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前華碩工程師創「微光計畫」,讓科技成為指引視障者的燈塔

2018.07.0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不輕易接受現況、勇於改變,似乎是創客的共同特質。太和光公司創辦人,同時也是「微光計畫」發起人吉正然,因父親患有天生聽覺障礙,對身障人士生活上所面對到的困難感受特別深。

文:社企流

創意,從不滿現狀、發現問題開始

這個世界似乎長期忽略視障者的需求,太和光公司創辦人、微光計畫發起人吉正然表示,人類在 1921 年發明了第一支導盲杖,經過 100 年後,所有的科技、思想都在進步,但視障者外出時除了導盲杖外,卻依然沒有更方便的輔助工具。

身為工程師的吉正然,決定自己動手解決問題。吉正然表示,工程師在解決問題之前,定義、界定問題是相當重要的工作,須挖掘出問題背後的問題,再一一拆解。比方說地面上有一攤油,這件事本身不是問題,只要用抹布擦去就行,但重點是要能找出哪台機器漏油,否則油汙還是會持續出現。

不過,從「想」到「做」的距離有多長?吉正然為了瞭解視障者,設身處地體會他們的心情,感受他們的需要,花了整整兩年多的時間體驗「看不見」的生活,親身感受他們所面對的問題。

戴上眼罩,手拿著那支兩年來幾乎隨身攜帶的導盲杖,吉正然在地面上左右敲擊著即將踏上的路徑。他表示,視障者心中的視野分成腰部以下的「下視野」,以及胸部以上的「上視野」,一般來說,在頭部的區域不容易遇到障礙物,因此視障者多使用導盲手杖辨識腳下的路徑。

在吉正然「看不見」的那段時光中,他體會到「行」這件事絕對是要優先解決的。當盲人進入到一個新的環境,會因為對周遭所有事物的未知,而導致恐懼、排斥感,久而久之就不會想出門,只會在已經熟悉的路徑上行走、生活。

Beacon 微定位,透過手機 app 發揮導航功能

近幾年,物聯網與大數據在科技界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關鍵字,而不到一個手掌大小的 Beacon 發射器,宛如物聯網生態中的燈塔般,成為資料蒐集器。吉正然表示,Beacon 就像是一個不停播放訊號的燈塔,當手機進入燈塔的照射區內時,手機就可以收到來自 Beacon 所發送的訊號,當手機的app偵測到後,便可以進行後續一連串觸發、響應。

事實上,Beacon 的微定位功能,定位範圍可精準到 2 至 100 公尺內,相較於戶外的 GPS 全球定位系統,Beacon 更適用於室內環境。一些零售業如特易購(Tesco)和梅西百貨(Macy's)都已加入裝設 Beacon 的行列,梅西百貨的店面放置了 4 千顆以上的 Beacon,提供消費者導購和導航功能;特易購則是讓使用者在 app 上建立待買清單,當使用者一進入賣場,手機就會告知每項商品的位置,節省消費者購物時間。

對於商場業者來說,這項科技可以讓其精準掌握顧客在哪個店家、哪個位置,又能透過手機和顧客互動,傳達商品優惠資訊,等於結合了「地理鄰近性」和「個人化習慣」的精準行銷。而吉正然透過此科技,將之運用於替視障者導航,透過手機為視障者語音播放鄰近設施、周遭環境、所在位置等訊息。

微光計畫,讓視障者更願意「走出去」

從 2009 年開始的起心動念,讓吉正然將 Beacon 科技運用到視障者的導航上,視障者只要將手機開啟藍牙,透過 app 接收到 Beacon 發射器的訊號後,就可以透過語音報位來導航,接收到電梯位置、書櫃等訊息,建立起對陌生環境的安全感,除了省時,也增加視障者「走出去」的自信心。

視障者王老師認為,Beacon 「微光計畫」的即時定點播報幫助很大,比起用 Google 地圖的定位更準確。視障者張金順使用後也覺得透過此科技,一個人出門在外的時候更有安全感,速度較快走路也更有自信心。

