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嘉南平原上的烏托邦:仕安社區動員老農民種無毒米,實踐幸福共好的理想生活

2018.12.2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有一個地方,放眼望去是一片遼闊的稻田,這裡多數的農夫不灑農藥,秉著友善環境的理念耕種;集貨處理運銷室就在不遠處,裡面辛勤工作的人們,有老有少,長者們操作著機器、將自己親手種植的稻米烘乾,接著放進由青年設計的包裝中。中午時刻,大夥聚集在食堂吃飯,幾位阿嬤相約著要一起坐免費的醫療車到鄰近的都市看醫生。到了傍晚,孩子們放學後紛紛來到活動中心寫功課,這裡有青年輪班擔任老師,讓孩子問問題、教孩子學英文;不遠處還有一座豬舍改建的農學院,裡面正在舉辦啤酒賞味課程。

文:社企流

此情此景並非神話裡的烏托邦,而是台南後壁的仕安社區。

仕安社區為典型的農村,面臨人口老化、青壯人口外移的問題,青年多半離鄉工作,留下來的大多都是長者。當長者生病,社區內沒有任何一間診所或醫院,只得靠兒女返家,載著他們去看醫生。里長廖育諒便是其中一人,每週都需載父親去看病,他心想,自己有時間載爸爸看病,那其他長輩怎麼辦?誰要載他們去醫院?

於是廖育諒自掏腰包,購入一輛廂型車並聘僱司機,專門載長輩去醫院,這項「陪醫車」服務,不僅提供交通,也幫忙掛號、陪伴就診以及拿藥。

此舉雖解決了長者就醫的需求,但面對高齡化社區,需要更全面性地打造一個宜居之所,僅憑里長一人之力並不足以支撐社區永續發展,而廖育諒心目中的解方便是發展社區經濟。

2013 年,在台南市政府社會局輔導之下,廖育諒成立「仕安社區合作社」(以下簡稱仕安合作社),希望集結社區居民之力,契作銷售無毒米,並將營收的 20% 投入社區服務,達成「用社區自己賺的錢,照顧社區裡的居民」之目標。

「一開始很多長輩都很怕我們是詐騙集團!」仕安合作社經理卓丹羽回憶合作社成立初期,笑著說道:「畢竟大家都對於合作社的概念很陌生,因此,里長趁著過年時,召集回鄉的年輕人共同發放傳單,向家中長輩們解釋合作社的構想,邀請大家入股。」

當時入股的金額並不高,每股 100 元,最少 50 股、最多 2 千股。最後,在眾人的努力之下,居民共同集資的金額為 251 萬元,超乎原本的預期。「關鍵因素之一在於當時的陪醫車確實滿足了居民的需求,也從而建立起居民對於里長的信任感,因此大家願意抱著一起替社區做好事的心情支持合作社。」

合作契作無毒米,助社區永續發展

後壁區主要為水稻產地,仕安合作社爲做出市場區隔,選擇以友善環境、不噴灑化學農藥的方式種植「無毒米」,開創社區自己的品牌「仕代平安米」。「選擇種植無毒米還有一個原因是,我們這邊的居民以長者為多,因此使用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對居民與農民的健康來說也是保障。」

然而,要說服大半輩子都使用慣行農法的農夫們放下農藥與化學肥料並非易事,仕安合作社便由兩處著手,一是開辦課程告訴農民友善耕種的益處;二是合作社以高於市價 4 成的價格收購稻作,且保證 8 成的產量收購。卓丹羽補充說道:「假使因天候不佳農民僅有 5 成的作物,合作社也會給予 8 成作物的金額。」

合作社成立的前兩年,因天候不佳導致產量不如預期,仕安合作社也因此虧損了幾十萬元。為此,合作社改變耕作策略,在第一期(上半年)種植稻米、第二期(下半年)則種植較耐病蟲害及天氣變化的黑豆。

