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新住民當志工 母語導覽台灣文物

2015.10.31
瀏覽次數:

生命力新聞/曾佳萱、王妤安

「快快快,有好多印尼朋友來了。林達你們準備好了嗎?」台灣博物館新住民導覽計畫負責人袁緒文,開心喊著一旁早已換上自己國家傳統服飾、等待進行導覽的新住民。台博館招募新住民擔任服務大使,安排博物館歷史課程,透過新住民母語導覽,和來自東南亞國家的朋友進行文化交流。

新住民服務大使林達,正在為其他印尼朋友進行博物館導覽。

招募新住民大使 吸引新住民參觀

國立台灣博物館從二O一四年開始招募第一批新住民大使。負責這項計畫的袁緒文表示,因為發現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附近有很多新住民進出,所以才想到可以招募新住民擔任導覽員。她表示,利用不同國家的母語來解說,不只可以吸引其他國家的朋友一起來了解台灣,也能讓台灣人聽到不同以往的文物介紹,達到多元參與及文化平權的目標。

目前台博館總共有十四位新住民服務大使,主要來自越南、印尼、菲律賓及緬甸等東南亞國家。這些新住民年齡大約二十五歲到四十五歲,大部分都是已婚媽媽,育有兩到三個小孩。平時她們都有一份主要工作和家庭要照顧,只能靠著假日的零碎時間固定聚會及上課。

服務大使平時的培訓課程都是用中文教授,課程結束後,再由服務大使將課程內容翻譯成自己的母語,進行導覽。除了學習台博館古蹟介紹、歷史、建築上的花紋、符號各自代表的意義之外,還要介紹當期特展及常設展,例如台灣原住民展及台灣生物展等。因此,新住民必須要有基本中文聽、說、讀的能力才能入選。另外,袁緒文也說,「服務大使的工作屬於志工服務,是沒有提供薪水的,所以生計問題讓很多新住民不能留下來。」

新住民大使互相討論、分享筆記,為導覽做準備。

看見改變和進步 一切付出都值得親友樂支持

「來到這裡可以認識台灣的歷史,學到以前不會接觸的東西,這些都是很棒的知識。」來自越南的新住民陳秀萍說,因為婚姻的關係,她來台灣已經快十六年,從注音符號開始學習,之後帶著孩子一起上很多翻譯課程,不僅讓自己中文更進步,也認識其他東南亞國家的姊妹。

對於這些新住民大使而言,要將中文歷史翻譯成自己的母語是最難的事情。另一位來自印尼的新住民林達表示,以前都是記印尼的名字,現在大家的中文名字都要記好幾個月才可以。如果遇到不懂的專有名詞,就會記下來然後上網查詢,例如原住民的東西,不知道相當於印尼的什麼,就會記住科學名字,再去查印尼的相對東西。她自信地說,「雖然這樣會花比較多的時間,但是覺得這樣很好玩,所以不會想放棄。」

一般新住民的導覽培訓大約兩到三個月,雖然目前課程已經結束,但對於這些母語非中文的新住民而言,仍舊要花很多時間練習。她們藉由一次次的導覽機會,讓自己更加熟練。林達表示,學習這些歷史並不會覺得很吃力,以前在大家面前講話會很容易緊張,但經過一次兩次的導覽練習,慢慢知道要怎麼應付,要怎麼講話、表達,也更會面對群眾。

新住民大使互相討論、分享筆記,為導覽做準備。

教學相長 新住民成文化交流橋梁

台博館母語導覽多在假日舉行,不只東南亞朋友會揪團參加,台灣民眾也樂於參與,在聽導覽的過程中,順便學習簡單的越語、印尼語。陳秀萍說:「其他沒有參加服務大使的姊妹都聽不懂中文,所以能夠用自己的母語講解給她們聽,很開心。大家一起學習台灣的歷史,更快融入台灣的生活。」同時她也希望大家能夠有同理心,聽到越南人講國語不標準的時候不要笑她們,因為她們是很辛苦的。

