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為什麼貧民只能住在貧民窟?」印度組織跨界合作,為成千上萬個貧民打造廉價住宅

2015.11.1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顧遠

為低收入戶家庭提供廉價住房是一個大有潛力得市場。根據保守的預測,未來十年這一市場的全球規模可能高達一萬億美元。

為什麼印度貧民只能住在貧民窟裡?

印度政府做過類似統計,目前印度每年的廉價住房需求有近三千萬套之多,市場規模高達2440億美元!然而市場上的廉價住房數量卻非常少,绝大部分的印度貧民只能住在環境極其惡劣的貧民窟裡。

這種巨大的供需不平衡,原因一方面是商業開發商看不到這個市場的盈利前景,所以選擇忽略;另一個原因則是這些低收入人群基本都在非正式經濟领域裡工作。他們没有稳定的收入來源,也無法出示任何財務和纳税證明,而這些都是在獲得貸款、購買住房,或者申請政府廉租房時必須提供的。

用市場調查彌補價值鏈上缺失的一環

Ashoka是全球最早也是最著名的社會創業家支持網絡。為了應對廉價住房市場的供需矛盾,它的印度分部發起了Housing for All(HFA)項目。

項目團隊意識到低收入市場和中高收入市場完全不同。「經驗缺乏」是滿足這個市場需求最主要的障礙。在金融機構、開發商和社會部門中,没有人了解這個龐大但陌生的市場,也從来没有人按照市場的真實需求建造他們買得起的房屋。

於是,項目團隊與兩家對貧民窟情况非常熟悉的社會組織合作,一共訪問了超過七千個低收入家庭,每次訪談都詳細紀錄了多達26項指標,包括:家庭月收入、是否有穩定工作、可負擔的首付、理想的房屋結構等。他們不僅用文字和圖表紀錄下信息,還會用手機拍下這個家庭的地理位置、房屋外觀、室内陳列,從而更深入地了解用户需求,比如小商販希望有空間可以晚上停放三輪車,大多數家庭更偏愛小型公寓等。

跨界合作打造全新的價值鏈

由於有了扎實的數據,建築設計師在設計房屋時便有了參考、開發商可以計算成本和利潤率、金融機構也更願意貸款。那些服務低收入人群的社會組織最了解當地情况,很容易取得貧民窟居民的信任,所以他們可以很好地在供需雙方之間起到溝通橋樑的作用,甚至在房屋設計、貸款條款設計等方面提供意見。在這一服務過程中,商業系统與社會系统融為一體,從而形成了HFA所積極倡導的「混合價值鏈」。

在項目的前期試點中,僅僅九個月,就售出了1800套廉價住房。但這樣的數量和整個印度的龐大需求相比無疑是杯水車薪。

HFA團隊於是進一步優化自己的方案,設計了個為期四年的扶持項目。這個項目在印度15個城市裡發現並培育創業者,為他們提供市場調查的工具、住房設計的經驗,以及人脈等資源。這些創業者一方面可以幫助開發商在低收入人群中做市場調查和市場推廣,另一方面可以幫助那些有購買意願的人群從金融機構尋求貸款支持。他們透過自己的服務獲得收入,並將其中的一部分交給HFA作為該項目的長期發展資金。

目前,HFA已經和9家社會組織以及15家商業機構建立了正式合作。它開創的跨界合作模式已在印度15個城市開展,累計受益家庭超過50萬。

展望未來

著廉價住房市場逐漸被證明有利可圖,HFA希望會有越來越多的私營企業進入,按照一般的市場規律來持續地滿足住房需求。那時,HFA便可以從該市場中正式退出,專注於將這一模式向世界上更多的地區推廣。

值得一提的是,HFA模式在解决廉價住房問題的同時,還帶來了一系列其它的好處。它為低收入人群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目前,約40%的印度勞力直接受雇於建築業)。同時,因為住房條件的改善,低收入人群的安全和健康狀況也會得到改善,醫療開支因此减少。住房還能提升低收入人群的尊嚴和社會地位,並能夠作為抵押物為他們增加可用的資本。


