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人安基金會 輔導單親媽媽販賣地瓜

2015.06.1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楊雅筑、吳斯穎(2015年6月5日)

單親媽媽羅小姐過去都必須帶著兩個小孩到工廠上班,後來藉由人安基金會的烤地瓜計畫,開啟了她的地瓜攤生意,並擁有了穩定的收入及固定的客源 。人安基金會於二OO九年起推行「給魚給竿,拉人一把」的烤地瓜謀生方案,除了提供烤地瓜的相關器具外,也對單親以及低收入媽媽進行輔導訓練,教導賣地瓜的方法,給地瓜媽媽們一個賺取收入的機會,也協助他們逐漸改善生活。

關懷單親婦女 給予新希望

人安基金會與創世基金會為姐妹會,創世基金會對於販賣烤地瓜的方案已實驗了兩、三年,本來有想過要販賣飯糰等熱食,於放置餐車上易腐壞,最後才選擇易烤易販售的地瓜為主。人安基金會定期會去拜訪照顧單親家庭的服務單位,告知 烤地瓜謀生方案,鼓勵單親婦女參與;此外,也有單親婦女會看到廣告,自行前往報名。 人安基金會也會定期派各站站長去關心附近的單親媽媽販售、心理狀況,解決因為工作壓力太大所造成的情緒問題。

目前人安基金會已於全台設立了十八個平安站,除了是定期給予街友熟食以及洗澡的地方,也 提供地瓜媽媽放置地瓜車的空間,解決沒有地方放置的煩惱。「希望增設一萬個地瓜攤,幫助一萬個家庭。」基金會創辦人曹慶表示,希望有藉由此計畫來幫助更多的家庭,改善經濟狀況,協助他們逐漸改善生活。

母雞帶小雞 輔導販賣烤地瓜

只要是低收、中低收入戶的單親媽媽皆能夠加入此方案 ,基金會將提供烤爐、雨傘、背心、旗幟等,另外提供三袋地瓜、一箱紙袋以及一袋木炭。首次所得,第一個月的販賣所得一半將作為設攤成本,償還給人安基金會,另一半將作為家庭生活費,而在第一個月後的所得則全數給予單親媽媽。

「這台地瓜車號稱第一百二十八代。」三重平安站站長程郁盛說,當初地瓜媽媽只是推著普通的攤車,載著已烤好的地瓜至街上進行販賣,而現在地瓜媽媽所使用的地瓜車已是基金會不斷改進的最終版本,具有良好的保溫功能,地瓜媽媽也能夠自行掌握烘烤地瓜的火侯在地瓜車上現場烘烤並進行販賣。 

烤地瓜方案一開始會輔導服務對象認識地瓜類別及學習烤地瓜技術,程郁盛表示,人安基金會選用當季地瓜,而烤地瓜的秘訣即是在於每位地瓜媽媽以自己的「愛心」去烘烤。在認識地瓜類別後,將由經驗純熟的媽媽帶領新進的地瓜媽媽進行販售實習,每位媽媽正式到社會去販賣烤地瓜前,必須先通過站長的測試以及評估輔導後,才給予其正式的資格。正式進行販賣後,站長會定期去收營收報表,進行銷售的評估,並了解地瓜媽媽販售的狀況,給予需要的協助。

改善經濟 支撐家庭

單親媽媽羅小姐為了家計,原先都帶著兩個孩子到工廠上班,但是又工作又照顧孩子的生活非常不方便, 而後庇護所人員主動了解她的狀況後,介紹了人安基金會的地瓜媽媽計畫,並協助聯繫。羅媽媽於二O一二年正式開始販賣烤地瓜。正式販賣前,她接受輔導課程半個月,一個禮拜學習烤地瓜,十五天學習如何在外販售,最後在通過站長的測驗後,獨立去外面販賣。

