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她創辦印度最大女性求職平台,協助超過 100 萬女性就職創業

2019.04.0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仁人學社

印度是性別歧視問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除性罪行外,職場平權觀念亦落後。根據統計,當地女性工作指數位列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之末;致力推動職場平權的非牟利組織 Catalyst 早年一項調查指出,近半印度婦女為照顧家庭,往往在工作生涯中期(mid-career)便毅然離職。

現年 43 歲的查哈爾(Sairee Chahal)卻是例外,育有一女的她也是位企業家,深明女性兼顧家庭及工作有多困難,遂創辦了女人專屬(women only)的招聘求職網上平台 SHEROES,既助已婚婦女獲合適工作機會,亦盼鋪起女性賦權之路。

查哈爾生於印度北部旁遮普邦(Punjab)一個傳統家庭,奉行男主外、女主內思維。數年前,查哈爾出席大學同學聚會,發現許多女性即使學歷高、事業成就不錯,但結婚後都沒再工作。

「雖然印度社會鼓勵女性當專業人士,例如醫生和工程師,很多女性卻無法在婚後繼續追求事業。」查哈爾接受美國雜誌《大西洋》(The Atlantic)訪問時說道,「這就像一個範本:女孩子爭取入讀好大學,畢業後就找戶有錢人嫁出去,那麼婚後就不用工作了……印度每年有這麼多女大學畢業生,原因大概是為了嫁得好,而非事業好。」

5 年間受惠者超過 100 萬

其實,查哈爾自小便非常厭惡傳統性別觀念,不願受其束縛,故她婚後並未跟隨大多數人的做法選擇離職。就算懷女兒時,她仍忙於創立新公司。「我體會到自己比男人辛勞一倍,因為工作之餘還要肩負照顧家人的責任。正因如此,許多女人根本無法擁有自己的事業,從而鞏固了既有性別刻板定型。」

在 2006 年,查哈爾創辦了一家商業顧問公司,需要聘請人手,令她意外的是,這樣一家小規模的公司,竟有許多資歷高的女性來應徵。

後來發現吸引她們的是其公司的彈性工作環境,她遂靈機一觸建立了網上平台 Fleximoms,冀把有意重投職場的婦女,跟樂意推行彈性工時、遙距辦公的企業連繫一起。

網站初成立的首個月,已有 1 萬 6 千名印度婦女登記做會員,共 22 家公司刊登招聘廣告,其後更增至 400 家,成功協助數以千計母親尋得工作機遇。「我們一直知道婦女求職時遇到重重困難,只是我們沒想過問題原來這麼嚴重。跟我們合作過的企業和求職者,把我們的服務介紹給其他人,靠着口耳相傳,我們的業務得以快速擴展。」

Fleximoms 正是 SHEROES 的前身。創於 2014 年、總部設在新德里的 SHEROES,現時會員人數達 1400 萬,合作企業逾萬家,成立至今已協助超過 100 萬名女性就職或創業。SHEROES 本身亦採納家庭友善僱用措施,容許員工彈性上班與居家工作。

提供非「粉紅色」資訊

或許你會問 Fleximoms 跟 SHEROES 有何不同?答案是 SHEROES 並非普通招聘求職網站,它同時是一站式女性平台,滙集各類資訊,內容涵蓋職涯規劃、考試、醫療保健、人際關係、藝術、寫作、攝影等。

「其他女性網站的內容大多是『粉紅色』的:時裝、食譜、娛樂、育兒等,絕少提及工作。」查哈爾希望 SHEROES 可填補這個空洞,除不時分享成功女性的勵志故事,也設有熱線為會員提供免費職場諮詢服務。「男人一聚頭就談論公事,女人甚少這樣做。而 SHEROES 就是一個讓女人傾公事的地方。」

除了啟發女性追尋自己的一片天,SHEROES的另一大使命是對抗性騷擾。印度的性罪行猖獗,向來備受國際關注,該平台從不迴避這問題,常刊登文章教導女性如何保護自己免受性騷擾,又設求助熱線助受害人報案及渡過難關。

