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想集資拯救亞馬遜雨林,如何確定款項被好好利用?美國「GoFundMe」平台教你用 4 招辨真偽

2019.09.0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Wan

今( 2019 )年 8 月,巴西的亞馬遜雨林發生大火,火勢蔓延 3 週以上且久久未能撲滅。新聞一出,引發各界高度注目。事實上,根據巴西國家太空研究所( Brazil's 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 )的調查顯示,光是今年 8 個月的時間,巴西就發生了超過 7 萬 5 千次火災,雨林生態遭到嚴重的破壞。

亞馬遜大火的新聞一出,不少團體、個人都發起了募款活動,呼籲大家贊助雨林保護的公益團體。提案者以個人為主的群眾集資平台 GoFundMe 上,也出現許多以「拯救亞馬遜」為名的集資計畫。

現在,若是在 GoFundMe 上搜尋「亞馬遜 大火(Amazon Fire)」,你會看到超過一千個集資計畫。目標集資金額從 100 到 100 萬美金(約為新台幣 3 千到 3 千萬元)都有,有些提案者聲稱會將集資金額捐出給可信任的當地團體或第一線搶救雨林的志工,也不少提案者僅是呼籲贊助人關注這個議題。

「一個住在美國俄亥俄州的人,無法為發生在亞馬遜雨林的火災做出任何直接貢獻。但當你看到這種新聞時,你會想採取一些行動。」喬治華盛頓大學副教授、數位政治倡議行動研究者 David Karpf 指出。

辨別集資計畫虛實,你可以這樣做

問題在於,該如何確保你贊助的錢會被用在對的用途上?這麼多的集資計畫,怎麼分辨誰是真正關心雨林的人,誰又是想趁機斂財的騙子?在掏出信用卡贊助前,你可以先做幾項功課:

1. 查詢提案者的身份
先在集資頁面上查看提案者的個人檔案,接著在搜尋引擎或 Facebook 等社群媒體上搜尋提案者的名字。這個步驟可以讓我們知道提案者的過往經歷。他是否如自己所聲稱的關注環境議題?

美國《消費者報告》建議,可以查詢提案者是否在數個不同集資平台上都提出類似的集資計畫。如果是,這起集資計畫有很高的機率是詐騙。

2. 確認贊助金額的流向
一個負責任的集資者,必須說明集資金額將會用在哪些地方。若集資計畫中沒有寫出預計的集資金額用途,你也可以發問或查看其他贊助者的評論。

在 GoFundMe 這樣的平台上,集資計畫多為純公益性質的無償贊助。因此,很有可能你在贊助過後沒多久就忘了這件事。記得回到集資頁面上查看提案人是否有更新、確認集資金額確實被交到有需要的人手上。

3. 了解受捐贈的團體
如果受捐贈的團體是你所不熟悉的單位,可以先搜尋他們的名字,了解他們平時從事哪些活動、有無具體的成績。若受捐贈的團體願意為集資計畫背書,則該計畫的可信度更高。

4. 向平台申訴
GoFundMe 的使用者條款明文禁止刊登詐騙、誤導或不可能實現的集資計畫。如果你發現提案者沒有把你贊助的錢捐給他聲稱會捐贈的團體,你也可以向平台申訴要求退款。

不過要注意的是, GoFundMe 每個集資計畫最多只會退還一千美金(相當於新台幣 3 萬 1 千元),且贊助者必須在贊助過後 30 天內向平台申訴,並填寫表格、配合 GoFundMe 的調查。在那之前,你還必須先聯絡提案人,並給對方 72 小時的時間處理、回覆問題。

向平台申訴、要求退款的過程並不輕鬆,因此建議大家,還是在贊助集資前做足功課,考慮好再贊助。

不只贊助,關心雨林從生活開始落實

除了選擇值得信賴的集資計畫外,你也可以考慮直接捐款給長期投入雨林保護行動、具有一定聲望的公益組織。

例如,非營利組織 Amazon Watch 長期關注雨林環境與亞馬遜當地原住民的權利。跨國組織 Rainforest Alliance 則從商業、農業等不同利益團體著手,保護雨林生態。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也飛到亞馬遜雨林現場空拍火災實景蒐證,持續給予巴西政府壓力。

最重要的是,對環境議題的關注,不該在贊助或捐款完成後就消失。把看到新聞後擔憂的心情轉化為日常生活中的行動,像是少吃牛肉(養殖牛隻是雨林被砍伐的主要原因之一)、購買雨林聯盟(Rainforest Alliance)認證的產品等。守護雨林,不能少你一份力!

參考資料

全文轉載自群眾觀點,原文標題:亞馬遜雨林大火,我想贊助集資計畫:怎麼確定錢有被用在對的地方?

延伸閱讀
>> 你贊助的每一塊錢,保證都用在學童身上:大馬教育集資平台讓金流全面透明化
>>「我們需要重新定義何謂成功」Kickstarter 變更登記為共益公司,推廣更以人為本的商業模式
>> 讓捐款和樂透一樣好玩!美國募款平台 Omaze 結合公益與娛樂,捐 300 元台幣即有機會見到好萊塢明星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優惠倒數中!
>>> 馬上搶票

向公眾打開私人收藏品的大門:收藏家夫婦創共享平台,讓珍貴藝術被更多人看見

2019.09.04
合作轉載

文:共益(兼益)公司立法大哉問/楊智銓

共益公司也可以很文藝:透過眾籌成立的私人收藏分享平台

4 月初筆者介紹 Kickstarter 募資平台,作為一家共益公司,該平台除了為新創公司展開募資計劃,也致力找尋獨具創意與設計的計畫,幫助藝術創造者匯集眾多微小的資金,獲得實現藝術創作的機會。(同場加映:「我們需要重新定義何謂成功」Kickstarter 變更登記為共益公司,推廣更以人為本的商業模式