「為了生活,我可以不休息。」羅媽媽說, 目前週一至週五都在唐氏症協會工作,週六及週日則出攤賣地瓜,雖然她現在都沒有假日休息的時間,但仍然不覺得辛苦,在外為兩個孩子打拼,只希望能夠支撐自己家中的經濟。羅媽媽的地瓜攤已經打開知名度,她認為地瓜就是要用「心」去烤,絕對不能急,溫度一定要維持好,悶烤完就會非常美味,要非常有耐心地以心去對待,就像對待自己的家人朋友一般。

「生活穩定,又能照顧孩子。」羅媽媽笑笑地說,參與這個計劃讓她的人生有了大幅的改善,不同於在工廠上班時期,組裝完一個物件才能賺取五十元,現在這個工作除了能夠讓她帶著兩個孩子出攤,生活也比以往在工廠上班穩定許多。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如何當社會企業的天使投資者

2015.06.10
合作轉載

文:謝家駒

最近十年來,香港社會企業的發展頗為迅速,根據不完整的統計,目前大約有500多家社會企業,其中70%左右是慈善團體通過申請政府資助而創辦的社會企業,其餘由私人出資創辦。雖然後者暫時仍屬少數,但整體來說,它們比政府出資興辦的社企更有市場競爭力、更具創意、更有機會達致自負盈虧。事實上,放眼未來,私人出資興辦的社會企業將會是香港社會企業發展的重要基石。

本人出身商界,2000年開始退休,在外國旅遊時首次接觸到社會企業,驚為天人、眼界大開,第一次親身體會到「坐井觀天」的含意。於是憤然「惡補」,通過種種媒介及渠道去了解這個席捲全球的運動,並積極在香港及內地推廣這新生事物,至今已編著了八本關於社會企業及社會創新的專書。

投資社企

同時,本人亦參與創辦及投資社企的工作。2008年,與張瑞霖一起創辦了<黑暗中對話>(香港)有限公司,19名股東一共集資港幣五百六十萬元。2009年,以天使投資者身分,投資在以推廣公平貿易為使命的<公平棧>,同年又參與<豐盛社會企業有限公司>的集資計劃,成為小股東。2012年,與九位友人一起集資創辦<仁人學社>,至今已頗具規模,並已產生一定的社會效應。

這些經驗令我感到投資社企大有可為,而且應該鼓勵更多人參與。四年前,與一班友人創辦了<社企投資會>(Social Investors Club),一共十人,大約半數有銀行或財務管理背景,另一半則有社會服務或社會企業的經驗,每人出資港幣十萬元,共集資一百萬元,專門用作投資在社會企業。

本來有這樣一群人走在一起,簡直是夢幻組合,那知公司運作了兩年,竟然一個投資項目也做不成。其實我們考慮過30多個項目,由十個股東組成的董事會,祇需70%的票數便可通過,但始終沒有一個達致我們的要求。結果兩年後,決定將公司解散,各人取回投進的資金。這是本人過去十年最大的挫敗,亦是用了最多時間及精力而全無成效的項目。

為甚麼會如此?

首先要指出,社會上對我們服務的需求確實異常殷切。事實上,說起來難以置信,香港號稱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資金充裕,大大小小的集資活動無日無之,數以十億元計的融資項目司空見慣,但一般的初創社企,想獲得數十萬或一、二百萬元的資金卻苦無門路,連一個中介機構也付諸闕如,何以專志向社會企業提供資金的<社企投資會>卻不能成功運作?

坦白說,本人亦感到萬分意外,究其原因,有下列數點:

一、<社企投資會>的主要對象是初創社企,需要的是「天使資金」,但通常天使資金的提供者是個人,可以自我評估風險,憑一己之經驗、興趣及判斷來作投資決定,基本上毋需向他人負責或解釋。總之,是極其個人的行為,但我們以十個人組成的<社企投資會>來作天使投資,實在是目的與工具嚴重錯配。