另一方面,平台也向當地企業提供全方位的預防方案,包括持續培訓、制定內部指引防範並妥善處理職場性騷擾事件。查哈爾強調:「我們主動出擊解決問題,而非等到情況惡化才處理。」

新目標關顧低學歷基層

女性健康也是 SHEROES 關注的議題。今年初,該平台收購了手機應用程式 Maya,變成女性健康專屬 app,可記錄身體狀況,如月經周期、懷孕周數、胎兒成長狀況等再分析數據;用戶亦可透過該 app 在線上諮詢專家。查哈爾補充,SHEROES 和 Maya 的核心價值觀相近,收購後者可提升平台在有關領域的服務水平。

現時 SHEROES 的主要目標群是居於城市的中產婦女,當中主要是介乎 25 歲至 34 歲、擁大學或以上學歷、懂英文的女性。查哈爾透露,增長最快的群組其實是 18 歲至 24 歲,「愈來愈多年輕女性參與有關職涯規劃的討論,提早為自己的未來作打算。」平台的下一個目標是擴大服務對象至全國一億人,冀能關顧到不懂英文的基層婦女。

許多人讚揚 SHEROES 為女性賦權作出重大貢獻,啟迪更多婦女成為領袖,查哈爾卻認為領導才能無法單靠別人「傳授」,她說:「以 SHEROES 為例,是由使命感和自我意識出發。我們不會告訴你,你怎樣做會成功。我們亦不能告訴你成功的秘訣,我們所做的只有催化作用。」問及有什麼意見給予立志創業的女性,查哈爾表示:「不要為了賺錢而創業……先要找一個對的理由:一個你決心要解決的問題,然後找出解決方案,以及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印度網企力推平權 助婦女就職創業

延伸閱讀
>> 中國女權倡議者創辦「農家女學校」,助 30 萬名農村女性改變貧困生活
>> 社會企業SUSU鼓勵柬埔寨女性從工廠畢業,從「受惠者」轉為平等的生產者
>> 遠大的夢想,先從小吃店開始——「嗎哪廚房」培力新住民就業,帶來身心靈飽足


「社企流」和「信義房屋全民社造行動計畫」共同製作的《社區自造家》專題登場!一起來看看英雄們如何翻轉社區、打造理想中的生活。
>> 通報!英雄大量出沒!
>>《社區自造家》完整專題
>> 社區自造地圖募集中!

與貧困者同行——他走過絕望童年,創立「加油香港」伴弱勢者面對生命難題

文:社企流

根據 2017 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指出,在香港每 4.3 個兒童就有一個活在貧窮線以下,而青年住戶組別貧窮惡化情況是各組別之中最嚴重的。

來自廣西的周佩波 12 歲起在深水埗──香港 18 區中貧窮率最高的地區住了 8 年,自小經歷父母離異、成為親戚間的人球、更受盡同儕欺凌,試圖自殺數次,在一次瀕死之際想起年幼的妹妹而重新振作;其後考上大學,白手起家、未滿 30 歲即創立公關公司,於 2014 年創立社會企業「加油香港」(Agent of Change),矢志於紓解香港的貧窮問題,並通過生命教育及社會創新等方式,幫助弱勢族群面對生活及生命上的難題。

貧窮也可以有選擇

周佩波回憶,小時候住在舊唐樓,時常跟陽台的獨居婆婆聊天,他數次見到婆婆撿發霉、過期的食材裹腹,上吐下瀉後從醫院回來又繼續如此。他問婆婆,「為何發霉還要去吃?」婆婆答:「婆婆窮,有選擇嗎?」

基層民眾有一半的日常開支為柴米油鹽等日用品,因此加油香港便致力提供廉價質優之日常必需品,盼能照顧民眾的日常所需。

加油香港與大品牌洽談以低價購入商品,並以低於市價 3 成之價格販售給需求者,以牙膏為例,在超市售價為 30 港幣、在加油香港則能以 10 港幣左右購得。

除了「價廉」之外,加油香港也力求商品要「物美」——如同他們推出的第一項產品「油」,便與企業洽談,以大豆花生油及芥花籽油配方製成。「這是經營養師特別針對基層少肉多菜的飲食習慣而設計,用以補充他們飲食所缺的營養。」周佩波說道。

