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為什麼士兵都是男的?6 歲女孩催生全球第一款「玩具女兵」

2020.03.1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2020 年聖誕節,全球第一款玩具女兵面世,而這都得感謝一個 6 歲女孩的「仗義執言」。

CSR@天下/文:王茜穎

你是否發現過,玩具兵都是男的?

來自美國阿肯薩斯州的薇薇安・洛德(Vivian Lord)從小就愛玩哥哥的玩具兵。2019 年 7 月,她終於在遊樂場贏得一組屬於自己的玩具兵。她開心地在桌子上排出兩道陣線,上演好人壞人對決,卻失望地發現裡頭沒有女兵。

圓圓的小臉,好幾天追著爸媽問。「她要我們上 Google 搜尋看看玩具女兵是不是真的存在,若找的到,她希望我們能買給她,」薇薇安的媽媽布蘭妮・洛德(Brittany Lord)說。她找到了,但跟薇薇安想的不一樣。「我們只找到了一些粉紅色的玩具兵。她很快就指出那些不是女人,而是塗成粉紅色的男人,而且玩具兵才不穿粉紅色。」

能不能有像女人的玩具女兵?

洛德提議薇薇安可以試著寫信給製造和銷售玩具兵的玩具公司,薇薇安真的照做了。她用藍色原子筆,一筆一畫在白紙上寫下她的不滿:「我的名字叫薇薇安。我踢足球,今年 6 歲。你們為什麼不做玩具女兵?我朋友的媽媽就是女兵!!所以你們為什麼不做!!!!!」

童稚的筆跡,錯誤的拼字,都無法掩飾她的火氣和挫折。她試著表達自己的論點:「我有看到粉紅色的玩具兵,但那些不是女人,而且軍隊裡才不穿粉紅色。有些女生也不喜歡粉紅色。所以拜託你能不能做長得像女人的玩具女兵。」洛德不知道這些信會不會有回音,她只是想,或許薇薇安能從公開表達自己的意見中學到一課。

多數的信確實石沈大海,但有一個人回信了。她們收到了一封來自賓州小玩具商 BMC 玩具公司經營者傑夫・伊梅爾(Jeff Imel)的信。BMC 是一家一人公司,伊梅爾校長兼撞鐘,公司就在他家,位於一個人口僅 7.6 萬人的小城。他約有 80 款玩具兵產品,多數在賓州本地或密西根生產,也有一部份在海外生產。過去幾十年來,因為製造外移,眾多美國玩具商倒閉,軍事玩具也退了流行。

這不是他第一次接到類似的投訴。2018 年,退休的美國海軍艦隊司令長喬安・奧爾特洛夫(JoAnn Ortloff)來信,希望能找到玩具女兵送給 3 個孫女,她認為玩具女兵有助於提升軍隊中的女性地位,促進兩性平等。儘管奧爾特洛夫在美國海軍服役 33 年,且擔任國防部女性軍人諮詢委員會委員,但她說:「我們經常被要求出示丈夫的證件或表明丈夫在軍中的身份,而不被認為是現役軍人。」

軍中女性要傳遞的是什麼訊息?

她也曾在女性軍人活動時展示了粉紅色玩具兵,「不論男女都會拿起來看,然後說他們是男性士兵的『可愛女孩』版。」她心中警鈴大響,「我意識到這絕不是軍中女性想要傳遞的訊息。」她指出,現在每個軍事部門中都有女性擔任戰鬥職務,微小的綠色玩具部隊應該反映現實。

伊梅爾答應會探索這個可能性,也確實找到一組來自日本,穿著高跟鞋的現代女兵,還有 1950 年代的塑膠陸軍玩具護士。但新玩具兵的設計和開發昂貴費時,他說:「我得付錢給雕刻家,付開模的費用,付製造訂金,如果它是從中國來的,坐船就要 5 個星期。」零零總總的成本加起來,都能買輛不錯的新車了。愛莫能助下,他回信給奧爾特洛夫和薇薇安:「也許,有一天我們能加以實現。」沒想到,薇薇安的信上了各大新聞,一把火就此延燒開來。

「自從薇薇安的故事在大電視台播出後,有許多女性來信告訴我說她們多希望在自己長大的 60 年代能擁有小小的綠色玩具女兵,人數之多,令我訝異。」伊梅爾告訴美國公共廣播電台。有了大量報導和湧入的支持,他決心放手一搏。他委託進行素描,用樹脂製出初步模型,還在 9 月的芝加哥玩具展上展出了精緻的草圖和模型,呈現出英姿颯爽的綠色女兵。

依他的規劃,玩具女兵會有 5 種不同姿態:一個側身而立,一手持槍,一手握著望遠鏡;3 個或站、或跪、或匍匐前進,並同時射擊步槍;還有一個女兵單膝跪地發射火箭砲。至於資金,他預計 2019 年 11 月推動群眾募資,爭取預購,取得經費幫薇薇安,以及許許多多的小女孩和大女孩們實現夢想。