目前,臺北市有 2259 個路口,要在所有路口裝設有聲號誌需耗資 8.4 億元,若換成 Beacon 語音標籤,則僅需 6 千萬,降低約 7.8 億元的成本。自 2009 年開始,吉正然這項透過 Beacon 科技為視障者導航的「微光計畫」,由於大幅降低盲人紅綠燈的建置成本,又能實際透過語音導航讓視障者更有把握地面對陌生環境,因此 2013 年兩次獲選 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挹注的獎金得以將視障導航裝置設立在財團法人臺灣省私立臺灣盲人重建院、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成都路智慧街道、國立中興大學圖書館等地方。

在無數辯證中,思考微光計畫的下一階段

不過,對吉正然而言,微光計畫仍達不到他覺得夠適用、實用、理想的狀態。例如在中興大學圖書館的裝置,館內陳設著許多書櫃,視障者仍可能因為一些誤差導致走錯路徑後,就卡在書櫃中走不出來。此外,外型小巧的Beacon雖可透過黏貼在電梯、書架的地方,幫助視障者聽聲辨位,但卻不適用於過度吵雜的環境。

目前「微光計畫」決定將目標轉往「有內容」且較為安靜的博物館場域,藉由語音播放展覽的藝術品、講解作品的創作意涵等,讓視障者的生活更加豐富。目前鎖定裝置在國立中興大學藝術中心、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等地方,期許能讓導盲裝置發揮更多功能。

在實踐計畫的過程中,吉正然總是不斷地批判自我、提出疑問,例如當戶外已有 GPS 定位系統,那麼 Beacon 可以在室內扮演什麼角色?哪些問題是別人還沒有解決,而他可以解決的?如何做出有人願意出資購買的裝置?又有哪些事情是非由他做不可的?透過無數的辯證與自我反思的過程,都讓他更清楚下一步該如何走在正確的方位上。

吉正然表示,關鍵是把每一個遭遇到的大問題拆解成小問題,正如創客在動手做的過程中,一步步拆解、研究、組裝、嘗試,每一次都給自己一些小目標,設立新的進度。

例如微光計畫在 2017 年過年前,將目標設定為做出會發出聲音的 Beacon,而近期 3 個月的目標,則是達到 100 人次視障者的體驗測試。多年來吉正然的創業心法,便是利用最少的資源解決問題,運用既有的科技做出還沒有人做過的解方。

理想與現實,就像腳踏車的左右踏板

其實,「微光計畫」只是吉正然事業上的一部分,他創辦的太和光公司,主攻醫療與工業領域,公司有獲利、有工程師,才能持續讓「微光計畫」前進。對他來說,理想與現實就像腳踏車左右的踏板,左邊是現實,右邊是理想,當兩邊平衡時可以快速前進,失衡時就會跌跤,好在目前為止每次摔跤都還爬得起來。

吉正然認為,一直以來,社會氛圍似乎鼓勵年輕人擁抱夢想,但一步步築夢踏實的過程,從來都不容易,許多改革與創新,常常來自於對現實的不滿。與其空口說著白話、畫著遠景,倒不如一步步踏實地前進,並力求每一步都有微小的成功。「理想是很空虛的,理想需要一些成就支持,如果所遇到的全是挫折,那麼理想不會讓你走太久。」

「天色依然很暗,微光還沒有成功。」吉正然夢想著有一天,辦公室可以放上一個超大螢幕,上面有一幅世界地圖,每一天都有一個不斷變動、跳躍的數字,顯示當天的那個時刻,全球有多少視障者使用著他的裝置。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 這款千變萬化的 LED 斑馬線,能與行人「對話」,即時回應行人與路況需求
>> 台灣研究生研發導盲系統獲德國紅點獎,讓視障者不再迷失於千篇一律的導盲磚中
>> 專給視障者的 Google Maps ——這款「智慧塗料」搭配智能手杖,為視障者打造友善街道

「空氣盒子」匯聚公民、企業與政府之力,打造全球最密集的微型空氣品質監測網

2018.06.26
合作轉載

最近臺灣的天空總是灰濛濛的一片霧霾,路上的行人與騎士紛紛戴起了口罩,全臺各地監測站亮起紅燈,達到「所有族群不健康」程度。但這些霧霾究竟是什麼,又會對我們產成什麼影響?

