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以改造代替丟棄,美國新創回收瑕疵名牌服飾 獲100萬美金投資

2016.10.31
瀏覽次數:

新創公司Renewal Workshop向服飾商回收全新、即將被丟進垃圾場的瑕疵品,並將其修復、清潔、貼上標籤,以優惠的折扣價售出,期望能解決美國每年產生百億噸廢棄衣物的問題。

編譯:黃思敏

在美國,每年被丟棄的衣服、鞋襪等各種織品就高達250億噸。雖然有些會在二手商店被轉賣或回收,但仍有約85%直接進了垃圾桶。根據美國國家環境保育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的統計,2013年約有將近1300萬噸的衣物被棄置在美國的垃圾掩埋場。

以改造代替丟棄,為瑕疵品另謀生路

一家名為Renewal Workshop的新創公司致力於減少這樣的浪費,他們向服飾廠商回收消費者退回的衣物與生產過程出現的瑕疵品,並加以修復。

根據《Apparel Manufacturing: Sewn Product Analysis》這本書的統計,2006年服飾廠商丟棄高達10%至12%的服飾,只因為衣物上有一點小瑕疵(如:拉鍊壞掉)。Renewal Workshop攔截這些原本即將進入垃圾掩埋場的成衣,修補破損的夾克內裡、破洞的長褲和帶有污漬的短袖上衣,讓其重回市場。

這項今年6月創立的計畫,目前已經從投資公司VTF Capital和封閉循環基金(Closed Loop Ventures)獲得超過1百萬美金的創投基金。「他們正在打造一個全新的體系,為服飾產業展開嶄新的一頁。」一家與Renewal Workshop合作的戶外服飾品牌Mountain Khakis,其品牌經理兼創新發展部總監Jen Taylor說。

Renewal Workshop是眾多二手衣物網站中的新秀,知名的二手衣交換網站thredUp讓消費者得以購買及賣出二手衣物,或者捐贈、回收不合出售標準的衣服;另一家位於舊金山灣區的二手服飾交易平台Twice,則於2015年被eBay收購。(同場加映:H&M啟動全球衣物回收站

Renewal Workshop的共同創辦人Jeff Denby,同時也是另一家美國波德市製造有機棉服飾的公司Pact Apparel的共同創辦人,指出他們在「量」中找到商機。Renewal Workshop與重視永續的服飾產業夥伴合作,如prAna、Indigenous、Toad & Co、Ibex等,並向這些合作的服飾廠商收取會員費。

他們將服飾依據不同的問題分類,例如拉鍊修復、口袋補丁等,並分批修復。Denby解釋:「與其把我們當作沒有效率的修復中心,我們更像是一個製造工廠。」

(Renewal Workshop位於美國奧勒岡州的工廠。來源:Renewal Workshop)

修復衣物的工廠位於美國奧勒岡州喀斯喀特洛克斯市(Cascade Locks),他們利用加壓二氧化碳無水清潔系統(由Tersus Solutions公司研發的技術)清洗衣物,並將修補好的衣服加上Renewal Workshop的標籤,在網路上以原價的5至7折販售。由於合作的服飾商均無償提供瑕疵品給Renewal Workshop,產品售出後所得之利潤將有一部分回饋給原服飾商。

Denby指出他們每年能處理成千上萬件服飾,「當我們收到產品時,它們的價值很低,但經由我們有效率的系統再生後,我們便能夠藉此獲得利潤,使生意能永續。」

目前公司裡共有5名員工,隨著營運規模的擴大,Denby預期在不久的將來擴展成30名員工。

化瑕疵為獨特,品味不打折

共同創辦人,同時也曾是南加州服飾品牌prAna永續部門的執行長Nicole Bassett透露,明年他們將會於實體店面如Nordstrom百貨、Whole Foods超商等舉辦快閃特賣會。在2017年底前,也將於合作的服飾品牌店面販售Renewal Workshop的修復品。他們也在規劃著「升級再造(upcycling)」的計畫,將無法被修補的服飾再製成全新的產品,如圍裙。

目前為止這個模式似乎非常可行,Mountain Khakis(與Renewal Workshop的服飾廠商之一)的裁縫師指出,今年7月送去Renewal Workshop工廠測試的171件瑕疵品,有99%都成功地洗淨與修復,她預期這些衣服將會吸引一群人並發展成自造者運動。「事實上,他們替產品加上了一些特色,有點像是Etsy(美國手工藝品網站),獨一無二的修復元素帶給每件商品個人化的風格。」

(Renewal Workshop的系統示意圖。)

裁縫師補充,正因為Renewal Workshop會針對每種服飾需要修補的部分提出一份報告,合作的服飾廠商只要擁有會員身分便能得到最基本的報告,以此作為根據來優化他們的製衣流程,更詳盡的報告則需額外付費。

