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共享經濟正夯!跟不上小心被淘汰

2014.07.07
瀏覽次數:

編譯:高克瑋

近年來「協同經濟」(collaborative economy)逐漸崛起,使用群眾外包的產品、服務(TaskRabbit生活任務外包公司)、資金(Kickstarter群眾募資網站)及交通(Uber頂級叫車服務)等共享資源的消費者越來越多,若公司無法趕上這個浪潮,恐怕會被市場拋在腦後。由Crowd Companies、Jeremiah Owyang及Vision Critical三方合作的研究報告「分享就是購買」(Sharing is New Buying)中,提出了這個趨勢。該報告在美國、英國及加拿大調查超過9萬名民眾,並分析民眾參與此風潮的原因。以下為此份報告的精華彙整。

圖片來源

何謂「協同經濟」?科技產業分析師Owyang提出它涵蓋了三個面向:共享經濟、自造者運動及合作創新運動,符合這三種特質的服務從車子共乘到3D列印都在其中。「現在的趨勢是,消費者利用共享方式來取得產品和服務,更勝於向大品牌購買」Owyang補充。

據研究指出,協同經濟由三種人組成:非分享者、重複分享者、與新分享者。非分享者,顧名思義就是尚未參與這種經濟模式的人,但也許未來會嘗試使用,這些人在美加及英國分別占60%及48%;重複分享者,則是使用過eBay或Craigslist進行網路買賣的人,這些人在美加及英國分別占16%及29%;新分享者,則是使用過新型服務如Uber、Airbnb、Kickstarter等,在三個國家都占了25%。

圖片來源

不論何種分享者都有些共通點,約一半的人年齡介於18至34歲,約四分之三受訪者有使用社群網站的習慣,而且經濟能力較寬裕。但這些統計數字無法告訴你共享經濟的整體樣貌。「你可以把典型的分享者想像成紐約布魯克林區的嬉皮士(Hipsters),他們可能是素食主義者、使用租借自行車、及不住傳統飯店。但仔細看你會發現,這些行為除了他們之外,許多人也會做,結果分享行為形成一種主流」Vision Critical社群媒體副總裁Alexandra Samuel說道。

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已經出現共乘服務,將來在市郊與鄉村,共享經濟也有許多潛在的機會,例如:在就業市場可以使用e-lance和oDesk接案外包平台,在商品市場則可以使用eBay。

從報告中還可發現這些趨勢:

  • 許多人會想分享是因為方便性及價格,而非極度地想追求永續的生活方式,但現在的分享服務還是將永續性及社群經營做更好的結合。
  • 與市郊、鄉村比起來,城市因為18至34歲的人口較多,對於共乘及募資的需求可能比較高。
  • 新分享者的人口於未來一年可能會翻倍成長,由於近期使用新型服務的分享者人數與預期會使用的分享者人數幾乎相等。
  • 新分享者裡擁有房子或結婚的比例算少數,但擁有小孩的比例卻最高。新分享者也較傾向左派(在美國的新分享者有39%支持民主黨,非分享者有32%、重複分享者有29%)。
  • 在分享者的調查裡,有超過90%的受訪者會推薦最近一次使用的服務。

有些理由可以用來解釋為什麼共享經濟可以在近年快速崛起,智慧型手機及行動網路的普及是強而有力的引擎,再來則是新型服務可以幫助消費者節省荷包,如旅遊住宿網站Airbnb、P2P借貸平台Lending Club,最後是整體社會城市化的發展及消費者意識的崛起。

圖片來源

這些原本不是大品牌所關注的區塊,不過改變的時候到了。「新的主流趨勢將會變成由消費者來制定商業的遊戲規則,對於尚未加入這個趨勢的公司來說,將會是個很大的危機。」Samuel說道。

對於這些公司來說,他們該怎麼做呢?Owyang認為有三個方法可以嘗試。

第一,異業結盟模式,市場上已有商業模式可供參考,例如:Patagonia與eBay合作,鼓勵消費者購買二手衣物來取代新品。第二,轉型成服務取向的公司,包含隨選(on-demand)、租賃或是訂閱服務,例如:BMW推出DriveNow電動車的共乘租車服務。最後,合作創新(co-innovation)模式,如U-Haul租車公司的投資者俱樂部讓消費者可以利用群眾募資的方式獲得卡車及裝備,增加顧客忠誠度;又例如GE與Quirky合作,讓群眾提供產品的想法,而設計、生產及銷售則由Quirky和GE負責。

Owyang如此推測,「在變化快速的未來,我們或許無法告訴你員工與消費者之間的差別,因為最成功的公司往往是由群眾決定產品的方向、設計以及分享。群眾力量可以完成大部份的工作內容,而唯一需要公司提供的可能只有logo。」


資料來源
The Collaborative Economy Is Exploding, And Brands That Ignore It Are Out Of Luck.

