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全台首座專注能源建築的實驗高中:培養台灣青年建築師,用教育讓德國的節能建築在台扎根

2018.07.1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賴品瑀( 2018 年 6 月 21 日)

在悶熱的夏至,全台第一個以建築實作為主題的實驗高中「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宣布開幕,今年 9 月就要開學。此實驗學校將與德國相關機構合作,培養能親手蓋出節能建築的工匠青年。

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招收的是國中畢業生,將進行 3 年的課程,課程將包含德文、設計、建築技術與實作、能源建築、建物修建與擴建及結構設計與實作等 6 項核心能力。上課地點主要在台北市、桃園市,預計招收 43 名學生,機構負責人胡湘玲表示,目前已有 30 多名學生報名,持續歡迎有興趣的學生與家長和他們聯絡。

汗得學社成立於 2004 年,是德國與台灣民間共組的非營利組織,主要推動協力造屋、能源建築與公民能源自主。

「德國的太陽房子怎麼在台灣實踐?」胡湘玲表示,在 2006 年出書介紹德國的能源建築後,他們也展開了自己的實作,並在 2010 年於台北市青年公園內完成了「台北市立圖書館太陽圖書館」,一樓是無館員的智慧圖書館,二樓則是節能展示館。

胡湘玲說,這棟建築是整合主動與被動使用太陽能的「太陽房子」,不但冬暖夏涼,節能 80% 以上。2017 年更達成產能大於耗能,成為零耗能、零釋出的能源「正房子」,未來也是實驗教育機構的教學場域之一。

國發會副主委曾旭正出身建築專業,他出席開幕記者會時表示,目前的建築教育的確需要檢討,汗得實驗學校將刺激目前各大學建築系改變。建築教育不能再是只教學生從一片白紙蓋新房子,更多的挑戰是改善既有的房子。

曾旭正認為,汗得的學生未來若要繼續升學,可能有的優勢在於,目前有些大學的建築系已開始講求實作,希望招生時就能找到對建築有熱情、有認識的新生,否則每年不少大一學生其實並不適應,頭一年在心裡輔導、轉介轉系上就耗費不少心力。

曾旭正嘆,日前國發會主委陳美伶前往德國考察,提出希望台灣能有更多「不用開冷氣的綠建築」,卻遭扭曲為不讓民眾在家開冷氣,而錯失了更好的討論。依他來看,節能要從更前端開始作,不只使用節能電器,更要改善建築外殼;但目前的政策推動力道還不夠,民間共識也還不高。

共同出席開幕的德國在台協會處長歐博哲(Martin Eberts)指出,台灣其實比德國更有條件發展綠能和節能建築,相關技術其實也有。不過曾旭正指出,目前的建築設計領域還不太具有能源意識,例如一位學生製作模型時,被問到白色卡紙做成的牆是怎麼樣的牆,他可能只想到是一面牆,卻沒有想到如何做到因應高溫潮濕的台灣氣候。而德國卻從法規上引導,提醒設計房屋時必須把這些問題考慮進去。

歐博哲表示,德國的建築能源管理政策是棍子與蘿蔔並用,法規要求嚴謹,但也同時提供優惠貸款等協助。而德國的建築有「能源護照」,讓買方知道未來需要花多少錢在能源上,讓房子的節能與否,也成為購屋考量。曾旭正補充,台灣比起德國,還需要考量颱風、地震等因素,建築設計是否考量到這些問題,也都應該納入房屋的認證項目中。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專注能源建築的實驗高中 汗得建築工事實驗學校誕生

延伸閱讀
>> 台灣首座「被動式節能建築」:省下 7 成空調能耗,舒適又省電費
>> 歐洲首座「被動式」泳池 20 年後可回本,全靠省下的電費賺回來
>> 100% 自產能源、全球第一座環形「產能旅館」,將座落於挪威北極圈內冰川旁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人類享受高速上網,野生動物卻因此失去家園——學者發起「人類足跡指標計畫」,呼籲為大自然留下一席之地