至於加油香港如何在大品牌手上低價取得貨品,周佩波於香港 01 受訪時表示,他是這樣跟品牌洽談的:「假設 100 萬人中,未來有 30 萬脫貧改善生活,他們會用 A 牌、B 牌、C 牌嗎?不會,他們只會用你的牌子,變成你的忠實顧客,因為他們已經對你的品牌產生感情。」

幫助人的同時,絕不能奪走他的自尊

慈善、捐贈,確實是最直接快速能讓受惠者受益的方式,但周佩波卻很少會直接將物資「送給」基層居民,而是以低廉的價錢出售優質的米、油和日用品。他認為,讓需求者用他們可負擔的價格來購買,不存在施捨成分。

周佩波表示,有尊嚴地生活,才可以一步步有信心及勇氣突破目前的困境。他回憶,自己在香港科技大學的求學階段,因沒錢支付學費差點放棄學業,好在當時有熱心人士伸出援手,協助他度過難關。

只是,當他在自動櫃員機取錢時,記者卻在一旁要求笑著拍照作為報導。頓時,他的心裡難受至極。他也自此明白到:幫助人的同時,絕不能奪走他人的尊嚴。

自 2014 年成立至今,加油香港已幫助逾 50 萬民基層民眾 ,更在離市區偏遠的天水圍社區成立「天天加油站」,聘僱當地居民做店員,將影響力漸漸擴大。(同場加映:讓窮忙族、失業者翻身:芬蘭啟動「無條件基本收入」社會實驗,不用工作月領20K

加油,我們與你同行

除了貧窮,欺凌及歧視讓周佩波的童年更難熬,因父母離異、家裡貧困,周佩波在學校受盡同學言語污辱與暴力對待。

直到中學時,周佩波遇到人生導師「波 sir」,帶領他參與義工服務、參加詩歌創作比賽、接觸信仰,才漸漸走出童年的陰霾。

走過坎坷,周佩波與 Facebook 合作,發起「加油同行」守護學童生命劇場計畫,走入校園及社區,並拍攝「2 hours for a life」短片,倡議每人付出兩小時,自己的朋友自己救,透過論壇劇場、網路響應等方式,邀請過來人、輔導人員及網絡專家與學生互動,分享自身經驗共同探討預防自殺、欺凌、網絡欺凌、仇恨言論等課題。根據香港文匯網報導,截至 2017 年已有 9 條生命因為這個生命教育計畫得到救贖。

2016 年,周佩波與菲律賓扶貧社企「一公升的光」合作,除了開辦工作坊教授學童自製太陽能環保提燈,並將背後的科學原理推廣至本地中小學 STEM 教育(科學 Science、科技 Technology 、工程 Engineering 和數學 Mathematics ),將學生的製成品環保燈贈予本地基層及海外貧民。

透過一盞燈,讓學生不單接觸到環保、扶貧、創客設計等課題,也能跳出理論,以解決社會問題為學習方向、啟發青年成為社會創業家。

周佩波在接受文匯報採訪時表示,自己的人生轉變是由無數個細微的進步,以及無限的堅持慢慢累積而成。「波,亦可以是解釋為被打壓得越低,將會反彈得越高。」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解決這一代貧窮靠救濟,解決下一代貧窮則要靠教育」看偏鄉教育如何翻轉貧窮人生
>> 這些「不良少年」只是吃不飽的大孩子:讓他們成為有尊嚴的食物志工,改變「餓」性循環
>> 陳俊朗——他曾去警局保人、排解群架糾紛,10餘年陪伴「黑孩子」成長,要讓他們的人生逆轉勝

本文為啟動亞洲高峰會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加油香港創辦人周佩波將於 5/11 來到「啟動亞洲—2019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協助弱勢夥伴重新與社會接軌的相關經驗!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