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專訪巫馥彤:「唯有親身去實踐,才能了解他們的需求」芒草心陪無家者走一段自立的路

2018.05.21
瀏覽次數:

感受、想像、實踐、分享,「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Design for Change Challenge,簡稱 DFC 挑戰)認為,只要掌握這 4 步驟,每個人都能擁有解決問題的超能力!

DFC 臺灣更相信,若能活用這 4 步驟,人人都能化身探索者、冒險者、實踐者、拓荒者、指路人 5 大超級英雄。對無家者充滿關懷的巫馥彤,便是勇於實踐的「實踐者」,她透過親身與無家者互動,理解他們真正的困境,進而提供最適切的服務,協助無家者逐步脫離流浪生活。

文:郭潔鈴

華燈初上,家家戶戶點起了燈光,看似繁華的城市,卻始終有一群人瑟縮於陰影之中。當台北車站川流不息的旅客散去後,沿著車站大樓的牆邊,無家者悄悄拿出紙箱,或坐或躺,他們看似已習慣了街上的生活,但這份淡然的背後,有著許多「不得已」的無奈。

街友、遊民、流浪漢,這群住在街頭的人,有著許多名詞代稱,而這些名稱不只代表沒有家的狀態,背後更常隱含「好吃懶做」、「愛喝酒」、「危險」等負面標籤。然而無家者流浪街頭的原因有百百種,可能是產業外移後失去工作,或是突然生病卻無法負擔醫藥費,大部分無家者都曾經過著和你我一般安然的生活,卻因為生命遭逢的不幸被迫流浪街頭。

在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以下簡稱芒草心)服務多年的巫馥彤,從高中時買給街友一碗關東煮開始,便再也無法把這群人從心中放下。

感受: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的無家者困境

始終對周遭人事物充滿關懷的巫馥彤,高中就注意到無家者議題,「念書時走去圖書館的路上,會經過一個公園,公園裡常常有街友躺著。有一次寒假去念書時,天氣很冷,我買了一個關東煮給公園裡的一個伯伯,可是那個伯伯一直說不用,讓我有點難過。」

至此之後,原本在城市角落悄悄生存的無家者,映入巫馥彤的眼簾,再也離不去。「高中去台北車站補習的路上,會看到很多街賣者在賣玉蘭花或口香糖,我每次看到都會有一種很難過的感覺,很難把視線移開。」

當時還是學生的巫馥彤,常常會花 10 塊、20 塊向街賣者買東西,不過時間久了她卻發現,單純的購買行為很難根本地解決這個問題,無論買了多少次,街賣者隔天仍然出現在同個地點。

「幾乎每個人都有看過街友,我們每天在上班、回家的路上都會看到,這件事一直停留在我的腦海裡,沒辦法不去正視。」為此巫馥彤大學便進入社工系就讀,而且尚未畢業就加入芒草心,渴望尋找問題的解答。

正如 DFC 挑戰的前兩個步驟「感受」與「想像」,巫馥彤察覺了周遭的問題,並試圖想像解決方法。不過巫馥彤坦言,若只靠單方面的想像,難以真正理解無家者的困境。

「我從一開始留意街友,到我嘗試想要做些什麼,像是買關東煮,或買街賣產品,都只是根據自己的想像做出的行動,」一如 DFC 挑戰注重的「實踐者」特質,巫馥彤不斷地勇敢實踐,「唯有親身去實踐,去跟他們互動理解,你才能了解他們的需求。」

實踐:芒草心建立自立支援網絡,打破流浪循環

加入芒草心後,巫馥彤觀察到無家者即使有了工作、租了房子,仍有許多人會再次回到街上,不停地經歷流浪循環。如此的選擇,絕非無家者愛上流浪的浪漫,而是迫於現實的無奈。

「無家者租屋後,大部分每天下班回家,就回到一個人小小的雅房,雅房只有兩三坪大,剛好一張床的大小,回到家後只能看著床,也沒有人可以講講話,只能看著電視、喝著酒到睡著,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上班,也不知道生活究竟為了什麼。」

對生活迷惘的無家者,不少人會選擇再次回到公園,至少有街頭朋友可以聊聊天;甚至有些人在雅房裡出了意外或突然失業卻無人求助,人際關係的斷裂,讓無家者被迫獨自面對人生的挫折。

為此芒草心盼望為無家者建立「自立支援網絡」,使他們能永遠地脫離在街頭流浪的宿命。

「我們要讓他們不只是一個人,而是有其他的朋友,不管是社區的鄰居,或是其他無家者、友善團體等等,都成為他的支持系統,當他發生了任何事情,就有一整個社會的力量把他支持起來。」