在合作社幹部積極開發通路的努力之下,主婦聯盟深受仕安合作社的理想所打動,決定將仕安米選作為主婦聯盟產品「米漢堡」的主要原料。合作社在第三年即轉虧為盈,「那一年我們第一次發了股息,才讓更多人了解到,合作社真的是可以賺錢的事業。」

用一包米的力量,讓長輩合作共老

合作社營收的 20% 資金,主要投入在無化學農藥栽種、長者照顧、提供就業、孩童輔導、環境維護與急難救助等領域,主力著重於長者照顧方面,除了陪醫車服務之外,社區幹部不忍見長輩常常煮一頓飯就重複加熱吃好幾餐,於是運用合作社的資金,開辦「幸福食堂」推動共餐及送餐服務,社區裡的媽媽們組成志工團,每天到食堂做飯,居民只要付出 20 元就可以吃到健康的一餐。

如今,因合作社營運日趨穩定,更體恤媽媽們煮飯辛勞,目前則撥出經費請團膳、並與當地計程車合作,每日中午將餐食送至食堂。

「這裡的計程車生意也不好做,所以我們找他們合作送餐,也是秉著一個共好的精神。」卓丹羽緩緩道出仕安社區的終極核心,便是「合作共好,幸福共好」,不僅要讓長者受到妥善照顧,更要讓社區的居民們,無論老少,皆能在此好好生活。

青年回流為農村注入新力,打造世代共好的宜居之地

「這裡是一個很適合生活的地方。」卓丹羽摸著隆起的肚子,好似在與肚裡的寶寶說話。3 年前,卓丹羽和先生深受仕安社區的凝聚力所吸引而搬到這裡,夫妻倆投入合作社的營運發展,更結合先生的建築專業成立「嬉遊境空間構築工作室」,為仕安社區整體的環境及空間帶來有別以往的樣貌。

隨著卓丹羽走在仕安社區中,率先行經社區內重要的交通要道——仕安橋,灰沉沉的水泥橋兩側由孩子們貼上五顏六色的馬賽克裝飾;過橋之後是一棟磚房與木頭屋和諧地矗立一旁,「這裡原本是一片雜草叢生的荒地,我們保留並整修原本的磚房豬舍,再把周邊整理一下,蓋了這棟『故事屋』,作為居民聚會、來賓用餐的地方。

繼續向前走則能看到一個廢棄三合院,經過整理後成為居民共同的菜園,有的人種地瓜葉、有的人種九層塔,收成時再互相交換、分享。

更特別的是,仕安社區內還有一座「農學院」,是由廢棄的農舍修建而來,以 Maker 的精神作為社區青年的培訓基地,鼓勵居民動手實作。農學院不定期邀請專家舉辦活動,像是手作、木工或精釀啤酒賞味等課程,每每都能吸引社區內以及周邊社區的居民踴躍參與。

「農村比較少擁有這些資源,我們希望透過空間的改造,將更多新的東西帶進來社區之中。」

「我小時候根本不敢走進這些荒廢的地方,」廖育諒的女兒廖翊均在一旁笑瞇瞇的說,「以前的社區毫無生氣,過年回來我跟親戚也只想窩在家裡打電動,但現在我們就很愛往外跑,多了很多事可以做。」

廖翊均於 2017 年大學畢業,2018 年回到社區協助合作社農產品行銷及社群經營的工作,而吸引她回鄉工作的原因,正是因為她看見社區的正向改變,希望自己也能付出心力,共同打造安居樂業的理想社區。

還有一些對社區營造有興趣的學生們也來到仕安,他們與居民共同進行社區環境的整理及規劃,也擔任社區兒童的課輔老師,為孩子們解題、提供他們更多元的學習管道。

仕安社區從原本老化、凋零的農村,一步步發展變得生氣蓬勃,卓丹羽和廖翊均一致將成功的關鍵歸功於居民開放的心胸以及高度的參與,「這邊的居民對新的事物接受度很高,像是合作社和社區空間改造,他們都很願意讓年輕人去嘗試。」

