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企大趨勢/IT創業家 化身病兒保育先鋒

2014.03.3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楊珮玲(2014年3月20日)

對我而言,改變世界不是像一舉就能打倒祕密結社的壞人。需要的是靜靜地但紮實地做該做的事,一點一滴聚沙成塔。

被感謝的心情無比喜悅。例如做了病兒保育後,有人對我說「因為有了你們,我才有動力想生第三個小孩」。雖然說起來有點太直接,但當聽到這樣的聲音時,感覺做了病兒保育真是對的。─駒崎弘樹 (日本病兒保育企業「佛羅倫斯」(FLORENCE)創辦人)

一般二十歲出頭、單身也還未結婚的大學男生,對養育兒女相關的煩惱似乎離得很遠。

但對日本病兒保育企業「佛羅倫斯」(FLORENCE)創辦人兼代表駒崎弘樹來說,兩個幾乎湊巧發生在前後的事件,意外地衝擊他的心房,讓他決心放棄IT企業社長的路途,成為日本病兒保育事業的先驅,也在過去十年讓日本許許多多父母得以兼顧育兒和工作。

駒崎的母親原本從事保母工作。約十年前,有天駒崎從大學回到家,看到原本該出門去看小孩的母親卻待在家中。一問之下才知道,當天請媽媽去看小孩的雇主因為孩子有幾天發燒沒法去上班,竟然被其公司解雇。

大學生社長 想改善社會

幾乎在同一時期,駒崎看到一則新聞報導。一個單親媽媽的一歲小孩由於發燒,平時去的保育園拒絕讓孩子去上課,單親媽媽不上班就沒收入,但又找不到願意照顧她生病小孩的人,不得已只好帶著孩子把車停在她工作事務所的前面,讓孩子在車裡睡覺,她則趕忙去工作。沒想到孩子竟因在車內缺氧死亡。

哪個小孩不生病?為何母親要因為照顧生病的小孩被公司解雇?為何沒有人可以體諒或幫忙這些不得不去工作、沒法在家照顧生病小孩的父母? 這也太奇怪了吧?當時年輕的駒崎,心裡有股聲音一直告訴他,要去實際改變這個情形。

駒崎當時是大學生,但他從大二開始就參與IT企業的經營,幾個成功的案件讓他成為「大學生社長」,如果順著一般的道路,他畢業後可繼續IT企業的經營,等到公司上市,就有更豐厚的收入會進來。但他不知為何就覺得自己想做的事似乎不是這個方向,於是跑到山裡溫泉兩天思考未來,結論是自己想做「改善社會」的事。

剛好看到了這兩個事件,加上想為社會做些事的決心,駒崎將IT事業讓給學弟妹,畢業的同時成立了病兒照顧事業「佛羅倫斯」(FLORENCE),命名取自偉大的護士南丁格爾的部分名字(FIRST NAME)。經費主要來自會員費和實際使用的鐘點費。

佛羅倫斯雇用專業的病兒照顧者稱為「救援隊員」,救援隊員每周都接受持續新知訓練,同時和小兒科醫師密切合作,供救援隊員諮詢或視需要親自訪視病童。只要需要服務的父母在當天早上8點以前聯絡,它能百分百派員照顧生病的孩子,同時應需要也可以帶孩子去看病,之後在孩子家裡照顧到爸媽約定回來的時間為止。救援隊員在照顧同時會詳細記載病童病情變化,供父母參考。

救援部隊 照顧居家病兒

在初期成立的過程中,駒崎面臨過兩次極大的試煉。 第一次是他們一開始想採取建立病兒照顧專門設施,地方行政單位原也答應,但後來計畫在區長大力反對而夭折,讓他們一年來的辛苦全成泡影。

在他極感挫折之時,他向在他創業過程中一直擔任他良師益友(MENTOR)的日本「創新社區起業訓練」(ETIC)代表宮城治男請益,被他的一句話點醒,了解到建設施不是他的目的,解決病兒保育才是。從此轉換方向,往在宅病兒保育方向發展,終至成功。

另一大試煉是他們原本希望儘量減輕使用者負擔,將會費壓低,但成立第二年,看到首年度財務狀況他們就了解到不調升會費將無法營運下去。駒崎當時親自舉辦了多場詳細說明會,請會員務必全員參加。原本非常擔心會員會反對,但沒想到父母們的反應是他們願意支持組織的發展,調升會費不是問題。駒崎的直接溝通和透明化說明財務結構,都是重要助力。

扶持單親家庭 引起共鳴

但駒崎沒有忘記他當初想支援財務困難單親家庭的初衷。在調升一般會費的同時,他創立了多個「支援會員」模式,募集家庭或個人來贊助單親家庭病兒保育,讓其負擔減到最低,也引起許多共鳴。

2004年組織正式開始營運時收入僅有日圓1,800多萬元,快速成長到去年度的近5億2,000萬元(約新台幣1.7億元),1.2萬件以上的實際服務成績。駒崎也曾獲選為美國新聞周刊(NEWSWEEK)的「改變社會的社會『起業家』100人」。他並在2012年創立日本的病兒保育協會和全國小規模保育協會,致力擴大病兒保育在日本的發展。

(作者是專欄作家,曾長期旅日,現居美國。本專欄隔周四刊登

全文轉載自經濟日報


誰說只有創業家才能改變世界?上班族就只能畫地自限?
別讓外在環境擋住你—只要帶著創新和創意,
辦公桌也可以成為改變社會的基地!

