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聯合筆記/不好的企業,才該被標記

2014.04.2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黃昭勇(2014年4月19日)

台灣很愛頒獎,從青創楷模、榮譽顧問、幸福企業…,各種足以彰顯領域內較優良的人或企業,都可以給一個獎,更喜歡從競爭力的角度去排名,讓有競爭力的企業被看到。

這兩年來,以公益為出發點,不以賺錢為最高指導原則的社會企業興起,由於相較以追求股東最大利益的一般企業來得稀少,社會企業又成為新顯學。

在幾場政府部門舉辦的社會企業討論會上,甚至有官員喊出要讓台灣成為「社企島」,全力鼓吹年輕人、創業者投入社會企業。一時之間,社企似乎成為繼「矽島」、「科技島」…後,台灣經濟發展的新解答。

台灣很擔心「數字」的競爭力,因此在國家的評比、企業的賺錢排行上,總是斤斤計較。在擬定社會企業的扶助政策時,也總是用租稅優惠、增加投資等「金錢」的概念在看事情。

以創辦窮人銀行聞名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上周來台,在回答台灣媒體有關社會企業如何提升競爭力的問題時,有段精采的回答。

他說,全球化會讓社會企業等這些小規模企業失去競爭力?「如果你說的是貨幣競爭力(比誰會賺錢),那麼,是的。」「但如果你是要透過社會企業去做解決社會問題、讓社會價值傳遞出去,就不會有競爭力的問題,每個企業都可以合作」。

尤努斯要強調的是,如果,你的價值都是用錢在衡量,不論是個人還是企業,會一直處在競爭力焦慮症,害怕別人的競爭。

但如果你是為了某種社會價值去努力,只會擔心別人不認同,怎麼會怕因為更多人、企業投入而競爭?

政府、學界、媒體,不斷給予社會企業高度肯定,讓社會企業的光環愈來愈亮,看在社企人眼裡,也是一種病態。

以協助有機小農銷售農產品、支持獨立新聞報導的上下游新聞市集,創辦人之一的馮小非說,社會企業可以被報導、被讚賞,這是讓好的企業出頭。但她認為,這不應是常態,所有的企業都應該要做公益、要誠實面對社會價值,應該是要把不好的企業標記出來,讓他們不敢再做壞事。

的確,像是偷排汙水、摻假食品等,揪出一家黑心企業要求他改善,遠比說哪些企業有多麼道德的效果好。

正如許多「社會企業」主說的,公司成立的時候,他們從來也沒想到自己會是社會企業,只想到如何讓社會更美好。不只是官員、企業與媒體,台灣民眾也該改變求名、求貨幣競爭力的慣性,真正思考如何改善我們自己身處的環境,才能擺脫虛名、終結口水。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尤努斯:走出島國 想想能為世界做什麼

2014.04.24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劉俐珊(2014年4月14日)

「列出兩張願望清單,寫下來,就有實現可能」,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昨天對台灣青年學子說,拿起兩張紙,一張寫下對卅年後的世界的想像,另一張則是你二○三○年前想完成的夢想。

(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右)昨天與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左)座談,分享他們如何走不一樣的路去改變世界。記者鄭超文/攝影。圖片來源

尤努斯昨天出席大師青年論壇,和雲門創辦人林懷民對談,主持人形容兩人都是「行動家」,兩人暢談「反骨」奮鬥人生,也發現共通處,就是兩人當年都毅然離開美國,拋下舒適圈,回到自己家鄉奉獻所長。

尤努斯說,當今社會問題如青年高失業、健保等,不只是本地問題,而是全球問題。他鼓勵台灣年輕人,要勇於突破海島小國的思維,「不要只看台灣」,可以去思考,台灣可以為全球社會作出什麼貢獻。

尤努斯舉手機晶片為例,台灣以製造手機晶片聞名全球,但除了靠製造晶片賺更多錢以外,是否能進一步去解決問題。例如,以手機提供醫療診斷服務,讓偏遠地區或開發中國家人民,省去跋涉千里看診的不便。

尤努斯自己也列出一張清單,將近廿個項目,如社會企業成為主流商業不可或缺的一股力量、太陽能、水力及風力成為主要能源等。他說,別說不可能,回顧過去卅年,蘇聯政府解體、柏林圍牆倒下,這都是世界未曾預料。

尤努斯、林懷民同時表示,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把失敗和挫折當成家常便飯。

林懷民回憶,雲門一九八八年曾解散,當時看似是失敗,回頭看卻不然;「我現在什麼都不怕,大不了再停一次,這個經驗變成我們的資產」,引起台下熱烈掌聲。

尤努斯提醒年輕一代,勿受既有價值觀牽引,定義自己想過的人生,然後採取行動。他說,不少人覺得賺錢很快樂,但對他來說,幫助別人卻「超快樂」,當然要選超快樂的事情來作,一旁主持人也忍不住說「超帥的」。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