持續擴大影響力,邁向幸福烏托邦

自成立 5 年來,仕安合作社的契作面積,已從最初的 2.5 甲翻了近 5 倍,提升到 12 甲,合作的契農由原本的 5 位增加為 16 位,近兩年的營收規模皆達 200 多萬元。

2018 年,為提高產業收益,仕安合作社在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培力就業計畫」、農委會水保局的「農村社區企業經營輔導計畫」和「農村區域亮點計畫」,以及由社區居民募資(約一千多萬元)的支持下,培訓行銷推廣的人才,並興建「仕安社區合作社集貨運銷處理室」,結合了儲藏、碾米、冷凍、烘乾、米食研發及展售等多元功能,加值在地產業的發展。

如今,在這座集貨運銷處理室中,長者也成了不可缺少的人力資源,他們不僅種米,也參與稻米烘乾、包裝以及店內銷售等過程,「長輩們真的很會賣米!」卓丹羽笑著說,「畢竟這包米從栽種到包裝,都由長輩們親自參與,要講起這包米的故事,沒人比他們還清楚。」

隨著仕安米的力量逐漸發酵,社區未來也計劃發展在地小旅行,讓旅人來此體驗農村生活,從而理解仕安精神,成為仕安米的支持者。

社區擁有穩定的資金與資源投入社區發展,便可持續為社區帶來正向的影響,讓幸福共老的願景不僅存在於烏托邦,而是成為各地皆可實踐的生活樣貌。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 都市中的社造實驗:南機拌飯讓互助共享重回鄰里間 
>> 深山裡的地方創生:18 戶泰雅農家成立合作社,以「五月桃」重振部落經濟
>> 老農開著「鐵牛力阿卡」,衝出農村失落歲月——內城社區打造居民與遊客共榮的社區經濟

老農開著「鐵牛力阿卡」,衝出農村失落歲月——內城社區打造居民與遊客共榮的社區經濟

2018.12.24
合作轉載

文:社企流

一臺又一臺的遊覽車駛入宜蘭的內城社區,印入眼簾的是煙霧裊裊的群山,綠意盎然的稻浪,遠處看到田間有一臺由耕耘車「鐵牛」以及人力手拉車組成的「鐵牛力阿卡」,將遊客拉回懷舊的時光隧道⋯⋯。

往年的農村榮景,伴隨著鐵牛車的退役逐漸凋零

內城社區是典型的農村,務農人口約佔 47%,社區的人們用生活記錄下民國 50 年代臺灣農業剛開始機械化的過程。當時的農人紛紛改用進口的耕耘車「鐵牛」取代傳統獸力耕田,鐵牛除了是翻耕農地的得力助手外,更曾是許多農夫的第一臺「汽車」,載運各種貨物,生活與生計都與鐵牛密不可分。然而,隨著更進步的機具出現和農地日漸廢耕,鐵牛被收進倉庫中,接著整個內城社區的傳統文化與產業更快速沒落,當年的青農如今都成了退休老農,與鐵牛一起凋零,逐漸被遺忘。

「我剛出生的時候,是這個社區最繁榮的時候,當時的人口有 8 千人以上,還有很多現在已經看不到的行業,以前有專門幫人洗衣、按摩的行業,更有 6、7 間的雜貨店。」出生於民國 59 年,在內城社區長大,如今擔任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的簡裕鴻回憶兒時印象。

內城社區的過往榮景,源自於民國 38 年國軍駐紮,許多榮民在此落籍,使得當時社區除了農業發達之外,更多了服務單身榮民的家務型產業。然而隨著榮民相繼凋零、離開社區,社區的經濟規模再也支撐不了下一代的生計,而導致人口外移、農村沒落的惡性循環。

近年來人口老化嚴重,老年人口比率約為 19%,高於全臺平均 13.33%,青壯人力的流失更讓廢耕的農地高達 70% 以上。「社區的人口一度降到只剩 1300 人左右,甚至有些人只是把戶籍留在這邊,實際上剩不到 1 千人住在這裡。這個地方沒有自足的產業,年輕人沒有地方可以賺錢,只能到外面去,這也是為什麼我想投入社區營造。」簡裕鴻於民國 90 年代才從外地返鄉,投入內城社區發展協會的工作。