延伸閱讀:
>>當房屋淪為商品 這兩間企業重新定義空間—讓老宅擁有新靈魂、讓無殼蝸牛有家可歸
>>這群西雅圖青少年聯手打造「街友的移動城堡」,也上了一堂珍貴的生命功課
>>美國華盛頓「彩虹少年之家」:我真希望自己擁有20棟房子,讓每個LGBT年輕街友都能住進來

火龍果化妝品 開啟農民第二春

火龍果化妝品 開啟農民第二春

2015.11.18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薛紹苓、趙子揚(2015年11月11日)

身體要吃水果,臉也要吃水果?火龍果化妝品的創辦人莊雅晴,利用一般市面上所販售的火龍果,從中萃取營養素,製成面膜與精華液。經過SGS安全認證,火龍果化妝品主打無添加香料色素,保有最原始的火龍果養分,希望帶給消費者更健康、天然的產品。

學以致用 看見創業契機

因為莊雅晴的爺爺奶奶晚年身體不適,父母為了可以全職照顧他們,於是開始重新規畫家中農地的使用。原先是種植水稻,但賺來的錢不夠負荷龐大的經濟開銷,父母聽從親戚建議決定改種植經濟價值更高的火龍果。由於未曾種過火龍果,在嘗試耕種的過程中相當辛苦,莊雅晴心中便萌起了一個念頭:「我能為父母做些什麼?」

就讀嘉南藥理大學粧品系的莊雅晴,決定從提升火龍果附加價值入手,打造一個台灣首創的火龍果保養品,藉此增加火龍果的附加價值。大四時的她,在校內育成中心的建議下,把將這樣的想法寫成計畫,參加了大專畢業生創業服務計畫(U-start)。在U-start比賽過程中,表現優異的莊雅晴,榮獲二O一四年入圍的五十萬元獎金,成為她日後創業的籌碼。

主打小資市場 以健康自然取勝

創業初期,莊雅晴利用大學所學的保養品知識,應用在火龍果保養品的研發上。研發成功後,開始進行一系列的產品測試,例如「貼布」實驗--讓測試者敷上塗滿精華液的貼布,觀察測試者過敏與否。實驗證明,有九成的測試者並未出現過敏反應,因此莊雅晴決定將產品投入市場。

對莊雅晴來說,「資金」是最令她苦惱的難題,相較其他化妝品廠商的大量製造,她的小批量訴求難以得到回應,只好盡力去說服工廠協助他們「少量」生產。今年一月,莊雅晴所成立的「耀媚化粧品有限公司」,推出火龍果的面膜與精華液,主要的消費者是二十歲到四十五歲的女性,以大學生及剛出社會的新鮮人居多。

莊雅晴說,火龍果的營養價值高,含有鈣、磷、鐵以及植物性蛋白,比起白肉的火龍果,紅肉火龍果的抗氧化能力更強、更適合製作保養品。火龍果保養品主打保濕、美白及抗皺,主要成分是從本來會被丟棄的花與根中萃取營養素,而非化學藥劑。試用者鄭至媛說,產品使用起來很清爽,價格也親民。

挑選火龍果時,莊雅晴偏好賣相不好的火龍果,因為她想幫助農民的生計,讓農民可以把又大又美的火龍果運送到市場販賣,而那些賣相較差,但品質仍佳的火龍果,則成為製作化妝品的原料。

與消費者面對面 提高說服力

對現在的莊雅晴而言,「行銷」又成了一個新的考驗。每個化妝品都能讓人使用,但因為膚質的不同,所以並不是每個人都「適用」,因此不同人群使用產品的類型也不同。透過展覽的宣傳方式,親自和消費者介紹產品背後的故事,並且讓消費者現場試用,讓他們親自體驗火龍果精華液的功效。

「有些事情不是有希望才堅持,而是堅持才看到希望。」莊雅晴說。她憑藉自身所學的領域,結合家鄉產業,除了為火龍果打造更廣闊的道路之外,也成功地將背後的故事傳達到更多人的耳中。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