美國康乃爾大學纖維科技與服裝設計系(Department of Fiber Science and Apparel Design)的助理教授Tasha Lewis認為,這樣的商業結構是很有前景的,「這就像是折扣商店(off-price store)的升級,基本上就是把品質次等的商品賣給消費者。我很欣賞再賣出商品前先修復、清洗的概念。」Lewis教授正在和服飾零售商Eileen Fisher合作一項名為Green Eileen的計畫,將品牌的二手商品修復、清洗後,再以折扣價賣出。

這樣的商業模式要能成功,供應鏈需極度的有效率以彌補薄利,且物流成本必須降到最低。美國波士頓大學營運管理系的助理教授Deishin Lee指出,「理論上,這是一個很棒的點子。如果真的有市場,那們他們至少能減輕一些環境問題,甚至有不錯的獲利。」(同場加映:「在達到真正的封閉循環前,別說自己是循環經濟」這間荷蘭公司霸氣宣告:我們的衣服100%來自回收布料!

瑕疵品事業面臨的挑戰

然而一個藉由修復瑕疵商品立基的事業,其實與典型供應鏈之間存在著矛盾。畢竟源頭廠商的目標是希望能一開始就生產出沒有瑕疵的服飾。

如同Lee所言:「其實你的供應商打從心裡不想為你供貨,事實上他們的目標是不再產出瑕疵品。」

況且,很難預估這樣的商業模式是否會在消費者端被淘汰。因為二手衣物中每個款式的尺碼有限,消費者可能很難找到合身的商品。非營利組織加州時裝協會(California Fashion Association)的會長Ilse Metchek指出::「這樣說好了,他們(Renewal Workshop)沒辦法得到100件同款、同色的服飾,畢竟生產上不會產生全面性的瑕疵。」

即使消費者一股腦兒地去買這些二手衣物,Renewal Workshop與服飾廠商的聯合品牌關係有可能會是雙面刃。如果顧客因為這些瑕疵品而影響為對原品牌的觀感,有可能會破壞原品牌的形象;反之,比起原價品,消費者也有可能更青睞折扣品。

核稿編輯:黃培陞、金靖恩

資料來源
Would you buy patched up clothes to tackle textile waste?

延伸閱讀
>> 這間荷蘭的時尚圖書館,只要辦張「借衣證」 整間衣服隨你挑
>> 時尚也得永續,奢華可以更道德
>> 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衣服嗎?這兩個品牌想重新定義時尚 讓「買衣服」不再是一種衝動

黃昱珽:發展社會企業,政府也需要「創新思考」!

2016.10.25
合作轉載

文:黃昱珽

「社會企業」的風潮與未來

近年來台灣社會力量不斷湧現,許多人開始轉向投入社區,希望能夠結合自身的生活與土地,展現出更為深刻的認同。創業與工作不再只是經濟上的計算,呈現出更多的理想性。在台灣孕育這股趨勢的行動和理念,國際間「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的概念有許多近似之處,我們也成為了全球性社會企業風潮的一份子。

雖然說是一個風潮,但「社會企業」不僅是個隨時可能褪去的流行。Majora Carter在她2010年的TED演講中提到,她發現美國各地都出現這類處理社區需求、解決社會問題的在地力量,每一天都變得更為強大、更充滿活力。

她認為這些「在地生態經濟企業」(local eco-entrepreneurship)的行動都涉及到「家鄉安全」的議題,在進行家鄉的環境保護、人口就業、傳統文化的過程中,進一步成為國家經濟振興的基石。

自1970年代開始的全球化,雖讓世界的關連更為緊密,卻也造成局部「市場失靈」、「政府失靈」與「志願失靈」(voluntary failure)等各種現象,去除差異及脈絡的經濟理性計算,則進一步加速社區傳統文化的衰亡。

社會企業作為自下而上發展起的草根力量,則反過來藉由市場來取得資源,重建社區並達成其社會目的,是我們在面對未來時的重要解方。

「社會企業」因應社區、社會的議題而生,因此也涉及「家鄉安全」的議題。圖為位於溫哥華的社會企業H.A.V.E.,不僅是實際運作的餐廳,也是廚藝訓練學校,協助訓練弱

推動社會企業

無論是台灣的政府還是民間,近幾年都感受到蓬勃發展的社會企業風潮,也都希望透過社會企業的推廣,來解決台灣社會所面對到的一連串問題。行政院於2014年提出了《社會企業行動方案(103-105年)》的政策,規劃以政府的力量來帶動社會企業的發展,因此有些人將2014年,視為是台灣社會企業元年。

