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學員心得】不只是鍵盤憤青、說說人 ,草地學院讓「改變社會」進入我的人生

當時,我也跟大部份草地學員的「同梯」一樣,是個上班族,心裡覺得有點想改變社會,但不知從何下手。可以叫我鍵盤憤青、叫我一日社運份子,但你絕對不能叫我「說說人」。

因為,我入選了草地學院 !三天的活動裡上山、下田、走進在地,雖然有點熬夜、上課有點精實,但最後提出的計畫在講師的建議之下,最後真的成為了公司的新計畫「待用課程」,它不只為公司帶來了新的業務、新的合作夥伴,還為我們帶來第一座獎項:2014年亞洲社會創新獎。

坐在香港會議中心,記得香港的得獎者社會設計工作室總監說,她看到我們的計畫,還是覺得自己離社會太遠,「你們是教育NGO出身的嗎?還是你自己是老師?」

嗯,其實我只是一個參加過草地學院的新創公司專案經理而已。

原來,答案都在田野裡

當時,我們是一個教育的開課平台,想要用待用麵、待用咖啡的概念,試著讓我們開出的課程和師資,也能讓偏鄉的學生上到,但進行了一陣子的籌備,總是覺得隔山打牛、霧裏看花,想要為偏鄉做事,但偏鄉的現況是什麼?他們的需求是什麼?如果已經有那麼多組織在做服務,我們還能做些什麼改變現況呢?

看到第一屆草地學院的招生訊息,我們決定一試。

                                                              

原來,答案都在田野裡。

活動前我們就開始尋找資料,關於偏鄉的教育現況。往台東的火車上我們討論、跟社企流的導師對話,接著呈現我們想解決的問題給所有人。不愧是有篩選過的草地學院,沒有一個人是沒準備的,有別的社企創業家、有社會議題的工作者、有相關科系的學員,感覺自己身處在一支特攻隊中,要進田野受訓,為的是推動社會前進。

社企流安排的前期準備、田調訓練幫助了我們跟在地對話的基礎,三天之內我們聽了台東議長、公益平台執行長、以及第一線的社企創業家分享最寫實的經驗,晚上由社企流的Sunny帶著我們做工作坊,從國外案例來看,從發現社會問題到創造商業模式以解決它,有哪些工具可用、該具備哪些mindset。

課程精實跟划算到有點驚人。

我們知道了池上那一棵金城武樹背後是社區與外來財團的團結對抗,我們抄下了公益平台多年與在地互動學到的幾堂課、我們從創業家身上知道了商業邏輯裡藏著哪些解決社會問題的「武器」,在上完社企流工作坊之後,我們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第一天過完,覺得自己已從鍵盤憤青升級,準備打怪。

聽見,那些長期耕耘在地、社會議題的經驗

接著教室拉到了第一線。

                                                                         

當時我選擇的是教育,搭上車,我們往桃源國小前進。由校長鄭漢文接待我們,在國小裡的三個小時,我們跟學生一起度過了一堂課,跟老師訪談、跟學生一起做題目。

偏鄉學校所處的教育資源弱勢人人皆知,但沒有人知道的是,「要幫助偏鄉有很多方式,」鄭校長語重心長地說,「但若你只是給他錢,他只是更窮,生活技能會慢慢喪失。」

送書、捐錢、甚至是食物,很多的資源其實投入在台灣的偏鄉,但若不是我們到了現場看,我們可能不知道的是,wifi網絡的建置大過於一條路,給他們線上題庫的幫助大過於一棟活動中心,給他們平板電腦之後還需要的是上課的老師。

從都市裡想像出來的解方,其實可能浪費了好意,資源誤用的可惜都寫在校長臉上。

我們接著聊了教科書業者、偏鄉社區發展、各種公益團體處理問題的方式,校長也分享了他在蘭嶼、綠島看見的人事物。

在第一線,你被在地的耕耘感動,孩子們的需求驅動,一時間使命感、靈感、同儕間的討論充滿了腦袋,如果這學院不在「草地」裡,我想這是不可能的。

除了桃源國小,我們也聽了「均一教育平台」的經驗、拜訪均一中小學,一個是超過25,000人註冊、 每天被拿來測驗的練習題高達4,000題的線上平台,一個是台東在地推動華德福教育的組織。

                                                                             

刺激與收穫之後,實現!

跟我同組的學員之一是特教老師,我們一路聽著不同角色、組織處理社會議題的方式,然後組內我們交換心得、想法,最後一晚,用工作坊教的工具,畫出了我們的想像。

「待用課程」實現之後的效果很大,上遍了各大媒體,成為與眾不同解決偏鄉教育資源不均的方式,很多記者來訪時都問,為什麼你們能跟別人不一樣?為什麼你們設計讓在地組織提出需求、提出對課程的安排,而不是把主導權放在手握資源的一方?不怕他們不願捐贈嗎?

「因為我們知道真正缺的是什麼,我們不想做其他人做的事,也不想犯其他人犯的錯,」心裡想著草地學院讓我看到的一切,這句話總是說得踏實。

知道草地學院今年要到三個地方(宜蘭、苗栗、台南),且更專注的與在地互動,非常期待夏天過去之後台灣冒出更多的芽,期待你們的專業結合在地的耕耘,讓田野裡長出的解方為台灣社會帶來更多養分。

祝你的夏天與職涯,都能有更多能量。預祝入選!

2014草地學院學員 Jason


                                                                 

社企流草地學院開課了!

去年拜訪台東之後,今年我們將擴大跨足到宜蘭、苗栗和台南三地,

讓你深入貼近在地的故事和人物,挖掘台灣農村的創新模式。

透過第一線的互動和實作,讓你一步步成為改變世界的夢想自造家!