玩具女兵提供性別平等的角色選擇

薇薇安又來信了,這次,是在一張彩色的圖畫紙上。薇薇安說,當她聽到伊梅爾真的要推出玩具女兵時,開心地又叫又跳,「等我長大,我可能也會送一些給我的孩子們」。奧爾特洛夫也很振奮,這對她和許多女性意義重大,玩具女兵給了女孩們性別平等的角色選擇,「我們不是可愛版的男性軍人。」

但性別平權的路上,總有各方勢力不斷拉扯。在女孩們的夢想成真時,也有一股反動勢力反對綠色玩具女兵的誕生。他們的理由是:綠色玩具兵是描繪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軍人,當時軍隊裡的女性頂多是提著護士包,哪有女性上戰場?所以,扭曲史實的玩具女兵根本不應存在。

綠色玩具兵確實是 1930 年代的產物,但伊梅爾告訴《紐約時報》記者說:「它們不僅僅是二戰電影裡的士兵的玩具版本,它們也存在於自己的宇宙裡。」《玩具總動員》裡的綠色玩具兵透過嬰兒監視器,偵察主角的聖誕禮物,或是離家出走,最後落腳托兒所的劇情,顯然沒有引起社會反彈。

誠如 CBS 電視網的記者所言:「恐龍和丘巴卡(星際大戰角色)也從來沒有在同一戰場上打過仗,但似乎沒人對這種扮演遊戲提出質疑。那麼,有什麼理由不用玩具女兵來賦予女孩們力量呢?」

玩具能開啟孩子的想像力,把自己投射到故事裡,伊梅爾說:「每個孩子都想成為他們故事裡的英雄……誰是英雄,不應由我們決定。女孩也應該跟男孩一樣,能在玩具中找到認同。」

全文轉載自 CSR@天下,原文標題:這個6歲女孩,催生了全球第一款玩具女兵

延伸閱讀
>> 用過即丟太可惜!美設計師讓包裝盒成為玩具,延長廢棄物功能與壽命
>> 最愛台灣的日本「酒鬼」社長:我的任務是要讓剩下的98.4%日本人來台灣玩
>> 廢水瓶變飛機、空盒子變身機器人——這款工具包讓孩子用想像力把垃圾變玩具
>> 這群高中女孩發揮 Maker 精神,自學程式為無家者打造「太陽能帳篷」——獲 MIT 資助 1 萬美金

想要讓家鄉變得更好,卻不知道從何開始嗎?來看《社區自造家:第一次做社區營造就上手》專題,以移居者、返鄉者及師生團隊 3 種角色切入,帶你一探社造心法,齊心創造永續共好的生活環境!
>>>看專題

走不一樣的路,更要找對方法:社創者需要知道的 5 個學習洞察

2020.03.13

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 112 位創業者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iLab 將於每月精選創業領域相關文章,與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新知。

社企流/文:梁元齡

對於一般追求純營利的創業家來說,要找到如何經營事業的學習資源,可謂唾手可得。但兼顧營利跟影響力的「社會創業家」,既不是傳統的典型創業者,也需要截然不同的協助。

原因很明顯:要平衡影響力和營收這兩個面向,本身已經頗不容易;很多時候,他們又得同時和社會上最弱勢的一群人共事,其中有多少困難得突破,可想而知。

究竟社創者有哪些特質?又該如何提升自己,以擴大影響力、實現社會理念?

社創者學園(School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是個起於英國的組織,至今成立 20 餘年,致力為社創者提供學習資源。每年,他們會協助破千名社創者培養專業能力、影響力,甚至建置人脈,與社創者一同解決社會中首當其衝的問題。

其旗下的「社創者學習計畫」一共扶持 1350 名社創者,進而透過他們影響多達 32 萬餘人、創造 4 千個全職工作機會。日前,該計畫發布成果評估報告,點出了 5 個社創者的學習特質,以及最需要強化的能力。快來看看,有哪幾項說中了你?

1. 社創者「重實務勝過理論」

調查指出,社創者很擅長採取具體行動、並對現狀造成改變,是一群「從做中學」的人。

比起偏重教學和學術理論,實作導向的模式,更能夠確保學習成效,讓所有背景的社創者都能有所收穫。畢竟學術能力或學位證明,本來就不應是一個人能否引領改變的判斷標準。

因此,解決現實問題、或者針對既存專案所衍生的課程設計,比起生硬的文獻、課本,對社創者而言是更有趣、也更能激發學習動機的。比方說,透過分組討論、腦力激盪,再一起做實際嘗試、加以檢討優化,就是很好的學習模式。

2. 社創者樂於「向同儕討教」

社創者泰半有著具反叛因子的人格特質,所以對坐在台下乖乖聽講、依指令按部就班的學習型態,他們不是太熱衷。

每一位社創者都是「自我學習」的導師,善於從相同經驗的專家、前人身上悟出道理,而不是藉由吸收大量理論知識來求知,也正因如此,這種教學方式才能有效對他們帶來幫助。

例如:邀請經驗豐富的影響力實踐家和社會創業家,透過對談或工作坊的形式,向學員慷慨解囊,分享執行專案的光明面、陰暗面,甚至是醜惡面。這些分享對於社創者通常都能帶來相當大的啟發和幫助。