4 大要素助無家者邁向自立之路

藉由在街頭多年的實地考察,芒草心歸納出無家者邁向自立的 4 大要素,包括穩定居住空間、就業資源、社福資源以及人際關係連結。為了協助無家者自立,芒草心借鏡國際上的成功案例,開發出適合台灣的創新專案。

芒草心團隊參訪日本中繼居住單位後,決定在台灣建立相似的模式,「自立支援中心」因而誕生。有別於傳統對於收容所的印象,在自立支援中心裡,街友擁有很大程度的自主性,不僅有個人的置物空間,有電腦可以上網,還有廚房可以使用,而且沒有門禁,可以自由進出,就像是家一般的居住空間。

「住在這邊的人不只是被收容的關係,他們自己就是居民,彼此之間是室友,所以他們在這裡會產生更多的自主性,以及凝聚感與歸屬感。」巫馥彤強調。

自立支援中心不僅帶給無家者穩定的居住空間,也促進住戶重新與人產生連結。除此之外,駐點社工更積極協助無家者取得年長、身心障礙、低收入等福利身分,並媒合適合無家者的工作機會,讓他們盡快獲得經濟上的保障,邁向自立之路。

除了媒合工作機會外,芒草心更創造為無家者量身打造的工作機會。取經自英國 Unseen Tours 的「街遊 Hidden Taipei」導覽服務,讓最熟悉台北大街小巷的無家者擔任導覽員,帶領遊客一探城市中不為人知的小角落。透過不斷地向人群述說自己的生命故事,無家者不僅能擁有經濟收入,還能重建自信心。

另一個芒草心發起的專案為「起家工作室」,藉由發掘無家者潛藏的技能,組織他們成為工班師傅。「我們在工作中發現,很多中年無家者有修繕的技能,他們會油漆、水電或做木工,可是因為年紀大了,手腳沒有年輕師傅那麼有效率,不過他們還是有很棒的技術。」

工班組織起來後,不僅透過接案獲得安穩收入,還有能力為弱勢家庭提供免費的修繕,「師傅都覺得很高興,他不只是有穩定的工作,還從被幫助的人成為幫助別人的人。」

從體制上做出改變,讓無家者不只是生存

目前芒草心的自立支援中心已服務超過 200 位無家者,其中有 6 成的人順利於社區內租房子,或轉介到合適的單位,重新過上自立的生活。而街遊導覽服務已培訓了 4 位導覽員,並有 10 位無家者師傅在起家工作室組成工班。

巫馥彤分享道,無家者落入貧窮的困境,往往是生命際遇中遭遇到突如其來的不幸,並非個人的咎由自取。例如在自立支援中心中,有位大哥叫做阿條,以前曾經是萬華的成衣熨燙師傅,每天清晨五點上班、晚上九點才下班的他,拼命工作都是為了讓妻小溫飽。有一天阿條在工作中受傷,需要 6 萬元開刀費,他向平時負責管理帳戶的妻子請款,才震驚地發現妻子竟將自己的薪水全部拿去在中國老家買房子,阿條因此憤而離婚,無法工作又沒有存款的他,在傷心絕望之際開啟了流浪的生活。

「無家者其實跟我們沒有不一樣,」聽過無數個流浪者的故事後,巫馥彤堅定的表示,「當我們知道貧窮或無家的狀態,不只是個人的選擇或咎由自取,就能從體制上做出更多改變,也避免更多人再落入底層的困境。」

為了讓社會大眾更能體會無家者的真實樣貌,打破過往的刻板印象,芒草心舉辦 36 小時的「流浪生活體驗營」,讓街頭老鳥帶領街頭菜鳥,用只有 100 元的悠遊卡和簡易盥洗用品渡過三天兩夜,體會最寫實的流浪生活。

當人們更能同理這群無家者的處境,將能打造更加友善的社會。「我認為人不應該只是生存,而是可以真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巫馥彤眼神堅定而溫柔,從吃飽穿暖到尋求自我實現,芒草心陪伴無家者走一段自立的路。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專訪李取中:「不要太早定義自己的人生」保持飢餓、保持未知,我們不應停止探索
>> 全球首創「無家者專屬販賣機」,24 小時提供日用品領取服務
>> 柯文哲願提供選手村 3400 戶給街友住宿,社工回應:無家者的服務應考慮「全人」配套


【第八屆 DFC 挑戰分享季】與孩子一起用設計改變世界

一起來看全臺孩子們都感受到並且解決什麼問題吧!