「鐵牛力阿卡」重返田間,乘載農村的歷史與未來

「我剛回來內城時,這個社區根本沒有資源調查,沒有資源調查你哪知道這個社區的需求。後來我就去了解社區的文化、資源和歷史,才發現老農把鐵牛力阿卡丟在倉庫裡 20、30 年以上。」於是,簡裕鴻帶領協會利用鐵牛力阿卡的魅力,搭配內城社區特殊的風土人文景致,並透過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經費補助,進用當地失業者,並培訓其成為導覽員,讓一度沒落的社區成為熱門的觀光景點。

社區觀光的興盛,不僅帶來經濟效益,重新串起當地產業,更使社區的農村地景、生態資源及歷史文化重新受到重視,因為被賦予價值而得以被保留、永續經營。來到內城社區的遊客,不僅能體驗鐵牛力阿卡所代表的老時光和農業文化,更能深度探索社區特殊的生態文化及珍貴的歷史遺址,例如:早期居民載送木材至外地販售的河道起點「渡船頭」;見證了漢人之拓墾與泰雅族人抗爭的「隘勇古道」以及二次大戰太平洋戰爭末期,日軍為了防堵美軍以空降的方式進攻宜蘭所建的「鼻仔頭防空洞」等十多處經過社區發展協會精心維護、串連的景點。

簡裕鴻表示,觀光經濟發展上的成功,其實是無心插柳,起初用荒廢的鐵牛加上早期人力手拉車「力阿卡」載遊客體驗農村風光的構想,主要是為了讓社區中的老人走出來,參與社區營造與文化保存。如今老農駕駛著自家鐵牛車,不僅成為遊客的最佳導遊,亦成為社區最美的風景。

「這些長者不是外來人,他們比我更了解整個內城的歷史,絕對有能力可以用自己的生活記憶作為解說素材,我們只需要訓練他們的膽識和信心。」簡裕鴻表示,鐵牛力阿卡的觀光導覽模式,不僅讓社區耆老透過參與社區事務豐富生活,更能賺取收入補貼經濟。

目前共有近 40 名鐵牛力阿卡司機提供遊客服務,每月平均能吸引 1 萬 5 千名觀光客來到社區,而內城社區發展協會更進一步和在地休閒農業區等社區業者合作,設計多樣性的旅遊行程,打造半日遊、一日遊、DIY 等活動,將遊客帶來的經濟效益與社區居民分享,更帶動在地特色農產品,如:水稻、桃太郎蕃茄、檳榔芋頭、香魚等的買氣。

拒絕「內城遊樂園」,生活才是社區的根本

簡裕鴻半開玩笑地說,內城社區算是全臺灣最會賺錢的社區。然而,面對日益擴大、商機無限的社區觀光產業,簡裕鴻卻小心翼翼地不斷反思,並且認為需要適時地踩煞車:「社區的根本是在社區營造,而不是產業,產業只是支持社區永續的一個關鍵作為。當有 100 臺的鐵牛車在這裡跑的時候,這裡就變成『內城遊樂園』了,一定會擾民。」

簡裕鴻表示,即便目前鐵牛力阿卡的數量仍供不應求,但他不願貿然增加鐵牛力阿卡的數量。因為社區發展產業的本質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永續照顧社區居民的生活。簡裕鴻回憶:「鐵牛車觀光剛開始的前 3 年,吵到居民連午覺都不能睡,只要出車,我一定被罵到臭頭。社區營造和產業應該是並行的,要一起長大, 而不是產業一直走,社造一直不見。你不可能讓所有居民都滿意,他們從反對你,不理你,到最後支持你,是你對社區用心的過程,他們會看得到,感受得到。」

對簡裕鴻而言,居民的反對聲不免讓他覺得挫折,但他深信只要能持續用心地為社區帶來好的影響、維持著觀光與居民生活的平衡 ,自然能讓居民感受到社區的轉變,使他們成為支持社區營造的力量。