3. 「業務能力不足」是常見痛點

根據計畫調查,在眾多社創所需的專業技能中,社創者普遍最缺乏「業務能力」;而「財務管理」和「創造營收」等能力,則分別排倒數第三、第四名。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社會企業至今規模都不大:根據英國 2017 年的社會企業狀況調查,當地有超過一半的社企營業額不到 10 萬歐元。(同場加映:推動台灣社會創新,政府首重「串連」——唐鳳:讓社創組織彼此連結協力,成為促進永續發展的巨大動力

究竟原因是什麼呢?社創者通常對於自己想解決的議題瞭若指掌,也很熟悉那些他們所欲幫助的族群。但是,他們的動力來源通常不是「賺大錢」,也不是「竭力符合客戶需求」,讓他們容易面臨銷售卡關的窘境。

在「社會」和「企業」這兩個不同的面向上,他們或許更需要培養一些「企業經營思維」。比方說,學習「如何擴大社會影響力」之餘,接觸一些策略、技能型的課程也頗有益處,能幫助社創者學習用更有技巧、更有效率的方式經營組織,同時也為組織找到充分的資源。

這些傳統商業領域中的技能,如今不只在公司型社會企業,在公益團體、甚至其他類型的社創組織中更是不可或缺,學起來也頗花時間。不過,根據經驗,經過一年課程薰陶,社創者通常都能在幾個特定領域中獲得顯著的進步。

4. 社創者需要「平衡工作和生活」

根據該計畫初期調查,社創者認為自己最需要加強的個人能力,是「時間管理」和「平衡工作與生活」這兩項。

但是,如果缺乏基本的身心調適能力,通常很容易讓自己燃燒殆盡。一個心神交瘁的領導人,要如何好好地帶領一整個團隊呢?更何況,對一名社會創業者來說,面對孤立無援、精疲力竭的狀態,都是常有的事。因此,強化自己的抗壓情緒、接觸一些身心健康相關的課程,或許能幫助社創者減輕心理負擔。

此外,認識一群同樣從事社會創業的夥伴,有助於幫社創者借重彼此支持,來度過創業期面臨的種種困難。不僅能為他們鞏固同儕間的支持力量,也找到一群可以尋求支援與安慰的夥伴。不論是踢到鐵板,又或是每個月完成報稅的「小確幸」,都可以彼此分享、相互取暖。

5. 「雇主領導力」是重要的學習

根據英國社會企業聯盟調查,約有 44% 社創者旗下,聘用勞動市場中相對弱勢的族群。基於業務因素,很多社創者得和大量不同需求的人共事,這也代表他們身為「雇主」的角色至關重要。然而,根據調查,「雇主能力」在社創者的商業強項中僅排倒數第二名。

強化雇主能力、創造更多有意義的工作,是社創者很重要的任務之一。而對社創者來說,學習肩負起雇主的角色,則是一段朝領導人位置邁進的旅程。從自己的「一人團隊」開始,漸漸學著在社群網絡和志工夥伴間調度資源,最終成長為一個成熟組織、甚至規模化發展,這些過程都需要凝聚團隊。

要凝聚團隊,社創者需要思考幾個問題:你的領導風格是如何?你想堅守的價值是什麼?你該如何為組織注入獨有文化?如何找到那些認同這個文化的人、邀請他加入?隨著你的組織一步步茁壯,身為領導人,關懷職員將成為你最花時間、卻也最不可忽視的任務。

為自己創造學習的機會,有助於社創者突破成長天花板

要當一名社會創業者並不容易,不管是個人學習或事業發展上,時不時面臨的「卡關感」,可以說是創業者的日常。也因此,一個能在社創者卡關時,適時從背後推一把的支持系統便顯得格外重要。

若創業者能銘記上述 5 項不可忽略的關鍵提醒,並且找到能穩定包容、給予支持的好幫手,同時勇於表達自己的疑問和需求,在這趟社會創業旅程中,你將有機會創造更多影響力!

《社企流 iLab 孵化器徵件中!》
你是在創業早期的使命型團隊嗎?是否在繁多的思緒中感到混亂?總是覺得缺乏創業相關技能經驗,老在走冤枉路?還是抓不到合適的策略、執行卡關?
讓 iLab 孵化器成為你的專業諮詢顧問吧!

>>> 即刻了解 iLab 孵化器
>>> 預約 iLab 會客室聊聊

徵件期:即日起至 3 月 31 止
iLab 信箱:ilab@seinsights.asia

參考資料
Five insights into how social entrepreneurs learn(Pioneers Post)

延伸閱讀
>> 企業如何增進正向社會影響力?來自共享交通平台「Lyft」的 3 項建議
>> 讓社會影響力成為組織 DNA!5 個秘訣讓你的公司除了創造收益,更促進社會正向改變
>> 全台第一個著重「社會影響力」的創業加速器:社企流 iLab 助社創家錨定發展方向,讓營收與影響力同步成長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