二、我們十人背景各異, 各有專長,特別有一半成員具金融財務背景,本來是天作之合。奈何在天使投資一事,人多不好辦事。每一項目都花上大量時間去搜集資料,深入分析、反覆論証,往往數十萬元的投資決定把它當作數以億計的項目來評估。費時失事之餘,還把風險無限擴大,導致所有項目都變得缺乏吸引力,兩年都找不到一個看得上眼的項目。

三、另一個關鍵因素,就是不能在「投資後跟進方式」上達致共識。大家都明白投資項目一定有風險,投進資金後必須有適當的跟進行動,但如何去提供協助及指導卻莫衷一是。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因為要降低風險就得投入相當的時間及精力去協助創業者。但由於我們十個人都缺乏這方面的經驗,亦說不準怎樣做才有效,也弄不清應由誰去做,結果導致投資決策過於保守,終於沒有一個項目可以過關。

以上寫來看似輕描淡寫,但其實是相當痛苦的經歷。十個人滿腔熱情,願意出錢出力來投資社企,到頭來卻一事無成,箇中滋味,簡直難以形容。而且我們的努力,廣為人知,媒體也多次報導,結果失敗收場,很多友人都覺得足以為戒,認為投資社企是件吃力而不討好的事。我們的社企投資夢,不但沒有預期效果,反而產生不良效應,令我們感到極度遺憾。

痛定思痛 東山再起

2015年初,本人決定重新構建<社企投資會>。

第一次的<社企投資會>雖然未能成功,但初創社企對天使資金的需求未有改變。而且由於近年來私人創辦的社企愈來愈多,這方面的需求更形殷切。

經歷過小集體扮天使之失敗後,曾經有一個想法,就是放棄<社企投資會>的形式,改而鼓勵個別人士自己當天使投資者。這看似是一條出路,但其實卻不大實際。關鍵不在於資金,而在於如何跟進投資後的工作。一般企業的天使投資者,通常都是有相當經驗的商界人士,他們可能曾經創業,或有豐富的營商經驗,他們提供了天使資金後,雖然一般都不會深度介入業務運作,但起碼可以運用自己的經驗、專長、網絡等提供一些指導或協助。

但投資在社企情況便很不同。由於社企是新生事物,即使有豐富商業背景的人士也大多不了解社企的性質及獨特挑戰。即使願意提供天使資金,也往往不知應如何指導及協助初創社企。假若生硬地套用一般企業的做法,可能更弄巧反拙。正因如此,過去數年來本人大力鼓吹社企投資者的理念,都沒有得到任何反應。

今次捲土重來,重新構建另一種形式的<社企投資會>,就是針對市面上這種供求失衡情況:需求不斷增加,供應(天使資金)嚴重不足。

嶄新安排

有了上次失敗的經驗,今次的嘗試作了很多重大的改變,祇是保留了<社企投資會>的名稱。以下是最新的安排:

一、有限公司註冊:與上次一樣,依舊採用有限公司註冊。

二、股權結構:與上次不同,本人將會長期佔百分之五十股權,其餘的百分之五十由其他股東平均分享。上次我們十個股東,重要決定需要百分之七十同意才能通過。今次規定重要決策祇需簡單大多數便可通過。但為了避免本人因為佔百分之五十股權而可以輕易左右決策,本人與其他股東都是一人一票,不以所擁有之股權為依據。意思是重要決定需要所有股東以人頭計簡單大多數通過,而不是本人加另一股東便可。這個安排的好處,是可以讓決策過程更迅速、靈活,比較接近個人天使投資者的決策過程,本人願意承担較大財務風險。

三、股東背景:有了之前的經驗,今番選擇股東更小心謹慎。基本上所有股東都需要參加過有系統的社會創業培訓(例如<仁人學社>舉辦的為期三個月之兼讀課程)。這保證大家對社會企業的性質及挑戰有比較共通的認識,討論投資項目時能夠更客觀地評估風險及社會效應。

