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當綠能走入社區:前銀行家打造開放透明的經營模式,讓太陽能成為支持在地的綠色引擎

2020.06.1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今周刊/文:林韋伶

金融海嘯發生時金融業讓人咋舌的獲利方式,一度讓他以為開了眼界,「但後來發生金融海嘯,看到在香港、台灣的朋友都受影響,那種感覺很像丟下原子彈後,再去街上逛…」微電集團董事長王愍迪所訴說的,是自己放棄高薪、離開新加坡金融業,回到台灣的契機。

擁有台大電機系學士、台大經濟所碩士學位,畢業後就到新加坡從事金融業、年薪破千萬,這樣的條件,任誰看起來都是「人生勝利組」,但王愍迪卻一度在 34 歲的人生黃金期,感到焦慮。

他之所以一度迷失方向,就是因為在金融海嘯期間,親眼見證金融業令人咋舌的獲利方式。

金童棄超高年薪返台  一度迷失人生方向

王愍迪回憶:「一開始團隊還很興奮,因為獲利策略成功,但隨後看到全球陷入蕭條,而且那種蕭條不是發生在遠處,我在香港、台灣、新加坡朋友身上,都看到後果,感覺很像在廣島丟原子彈之後,再去街上逛,本來覺得達成科學上驚人的成就,但看到街上那樣子,突然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同時,全球央行為了救市大印鈔票,在利差不斷縮減的情況下,金融業想維持獲利,只能放大槓桿,但這時就會出現風險控制的問題,王愍迪因此判斷,傳統金融要式微了,毅然決然離開金融業。

2012 年回到台灣的他,有 4 年時間沒有明確方向,一度因為台灣吹起青年返鄉務農風潮,他也開始全台跑透透。有趣的是,他身上的銀行家 DNA 沒有消失,在宜蘭、花蓮、台東、屏東、台南與青年農人交流時,王愍迪最常做的事,就是幫他們規劃財務、介紹財務管理工具,他說:「很多青年農人、NGO、NPO 只有高度熱忱,但沒有財務觀念,好的理念需要對的財務模型來支撐。」

助太陽能發電在台遍地開花 微電打造開放、透明經營模式

因緣際會下,他接觸到一人一千瓦社會企業,非常認同台灣只要每人投資一千瓦太陽光電,就能平衡自己用電的概念,因此開始投入太陽能發電領域。在 2014 至 2015 年補足相關知識後,他發現,要實現理念還缺乏核心技術、支持系統,尤其若要讓太陽能發電遍地開花,不能只做大規模發電板,但規模太小的發電板,找不到團隊願意建設或維修,王愍迪因此在 2015 年創立微電能源,「我的目標就是讓硬體技術發展起來,打造一支不管發電 3  kWh 或 300 kWh 都願意蓋、願意修的團隊,以解決一人一千瓦缺乏工程能力、管理能力的困境。」

5 年後的今天,微電集團已經發展成台灣前 3 大太陽能營運商,旗下的微電能源負責硬體,索拉能源太陽能資產管理平台負責軟體,讓參與者能以圖像化介面,即時查看案場的建置與營運狀況,發展出一套整合「電流、金流、資訊流」,且開放、透明的全新太陽能經營模式。

以微電其中一個專案——汗得福克斯來說,汗得高中是一間實驗學校,成立者希望把德國訓練工匠技術的系統帶來台灣,但當時,這所學校面臨一個大問題:家長擔心,若未來 3、5 年學校倒了,小孩不就成了實驗品?

這又是另一個需要財務規劃來支撐的理想,微電幫他們試算後發現,若這些家長募一筆學校基金、蓋一座太陽能電廠,靠著發電帶來的收益,可以支應學校 20 年的所有支出,電廠頓時成了支撐實驗教育 20 年的綠色引擎。

一人一千瓦創辦人韋仁正,看著微電從無到有,認為他們透過金融化、財務化,將太陽能發電導正成大家較容易接觸的形式,讓每個人都可以接觸。

除此之外,相較傳統太陽能開發商,慣用高價買農地建置電廠,當地佃農生計或當地居民的意向,都不在考慮範圍內的作風,微電更希望推動的是共榮式開發,要讓電廠跟在地人利益結合。