5/26-6/10,全臺超級英雄集合在花博園區-流行館,透過為期 16 天的問題解決故事展及一場故事分享大會,介紹隱藏在臺灣各個角落的超級英雄。

點此了解更多詳細資訊

專訪 One-Forty:「對事情有好奇心,你才會找到自己被需要的那件事」設計最貼近移工需求的服務,使移工來台的旅程既獨特又值得

感受、想像、實踐、分享,「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Design for Change Challenge,簡稱 DFC 挑戰)認為,只要掌握這 4 步驟,每個人都能擁有解決問題的超能力!

DFC 臺灣更相信,若能活用這 4 步驟,人人都能化身探索者、冒險者、實踐者、拓荒者、指路人 5 大超級英雄。非營利組織 One-Forty 的兩位創辦人陳凱翔和吳致寧,便是善於察覺身邊問題的「探索者」,藉由仔細觀察移工面對的問題,並善用 DFC 解決問題的 4 步驟,設計出貼合移工需求的創新計畫。

文:郭潔鈴

若你曾於禮拜天行經台北車站大廳,應不難看見許多異國的面孔,常一圈圈地席地而坐。這群人是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在台灣大多擔任家庭看護、工廠勞工、漁船漁工等工作,儘管在台人口高達 60 多萬,相當於每 40 個台灣人就有一位東南亞移工,但是多數台灣人的視線,就如同在台北車站匆忙趕路的旅客一樣,鮮少對這群來異鄉打拼的遊子投以關心的目光。

在茫茫人海中,兩位商學院畢業生陳凱翔和吳致寧,看見了移工面臨的困境。移工因為語言、文化隔閡,以及大眾的刻板印象,往往難以融入社會環境;再加上來台從事的大多為勞力密集產業,回家鄉後很難找到更好的工作,於是只能繼續從事低薪的勞力工作,甚至會因經濟因素被迫再次出國,陷入貧窮的惡性循環。

不將移工當外人,而是當朋友的陳凱翔和吳致寧,為了改善移工的處境,於 2015 年成立非營利組織 One-Forty,致力於東南亞移工的教育,幫助他們習得有用的知識技能,並開辦文化交流活動,搭起移工與台灣人之間友誼的橋樑。

感受:從好奇到同理移工困境,盼望「拿自己的幸運做點什麼」

談及當初為何開始關注移工議題,陳凱翔坦言:「其實對我來說,倒不是一開始就關注這個議題,而是對他們有好奇心。」在菲律賓旅行的途中,陳凱翔從當地結交的朋友得知,有許多菲律賓人的親戚都在台灣工作,才意識到在台移工的人數之多。

因此回台灣後,陳凱翔宛如開啟一扇新世界的窗,開始走訪菲律賓移工群聚的地區。「一開始我把它當作生活周遭的旅行,我去找菲律賓朋友,他們帶我去他們的區域,例如菲律賓人開的餐廳、小吃、網咖、卡拉 OK 之類的地方。」隨著一次次拜訪,陳凱翔與移工的連結越來越緊密,也讓他萌生為這群朋友多做一點事的念頭。

而 One-Forty 的另一位創辦人吳致寧,則是因為聽到一位移工的人生經歷,深感這個世界的不公平,「聽過移工的故事之後,就覺得我的煩惱好像非常的微不足道。」

讓吳致寧感受如此深刻的,是一位 20 多歲女孩 Yani 的故事。

Yani 的爸爸一直盼望女兒能夠上大學,望女成鳳的他甚至為女兒存了一筆就學基金,然而非常遺憾的是,Yani 爸爸遭逢意外過世,Yani 不得不將原本的存款用來籌辦喪事,更要扛起經濟重擔,賺的錢全部拿來貼補家用,原本的求學夢只能煙消雲散。

當時湊巧有朋友告訴 Yani,來台灣工作能賺取兩、三倍的收入,為了完成自己和爸爸的夢想,Yani 勇敢地隻身一人前來台灣,一邊就讀印尼空中大學商學院一邊工作。

「如果我今天跟移工一樣,出生在印尼,出生在他的家庭,那我很有可能會成為東南亞移工來到台灣,20 幾歲就從事照顧老人家的工作,一待就是 10 年以上的時間。」

聽到同年紀女孩的人生故事後,吳致寧感慨道,「我今天非常幸運地的出生在台灣,出生在我的家庭,讓我有資源受到良好的教育,我好像可以拿我的幸運去做一點什麼,讓他們的人生有所不同。」

如同 DFC 挑戰的第一步「感受」,陳凱翔和吳致寧因緣際會之下,感受到移工的困境,並與他們建立起連結,使陳凱翔和吳致寧想用自己的一份力量,為朋友的異鄉生活帶來改變。

