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老屋注入新靈魂」:日本建築師欲復興城鎮,改造舊房吸引青年進駐

編譯:郭潔鈴

在日本的鄉村,常見低出生率、人口老化、以及年輕世代傾向搬到大都市定居等現象,讓日本的許多鄉村地區人去樓空。美麗但老舊的房子因欠缺妥善的維護而崩塌,造成房屋廢棄的惡性循環。

位於日本德島縣的神山町,人口數低於6千。1995年時,鎮上主要的購物街熙來攘往,有將近40家店舖,但是到了2008年,店家的數量只剩個位數。(你可能也想知道:日本「海媽媽食堂」:一群歐巴桑用好手藝復甦漁村經濟,讓獨居老人吃到暖心料理

然而,神山町擁有大都市沒有的事物,像是茂盛的植被和放鬆的氛圍,時間在這好像走得慢一些;同時它也具備和都市一樣健全的電信網絡與高速網路。這樣的反差使神山町開始受到人們的注意。

老屋翻修成工作室

在兩位留洋建築師歸國後,神山町產生了巨大的改變。出身於德島縣的坂東幸輔,在哈佛大學修習建築學;須磨一清在哥倫比亞大學完成碩士學位,並且曾是建築設計團隊Rockwell Group和Voorsanger Architects的一員。

坂東幸輔在神山町的第一個企劃「Blue Bear Office」於2010年完成,修建有80年歷史的日本傳統住宅—長屋,以此試水溫,希望藉由類似社區再造的方式,讓逐漸衰落的地區年輕化與創新化,吸引對都市厭倦的年輕新訪客在鄉村工作。

那時「Blue Bear Office」偶爾被用來當作暫時的工作站或藝廊,但兩年後,有另一個更大的改變發生。(同場加映:社區設計的重點在「人」:與其讓一百萬人只來一次 不如讓一萬人想來一百次!

多家企業進駐「綠谷」

須磨一清年輕時在東京讀大學,而他當時的同學寺田親弘,後來創立了管理名片的公司Sansan。須磨告訴寺田神山町的可能性,於是寺田簽約,並在2012年將公司的部分業務轉移到Sansan在神山町的工作室,有了先例,其他企業也陸續跟進。

須磨將前身為牛棚的破舊房子之內,塞了鋼鐵及玻璃造成的巨型箱子作為活動空間,保留屋子原始的樣貌。「當建樹屋的時候,沒有人會在樹上塗顏色,又或是用任何東西包裹着樹本身,你只能圍繞着樹而建,以表示對它的欣賞與尊重。」須磨如此解釋自己的理念。

從此之後,神山町獲得「綠谷(Green Valley)」的美名。至2015年為止,有12家公司在綠谷成立分部,創造超過30份新工作,麵包坊、咖啡廳、鞋店甚至是牙醫診所在購物街原址開張。研究者曾預測到2035年時,神山町的人口將會減半,但依循以上的數據,他們或許該修正預測。

核稿編輯:黃思敏、林冠吟

資料來源
The Architects Renovating Rural Japanese Homes and Transforming Them Into Tech Startup Satellite Offices
Japan's shrunken towns attempt to attract young people weary of big-city life to work in new rural industries - despite nation's declining population
日本城鎮復興:他們為什麼把舊牛棚翻修成舊牛棚?

延伸閱讀
>> 南機場的「翻轉老爹」方荷生:在地深耕18年,用設計師的思維重造舊社區
>> 從陪伴幾個孩子到影響整個家鄉,林峻丞在三峽的八年改造計畫
>> 化廢墟為新居:洛杉磯將老建築改造為新公寓,讓退伍軍人終於有家可歸!

