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Buycott:抵制無良企業的新武器

2013.07.3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編譯:郭鵬宇

美國民主黨國會議員參選人,也是前微軟軟體工程師Darcy Burner,在2012年的一場演講中,向在網路產業任職的上千名聽眾拋出了一項挑戰,希望有人能開發一款手機應用程式,讓消費者可以透過掃描條碼,而得知貨架上的商品是否和Charles Koch與David Koch有所關聯。(編按:Charles和David是二兄弟,分別為Koch Industries的執行長和副執行長。Koch Industries是美國第二大的未上市公司,而Koch二兄弟因信奉自由主義,政治立場極右,習慣以其雄厚的資金力量操縱政治,因此常被Darcy Burner這類的左派人士批評,譴責他們是冷血、貪婪的資本家。)

Burner認為,一般逛超市的民眾,可能都不清楚,如果購買Georgia-Pacific這間公司所生產的Brawny廚房紙巾、Angel Soft衛生紙、Dixie免洗杯,就代表著把錢貢獻給它的母公司-Koch Industries。同樣地,如果消費者買了含有Lycra纖維的瑜珈服或是Stainmaster這個牌子的地毯,Koch兄弟也會是間接受益者,因為全球第一大的紡織業者Invista也在2004年被他們從杜邦手中收購。

Burner在去年的演講中,針對她所提議的應用程式,展示了一個模擬的使用者介面,而她期待有人能將介面背後所需的程式設計出來,但因為企業的組織架構往往錯綜複雜,所以這可不是個簡單的任務。

然而Burner不知道的是,在她演講的當下,已經有一個團隊正致力於開發一款更加先進的應用程式-Buycott

圖片來源

「當我在富比士的報導上讀到,利用手機應用程式來抵制Koch Industries的提議時,我多麼希望當下就能夠推出我們的產品。」Buycott的行銷經理Maceo Martinez說。

這款App的主要開發者Ivan Pardo,是一位年僅26歲,住在洛杉磯的軟體工程師。在過去16個月中,他把全部的心力都放在Buycott上。「現在一切終於都準備好了。」他說。他的團隊已經開始進行App的推廣和行銷工作。

Pardo所開發的程式可在iPhone或Android系統下載使用,2013年五月初已在iTunes和Google Play商店上發佈。利用這款免費的應用程式,你只要掃描任何一個產品的條碼,它就會自動向上追溯至該產品製造商的母公司,而其中也包含了像Koch Industries這一類的企業集團。

當你掃描一件產品,Buycott會在你的手機螢幕上顯現和該件產品相關的企業家族族譜。舉例來說,掃描一盒Splenda糖精,你會看見它的母公司McNeil Nutritionals其實是Johnson & Johnson旗下的子公司。

更令人驚艷的是,你還能夠加入其它App使用者所發起的訴求運動;你可以抵制的,不僅僅是單一的企業集團,而是所有那些不符合你道德準則的商業行為。譬如說,加入要求基因改造標示(Demand GMO Labeling)這個訴求運動,當你掃描一盒麥片時,你會得知,包含這盒麥片的製造商在內,共有36家企業捐獻了超過15萬美元,用以反對強制要求標示基因改造食物的政策。

你也可以透過參與訴求運動,來支持那些與你具有相同理念的企業。像是加入擁護LGBT權利的運動(編按:LGBT是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與跨性別者的英文首字母簡稱),只要掃描一瓶Absolut 伏特加或是一包Starbucks咖啡豆,你就知道這兩家公司都公開支持同性婚姻。

「我不想透過這款應用程式去推進任何單方面的意見,」Pardo表示,「我只是覺得有必要讓使用者能夠發起訴求運動,因為我認為 Buycott的角色,不是要告訴大家應該買什麼,我們所提供的只是一個平台,讓消費者在購買產品前都能得到充份的產品資訊。」


資料來源

Forbes: New App Lets You Boycott Koch Brothers, Monsanto And More By Scanning Your Shopping Cart 

延伸閱讀

恐懼失敗:你的底線是什麼?

2013.07.30

編譯:黃菁媺

編按:原文作者Rumeet Billan過去七年為Jobs in Education董事長,她率先開啟了在非洲與南美地區建立學校的計畫。在25歲與28歲時,分別獲得「加拿大最有影響力的女性」榮譽。Billan目前也是多倫多大學博士候選人,她對於透過教育達到改變的熱情,持續在她的工作與學術領域上發揮影響力。


圖片來源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成為社會創業家。

從小到大,我們都曾經被問過這個問題:「你長大之後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們以創造目標、獲得某些職位或職稱,來當做是否成為這樣的人的指標。而這些指標也是我們印在名片上的東西,更是父母告訴朋友們我們在做什麼的事。

有些人偏向在營利組織工作,有些人在社會領域衝鋒陷陣,有些人則在非營利領域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剩下的人則還在思考自己究竟屬於哪個領域—他們試圖在個人野心與職責間取得平衡,同時還得找到能夠幫助他們達到目標的載具。

我的職業道路並不是從「成為社會創業家」的想法出發的。我過去完全不知道什麼是社會創業家,也不知道他們都在做些什麼。我知道的是,我21歲,經營著賺錢的營利組織。我同時也知道,小型新創企業在營運後的前兩年失敗的統計數字讓我感到害怕。

這刺激我去思考,我的營利組織到底產出什麼價值?我提供服務給一個我所喜愛的領域,得到與一些卓越的客戶合作的機會,這些客戶相信聘用對的團隊,能夠為學生創造變革式(transformational )的學習經驗。對我來說,我們的底線是一樣的。然而,我了解在任何時間點,任何企業所提供的服務都有可能會過時。這造成了對於失敗的恐懼。

新創公司、非營利組織、大小型企業來來去去,在2004年的假期,我坐在合夥人家裡地下室的桌前,我的問題變成:「如果這間公司明天就失敗,我能拿它來做什麼?」

從那一刻起,我決定要把公司明年度部分的盈餘,在海外建立一間學校。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也不知道該選擇哪裡進行,但感覺上這是正確的決定,也是公司要做的事。這個想法來自如果我變成統計數字之一,至少我運用了盈餘去填補社會未被滿足的需求。我們希望這所學校能變成一種環境,讓學生在那裡擁有變革式的學習經驗,而這是他們無法在其他地方得到的。這與我的底線是一致的。

我不自稱是社會創業家,我從沒在大學上過任何一堂這個領域的課,而這也不是我名片上印的職稱。我必須承認,當我第一次被稱為「社會創業家」時,我還得上Google去搜尋這個字的意思。直到我去思考我的底線—超越盈餘,創造社會影響力,並經驗了這個可能性,我才開始認同「社會創業家」這個概念。

「對失敗的恐懼」觸發了我決定要參與社會任務的想法,或許在那個時候,這是我應對失敗可能性的方式。雖然是無心插柳,但刻意的作用還是有機地嵌入商業模式。逐漸地,開始了解社會影響力與促使它發生的變因。一個專案能激發更多問題與想法,建立一間學校不再足夠。這引發了更多開創性的計畫,也影響了我對營利與非營利部門的看法,更影響了我看待事物可能性的方式。

不管你選擇了哪條職業道路,思考這個問題:「如果我明天就會失去一切,我能以我所擁有的東西做些什麼?」辨識出你的底線,很可能就會改變你的航向。


資料來源

The Huffington Post: Fear of Failure: What’s Your Bottom Line?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