文:社企流

全臺空氣汙染拉警報,大眾逐漸重視 PM 2.5 濃度,因此這個由中研院資訊科學研究所研究員陳伶志與創客社群聯手研究,靠著創客、政府、企業、民眾自發性的投入與參與所合作而成的「空氣盒子」空氣品質感測器,就成為許多人外出時的重要參考指標,只要隨時檢查空氣盒子網站或 app,就能依據空氣品質狀況來安排行程,避開惡劣的髒空氣,並進而找出空氣品質惡化的原因。

這個可以即時追查 PM 2.5 濃度變化的空氣盒子,是由陳伶志與民間具開源、公益精神的「環境感測器網路系統」社群(Location Aware Sensing System ,簡稱LASS)共同開發,原理是透過微型感測器來監測區域空氣裡的 PM 2.5 濃度,透過數據分析,既可以即時追查空污真兇,更能幫助預測空污的擴散趨勢,匯聚了創客精神與社會影響力。

因需求而誕生,因父愛而完成

2014 年,由於空氣污染亦發嚴重,加上兩歲的過敏兒子氣喘加劇,陳伶志擔憂兒子會因為空污而長期氣喘,決定專攻「PM 2.5 即時濃度感測」,嘗試透過研究找出空污的變化模式、解決空污問題。

隔年,陳伶志認識了 LASS 社群的創辦人之一「哈爸」許武龍,發現兩個人都在做環境感測,於是決定結合彼此的長處,一起改變空氣污染的問題。由於陳伶志與團隊研發的「微型空污偵測模組」,可以即時偵測所在環境的 PM 2.5 濃度、溫濕度、氣壓,因此他與哈爸決定做 PM 2.5 的環境感測,「由 LASS 號召社群,我提供技術,哈爸帶領大家一起寫程式,然後我再結合學術資源,建立後端系統與伺服器。」

LASS 社群是由一群喜歡動手做的創客(Maker)所組成,這群創客連結了「想」與「做」的過程,熱衷於找到答案並解決問題。於是陳伶志及研究團隊、 LASS 、以及更多的創客、甚至是網路鄉民、學者、政府單位與民間企業陸續加入。

「我們號召每個縣市的創客加入,最後共有 19 個縣市、40 位志同道合的創客參與,大家各自改寫我們的開放程式碼、自製微型感測器,加深環境感測平臺的技術,結果完全是 1 + 1 > 2 。」如今空氣盒子已成為一項成功由創客發起的公民科技,並自動繁衍出更多元、更寬廣的應用。

「我發現,參與這個社群的創客們幾乎都是年輕爸爸。」陳伶志笑著說。陳伶志與團隊的主要研究領域為「參與式感測系統」,亦即透過群眾建立裝置或網絡,偵測生活中的問題現象,再經由觀察所得的數據進行分析,找出問題的解決方法。而透過開放資料及數據分析,空氣盒子能夠即時追查出空污的真兇,並幫助預測空污的擴散趨勢,形成領先全球的 PM 2.5 即時感測網。

重點不在硬體,而是數據資料

不過,要研發兼具「高準確性」與「低成本」的感測裝置,並非容易的事。這段期間陳伶志與團隊經歷了無數次的開發、失敗、改善、重做、失敗、再來一次的循環,耗費了大量的時間、金錢、精神與心力,終於開發出品質穩定的空氣盒子原型。

空氣盒子更採用開放資料(Open Data)的模式,共享研發成果與觀測數據,無論是中研院資科所的研究計畫、學生科展、學術報告、政府民間、企業團體等,都能根據陳伶志的空氣盒子基本架構,依照自己的需求改裝成不同版本的空氣盒子,發揮各式各樣的擴充運用。

「其實重點不在硬體,主軸在於數據資料,那才是可以放大去做的部份。」陳伶志表示,「參與式感測系統最重要的目的,是以『自己的環境自己救』的想法為出發點,透過群眾自主觀察所得的大量數據,由專家分析找出問題的癥結點,從下而上推動政府或相關單位採取行動、對症下藥。」

陳伶志指出,以前民眾遇到問題,往往會希望由政府從上而下來解決,但其實上面的人不見得了解下面的人真正需要什麼,反而不容易推動大型計畫。「做研究需要大量 data ,如果由上而下推行往往需要花費很多資源,但若找到大眾關心的議題,在協助你的同時也順便做我的研究,由下而上推動事情、解決問題,就能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