延伸閱讀

 

我們對慈善的想法大錯特錯?

2014.07.01

編譯:周承緯

編按:為什麼非營利組織明明扮演著改變世界的角色,但社會地位卻如此渺小?在疑惑之前,先問自己一個問題:假設今天公佈台灣營收前十高的公司中有一間是慈善組織,並且他們還花了高達千萬的預算製作廣告,你會有什麼想法?如果你認為這樣不妥,顯然你就是這則TED影片所訴求的對象。Dan Pallotta是AIDS Ride的創辦人,在以下的簡報中,他將破除人們對於非營利組織的眾多迷思。


 

 

龐大的社會問題,讓慈善組織猶如螳臂擋車,而民眾對「慈善」的刻板印象更是阻礙慈善事業茁壯的重要因素。

Dan Pallotta認為民眾對慈善事業的「歧視」可分為五個面向:

第一個迷思:報酬 

我們對於在幫助別人的同時也獲取金錢的組織本能地感到厭惡;但有趣的是,我們對賺取大量金錢但對社會問題沒有任何幫助的營利組織卻視而不見。民眾允許公司販售暴力電玩來獲取利潤,這些公司甚至可能登上Wired雜誌;但若想利用醫治瘧疾來賺錢,可能會被批評得一文不值。

根據美國《商業周刊》的調查,史丹佛大學MBA畢業的菁英,在38歲的年薪約為1200萬台幣,是醫療慈善機構總裁收入的1.7倍,更是解決饑餓問題組織總裁的將近5倍。而且這些MBA菁英還可以利用捐款來減免稅賦,並被譽為大慈善家,甚至進而成為慈善機構的董事,監督那些選擇投入慈善事業的傻瓜,可謂名利雙收。在這種情況下,你永遠不可能期待這些菁英願意每年犧牲九百多萬的收入來投入慈善事業。

第二個迷思:廣告與行銷

我們鼓勵營利組織利用廣告大力宣傳產品的優點,但當非營利組織把錢花在廣告上時卻又投以有色的眼光。民眾認為自己捐獻的每一分錢都應該直接用來幫助人,但其實利用廣告與行銷來推廣慈善活動可能會引起更多迴響。

由Dan Pallotta創辦的AIDSRide長途單車之旅以及乳癌的義走活動,就是利用廣告與行銷手法來宣傳,九年的時間,已經有18萬2千人參與,並且募得5億8千萬美元。我們需要自問的是,一個不被允許用廣告行銷來宣傳的行業要如何從對手手中搶下市場?

第三個迷思:承受風險

沒有人會質疑華特迪士尼虧掉2億的電影成本,但是非營利組織所提出的募資方案,只要沒有達到門檻便會遭到質疑。這樣的情況顯然侷限了非營利組織的的創新力,若以禁止失敗為前提,導致慈善事業不敢利用創新來提高收入,而沒有收入就不會成長,組織無法成長便沒有能力解決複雜而龐大的社會問題。

第四個迷思:時間

我們都知道孕育優秀企業需要很長的時間,例如:Amazon股東等了六年,但我們對非營利組織卻不是抱持相同的想法。如果非營利組織花了六年的時間,把全部的資金用在投資項目上,你只會認為他在浪費你捐獻出去的金錢,而不認為他在投資。

第五個迷思:盈餘

營利組織可以靠分紅來吸引投資者的資金,但非營利組織卻被禁止,無法藉由分紅來吸引人才及投資者的加入。除此之外,社會大眾還會提出一個讓非營利組織相當
頭痛的問題:我的捐款有多少是直接幫助到人,而又有多少花費在營運開銷?

民眾普遍認為營運開銷是負面的,它吃掉了可以用在慈善上的金錢。然而清算開銷是沒有意義的,反觀,非營利組織正是需要營運費用來維持運作與追求成長(把餅做大),進而降低不必要的開支。

由於這樣的道德潔癖,使得慈善機構發展處處受限,甚至將營運開銷控制在最低水準。Dan Pallotta認為,在經濟蕭條、捐獻金額相當少的情況下,這樣的認知或許是對的,但不適用於現在;現在應該將資源放在籌募資金上,把餅做大以獲得更高額的籌款來改善社會問題。反問自己,假使有一個社會問題真的解決了,你還會在意該組織到底花了多少錢在營運開支上嗎?

所以下次當我們再遇到慈善組織,我們該問的不是它的開支有多大,而是它的夢想有多大、要如何實現、哪些資源是你可以提供的。只有當我們改變對慈善的刻板印象,才有可能做出真正的社會創新。 


資料來源

The way we think about charity is dead wrong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