台博館的培訓課程相當彈性,因為新住民們都來自不同國家,上課時常常會互相討論,找出彼此間的共同連結。袁緒文笑著說,「很有趣,他們常常上課自己聊起來,他們用母語我也聽不懂。」她表示,這個現象很好,因為不希望她們完全變成台灣人,彼此溝通找出共同點才可以促進文化交流。

延伸閱讀

>> 移工商學院直擊:那些比商業知識更重要的事
>> 【最特別的周末】東南亞星期天,城市裡的獨特風景

台灣應停止引進藍領外籍勞工:這是一個飲鴆止渴的政策

2015.10.28
合作轉載

文:張正

台灣與越南兩邊政府談好了,今年(2015)七月重新開放已凍結超過十年的越南漁工和家庭看護工。勞動部也持續放寬聘用外籍看護工的資格,讓更多的老人家得到照顧。乍聽之下似乎是個好消息:越南勞工多了跨海追夢的機會,越南政府降低了國內失業率,台灣老人家有人照顧了,台灣雇主多了一些廉價又勤奮的勞力,而台灣政府則可藉此擺脫印尼政府的三個「要脅」:比照最低基本工資調漲印傭薪資、超時工作須付加班費、印傭有自己的宿舍(註一)。

但是,天底下真有這種沒有輸家的事嗎?

在我看來,輸家不少。除了勞動條件照舊的印尼看護工與功虧一簣的印尼政府之外,最大的輸家,是台灣社會。

州官放火、百姓點燈

台灣政府在1989年以推動大型建設工程為名,專案引進海外移工,立法院接著在1992年通過《就業服務法》,允許民間產業也能聘僱海外移工,此後,大量美其名為「補充性勞力」的東南亞籍移工,透過雙方仲介進入台灣,移工一方面替自己尋夢,一方面也替台灣築夢。在一般台灣人見不到的高鐵或捷運等公共建設工地,在一般人見得到的公園、醫院、安養院,以及在並未開放移工的農地、茶園、牲畜養殖場、或者大商巨賈的豪宅裡,都有合法或非法的移工身影。

時至2015年,57萬的合法移工,加上4萬多名所謂的「逃跑外勞」,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總人數超過60萬。60萬人,相當於台灣總人口的2.5%,超過台灣一千一百多萬實際就業者的5.3%(註二),絕非當初聲稱的「補充性勞力」,而是紮紮實實的「替代性勞力」,成為台灣社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至於60萬人的食衣住行育樂和種種權利義務,以及與台灣本地人的互動、對台灣社會的影響,更不是區區就業服務法足以規範,至於升格不久的勞動部,顯然也無力承擔。

於是乎,台灣的移工政策始終在技術層面鬼打牆,在不把移工看做「人」的前提下喬事情:或以移工名額的開放或凍結作為外交籌碼,或以外籍移工配額當作吸引台商回流的政策誘餌,或者斤斤計較於每次增加三年的移工在台年限。

違背人情法理,戕害台灣法治

政策上不正視60萬移工的存在,傷害的是台灣的法治。

回頭看看印尼政府的三個「要脅」:「比照最低基本工資調漲印傭薪資」、「超時工作須付加班費」、「印傭有自己的宿舍」,其實都不過份。其中的基本工資、加班費,明明都規定在我們自己的勞基法裡。

換句話說,印尼政府只是「提醒」我們,台灣有十幾萬名家庭類外籍幫傭超時工作、24小時待命,卻只領低於基本工資的月薪,「被違反」勞基法了,難道台灣要繼續官民一心視而不見嗎?難道台灣寧願與漠視本國勞工權利的越南政府打交道嗎?