想像:嘗試不同解決辦法,發掘移工心底願望

DFC 挑戰的第二步,便是透過「想像」與創意嘗試不同的解決辦法,再找出最適切的做法。起初陳凱翔和吳致寧嘗試了眾多幫助移工的方法,包括賣印尼的傳統料理——炸樹薯,讓移工在台灣能吃到懷念的家鄉味;或者開發包裹服務,協助移工寄送郵件或包裹回家。

然而當時不得要領的兩人,樹薯口味做得不夠道地、包裹服務也不了了之,只好另尋他法。正巧陳凱翔在印尼移工組織的同鄉會擔任中文老師,一次剛過完年的課堂上,陳凱翔請學員上台分享新年新願望,有了意外的收穫。

「原本我以為會聽到他們說,加班加少一點、薪水多一點、老闆對我們好一點等願望,可是我那一班大概 10 幾個學生,有超過一半站上台來分享時都說,我想要在台灣努力存錢,回家鄉開一家店。」

移工想回國開店的單純願望,在當時卻找不到任何相關課程能夠協助他們,使陳凱翔感到相當震驚。「這對我來說是一件不會很難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可能是影響回國以後一輩子的事。」大學就讀商管科系的他,便有了貢獻所學的念頭,成為創辦 One-Forty 第一個計畫——「移工商學院」的契機。

實踐:扎實做田野調查,設計出最符合移工需求的計畫

一群台灣人想為另一群過去不太熟悉的東南亞移工設計課程,一開始難免毫無頭緒,因此陳凱翔和吳致寧透過訪談跟田野調查,一步步地了解移工的需求。陳凱翔說道:「當時我們很常在禮拜天去台北車站做訪談,問他想要開什麼樣的店、會遇到什麼樣的困難、希望學到什麼樣的東西,我們其實花了很多時間去知道他們要學什麼,以及建立信任感。」

花了 3 個月籌備移工商學院課程的陳凱翔和吳致寧,第一學期僅招募到 15 個學生來上課。「印象最深刻的是開學典禮那一天,那時是 2015 年 7 月,」昔日記憶在眼前展開,陳凱翔清楚地回憶道,「在那堂課裡我們叫他們畫了人生地圖跟夢想拼貼,我跟 Sofia(吳致寧)聽到他們的人生故事都覺得很感動,因為他們來台灣工作很辛苦,還願意用放假的時間,相信一群才剛開始、什麼都還不懂的年輕台灣人。」

儘管初期的課堂規模很小,卻對移工、對陳凱翔和吳致寧兩人皆帶來深遠的影響。「上完這堂課有很深的感觸是,我們只是盡自己的力量做一點事情,但對他們來說是非常非常感謝的。」目前第一批學生大多已回到印尼,但是仍持續與 One-Forty 團隊保持聯繫,且部分學員真的順利在家鄉開設了商店,一圓創業夢,往後無論是婚喪喜慶,或是開設商店的開幕式,都是這群難能可貴的朋友再相聚的機會。

第一學期的課程獲得正面回饋後,陳凱翔與吳致寧便著手籌備第二學期的課程,這次兩人有了新的想法,試著將設計思考的模式套入課程中。「我們希望讓移工自己去解決自己的問題,不是讓台灣人去幫助他們。」吳致寧表示。

不過這次的課程,卻讓 One-Forty 團隊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學生頻繁缺課,甚至最後老師比學生還多。吳致寧分析當時的狀況,「我們忽略到移工是沒有辦法連續放假的,所以在做專案時,他沒有辦法從這一堂跟到下一堂、再跟到下一堂,導致中間加入的人不知道要做什麼。」

精心準備的課程卻無法發揮最大效益,使團隊感到士氣低落,甚至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吳致寧表示:「對我們來說最大的困難是,要一直感受或確定我們在做的事情是有價值的,這取決於移工是不是願意來上我們的課。」

幸好當時 One-Forty 正要進行每年兩次的例行田野調查,團隊前往印尼拜訪曾來台灣工作的移工,聽取他們在家鄉遇到的困難,並與他們分享 One-Forty 在台灣教授的課程。當時移工給予非常正面的回饋,使得 One-Forty 團隊重拾信心,「他們覺得這些課程有助於移工改善回家鄉後,因為沒有技能、找不到工作,導致再次離家的困境。透過這次的田野調查,我們又找回當初為什麼要創立 One-Forty 的初衷。」吳致寧的笑容裡多了幾分堅定。