2018.07.10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范震華編譯(2018 年 6 月 29 日)

隨著行動網路的普及,手機訊號的強度、涵蓋範圍也越來越受重視,然而對野生動物來說,手機沒訊號才是好消息。研究顯示,中大型哺乳動物的活動範圍和手機訊號覆蓋的區域呈現明顯負相關,顯示野生動物的活動受到手機訊號影響。

美國生物多樣性中心旗下媒體《啟示者》報導,《生物保育》(Biological Conservation)期刊今年 2 月一篇研究,在巴西大西洋沿岸森林裡,比較了 45 種中大型哺乳類動物的分布狀況和當地手機訊號基地台位置之間的關係。該研究透過目擊調查、足跡調查、自動照相機等方法,累積 1 萬 8 千多筆觀察紀錄。

結果顯示,只有 18% 的動物出現在手機訊號良好的區域。這個關聯性在美洲豹等「受脅物種」身上更為明顯,只有 4% 出現在有手機訊號的地方。

訊號覆蓋率:新穎的生態影響評估工具

研究的基礎來自「人類足跡指標」(Human Footprint Index),以道路、夜間照明、人口密度等因素判定人類對自然系統的衝擊,幫助學者擬定棲地保護策略。這項指標是根據 2005 年之前——當時手機不像今日人手一支——的資料建置而成,至今仍非常有用。

不過,今日已與 12 年前大不相同。該研究發現,許多在人類足跡指標中被評為「無道路」、「理應適合野生動物生活」的地方,卻出現強烈的手機訊號覆蓋,意味著人為干擾比指標所呈現的還要嚴重。例如,指標所採用的地圖並未納入通往基地台的產業道路和輸電線路,但是這些設施同樣造成棲地破碎,不利野生動物生存。

這也表示,手機訊號等地圖資料,或許可以補充人類足跡指標的不足,而且要比目前保育決策者所使用的資料更新、更易於取得。研究報告中提到,「這是第一次用手機訊號覆蓋率來評估人類活動(對野生動物)有何影響。這個方法簡單、新穎、而且前所未見。」

不過作者也提醒,這項研究還不甚完美,例如地面資料還能更加細緻,而且在某些狀況不管用,例如野生動物保護區就位在訊號很強的城市周遭。

留一席之地給大自然

儘管如此,由於基地台資料的更新相當頻繁,仍可以作為一種「早期預警系統」,以便在人類大舉遷入前,優先將高保育價值的地區劃設為保護區。

報告指出,「透過一個地區的手機訊號狀況,可以判斷該處是否經人為擾動。」將沒有基地台和道路的區域標記出來,有助於政府優先執行保護計畫。

加拿大卡爾頓大學(Carleton University)保育生態學家李察.舒斯特(Richard Schuster)認為:「這項研究對保育生物學貢獻良多,期待未來能有進一步發展。」他肯定這項研究「有效地判別出人類高度干擾的區域」,但也提到,要能應用在世界其他角落,仍須克服不同地區的限制。

澳洲詹姆士庫克大學(James Cook University)名譽教授威廉.F.勞倫斯(William F. Laurance)參與了人類足跡指標計畫的數據更新工作,同樣對該研究表示讚賞:「現在又多了一項證據,證實脆弱的野生動物需要沒有人為干擾的完整棲地。我們一直以為開發和保育能夠兼得,但實情並非如此,我們需要為大自然留下一席之地。」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你的極速上網 牠的家園退縮」研究揭手機訊號背後的棲地破碎問題

延伸閱讀
>> 台灣最大型的生態廊道:連接兩條山脈,架構野生動物回家的路
>> 防治病蟲害不再靠農藥:英國田間的「野花帶」成為昆蟲一年四季的棲地
>> 大自然版 Airbnb!環保團體把閒置稻田化為候鳥棲地,讓農業與野生動物共存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