乏人問津的黯淡初期

如同陳伶志所言,參與式感測系統的關鍵,在於透過群眾觀測所得到的大量數據資料。然而在一開始,雖然陳伶志開發好可以普及使用的空氣盒子,卻面臨著沒有民眾願意在自己家裡安裝的困境。於是,初期只能請團隊的親朋好友在家裡裝上空氣盒子,但由於安裝數量不夠多,即時觀察到的 PM 2.5 濃度數據非常少,缺乏應用價值。「還好政府、學校與企業適時地介入,讓 PM 2.5 即時濃度觀測的時間與空間資料因而大幅擴展,觀測得到的數據因而變多、變廣,就能進一步分析空污變化的路徑。」

當時關心臺中環境的臺中市原鄉文化協會率先買了 100 臺「空氣盒子」,並發起「將空氣盒子散佈臺中各地」認養活動,臺中創客更改造成方便攜帶空氣盒子的行動版本,由民眾自主監督空氣污染來源。2016 年,臺北市、新北市、桃園縣、臺中市、臺南市、高雄市政府也陸續加入空氣盒子計畫,訊舟科技更捐贈數百臺空氣盒子,佈建在各區域的小學校園,透過環境教育學習如何觀察 PM 2.5 即時濃度變化,監督改善該區域的空污問題。

「過去我們總是等到不停咳嗽、呼吸道感染了,才知道空氣正在污染。現在只要透過分析每個空氣盒子感測到的 PM 2.5 濃度數據,還有即時數據分析,就能推算出空污的原因、發生的時間地點,找到製造空污的真兇。」陳伶志表示,空氣盒子的汙染資訊也顛覆了過去大家對於空氣汙染的認知。「以往我們總認為地勢高的地方空氣比較好,其實中海拔地區的汙染反而更嚴重。」

各界互相合作,擴大發揮應用

跨界合作固然能讓效益擴大,但也需要有明確的方向與準則,才不至於偏離初衷,對此陳伶志表示,「合作時要注意維護科學的立場,嚴守『讓數據說話』的原則,不要被牽著走。」陳伶志合作的對象是環保團體、政府單位、企業、社群等,彼此就靠著陳伶志提供的正確數據而互相合作。陳伶志提及,目前空氣盒子計畫與廠商及縣市政府都採取捐助的合作模式,而公民參與更是重要的一環,例如現在許多熱心民眾會主動關注空氣盒子,很多環保團體、親子共學團也都積極參與。創客社群也扮演極為關鍵的角色,「其實不少學校的老師,本身就是創客高手。」

訊舟科技產品經理吳靜美表示,大量布建的 PM 2.5 空氣品質微型監測站,目前已達 4500 多個即時監測站點,「每 5 分鐘上傳即時空氣品質資訊,民眾可以透過 app 的即時圖像顯示,監看各據點的空氣品質資訊,而所採集到的戶外空氣品質大數據,也成為中研院與學校單位的最佳研究資源。」

除了大量設置監測站點,空氣盒子更成功地發展出感測器比對報告、空污模式演算法等研究理論,並建立與 LASS 、創客、政府機構、民間企業的跨領域合作模式,讓臺灣成為全世界微型環境感測器最密集的國家,更吸引了世界各國前來取經。「現在提到智慧城市,大家都會想到阿姆斯特丹、芝加哥,未來希望國際也能透過『空氣盒子』就想到臺灣。」

談到未來展望,「如何永續經營空氣盒子是當務之急。」陳伶志認為,空氣盒子需要民間企業的持續支持,精準預測空氣品質,並準確研究空汙影響健康的程度,最後再推展到國際間。「空氣污染是普世性問題,惟有建立跨國的空氣盒子監測網,才能即時通報、協力找出對策。因為空氣是流通的,空污不會只發生在某一個國家的天空。」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 別忽略路上不起眼的苔癬,空氣污染的關鍵指標就是它
>> 荷蘭設計師打造世界最大「空氣清淨塔」,將北京霧霾化為手上戒指
>> 把企業的汙染數據攤在陽光下:「透明足跡」募資中,號召民眾一起找出環境汙染的兇手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