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比Uber更划算!汽車共乘軟體「Scoop」解決通勤族痛點,獲500萬美元投資

2017.01.1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沃萱

Scoop是一款媒合駕駛及乘客雙方的汽車共乘APP,專在舊金山灣至洛杉磯一帶10個城市,為通勤上班族服務。這一帶在上下班尖峰時刻,塞車狀況非常嚴重,不但影響來自各地的上班族,更是影響當地居民的生活品質。

為此,Scoop的創辦人Jonathan和Robert Sadow提出以汽車共乘,有效運用車子空位,減緩交通阻塞的狀況。並且找到通勤者的3大痛點,補足了共乘市場的不足,使得Scoop在眾多共乘軟體中,表現亮眼。

1. 通勤距離長,Uberpool太不划算

Scoop創辦人Robert點出通勤者共乘時,通勤距離往往超過10英里、20英里以上,屬於長距離的共乘。而Uber、Lyft 的共乘收費方式,卻只利於1、2英里的短距離。

Scoop為一款為通勤族打造的汽車共乘的APP。

舉例來說,搭乘Uber的共乘專案Uberpool,約7英里就至少收取8美元(約台幣256元)。且Uber利用龐大的數據,分析各種狀況,收費隨著當下的狀況而浮動。

相比之下,Scoop主打長距離共乘,保證單趟收費最高只要10美元(約台幣320元)。同樣收取8美元,搭乘Scoop可以從舊金山(San Francisco)到聖荷西(San Jose)約45英里。

2. 找到真正幫助通勤者的共乘軟體,公私部門爭相贊助

除了收費比Uberpool更加划算,Scoop更積極向企業、政府募資,尋求合作,大大提高通勤者使用Scoop的意願。

長久以來,交通問題一直困擾舊金山灣一帶的居民及上班族。今年十月,Scoop新增的兩個服務城市:Foster City(福斯特城)以及San Mateo(聖馬刁),其政府分別贊助Scoop 6萬(約台幣192萬)、3萬(約台幣96萬)美金。並補貼當地居民搭乘費用,單程只需付費2美元(約台幣64元),剩下的都由政府補助。

此外,Foster City緊鄰聖馬刁大橋,可直接通往舊金山灣,有了Foster City的贊助,就可從塞車外圍區域開始改善,對於舊金山灣一帶的交通形成間接幫助。

美國奧克蘭(Oakland)晨間通勤車陣。

除了公部門,舊金山灣的多個企業為了讓員工能減少通勤時間,準時上班,也紛紛贊助Scoop,補助員工的通勤費用,包含知名IT公司Cisco、電動車公司Tesla、美國知名醫療機構Kaiser Permanente、商業軟體提供商Workday等等。期望越來越多的人使用Scoop共乘,改善惡質的交通狀況。今年3月, Cisco與Scoop合作,Cisco的員工登入員工email使用Scoop通勤,單趟只需付費1美元(約台幣32元)。

透過公、私部門的贊助,讓Scoop可更順利的媒合住在相同地區、同樣上班地點的用戶,降低長距離共乘的難度。

3. 上下班分開預約,降低通勤者的困擾

媒合長距離共乘,還會遇到難以找到相同工作行程、可同時間共乘的人。因此Scoop將去、回程的登記時間分開,讓使用者下班後,不被彼此時間給限制住。若有乘客沒有配對到回程的車,Scoop會按距離,最高補貼40美元(約台幣1280元)車資。並希望乘客能響應環保,盡量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或是其他公司的共乘服務。

成立至今,Scoop已經媒合了22萬5千次的共乘,總距離達175萬英里。並成功向Signia、Index、BMW i、Workday多家創投基金共同募資,達510萬美元(約台幣1億6千萬元)。創辦人表示,目前Scoop仍會繼續經營舊金山灣一帶的生意,但是最終目標是擴展是全美國。

當「使用」變得容易,「擁有」就不是唯一選擇

近幾年,「共享經濟」的概念運用越來越普遍,從本文講述的汽車共乘、廣設全台的Ubike到全球風靡的Airbnb,都是共享經濟的例子。

共享概念的興起,主要是因為科技進步、行動裝置普及,使得閒置資源的資訊可快速被掌握,讓其他人能開始使用閒置資源。減少資源浪費,意味著使用權的提升。

Scoop創立汽車共乘即是使用權提升的最好例子。藉由提高車內座位的使用效率,減緩交通阻塞問題,正是讓空閒資源能更有效率的運用,同時解決使用者的痛點。

回到台灣,買一台車子,也就是取得車子的所有權,成本非常高。當中包含購買停車位、牌照稅以及長久的保養維修費。而在資訊發達的世代,統合資訊的平台非常多,民眾可輕易取得公車、計程車、租賃汽車甚至共乘的服務,因此購買汽車的意願可能降低,民眾也越來越能接受共享的概念。