王愍迪舉例:「如果開放一座只有台南市民可以去定存的電廠,一般人定存利率是 1%,太陽能定存則有 3%,這些市民就會覺得太陽能跟他有關連,甚至會主動希望附近有太陽能電廠。」

核心理念獲肯定 國發基金、福華集團、聯邦創投都是股東

而微電旗下的索拉能源,讓投資人管理太陽能發電更容易,這點也讓福華飯店總裁廖東漢,在微電成立後不到一年,就決定投資他們。廖東漢說:「發電板是串聯的,有一塊壞掉,整體發電都會受影響,過去都是要等台電來結帳,才知道發電板壞了,可能要一至兩周時間才能補救。但現在有微電團隊的技術,馬上就可以知道,當天發電是否有異常、馬上修復,把損失降到最低。」

對王愍迪來說,微電把破碎的太陽能產業鏈串起,用更透明的方式面對公民,他希望微電能串接教育、公益、文化、消費、金融等事業與志業,把太陽能的影響力深入社會每個層面,讓每個太陽能電站,變成提供永續資源的綠色引擎。

全文轉載自今周刊,原文標題:放棄金融業高薪 他為何轉戰太陽能資助別人夢想?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日本電力自由化之後——這間建築公司邁向 100% 再生能源,成為綠色投資首選
>> 台電之外的購電選擇——台青年組再生能源新創「瓦特先生」,提高買賣綠電自由度
>> 自己動手蓋綠建築!台灣夫婦創建築實驗教育機構,帶領孩子造起一個永續世界

台灣供應鏈如何打贏永續生存戰?國泰金控投資長分析 3 大教戰守則

2020.06.18
合作轉載

「曾有些高碳排傳產公司,自我解嘲說要顛覆現況,因為產業的高汙染特性,讓它們在校園徵才時,攤位人潮就是比別人少!」國泰金控投資長程淑芬,從千禧世代角度開場:「現在年輕人求職,考量的已不只是薪水,還包括企業價值理念、國際觀、如何對待員工等等。」

今周刊/文:歐陽善玲

高污染、高耗能產業不重視或拿不出環境因應對策,長期難吸引到好人才,是企業無可迴避 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議題的原因之一;但更迫切有感的,恐怕是台灣供應鏈如果在碳排治理嚴重落後,可能將因此被國際大廠除名。程淑芬分析,因為氣候變遷,地球狀況嚴重惡化,國際投資人已相當重視企業的環保政策,上市櫃公司無從迴避。

教戰守則一:回歸本業,確立目標並真正落實

「因此企業談 ESG,恐怕已不能說是『沽名釣譽』,而有實質企業好公民的意涵。國泰金控一方面必須跟上『ESG 投資』的國際潮流,同時也得面對公司本身受到評分的挑戰。」程淑芬觀察,現在國內企業在面對 ESG 議題上,態度極端:有些公司會刻意把小事放大,到處宣傳,頗有「選美大賽」味道;有些公司則根本不屑,懶得理會。

到底企業該怎麼做才適當?程淑芬的答案是「回歸本業,確立企業目標並真正落實」。

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黃正忠也有相同解答,長期輔導國內上市公司進行國際 ESG 評鑑的他舉例,「台灣有一家大公司, 3 年前就做了 CSR(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但內容只是行禮如儀,雞毛蒜皮占了大量篇幅,真正重要的內容很少,報告就沒有太大意義,因此受到外資挑戰。」此外,CSR 報告書的關照面向不夠,例如並未像「合併財報」會納入子公司,也是外資經常表示不滿的問題點。

他指出,ESG 評鑑要看的,是公司究竟有沒有真切意識到「非財務面」的世界風險,而企業將風險雷達打開後,是否又能與公司核心業務做連結、做整合。消極地看,是為了規避營運風險,積極地看,則是抓住未來商機。

黃正忠以他口中「近年產品創新有限,但永續模式進展可觀」的蘋果電腦為例,蘋果過去 3 年發行了兩檔、共 25 億美元的綠色債券,其中一個重要目的,是開發自行拆解手機、回收材料的技術。今年 4 月,蘋果發表一款名為 Daisy 的機器手臂,宣稱每小時可拆解 200 支不同型號的 iPhone,並將零件分類,「於是,蘋果可以自行回收鋁、金、鈷等金屬。」