美版「愛心待用店」:這家咖啡廳集結客人之力,讓社區弱勢享受美味餐點

台灣有許多「愛心待用店」,由民眾預付餐費給商家,提供餐點給弱勢民眾享用;類似概念也在美國日益流行,有家名為「EAT」的咖啡廳,希望讓所有人都能有享用美食的機會。

編譯:邱子容

位於費城(Philadelphia)的 EAT 咖啡廳,當你享用完餐點並準備結帳時,你可以有4個選擇。第一,支付餐點定價約15元美金(約台幣450元);第二,除了支付定價外,再給予額外的捐款;第三,支付你可以負擔得起的金額;第四,一毛都不付。 

「EAT」代表「每個人都能在餐桌前享用美食」(Everyone At the Table),意指無論鄰近的民眾是否支付得起帳單,EAT 咖啡廳都會給予他們一個享有完整服務、坐下來好好用餐的機會。

「它讓當地居民除了酒店或速食餐廳的飲食選擇之外,能有機會擁有高品質且營養的食物。我們正在尋找一個能夠真正增進社區對話、連結社區情誼以及讓民眾感受到有尊嚴的用餐環境。」餐廳經理Donnell Jones-Craven說道。

這家在今年10月開幕的咖啡廳,將會以非營利組織的方式向外界募款,它的目標是在3年或是少於3年的時間內,成為一家經濟自主的咖啡廳。「我們的目標是有約8成的基本客群,會支付定價或比定價更高的錢。」Jones-Craven說道。

這家咖啡廳也將接受一些攤販的食物捐贈,像是不美觀的產品、快過期的法國麵包等被即將被浪費的食物。當地的社區菜園也會捐出多餘的農產品,「多樣化的剩食賦予我們在餐點上展現創造力的機會,讓菜單每天都有不同的變化。」他說道。(同場加映:對抗食物浪費!世界名廚到里約奧運辦「剩食餐廳」,為無家者煮晚餐

EAT 咖啡廳  創新的營運模式

當地一半以上居民的生活水準皆在貧窮線之下,因此早已有許多「慈善廚房」(soup kitchen),提供免費食物給三餐無法溫飽的人。然而,慈善廚房現有的食品儲藏室,只能勉強維持在存貨上的供給;反觀EAT cafe的新營運模式,販賣餐點給可負擔餐費的人,並將營收用來維持餐廳內部的經營。

在情感上,如此模式能夠幫助沒錢用餐的顧客,「我認為人際互動可以有幫助。」Jones-Craven說,他想像在一個愉快氣氛當中,服務生將會知道每位用餐者的名字,並用無差等的方式對待他們,直到結帳時,服務生才會知道哪些顧客有付錢或沒付錢。

Jones-Craven認為,相較於直接免費贈與食物,讓贊助者有機會付出些什麼-即使只有美金5塊錢(約150元台幣),更能提供受惠者良好的尊嚴感。

「並非批評『慈善廚房』,我已經在那裡工作了一陣子,它們確實為弱勢居民做了很多。」他說道,「但我希望能彰顯EAT cafe的價值,或許我們的模式可以改變一些『慈善廚房』的營收模式,讓受惠者負擔能力所及的建議價格。」(延伸閱讀:食在揪甘心!這家餐廳不僅化「即期蔬果」為桌上美味,也照顧社區弱勢的三餐溫飽

在費城,這是第一家依顧客能力所及來支付餐點的咖啡廳,但其實許多地方早已有類似的做法。像是美國Panera連鎖麵包店,分別在聖路易城( St. Louis)、波士頓(Boston)、迪爾伯恩(Dearborn)、密西根州(Michigan)推行非營利型態的咖啡廳,而這個型態也確實奏效。

Panera連鎖麵包店估計,有60%的顧客支付餐點定價、高達20%的人支付比定價更多的金額,並有20%的人未付款或付低於定價的金額。

EAT 咖啡廳是由Drexel大學的零飢餓社區中心、接待與運動管理中心和 Vetri 社區夥伴共同合作研究與創立,學校內部的研究專家將會取得餐廳的營運數據、並研究咖啡廳對社會帶來的影響。

「我們即將能看到咖啡廳對社區的食物品質帶來直接的影響和改變,尤其在較落後的社區,成效會更為顯著。」Jones-Craven說道。

核稿編輯:黃培陞、林冠吟

資料來源
At This Philadelphia Cafe, You Pay What You Want For A 3-Course Meal

延伸閱讀
>> 不忍小孩吃不飽:日本「小孩食堂」興起,用家常菜陪伴貧困孩童
>> 丟棄食物前,你可以有另一種選擇!這個App能「追蹤剩食」,並且直接送到飢餓者手中
>>「每一個廚房都是潛藏的資源」:Million Kitchen善用印度媽媽好廚藝,還給女性財務自主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