發非市場藍海策略

2014.08.22
合作轉載

聯合報/胡哲生/輔大社會企業研究所教授(2014年8月18日)

在行銷學的課堂上你可能聽過這樣的比喻,有位鞋子業務員被派到某個貧窮國家考察市場,業務員發現那裏人民普遍不穿鞋,他就拍了一封電報回公司,說「你們不用來了,因為這邊的人不穿鞋」。

同時,另一家公司業務也來考察,也拍電報回公司,說「快派人來,這邊的人還沒穿鞋」。

(圖:輔大社會企業研究所教授胡哲生。圖/胡哲生提供。圖片來源

前者是看到人們沒有穿鞋的既存事實,猶如一般的店家,對買不起的人就視為非顧客而轉身離去。後者看到的是他們遲早會買鞋的未來願景,而這個願景必須建立在兩項條件的發生,一是他們會逐漸有收入而產生購買力,二是必須設計適合他們使用及能購買的鞋子。

常態的市場是指有需求亦有供給的交易市場,有需求卻沒廠商願意生產供給,就只能成為未服務需求;有供給卻找不到購買者,只能成為未有效配銷的生產。

在實質的市場體制與資本企業內,有很多原因造成上述非市場現象,如:1.基礎建設不完善,服務偏遠社區須克服交通運輸與經營人力分散困難。2.消費力薄弱族群,低收入家庭分配在各項生活開支的預算有限,只能抑制消費。3.消費規模不足,消費需求規模不足或過於分散,即使可忍受價格高亦不利經營。

4.傳統消費意識,一般大眾喜歡包裝精美、公眾名氣、設計美觀的產品,卻未必是友善環境、誠實用料、用心製作的產品,以致生產者即使用心,卻因為沒有資金營造外觀包裝,也難找到需求。5.單向式科技研發,企管教科書與廠商觀念談到產品研發,自然的想像成更未來科技、讓使用得起的消費者更方便、更超越競爭者的優勢,將科技變成為高消費群服務,有前瞻突破的孤傲視角,讓「科技始終來自人性」淪為口號,甚至將社會大眾經由新科技的拉拔,更為兩極化發展。

面對非市場情境,你會採取哪個業務員的思考模式?

社會創業家就是要反轉思考、真實體會社會需求、用自己的力量從社區開始,提供這些未被滿足的需求,有時只是既有甚至過時科技的再利用、在地人力生產、使用傳統技藝與在地材料,為社會提供也許不美觀但是真材實工的物品。同時,為身邊的人製造工作機會,就可以創造收入。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