共享經濟解決許多問題卻也有隱憂。

然而,共享經濟雖然賦予閒置資源新的價值,卻也衍伸出許多新型隱憂。例如,Uber和Scoop皆利用APP作為交易平台,在背後蒐集大量的顧客資訊,以便進行數據分析。但若是數據被有心人士掌握,用到不對的地方,就會產生資訊安全的問題。

此外,新的商業模式進入產業時,也會產生法律歸咎的問題。尤其是與他人共享物品,在責任歸屬上,更可能有模糊的地方。例如,Airbnb雖然只是利用網路平台,媒合住宿供需雙方,不需為其顧客負任何責任。但是曾發生房客破壞屋主房子後,不負責的離開。此時便產生了責任歸屬的問題,身為媒合平台,Airbnb因此需要付上責任。

共享經濟興起,考驗著政府如何在接受新產業的同時,適時地修改法律,以平衡新產業帶來的衝擊。同時,新創公司也要承擔產業磨合所發生的成本,如此,社會才真的會因為「共享」而更進步。

參考資料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滿足Uber用戶痛點!長距離共乘軟體「Scoop」崛起的3大原因

延伸閱讀
>> 北高兩市將打造「共享汽車」系統:以「共享」取代「持有」,盼改善都市交通問題
>> 你的包裹要搭便車嗎?有了「包裹共乘」APP,我的後車箱就是你的載貨空間!
>> 小孩版的Uber!讓家長好放心的Shuddle接送服務

「當小學生握有核武,會是什麼樣子?」玩轉學校推「世界和平遊戲」,讓孩子從中學習國際議題

2017.01.12

「玩轉學校」是第二屆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玩轉學校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林冠吟

一個平凡的上課日,南港高中的學生不如往常般坐著聽課,而是圍繞在一張大地圖旁,七嘴八舌地討論各種國際情勢,例如「該不該發射核彈」、「如何處理難民」等。此刻他們的身分不再是小學生,而是各國的首領、政策制定者、聯合國甚或是軍火商,他們的任務是要在遊戲回合結束之前,共同解決世界面臨的50種危機,同時要讓自己的國家利益所得增加。

用「遊戲式學習」翻轉教育 

這群學生參與的是由「世界和平遊戲」所延伸出來的「末日危機高峰會」活動。「世界和平遊戲」是由美國的教育家John Hunter所設計,他把現實的國際議題放進遊戲世界裡,讓孩子用「玩」的方式學習如何解決經濟、政治、環境、戰爭等各層面的問題。世界和平遊戲已在歐美風行30多年,但與台灣的接觸,卻是等到近幾年由「玩轉學校」引進後才開始。

「這個遊戲最打動我的地方是,強調把學習的主導權還給學生。」玩轉學校的共同創辦人黎孔平,憶起初次見到世界和平遊戲的感想時說到,「回顧自己的求學生涯,雖然很順利,但也發現人生中最精華的歲月都在讀書中度過,感到很可惜。」

為了讓下一代的年輕學生有更多的教育選擇,他與另外一位志同道合的夥伴林哲宇共同到美國接受培訓,回國後創立玩轉學校,開始推廣世界和平遊戲,並發展出符合不同使用者需求的版本,例如:末日危機高峰會。

讓孩子學習「沒有標準答案」的未來世界 


玩轉學校的英文名稱是Pley School,「Pley這個字代表著我們的4大教學原則 。」玩轉學校的共同創辦人林哲宇進一步解釋:

  • P代表著混亂(Puzzle),象徵遊戲中的各種挑戰與參加者會遇上的混亂情形。
  • L則代表少即是多(Less is more),團隊希望藉由遊戲的過程引導參與者自動學習,而非填鴨式的教學。
  • E則是參與(Engagement),在遊戲中,團隊會深入參與學員的狀態,一起設法面對挑戰,引導團體去思考與討論。
  • Y則意味著你可以辦到(You can do it),讓參加者建立正向經驗,鼓勵他們突破。

團隊之所以會發展出上述4大原則,是由於對當今教育體制的反思。「傳統教育以升學為導向,很注重考試和學業成績,老師會想盡辦法把知識傳遞給孩子。」黎孔平表示,這樣的教學方式和考試制度,很容易教出一群只追求標準答案的孩子。

「然而出社會後根本沒有標準答案」黎孔平憂心地說,未來不斷地在改變,學生在校所學將來不一定能派上用場,唯一可靠的是「你如何面對未知的環境,從混亂中理出頭緒,並且學習如何做選擇和從挫折中爬起來。」

 因此當玩轉學校在操作各項活動時,不會直接告訴參加者要學習什麼內容,而是給他們一個充滿混亂與未知問題的情境,讓參加者從解決問題的過程中,自行體驗與學習。「在遊戲情境中,學生透過經驗學到的是智慧,而不只是知識。」黎孔平說道。
 