目前內城社區底下的架構產業,都至少要將 20% 的利潤回饋到社區營造及福利事業,以鐵牛力阿卡每次 900 元的遊客包車費用為例,司機能分得一半的錢,另一半則成為社區進行公共性、公益性計畫的資金。「鐵牛力阿卡之所以能永續,是基於社區居民的認同。我們使用的是公有土地、道路與自然資源,這些資源不是鐵牛力阿卡的,是全社區居民的。」

因此,社區發展協會更加用心地將社區產業的成功,回饋至社區福利組織,包含成立社區照顧關懷據點、老人日托中心、將社區中小學革新為公辦公營的實驗學校等。此外,團隊更鼓勵社區內 45 歲至 65 歲的退休黃金人口,用心經營、組織多元的志工團隊,投入社區福利事業的工作,例如:守望相助隊、社福志工隊、愛心媽媽隊、環保志工隊、防災自主隊等等,目前社區共有多達 150 名活躍的志工。「社區的經營還是要回到居民,社造就是要重返以前敦親睦鄰、守望相助的狀態。」簡裕鴻成功地凝聚社區居民的力量,讓社造落實到社區民眾的生活當中。

打造「內城社區產業服務園區」,成就永續的社區經濟生態系

「很多人問我對這個社區的期待和願景,我認為永續經營,就是要不斷跟著時代的進步與政策去成長、改變。我現在鼓勵很多社區組織去建立一個平臺,讓更多產業能夠在社區中生存,而不是去發展社區自己的產業。」簡裕鴻認為,社區組織應有效串連社區不同的發展面向,提供資源和利於永續發展的環境,讓社區中的多元產業與福利事業形成自給自足的生態系。

因此內城社區發展協會於 2018 年 3 月啟動「內城社區產業服務園區」,內含遊客服務中心、社福市集,未來更將落成全新的老人日托中心及長青食堂,簡裕鴻希望遊客不僅能來到內城社區進行農村之旅,更能直接看見自己的消費背後,如何支持著社區的正向永續發展及社服事業。

「目前全臺灣有這麼多市集,卻沒有主打社會福利的市集,這就是我們的特色,這裡有蘭陽智能基金會等身心障礙團體的商品、社區老人自製的紅龜粿,以及小農的友善環境農產品等。你可以從每個商品,看到背後所支持的對象。」

簡裕鴻期待產業園區成為支持社區經濟、產業發展,以及推廣社區老人照顧的場域。「未來我們會在老人日托中心引進科技輔具產品,現在的輔具尚未普及,價格貴到老人家沒辦法去使用。透過日托站的示範,在老人生活實境中推廣輔具,才有說服力,讓來參觀的更多人願意去使用。」簡裕鴻希望社區能真正落實對高齡人口友善的生活服務,更希望將成功的模式複製到更多地方。

從社區觀光、發揚農村文化到老人照護,簡裕鴻與協會成員不僅見證了內城社區過往的繁華,更在社區最沒落的時候,從零到有實踐社區再造的各種可能性,他感性的說:「社區是要發揮理想、創造理想的地方,現在整個社區對鐵牛力阿卡都很有成就感,但這個地方賺不賺錢不是重點,而是怎麼活化這個農村,提升在地生活的價值。」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 留住漂泊過客、找回流失人口:神山町重塑鄉鎮經濟,躍升地方創生典範
>> 深山裡的地方創生:18 戶泰雅農家成立合作社,以「五月桃」重振部落經濟
>> 20 年「地方創生」經驗談:從社區再造邁向智慧鄉鎮,歐盟 LEADER 計畫成功創造人口回流的可能


社企流粉絲浮起來!社企流社群大調查

社企流期望能了解粉絲們的需求和想法,協助我們進一步優化服務,並更精準地提供你有興趣的資訊內容!只要花 5 分鐘完成問卷,就有機會抽中 Honeybank 蜂蜜禮盒、茶籽堂小鹿旅行袋等社企好禮!填問卷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