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Hear me 盲人錄音無煩惱

2016.01.0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周庭羽、歐陽思岑(2015年12月25日)

每當在課堂上或出門在外臨時聽到重要訊息需要記錄下來,手邊又沒有紙筆的時候,手機錄音裝置便能提供很大的幫助。但是否有想過,一般大眾認為操作簡單方便的錄音裝置,對於視障朋友來說卻不是那麼方便?Hear me成員蔡宜璇、張育涓、林奕岑便共同設計出符合盲人需求的錄音App,讓他們在使用上能更得心應手。

改善現有裝置不足 量身設計App

Hear me的IOS開發工程師蔡宜璇提到,雖然一開始是為了要參加比賽,但是當初指導教授唐玄輝也只是建議成員往視障者的方向著手,並沒有找到一個明確方向。

經過幾次的訪問去了解盲人一天的生活及遇到的困難,互動體驗設計師林奕岑發現他們在記憶跟記錄方面有很大的問題。視障者無法馬上書寫或立即用電腦紀錄,因此他們最常憑藉著記憶或者藉由錄音筆等裝置記錄,不僅容易遺忘,在攜帶上也不方便。

儘管有智慧型手機,但因為一般都是觸控式,要邊聽聲音邊找操作的地方,必定會有時間差。而一般市面上的錄音App都是針對一般人的需求出發,對於盲人這部分的需求並沒有被滿足,所以成員就開始思考該如何彌補這塊缺憾。經由 多次的循環討論,從訪談、初步原型設計到測試、修改, 團隊成員希望可以打造出符合盲人實際需求的產品。

手指簡易操作 快速輕鬆錄音

VOICE OVER是一個以手勢為基礎的螢幕報讀器,在開啟VOICE OVER的情況下,透過手指上下移動即可調整選定項目的滑桿數值;左右移動可從一個App跳至另一個App;輕點按鈕兩下便能啟用功能,在每一次的調整後語音系統便會解釋當下狀況,而「Hear me」便是在此基礎下進行運作。

在開啟Hear me時,主畫面簡單明瞭只有三個基本主題及錄音功能,使用者直接用雙指點兩下就開始錄音,能在最短的時間內進行錄音功能,減少在操作上的耗時及不便。在錄製完後,Hear me在儲存部分提供文字的檔名,可以自行輸入想要的名稱 。但因為在手機上打字對視障者來說較為麻煩,因此又提供了語音簡介的功能,做長按的動作便可簡單錄製五秒鐘內的相關描述。

此App還有一個十分特別的「標記重點段落」,在錄音當下聽到重點只要輕輕向右滑動便可標記重要段落,對於課程或會議等較長篇的錄音就不用全程聽完或是一直快轉倒轉浪費時間,在複習時也能夠很輕易地找到想聽的部分,對於在職場上工作的盲人朋友獲益良多。

「群組分類音檔」也是其中一大特色,很多的時候視障者難以在眾多錄音檔中立即找到自己要的檔案,因此在儲存的時候提供分類的功能,在之後尋找音檔就方便快速許多。團隊成員也貼心在左下角多設計了回首頁的選項,讓使用者不用一層層返回才能回到主頁,盡量提供給他們最方便、最不需記憶的方式去操作。Hear me同時還結合Google定位系統,在錄音同時即時定位,另外也提供兩種分享的方式:用e-mail的方式可將錄音內容分享給好友;使用wi-fi則可以和其他裝置共享。

評價受肯定 期望未來開發進階版

目前Hear me免費版已經在Apple store上架近兩個月,用戶反應也都不錯,有八成的使用者都還持續在使用此App。

在未來,團隊成員發現錄音App若要發揮更大的功能和價值,其實會有一個跨名目的使用,譬如說跨裝置串聯。因為滿多視障朋友,他們在操作上還是要回到電腦桌面做更細部的編輯,但目前設計對於他們還不是這麼的完善。手機App只是一個簡單紀錄或輸入的工具,如果可以利用桌面版繼續延伸,就可以呈現一個更好的整合方式。