目前玩轉學校依照不同參加者的需求,發展出3種活動形式:第一種是讓教師參與的玩轉教學工作坊;第二種則是末日危機高峰會一日主題遊戲,讓參與者可以小試身手,初步了解世界和平遊戲是如何運作;第三種則是為期5日的世界和平遊戲營隊。
 
從2015年開始,玩轉學校目前已經舉辦過83場活動,合作對象從體制內的學校、NGO組織到企業團體皆有,活動參加者總計約有近600位青少年及超過千名的熱血教師。(同場加映:「一邊遊戲一邊開會」:Wiithaa用桌遊工作坊,讓企業跨部門員工一同改寫商業模式

當翻轉教育遇上傳統教學

藉由與體制內的學校教師頻繁合作,黎孔平也觀察到許多學校正設法把教學活化,引入新媒體或素材來輔助教學。然而若深究教學本質,會發現仍然是「換湯不換藥」,依然以升學為目標來主導。他進一步說明,台灣有很多熱血老師在教育現場努力,希望能改變教學方法,但往往受到體制內的制度侷限,而窒礙難行。

「選擇體制外的學生,則是其家長要承受許多外在壓力,例如親戚的意見。」已經是2名小孩父親的黎孔平心有戚戚焉地表示,自己也還在猶豫是否要讓小孩就讀體制外的學校。

考量到體制內、外學生與家長的困境,玩轉學校把自己定位在「跨界教學」,提供營隊或課後活動,讓體制內、外的學生都可以參與,「藉由遊戲式教學,讓學員去交換彼此的學習經驗或生命經驗,我們認為這對學員來說是重要的。」黎孔平說。

提起創辦過程中曾遇過的挑戰,黎孔平與林哲宇不約而同地表示:「每天都有新的挑戰要面對!」而現階段他們最常遇到的問題就是:如何向家長證明小孩的學習成效。林哲宇自嘲說「總不能每次都跟家長說,是來幫小孩的生命『種種子』的,」他認為無論是世界和平遊戲還是末日危機高峰會,參加者的學習成效都很難一言以蔽之。

其實玩轉學校遇到的挑戰,也反映出台灣教育最核心的問題——大眾想要即時看到成效,而來不及等待孩子自己長出東西。

黎孔平舉例,某次帶著一群高中生玩世界和平遊戲,某國的首領被一個匿名角色暗殺掉,當時班上的氛圍有些霸凌的味道,於是引導員便藉機在班上帶起討論,從暗殺是否合理一路討論到死刑存廢的議題,「我們想知道孩子對於死刑的看法,這個討論已經與遊戲的架構無關,但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價值觀討論。」

像孩子從這個過程中學習到的價值觀與邏輯思辨,又要如何評估成效呢?林哲宇反問。(你也許會喜歡:不「打」程式用「玩」的:全台首款程式教育桌遊 在海盜爭奪戰中學習邏輯思維

為了讓創業路上有更多支援和夥伴,玩轉學校自去年開始參與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黎孔平認為創業過程「最怕的是自己悶著頭去做,卻不知道會不會有效果」,加入iLab計畫後,在遇到問題時就有創業導師或是前輩可以詢問,前輩因為有創業經驗,所以常常可以把問題的癥結點指出來,讓團隊獲得許多好建議。「我們可以在所做的事情上,引入他人的看法,這是我覺得最珍貴的地方。」

未來夢想:建立一所「沒有校舍的學校」

訪談近尾聲時,黎孔平提起自己常在演講時說的話:「到底是把喜歡的工作變得賺錢比較簡單?還是把賺錢的工作變喜歡比較簡單?」如同玩轉學校的理念,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然而他用行動選擇了前者。

玩轉學校已成立約一年,黎孔平認為自己的心臟變大顆了,雖然財務狀況可能是這輩子最差的,但是心理對壓力的承受度提升很多。他希望玩轉學校能建立一所「沒有校舍的學校」,藉由遊戲,點燃孩子自主學習的熱情,讓孩子知道如何開創未來,喚醒他們的天賦與熱情,成為未來的領航員。

特別企劃:社企創業者的一日都在做什麼呢?

玩轉學校

核稿編輯:金靖恩
資料整理:郭潔鈴
圖表製作:郭潔鈴

社企流第二屆「iLab 社會企業育成計畫」,由星展銀行、保德信人壽、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等贊助設立,提供種子獎金、培訓課程、諮詢輔導、交流媒合等資源,協助剛起步的創業者驗證想法和持續成長,站穩其創立社會企業的第一哩路。

延伸閱讀
>>「把城市當成教室,找到想花一輩子學習的事情」:張希慈創辦城市浪人,鼓勵學生向外探索
>> 對「罐頭遊具」感到厭倦?紐西蘭傾聽孩子意見,讓他們設計心目中最棒的遊戲場
>> 3個年輕人 為難民營的小孩打造專屬遊樂場,讓孩子們從事自己最拿手的事-玩!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