報名請點此

【走訪慢食】當美食遇上科學,當一間大學為了解決全球問題而存在⋯⋯

文/圖:劉致昕

大學存在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在台灣,幾年來大學的價值幾乎決定於各國際高等教育排行榜中的位置,論文數、登上國際期刊的次數、各種補助計畫、國際學生數,或者,各大媒體評選的企業最愛,國際獎項如紅點、iF獎項的數量等。

當我們拜訪人稱慢食大學的美食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Gastronomics),人類學家出身的校長Piercarlo Grimaldi,卻給了一個我們沒想過的答案。

十年前,「我們設立這間學校只想一個問題,這個社會需要什麼?」Grimaldi說。

從追求「好、乾淨、公平」的慢食(Slow Food)運動起家,當決定要設立大學時,慢食大學不以討喜的烹飪、廚藝為題,而是邀集了科學及人文學科的學者,好好的討論教學的內涵。他們發現,人類學家研究每個地區的農業、飲食習慣,但缺了科學研究的搭配,同樣的,研究生態多樣性、生態工法的學者,卻也無法將其納入農作之中,更別提化學與廚藝在課堂上的結合。

要讓世界更多元化、全面的了解食物,成為了慢食大學的使命。

兩個平衡之中,看懂食物

在Grimaldi心中,要真正全面的認識食物,必須達到兩個平衡。首先,是人文與科學間的平衡。

為了設立慢食大學,由Grimaldi領軍的專家學者們從研究方法、傳授技術、學術論述等一一從零開始打造美食科學,「科學界根本不接受我們,」他說。

不被當作一門成熟的科學,但慢食眼見全球多樣性因為大規模農業消失、氣候變遷影響各地作物收成、在地生產者消失等問題血淋淋地影響著人類的生活,但任何一個問題,都不是人文或者科學領域能夠單一解決的。慢食創辦人Carlo Petrini表示,食物消費是政治、文化、社會、經濟與自然環境形塑而成的,要解決食物問題,更好吃、更健康只是表象,背後成因則極其複雜,慢食大學若是要培養出解決食物消費問題的世界人才,他們就必須接受完整的訓練。

於是,Grimaldi要求所有教授必須「離開自己的領域,去看見問題,然後用科學跟人文一起為學生創造價值、設計學程,」放棄對本身學門的傳統定位,從問題出發,去解決當代的問題,例如人類學與園藝學的結合,植物學家則與民族學者共同分析不同文化的香料等。

要做到這件事,他們必須離開教室,十年來慢食大學的師生完成了八百趟的校外考察,跨上了不同的氣候區、文化,去尋找食物生產鏈中的最佳範例,從當代的不同文化中找到「吃」的最好解方。「不只是為了把學生、老師帶去田野,更是為了把田野帶回教室,」Grimaldi提醒著,慢食大學為了解決世界共同文題而存在的使命。

第二個平衡,是傳統與創新的平衡。

要達到這個平衡,慢食大學選擇擁抱企業、其他研究機構。

從市場需求出發,傳統中淬出商機

「來自商界的合作需求很多,」Grimaldi說,企業與消費者的距離近,他們的需求往往來自市場最新的趨勢,「我們試著把他們納入教學的內容裡,」用意是讓學生知道食物市場的消費需求,也試圖將這樣的需求帶回食物生產的傳統中,找到創新。

他以大部份食品廠商的需求為例,人人都想以「Made in Italy」為產品訴求打入國際,但義大利的飲食傳統超過千年,且各地特色的食材與料理數為全歐之冠,企業要如何名符其實的打出「義大利製造」招牌?慢食大學內從義大利特有種蘋果樹到藏有全國五百多種葡萄酒的地窖都有,同時,每年出版義大利葡萄酒年鑑、食譜、月刊甚至是全國道地地方菜指南。

                                                                        


從生產到烹飪,傳統在慢食大學保留了下來,回應企業帶來的消費者需求,共同研發新的品牌、配方、產品等,讓帶有義大利優良飲食傳統的產品進入市場,而不讓商業色彩蓋過該有的內涵深度,進而提供消費者好的選擇。

有如啟動了正向循環,正是Grimaldi口中,傳統與創新平衡的重要性。目前慢食已經與超過一百七十個跨領域單位合作,從巧克力公司到農業學術機構都有。

為了全世界吃的需求而存在,是慢食大學的自我定位,也是它僅僅十年校史卻能收有超過七十國學生、與一百七十個組織合作的原因,校長謙虛的說一切都還在學習,教學內容不斷調整,企業、學生、市場、教師之間不斷互饋,近期的課程包括了與廚具廠商合作的烹飪設計課、與創投研擬中的創業課程,學校甚至準備買地,實作可食用地景、讓各國願意技法交流、保有義大利特有種等。

因世界共同的問題而生、隨著學習需求設計學科、將市場機會納進人才培養的過程,慢食大學短短十年的發展有如實驗,不只為了食物生產鏈找新的可能,更為了高等教育開創更多想像。


更多關於世界食農創新趨勢:【6/5 新食農革命分享會

社企流跨國採訪面對面分享:米蘭世博第一手觀察、獨家幕後、深入慢食大學、一年修讀精華等。報名連結

(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讀完慢食大學要讓世界更多元化、全面了解食物的使命,
你是否也想在自己的土地上,親身實踐改變社會的使命呢?

別只再停留在想像,快和社企流一起走出城市,動手實踐你的好點子!
去年拜訪台東之後,今年我們將擴大跨足到宜蘭、苗栗和台南三地,
讓你深入貼近在地的故事和人物,挖掘台灣農村的創新模式。
透過第一線的互動和實作,讓你一步步成為改變世界的夢想自造家!

2015社企流草地學院,報名請點此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