「我們一直在實作、失敗、調整的過程中,慢慢讓我們的計畫變得更完整,」吳致寧坦言,One-Forty 的組織風格,便是「做就對了」,透過移工給予的回饋反覆調整計畫,讓服務能夠最貼近移工的需求。

目前 One-Forty 最主要的三大計畫,包括「移工人生學校」、「東南亞星期天」和「移工故事頻道」。

移工人生學校是移工商學院的延伸,除了原本的理財課、企業管理課之外,更增加了中文課、電腦課、化妝課等課程,為的就是讓移工能更快適應台灣的環境,並幫助他們回國後更能運用所學,開展夢想的生活。

東南亞星期天源於移工希望認識更多台灣人的需求,透過每月一次的文化交流活動,讓移工和台灣人一同從事有趣的事情,像是一起煮飯、一起野餐、一起走訪台北的移工聚落等等,也使得台灣人有機會進一步理解移工在台的處境。

移工故事頻道則是因為 One-Forty 團隊總是深受移工的故事感動,因此盼望透過文字、影像、策展等各式各樣的傳播管道,讓這份感動能擴散的更遠。

「我們的使命是 Make Every Migrant's Journey Worthy and Inspiring,」歷經一段「從做中學」的時光後,吳致寧歸納出 One-Forty 可提供的核心價值,「移工出來不只是賺錢,更可以培力自己,他的故事還能啟發更多的台灣人。」

分享:培力與倡議雙管齊下,不斷擴大影響力

成立 3 年以來,One-Forty 不斷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在移工培力方面,實體課程已招收超過 300 個學生,更有超過 120 支線上教學影片,總瀏覽人次超過百萬;在向台灣人倡議方面,也已舉辦超過 30 場東南亞星期天活動,共計有超過千位台灣人參加、並因而拉近與移工的距離,更撰寫 100 篇以上的文章,將移工的故事分享給更多人知道。

然而,最讓陳凱翔與吳致寧兩人感到振奮的不是這些數據,而是移工們真實生命的改變。

陳凱翔分享道,有位上過 One-Forty 課程的移工 Warti 回國後,真的開了一間服飾店。「她回去半年,服飾店就變得生意太好,讓他常常忙到半夜,而且半年內就請了 4 個員工幫忙,」陳凱翔眼裡透著驕傲的光芒,「聽到這個消息很有成就感,看到他回去有了自己的夢想,店越來越大、收入越來越穩定,很替他開心。」

當初感動吳致寧的那位移工 Yani,雖然沒有開店,但是在印尼的台商擔任中文翻譯,薪水比當地平均薪水高出很多;還有一位學生 Mandala,非常喜歡自彈自唱,現在組了一個樂團叫做 the Mandala's,每個禮拜都在全台各地巡迴演出。

陳凱翔和吳致寧從對周遭陌生的族群感到好奇開始,到傾聽他們的需求、設身處地為他們著想,最後能夠直指核心問題,做出關鍵改變,十分符合敏銳覺察身邊問題、並能分析問題成因的「探索者」特質。

「我認為要當一個好的探索者,基本上要對很多事情有好奇心,」陳凱翔表示,「東南亞移工就是我們會好奇的一群人,我們會好奇他的生活、他所遭遇的困難、還有他以後的夢想,因為好奇,你才會找到你被需要的那件事。」

未來 One-Forty 仍將透過移工培力和台灣人倡議雙管齊下,改善移工現在與未來的生活,目前正積極與在印尼的台商接洽,盼望上過 One-Forty 課程的學員能成為企業搶手的人才。

訪談的尾聲,陳凱翔談起他的抱負,「希望有一天當全世界講到移工議題,會想到 One-Forty,想到本地人跟移工的互動典範,會想到台灣。這是我們很長遠的目標。」夢想雖然遠大,但 One-Forty 團隊已堅定地走在實踐的路上。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台北車站旁的印尼街,讓移工在都市縫隙中找到家鄉味
>> 有時候我們只看到「勞動力」,卻忘記了他們也是「人」:別讓移工總和收假時間賽跑
>> 20年前,這群南洋姊妹手拿麥克風在街頭抗議;20年後,她們用麥克風唱出自己的夢:「我並不想流浪」


【第八屆 DFC 挑戰分享季】與孩子一起用設計改變世界

一起來看全臺孩子們都感受到並且解決什麼問題吧!

5/26-6/10,全臺超級英雄集合在花博園區-流行館,透過為期 16 天的問題解決故事展及一場故事分享大會,介紹隱藏在臺灣各個角落的超級英雄。

點此了解更多詳細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