這次就要介紹一個今年(2019 年)4 月甫透過 Kickstarter 募資,並於 7 月成立的共益公司 Collecteurs PBC,該公司旨在營運私人藝術收藏的網路社群平台,讓更多人知道私人蒐藏的品項,也讓眾多藝術品得以給更多藝術愛好者欣賞的機會。

作為一個線上藝術與社群平台,COLLECTEURS 自我定位是一「私人蒐藏的集合博物館(Collective Museum of Private Collections)」。作為一家共益公司,COLLECTEURS 也致力實現其帶領藝術品崇光的理念,或至少見光於線上平台。創辦人 Jessica Oralkan 及 Evrim Oralkan 夫妻兩人有感於自己的收藏已超過家中空間可負荷的數量,正苦於收藏與管理藝術品,又想要與大眾分享,變促成這個平台的概念發想。

含創辦人夫婦,亦有超過 1200 位使用者將其收藏資訊登錄並上傳至該平台上與他人分享交流。平台提供 3 種方案,基本方案是所有人皆可免費瀏覽,另兩種付費會員方案則提供用戶參與藝術展覽或接受訪談等機會。

使用者可以依照創作者、作品、關鍵字或其他特徵標籤搜尋站內資訊。除了資訊交流與分享的功能以外,許多收藏家也希望有適當的工具,協助他們能管理收藏或與藝廊負責人及創作者交流,乃至於隱晦地炫耀自己收藏。COLLECTEURS 正試圖利用社群平台媒體的力量,建立得以一窺原屬高度隱密及專屬性的私人藝術收藏的契機。

創新的數位科技,著實也是一把雙面刃,COLLECTEURS 最大的限制就是線上博物館的桎梏,「收藏」只能線上閱覽。創辦人 Mr. Oralkan 受訪提到:「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源開一間私人博物館,其他人也開始思考有沒有其他的替代方案,數位化便呼之欲出。」

COLLECTEURS 試圖集管理軟體、社群媒體平台、有實體發行計畫的線上雜誌,與大眾的線上博物館於一身。創辦人認為該平台並不是特地為了藝術品交易而成立,而是提供知道藝術收藏資訊的管道。

然而「數位博物館」的發想並不算是創舉,許多傳統博物館均有線上館藏資訊,值得反思的是,究竟要如何判斷線上圖片資料庫可以成為數位博物館?更有甚者,COLLECTEURS 真的算是「博物館」嗎?

紐約城市大學藝術史教授 Claire Bishop 受訪時表示「這樣的型態並不符合任何博物館的定義。」她也認為,缺少研究精神、物件背景脈絡資訊不足,以及未有相關延伸創作等因素,COLLECTEURS 更接近社群平台,而非博物館。而且關於收藏的資訊是使用者自行填寫的,因此使用者選擇不同,有關資訊可能豐富或匱乏。

針對類似質疑,創辦人 Mr. Oralkan 則強調 COLLECTEURS 是一個綜合平台,目的是改變現有藝術珍藏被欣賞及分享的形態。他也解釋「現在正是重塑博物館樣貌的機會;在面對藝術品可能永遠不被大眾欣賞,或是透過數位媒介供人閱覽,後者絕對是較佳的選項。」

挑戰與障礙

位於紐約的獨立藝術顧問 Ronald Varney 受訪表示,「過去藝術收藏家如同一群由非常傳統,注重隱私與行為舉止的人所組成的小型私人俱樂部。但現在越來越多收藏家則是注重能否透過收藏而獲得公眾關注。」

雖然私人收藏的風氣日漸開放,但 Mr. Varney 仍表示仍有高度注重隱私的收藏家,如前幾年佳士得拍賣上,一幅作品拍賣售出後,於藝術家網站上就被列為「失蹤」,沒有人知道究竟買主為何人或單位。

Mr. Varney 也提出觀察,認為願意公開收藏的人士與另一些注重隱私不願公開身份的收藏家,對於收藏資訊是否應該分享給大眾的歧異極大,甚至有收藏家連自己或收藏品位於的州名都不願意提供。創辦人夫婦也提到對於隱私的質疑從來沒少過,因次他們特別強調該平台不會讓使用者資訊被追蹤,使用者也可以使用隱藏模式,不提供作品以外的其他資訊。

共益公司之啟發

於 COLLECTEURS 網站上,關於公司使命與理念提到其致力提供公開管道讓數百萬計散落於儲藏室或家中的藝術品被看到。創辦人認為具有歷史意義的藝術品不但應該要被看見,也應該要讓大家感受及討論,因此創立這家共益公司。

透過 COLLECTEURS 的案例可以知道,共益公司的社會使命或理念樣態可以很多元,從環境資源到文化推廣,只要是可以為社會帶來正向影響力的類型,都適合以共益公司為組織架構,確保公司使命不因負責人或大股東易主而被妥協。

全文轉載自共益(兼益)公司立法大哉問,原文標題:共益公司也可以很文藝:透過眾籌成立的私人收藏分享平台

參考資料
Art Disappears in Private Hands. Can Social Media Resurface It?(The New York Times)

延伸閱讀
>> 費城打造「無牆美術館」,讓人人更親近藝術
>> 他將童年被性侵故事搬上舞台,用劇場藝術說出性別弱勢心聲
>> 這家新創成立僅 3 年,年年提交公益報告:The Bee Corp 開發監測 app ,助蜂農把關蜂巢健康

作者簡介:楊智銓,律師高考及格,畢業於台大外文系及政大法科所,於法科所修課期間開始關注責任投資、共益公司相關議題,以及我國公司法修正動態。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優惠至 9/25 截止,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
>>> 馬上搶票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