四、「精益創業」(Lean Startup)方法的掌握:本人今次有勇氣重新啟動<社企投資會>,與精益創業方法的出現有直接的關係。這套創業方法在2011年由一本在美國出版的著作所倡導,書名就是<精益創業>,這本書有著劃時代的意義。簡單來說,假若一般創業的失敗率是90%,掌握到精益創業方的創業者之成功率可以超越70%,兩者有天淵之別。因此目前在世界各地已掀起了一場精益創業運動。成為<社企投資會>成員的一個重要條件,就是要掌握精益創業的方法。這有兩個主要作用:1. 運用這個方法來評估投資項目特別有效;2. 投資後的跟進工作亦需要運用這方法來進行。

五、初創社企必須掌握精益創業方法:我們考慮投資的項目中,創業者必須証明他們懂得這套方法。假若他們未聽過或未掌握,我們會鼓勵他們先學習再來找我們。這一點異常重要,簡直成為了<社企投資會>能否成功的關鍵所在。

六、超越資金:我們提供的絕非祇是資金,而是資金加上協助創業者成功的一切支援。「一切」好像說大了一點,但我們確實打算儘一切可能的方法去協助創業者成功。原因很簡單,一般的風險投資十個項目中有一個跑出便可以有可觀的回報。社企的情況完全不同,我們投資在社企,每一個項目都要成功,所以我們有莫大的動力去協助他們。我們發覺,大多數的創業者需要的不單是資金,而是其他種種難以全面羅列的支援。

資金的來源

<社企投資會>的資金來源有三,包括

一、股東的資金:最初可以是每人五至十萬,本人投入的相等於所有其他股東的總和。隨著業務的擴大,可逐步增加。

二、額外添加(Top Up):就每一個別項目,無論<社企投資會>決定投放多少資金,個別股東可以選擇額外添加。例如,投資會決定投資二十萬,個別股東可添加十萬或五十萬,因為每一股東的興趣、專長、經驗、經濟條件不一樣,這個安排可以有更大的靈活性。

三、共同投資:每當投資會覺得一個項目值得投資,我們可以邀請相熟的朋友作為「共同投資者」(co-investors),基本上,我們已做了所有前期評估工作,這些共同投資者祇是提供資金,也不需要負責跟進事宜。他們參與投資,我們會收取5%的服務費。我們估計,這種投資機會肯定大受歡迎,因為在香港有興趣及「閒餘」資金投資在社企的大有人在。

牛刀小試

<社企投資會>於今年初完成公司註冊,已投資了一個項目,另外兩個亦已完成評估,祇待進行最後確認手續。三個項目一共涉資約一百萬港元。相對於上次的投資會兩年都未有落實一個項目,今年六個月內便已有三個項目,成績也算差強人意。接著的挑戰,是盡力提供支援,讓這三個項目可以早日做到自負盈虧及產生社會效應。

結語

香港與內地的社企營運生態有很大的分別,但有一些基本的情況,又極其相似。例如:

1. 初創社企需要天使資金;

2. 天使資金的性質必須是投資或貸款而非贊助或捐贈;

3. 社企的天使資金需要由類似<社企投資會>的機構來提供,而非單槍匹馬的天使投資者;

4. 初創社企最需要的並非資金,而是一切協助他們創業成功的支援;

5. 「精益創業」這套創業方法對創業者與投資者同樣重要,非掌握不可;

6. 投資社企,知易行難,但有絕對及迫切需要

本人兩度創辦<社企投資會>的正反經驗,希望可作為內地有心人士他山之石。

至於內地城市是否可以創辦類似<社企投資會>的機構?答案是肯定的,但挑戰會很大。創辦者必須有很大的決心及能耐,第一件需要做的事是投資在自己,掌握精益創業的方法,然後可以考慮前來香港,與我們<社企投資會>的創辦者交流經驗,本人亦樂意提供意見,,以及一切助你成功的支援。

事實上,我的夢想是: 類似<社企投資會>的組織在全國遍地開花。


作者簡介

作者為香港「社企投資會」創辦人與「社會創業論壇」始創主席,歡迎通過電郵與本人聯絡:kktse@hk-sic.com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