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返鄉青年留埔里 創造心中的森林

2015.06.1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張俐禎、廖竹涓(2015年6月11日)

暑氣逼人的夏日,撐著火傘,拐過熱鬧的市場,走過一段沒有樹蔭的路,映入眼簾就是位於埔里鎮杷城社區的「森林好事多」。雖不在深山僻徑,但依舊涼風徐徐,擺攤小販或席地而坐,專注於手作,或熱情招呼,吸引過往民眾;草地上,大溪地女郎搖擺身軀,舞出韻律,吸引許多人駐足圍觀,一月一次的森林好事多染上了南太平洋風情。

埔里返鄉青年 改造中興實驗林

「森林好事多」位於埔里鎮杷城社區的中興大學實驗林,是鬧中取靜,又有點綠意的地方,不僅接近生活,還具有埔里聯絡站歷史建築與老樹林,不過因為閒置多年,經常有遊民出沒,垃圾也被隨意棄置。不過這片土地其實是很多埔里人的記憶,埔里返鄉青年蕭瑾沂回憶小時候都還會去實驗林遠足,但以前都不曾主動去關心和認識土地,直到接觸了社區營造後,才慢慢開始討論實驗林的問題。

在一次與暨南大學合作帶新生漫遊杷城的小旅行中,瑾沂第一次帶領學生認識自己故鄉,此外,她還邀請了玩音樂的朋友在老屋前即興演唱,她驚訝的發現雖然只用簡單的器材,卻能讓許多民眾停下腳步佇足圍觀,在與南華大學建築與景觀學系暨環境與藝術研究所教授陳惠民分享與討論後,他們認為可以開始研究與討論實驗林的問題。

透過舉辦老屋活化論壇,瑾沂邀請了埔里鎮上的前輩和長輩、年輕人、藝術家、暨南大學的師生,以及外地有相關經驗的人士,希望藉由不同領域和年齡層的對話,共同思考可以為這片土地做什麼改變。之後瑾沂花了許多的時間向埔里鎮公所、文化局,以及中興大學溝通協調,希望藉由開放老屋、舉辦活動,獲得更多人的關注。

成功申請到場地後,他們便開始著手舉辦活動,為了能結合埔里的在地資源,吸引民眾參與,他們邀請了在地樂團與學生團體進行音樂表演、街頭畫家進行藝術彩繪,此外,埔里鎮良顯堂福利基金會也獲邀到現場義賣商品,而埔里高工虎頭童軍團的小朋友則設計了童軍遊戲與現場民眾互動。

第一次的活動出乎意料的引起了許多人的迴響,許多民眾都在詢問瑾沂下一次舉辦活動的時間。而瑾沂之後也因為認識了同樣對這片土地擁有想法的埔里返鄉青年張幸芳與陳立儒,再次的討論後,他們決定一起創辦「森林好事多」。

森林好事多 創造埔里在地生活

不似清境農場與日月潭的風光,埔里就像一個中繼站,許多人來來去去,即使在埔里成長,許多人對於埔里的印象還是不夠深刻。因此他們想藉由在「森林好事多」舉辦不同的活動,或者各種有趣的市集,吸引群眾佇足停留,讓大家知道埔里還有另一種生活,而且可以創造許多可能性。

陳幸芳說,創辦森林好事多的目的很簡單,是「希望自己的家鄉能有一個大家想去,並且會定期舉辦一些我們感興趣的活動的地方。」

瑾沂目前因為專心經營埔里社區公共空間──索居,所以森林好事多由張幸芳與陳立儒,以及後來加進來的成員曾則翰、蔡佩芸共同經營。

崩潰的桌椅 一度想放棄

陳幸芳回憶起二O一三年森林好事多第一次舉辦市集,一路走來其實並不容易。她表示,光是在社區到處借桌椅供攤友使用就讓人想放棄,桌椅又可能會損壞,資金與人力都吃緊的情況下,是一個很大的負擔。

不過,因為陳幸芳曾烙下狠話:「辦了就不能停。」所以即使森林好事多在中間一度改為季辦,也繼續維持下去。在改為季辦期間,讓他們有較多的時間停下來思考森林好事多的問題。

與其他市集比較,陳幸芳說,他們發現很多攤友的擺攤設備都很齊全,因此,除了不再提供桌椅外,他們也決定將攤位從一百元調整為三百元來維持表演活動的品質。陳幸芳認為因為桌椅這件事情太過吃力,讓他們沒有更多餘力去做能襯托埔里的活動,甚至是可以回饋地方的事情。

文創市集 令人流連忘返的純樸

香草的清新與烤餅的香氣在森林裡飄散,「香草大叔與男孩」從森林好事多第一次開張以來,幾乎每一次都來擺攤。老闆郭昱宏舉自己到台中誠品擺攤的經驗,他認為台中的擺攤活動較為頻繁,人潮也比較多;相較於森林好事多,則有一種純樸的在地性。

陳幸芳表示,有些人只是在家裡做些小東西,但看到市集上有人在賣,也會心癢癢想要賣,於是他們就會將私藏的東西拿出來與大家的分享,透過市集與市集交流,可以讓民眾更親近。