除此之外,因為手機螢幕太小,複雜的工作在上面不易操作,把這些觀察到的需求和他們的使用狀態都考量進去後,便發現多開發一個電腦桌面版,讓手機App和桌面軟體做銜接,是未來可以走的方向,同時它也會是比較進階和專業的錄音者會需要的工具,例如學生或者盲用電腦教師,做起後續工作便會方便許多。因此團隊成員想把Hear me桌面版在未來定位成收費型的專業型軟體,希望有更好的工具幫助這些專業使用者在學習或工作上得到更棒的效率,也提升在知識的銜接以及在學習上面的表現。

Hear me專案經理張育涓認為,設計師應該思考如何發揮他們的影響力和設計力,現今大部分的科技產品已經可以滿足多數人的需求,使用手機或其他產品都不會有什麼問題。可是對於某些弱勢族群來說卻很少有人會想去改善他們在使用這些工具上的應用便利性,她覺得不論是設計師或工程師任何一個角色,應該利用各自的專業去幫助弱勢族群,把自己的力量和專業投注在更需要的人上面,如此便會發現幫助的力量及發揮的效應有多驚人。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這個非洲的線上課程完全免費 還「付錢」讓學生上課—錄取率比哈佛還低

編譯:賴菘偉

在肯亞的首都奈洛比,大部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都沒有工作,亦無法負擔大學的學費,因此無法取得更好的工作。當教育先驅Jeremy Johnson在肯亞首都,以「教育的未來」為題演講時曾被問到:「如果大家都付不起學費,要如何才能擴大高等教育?」

當時Johnson任職於一家名為「2U」的新創公司,是一個與大學合作提供線上學位的平台。那次演講結束後,Jeremy Johnson無法停止地思考在非洲提供教育所面臨的挑戰。

他突然靈光一現:「假如不像傳統教育系統一樣收取學費,而是反過來付錢讓人來學習呢?」這個想法最終讓他辭去原本工作,展開新的事業。

Johnson因此創立了Andela這家公司,將教育與市場上的人才缺口(軟體開發)互相連結,讓學生透過工作來賺取供自身學習的資金。

「特別是在數位經濟時代,有些技能本來就相當有價值,但人才缺口卻非常大。在美國,平均現在每一個軟體開發者,就有四個工作機會,而且現在約有一萬四千個資訊產業的職缺尚未找到合適者」Johnson補充。

圖片來源

這個新的課程計畫,就利用了上述市場對軟體人才的需求來資助學生的學費。學生花六個月參加線上的程式設計培訓,然後使用這些新技能為海外的客戶工作。跟典型的程式開發者比起來,美國的公司只需付給Andela大約一半的金額,但這已足夠讓Andela給予學生中等的薪水,並資助更多新學生。在四年的課程中,Andela平均在每個學生身上投資了將近30萬台幣,讓他們不但接受更多的教育,同時又能獲取職場上的實戰經驗。

Johnson分享創業的心得時說到,「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領悟,就是我們了解到雇主最想雇用的是有產業經驗的學生,因此學生必須兼顧學術及實習的經驗。我們所做的基本上就是複製這個模式,為軟體開發者創造出現代化的組織。我們正在創造一個新的教育系統,利用學生的工作成果來自給自足,從某方面來看,這很像是中古世紀的學徒制模式。」。

圖片來源

去年夏天嘗試運作此模式後,Andela公司在去年秋天正式啟動,很快地就收到非常多申請,造成此項計畫的錄取率甚至低於哈佛大學!半年內,此計畫已成為全非洲最難進入的科技訓練課程。在線上能力測驗中的頂尖申請者會被邀請參與面試,在一萬兩千位申請者中,只會挑選出六十位成為第一屆的學生。

Andela公司發跡於奈及利亞的拉哥斯,是一個高達90%年輕人未充分就業的大都市。計畫將擴展到肯亞、迦納和南非等國,十年內可望訓練出十萬名軟體開發者。

這樣的教育模式能擴展到幾乎任何地方。然而,對於並無興趣成為約聘軟體工程師的年輕人來說,這種模式是否可以複製到傳統教育或其他技職教育的領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資料來源

Fast Company:This Startup Pays African Students To Learn How To Code

延伸閱讀
>> 用寫code改變非洲,專訪盧安達行動軟體團隊HeHe
>> Google的一小步,女性科技人才的一大步
>> 他們不宅,他們用科技愛台灣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