按此進活動網頁

創愛的業/多扶接送 行動不便者的最佳幫手

2014.03.15
合作轉載

2014-02-11.經濟日報.B7.經營管理.朱永光

行動不便者所面臨的交通困境,一般人難以想像!雖然地方政府皆設有復康巴士,但數量不足、資格門檻高、執行上缺乏效率與彈性,難以因應實際需求;搭計程車也常會遇到司機拒載的情況。

隨著台灣邁入高齡化社會,輪椅族人口將持續增加,不論是身心障礙者或老人外出、就醫等交通問題急待解決。「多扶接送」是台灣第一家民營復康巴士,提供無障礙的接送與旅遊服務,滿足輪椅族及行動不便者對「行」的需求。

許佐夫原來是紀錄片編導,直到家中九十多歲的長輩生病必須以輪椅代步後,才切身感受到台灣現有的交通措施對行動不便者不友善的情況,遂以「只以健康人為中心的社會,並不是健康的社會」、「只有障礙的環境,沒有障礙的人」等理念創立「多扶接送」,為行動上需要特別照護的「孕、幼、老、輪」提供無身分及用途限制、免預約、可跨縣市的交通運輸服務,讓行動不便者也能享受方便、貼心的服務,不論是平日為出門苦惱或因身體狀況而無法成行的旅遊規劃,皆能暢行無阻。

成立近五年來,「多扶接送」成為台灣無障礙接送、旅遊的第一品牌,承辦過全球口足畫家在台年會、負責日本知名身障作家乙武洋匡的訪台行程,甚至還帶客人花五天完成大甲媽祖遶境行程。

「把台灣打造成亞洲無障礙旅遊的典範」是許佐夫最大的心願。

雖然目前大眾對於復康巴士的認知,還停留在租車業的接送服務,但許佐夫在創業之初就把「多扶接送」定位為服務業,力求提供最好的設備及服務,體貼客戶的需求。

先是用明亮的彩繪車身,破除復康巴士給人負面陰暗的印象;也花大筆資金改裝車子及添購爬梯機等輔具,更重要的是,許佐夫灌輸同仁用對待家人般的細心態度來滿足客人的要求。

「我常常告訴同仁,他們的職務是管家,開車只是工作的一部分。」許佐夫從各行各業中尋找有服務熱誠的人才加入團隊,有次無意間看到同仁體貼客戶,趁空檔主動為阿公排隊買紅豆餅,自己都感動不已。「多扶接送」也是第一個導入無障礙服務SOP(標準作業程序)的公司,「講愛心、同理心都很空泛,我們從與客戶的互動中學習、制訂標準流程「多扶56動」,現在已經有100多個動作了!」從停車、客戶上下車、操作設備到電話聯繫追蹤,連準備新鈔找零都在規範之中,務必要做到讓家屬放心、長輩安心。

從醫療接送開始到發展無障礙旅遊服務,許佐夫不諱言地表示,因為無障礙設備造價成本高,公司經營單靠醫療接送絕對不夠,「用醫療接送培養無障礙旅遊客源、藉由無障礙旅遊的獲利填補醫療接送虧損」,成為「多扶接送」的營運策略。

「其實有很多創投看好無障礙旅遊服務這個區塊,要我捨棄接送服務,單獨成立無障礙旅遊公司,但醫療接送才是身障朋友最需要的,所以我堅持以目前的方式經營。」

日前「多扶接送」登上創櫃板,成為台灣第一個進入資本市場的社會企業,「我的目的不是募資,而是希望取得更多身障者的信任,加速中、南、東部的拓點,讓多扶的服務可以遍及全台!」

從填補社會福利制度中的不足之處出發,進而開展無障礙旅遊的事業版圖,用營利事業成就非營利的理想,「多扶接送」證明了公益也會是門好生意。

(作者是美商中經合集團總經理,本文由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合作委託撰寫,本專欄隔周二刊登)


「施比受更為有福」的時代來臨?「給予者」比「索取者」更加富裕?

快來參加社企流年會,讓八位創革者的生命體驗翻轉你的思維,
使你追求夢想的理由超越「自己」,讓你重新擁有給予的能力。

按此進活動網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