再如每每在立法院爭執不休的移工在台年限,從最早的三年,一路延長至六年、九年、十二年、現在則是十四年,主要考量,都是雇主更換新移工的麻煩與訓練成本。其實背後難以啟齒的,是為了避免「藍領移工」成為中華民國國民,而在國籍法施行細則裡將其刻意排除的條文(註三)。

國籍法原本規定,外國人若「每年合計有一百八十三日以上合法居留之事實繼續五年以上」,則可以申請歸化為中華民國國民。然而修正後的國籍法施行細則第五條,卻明文規定外籍幫傭、勞工、漁工這幾類外國人居留在台灣的時間,不納入計算(註四)。等於是白紙黑字,坐實了台灣的歧視。

試想,一個成年人在台灣工作生活了十二年,難道還不具備擁有居留權的資格嗎?自詡法治、人權的台灣,應該這樣對待一個在台灣生活、工作了十二年的人嗎?

打造職業無分貴賤的社會

不過,法條被踐踏、法條違背人情法理,未必全然出自於台灣對於東南亞的歧視。推波助瀾的另一隻黑手,是對於部分職業的輕蔑。

要引進外籍工,最理直氣壯的說法是台灣勞動力不足、說台灣年輕人不能吃苦。但是,台灣有2千3百萬人,數量在全球排名51,密度高居世界第5,絕無人力不足的問題。問題的根源,其實是伴隨經濟起飛,升學管道大開,人人皆以坐辦公桌、服務業為工作志願,而3D (Dangerous, Difficult, Dirty)的基礎勞力需求,則因社會地位較低、且收入未能隨經濟發展同步提高,才導致嚴重缺工。雇主總說請不到人,但是,那樣可憐兮兮的薪水,那樣抬不起頭的職位,誰願意做呢?

一個完整的社會裡,三百六十行,行行都重要。例如家庭看護工這類必要的工作,若因地位低落而導致乏人問津時,政策上的責任應是提高此一工作的尊嚴,改善其勞動條件,而非大量引進外籍移工填補空缺。

尤其,政策若默許以遠低於台灣本地的勞動標準來對待60萬移工,此一標準也勢必下修。一旦低價的移工大量取代台灣的藍領工作(已經發生了),自然削弱了該職缺向上提升的動力,也終將全面拉低國內的勞動條件,使台灣的職業結構更形惡化。這是飲鴆止渴,是短視近利,讓3D工作更3D、更廉價,更不被尊重,同時也斷絕了台灣本地人進入該產業的可能。

所以,在維護並提高現有移工權益的前提下,為了不要讓更多外籍移工成為制度下的受害者,為了不要讓台灣的職業結構持續崩壞,也為了不要踐踏台灣的法律,我反對繼續開放引進外籍移工。

未來,更應盡快廢除此一以「價格」作為唯一考量的移工政策,並將所有移工視為一般移民,給予其等同於國民的權利義務。政策上該做的,則是提高藍領工作的薪資、改善藍領工作的專業能力與社會地位,用以增加國人從事藍領工作的誘因,讓不論本籍、外籍的3D藍領工作者,同享整體社會的進步,以打造職業無分貴賤的台灣作為努力目標。


註三:國籍法施行細則第五條:

本法第三條至第五條所定合法居留期間之計算,包括本法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二月九日修正施行前已取得外僑居留證或外僑永久居留證之合法居留期間。

申請人具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其持有外僑居留證或外僑永久居留證之居留期間,不列入前項所定合法居留期間之計算:

一、經行政院勞工委員會許可從事就業服務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第八款至第十款規定之工作者。

二、在臺灣地區就學者。

三、以前二款之人為依親對象而取得外僑居留證者。

註四:就業服務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第八款至第十款規定之工作者:

第八款、海洋漁撈工作。

第九款、家庭幫傭及看護工作。

第十款、為因應國家重要建設工程或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經中央主管機關指定之工作。

原文轉載自天下獨立評論

延伸閱讀:
>> 【最特別的周末】東南亞星期天,城市裡的獨特風景
>> 移工商學院直擊:那些比商業知識更重要的事
>> 為什麼要「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