不過在《社會企業行動方案》中,可以發現政府部門在估算國內社會企業的數量時,採取了相當狹義的形式定義,包括:(1) 公司的「登記名稱」為「社會企業」;(2) 公司將社會目的視為「主要業務」;(3) 公司的「業務範圍」包含社會目的者。這樣的定義雖然方便統計,卻非常限縮社會企業本身的豐富內涵。

政府部門其實是將社會企業視為另外一種「新的產業」,以過去輔導產業發展的經驗,複製到社會企業的推廣上。然而社會企業在本質上便與過去的產業有所不同,打破了過去企業經營的許多思維,因此要將既有的產業輔導模式按表操課加以複製,將可能造成許多格格不入的情形,甚至讓新萌芽的社會企業削足適履,擠入特定模式來符合主管機關的期望。

我們認為,若要促成台灣社會企業進一步蓬勃發展,必須要有著新的思維模式。接下來我們將介紹英國推動社會企業的經驗,說明更具彈性的協助策略。

具備彈性與支持的制度環境

英國社會企業的發展經驗,對台灣來說有相當的參考價值。劉子琦一行人在2013年赴英國考察了英國社會企業的發展,於2015年發表了《英國社會企業之旅》一書,認為英國的社會企業發展,可以歸納出「行動力」、「穿透力」與「創造力」三項特徵。

其中「創造力」是指社會企業發展出獲利與公益平衡的永續經營模式,展現出英國在地社會的活力。這裡將簡單討論公部門的「行動力」與民間的「穿透力」,探討社會企業所需要的制度環境。

英國發展歷程的最大特色,乃是它對於社會企業多樣性的接受度。英國最大的社會企業民間組織SEUK,有著非常寬鬆的會員資格認定;無論是個人商販、社會企業,或者是營利事業團體,只要採取透過商業的方式來解決社會問題,都能夠成為他們的會員。

SEUK並未限定非得要達到特定的條件、規模與組織形式,才能被稱為社會企業。他們更傾向透過社會企業的「發展階段」,來提供會員不同的服務,同時收取差別會費。這樣的策略讓各式各樣的社會企業,有了更多的活動空間,也避免僅僅因為形式主義的緣故,將一些社會創新的活動排除在社會企業的行列中。

英國社會企業之旅

在鼓勵社會企業的資金挹注上,同樣也有著相當的彈性。由8家非營利組織共同出資所組成的UnLtd,是全球最大的的社會企業育成平台,他們透過頒發獎項給個人的方式,提供個人與企業所需要的資金。這些獎金並非依照產業類別、組織型態來分類,同樣是依照不同的階段作為考量。

如果僅在提出構思的階段,UnLtd願意提供最高500英鎊的獎金,讓個人可以探究這些創新實作的可行性;如果是已具規模的社會企業想要進一步擴大發展,UnLtd則可以提供最高20,000英鎊的獎金。這種依照個案需求提供適切的援助,讓不同的社會企業都可以更為自在的發展。

而在公部門的組織修法上,英國也展示出高度的彈性。國會不僅在2011年修改《慈善法案》(Charity Act)給予慈善組織更高的權限,也在更早2004年間,量身訂作了「社區利益公司」(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 CIC)的組織形式供社會企業選擇,主管機關也以「從輕原則」(light touch regulation)的方式來審查是否符合標準,務求給予最大的空間。

因此與其說英國政府是透過修法來推動社會企業的發展,不如說是盡可能地排除社會企業的發展障礙,由「大政府」走向「小社區」。

「創新」就是超出常規

在本質上來說,社會企業許多是在地社會面對經濟全球化的影響,突破「國家、市場、社會」三者關係的跨界創新。因此,如果政策在規劃時,預先安排既定的發展方向,讓社會企業受到國家資源的調節指導,那必然會限制它進行大膽創新的可能性。所謂的「政府失靈」,不就是在僵硬的既有法規下,政府失去了它控制大局的能力嗎?

在英國的經驗中,社會企業需要的,不是設立層層標準的獎勵辦法,而是在最大的彈性下,考量個案需求而給予的支持。社會企業不是種新的「產業」,而是依據每個在地社會、社區的需求,量身訂作出解決方案的市場行動,他們所需要的支持也不盡相同,這恰恰和政策的標準化作業相衝突。

也就是說制度環境首先需要進行創新的思考,才能有效協助社會企業,進行更多創造性的破壞。

全文轉載自新作坊,原文標題:社會企業概念專題報導(一):推動社會企業

延伸閱讀
>> 培育1萬個社會創業家、從育成到投資的十年經驗談:專訪英國大社會資本執行長Cliff Prior
>> 李志強:分辨社會企業的三項要素
>> 財務人談社會企業:辨認社會真實需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