至此,這支機器手臂與投資風險有所連結:基於減碳目標,電動車將是未來趨勢,而鈷是車用電池的重要原料,未來自是兵家必爭。

另一方面,鈷的最大產地是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這裡又有童工、囚工等「衝突礦產」(註一)問題,「鈷的穩定供應與否,是蘋果手機未來風險,當蘋果以資源回收的環保目的出發,開發回收鈷原料的技術,不但降低未來營運風險,也呼應了人權、環保等議題。」

教戰守則二:做有意義的事,評鑑原則不照單全收

訂下永續發展目標,並設法與本業營運結合,這樣具體作為的另一面,則是「國際組織要求的評鑑原則不必照單全收」。

「有些國際 ESG 評等機構會認為,董、總不應該是同一人。總經理需具備高度專業,及產業實務經驗,而董事長則扮演經營團隊精神及經營策略的導師…。」程淑芬認為這樣的準則精神上正確,但不見得放諸四海皆準。她並舉例,部分國際 ESG 評等機構還會特別保障女性獨董席次,這部分也未必有道理,她認為專業無關性別。

她分享,「永續評鑑最典型、分析師最愛問的一道題目是:公司獨立董事有沒有過半?但這部分,現階段在台灣窒礙難行。主要是有經驗、有時間、了解產業又夠專業的獨董供給不足,台灣資本市場畢竟還在『養獨董』的過程,要求過半其實相當勉強。特別是強調『女性獨董』,還不如關注『女力』來得有意義。」

以國泰金控為例,集團內部就根據重大性議題分析結果,列出 12 項要點,包括資訊安全、綠色金融、責任投資與放款、風險管理等,至於前面提到、國外機構愛問的獨董、女性獨董席次問題,反倒沒有太過著力。儘管沒有照單全收,國泰金控仍已連續 4 年入選道瓊永續指數「新興市場指數」成分股,今年更進一步成為道瓊永續指數「世界指數」成分股。

教戰守則三:懲罰不如軟硬兼施,引導企業改變

黃正忠指出,國外機構法人看 ESG 報告,重點之一是檢視企業有沒有一個滾動式的機制,能逐步墊高解決問題的能力;「就算現在表現欠佳,但未來有改善的想像空間,法人仍會投資。」這一點,與 ESG 投資開始走向「積極股東行動主義」的趨勢有關,也就是「短時間內雖不認同公司作法,但卻不會立刻賣出持股,而會聯合其他股東試著改變公司」,並且給予一段觀察期。

黃正忠表示,ESG 終極目的畢竟是要改變企業,在這樣的前提下,與其立刻賣掉手中持股「懲罰」企業,有時的確不如「軟硬兼施」,利用股東身分,在股東會董監改選時給予壓力,或直接勸說經營者改變腦袋。

有了緩衝空間,只要企業展現出「從善如流」的誠意,外資往往還是會給予肯定的評價,陪伴企業改變。

「以前台灣企業具成長性,外資總得配置一定比例,但現在企業獲利成長趨緩,少了成長誘因,至少要質感加分,如果 ESG 揭露又不夠透明,長期下來會有被外資忽視的風險。」程淑芬以此提醒國內業者。

她用更加認真的語氣強調,過去中型企業或許認為,不必為了爭取外資進駐而費心於永續報告,反正還有內資相挺;「但現在連國內投信、保險公司都簽署了『機構投資人盡職治理準則』,不在意 ESG 的公司,未來恐怕連內資都無法支持。」

註一:在武裝衝突及侵犯人權情況下所開採的礦物,尤指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省份礦區。

全文轉載自今周刊,原文標題:不永續 就淘汰 台灣供應鏈未來生存指南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ESG 投資浪潮瘋全球 英國大學退休基金也跟進
>> 退撫基金踩雷機率高?一表看懂 5 大基金持股哪一檔最優
>> 讓待用餐資訊更透明!「eFOOOD 食物分享地圖」集結全台愛心店家,推動食物的正能量循環
>> 日本豐田推「神奇氫能車」,將能一邊開車一邊過濾空氣
>> 台電之外的購電選擇——台青年組再生能源新創「瓦特先生」,提高買賣綠電自由度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