宛如小型策展 好事多有更多想像

雖然森林好事多從開辦以來,都以文創市集為主軸,但陳幸芳說,森林好事多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任何好玩的事情都可以做。」她說,埔里有許多的年輕藝術家,可以舉辦相關的展覽;他們將來也考慮使用埔里小農的農作物,煮一頓埔里的在地滋味,以食物深耕在地,任何事物都可能在森林好事多發生。

郭昱宏的母親黃淑薰,每次兒子擺攤,她也會一起來逛市集。他說,埔里是相對比較封閉的地方,森林好事多就像人際關係的交流站,因為志同道合的人聚集在一起,讓年輕人有更多機會接觸到外面的世界,並且願意留在埔里。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你的衣服從哪兒來?公平貿易翻轉時尚產業

2015.06.15
合作轉載

2014年4月24日孟加拉熱那大廈(Rana Plaza)倒塌事故屆滿一年(註1),紡織業領導品牌、媒體以及學術界共同發起,將每年的4月24日訂為「時尚革命日(Fashion Revolution Day)」 。這一天國際公平貿易組織(FLO)也與社運人士與時尚界大品牌攜手合作,呼籲給予數以百萬計的棉花農和工廠工人更好的待遇,因為隱藏在許多時尚標籤背後的,是與勞力付出不成比例的低薪和不安全的工作環境...。

編譯:林子榆

(圖片來源)

時尚革命日(Fashion Revolution Day)凸顯了紡織業供應鏈上的挑戰,並且開始了一場從衣櫥回溯至棉花田的時尚產業革命。除了紀念一年前在孟加拉達卡市因大樓倒塌事件而被奪走的一千多條生命,許多人在這天展開實際的行動,集合眾力呼籲真正的改變,不讓悲劇再次重演。

2014年4月24日,國際公平貿易組織(FLO)也參與了這個由52個國家的相關機構、時尚產業的重要人士、媒體和學術界共襄盛舉的活動,希望喚起大眾對於時尚產業背後所付出代價有所意識,一同大聲呼籲追求紡織供應鏈上更高的透明度。

「你的衣服從哪來?」(Who Made Your Clothes?)是第一屆國際時尚革命日的主題,時尚愛好者為了表達對棉花農和工人們的支持,將衣服反過來穿並露出標籤,拍照上傳到社群網站,標上#inside out(從裡到外),讓服飾公司聽見消費者的聲音:「我們在乎的不只是衣服的價格,還要知道身上穿的衣服是誰做的?怎麼來的?」這個由消費者串連起來的呼籲行動向時尚產業傳遞一個清楚的訊息:我們要改變!

(圖片來源)

參與這場倡議活動的團體包括巴賽隆納市中心的大型時尚秀、尼泊爾的染坊污水處理工作坊,在孟加拉的時尚秀則由生產者穿著自己做的衣服走上伸展台,還有在史瓦濟蘭的巡迴展覽,紀錄當地手工藝者的生活。世界各地的時尚精品店也將#insideout(從裡到外)的標語秀在展示窗上參與支持。

根據2013年勤業眾信執行的一份時尚產業報告(註2),接受調查的公司中有61%並不知道他們販售的衣服是在哪裡製造的;每三家就有兩家公司對於消費者與永續性的連結不夠關注。這完全不是追求更透明供應鏈的消費者所想見的,時尚革命日要對這個產業的黑暗醜陋發出抗議:「夠了就是夠了!」

找出是你的衣服從哪來 — 誰將棉花紡成線、誰縫製它們、還有最初是誰種的棉花

自從2004年公平貿易體系納入了棉花項目,棉花農有了最低保障價格,加上一筆由農民們自行決定如何拿來投資社區發展的社區發展金(Fairtrade Premium)。直到現在,公平貿易組織與主要生活在西非與印度等貧困地區約66,000位棉花農民合作,透過連結生產者與消費者,為他們的生活帶來了實際的改善。然而,巨大複雜的時尚產業離真正的公平還有一大段距離,不論身為企業或是消費者,可以做得還有很多,改變需要時間,而真正的變革需要的不只是時間,還有我們大家齊心協力的持續努力。

還是覺得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太小嗎?試著從問問「我的衣服是誰做的?」開始!

欲了解時尚變革今年的活動,追蹤他們的臉書專頁FashionRevolution、Twitter@Fash_Rev,或到他們的官網www.fashionrevolution.org以取得更多詳細訊息。

註1:2013年4月24日,位於孟加拉薩瓦區的熱那大樓(Rana Plaza)倒塌,造成1,133人死亡,近2,600人受傷,這是現代史上造成最嚴重傷亡的建築事故,也是紡織業史無前例的噩耗。這棟建築內含多間紡織工廠,倒塌當時約有3000多名工人正在工作。 根據當地媒體報導,事件前一天稽查人員已發現建築龜裂並建議關閉大樓,但紡織工廠的工人卻被要求留下。其中一家服裝工廠公佈其中半數受害者為女性,而她們放在同棟大樓育幼院的孩子也多數受害。1

註2:2013年8月19日由世界浸信會援助組織(Baptist World Aid)和澳洲不出售組織(Not For Sale Australia)出版的「澳洲時尚報告」。


編譯來源:

全文轉載自生態綠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