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上海《商業生態》工作室 永續策展推動中國綠金時代

2016.05.2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江佩津 (2016年5月19日)

隨著五一連假結束,《商業生態》(Business Ecology)工作室於上海金融環球中心(SWFC)所策的《再生‧花園》展覽也一併落幕,但展覽中的作品與素材並沒有在撤展後停止生命,而是前往下一個方向,進入上海的家庭,讓作品也可以成為生活中的用品──追求永續的展覽,是《商業生態》兩位創辦人孫海燕、孫楊的目標,永續發展,也是她們自2011年創辦雜誌至今,所欲傳達的理念。

經濟、環境、社會 迎接啟蒙的綠金時代

孫楊與孫海燕過往是《東方企業家》的同事,擔任財經記者十數年,長年在進行區域經濟發展趨勢的報導中,接觸永續發展(可持續發展),不能以犧牲環境作為代價,在其中,有無數個理念得以被實踐。因此,在2009年哥本哈根會議後,想要傳達永續概念的想法逐漸萌芽,兩人先是寫了《綠金時代:妙趣橫生的綠色經濟》作為敲門磚,並且搭上2010年上海世博會的列車,在零碳館進行發表,低碳與綠色技術也逐漸受到中國民間企業的注意。

「我們就是想要做雜誌。」自2011年開始,約十人的團隊,定期出版中英文雙語季刊,主題涵蓋環境、經濟與社會,將國內外的永續發展案例、社會創新實例傳達給政策制定者、企業創始人CEO,與民營本土企業。「經濟跟環境並不是對立的,國際上也有很多實際的案例,企業賺錢的同時,也能夠對環境有好處,有很多這樣的報導,在社會上是相對重要的一股力量。」孫楊說,「這麼多年做下來覺得這方向是正確的,跟採訪對象有共鳴,可以有些改變的。」

在瑞典留學的孫海燕在瑞典尋找到許多解決眼下環境問題的答案,「先生是瑞典人,因此時時會回到北歐,看到瑞典跟中國在自然、天人合一這部份的哲學上是有連接的。」談起中國發展30年帶來經濟,看似比以前過得更好,事實上環境問題嚴重、不快樂、貧富差距大,「瑞典雖然沒有全部都是好的,至少我在讀書或工作時看到人們對自然的尊重、商業上的原理還有創新,都不是邊緣的價值觀,而是主流的價值觀。」

不犧牲環境的發展途徑

商業環境跟社會有沒有可能共存?孫楊談起「發展」與「環境」是否要站在對立面,她認為中國跟目前的已開發國家取徑不同,「歐美是先污染後治理,中國正在發展的階段,能不能在正在發展的時候就兼顧發展、不要犧牲環境為代價?因為若按照這個路徑的話,地球無法承受,所以我們探究的是另外一條道路。」在綠色技術的創新上,始終都有,只是是否使用。而在報導上,孫楊以今年爆發的常州化工污染事件為例,他們在四、五年前就已開始關注污染治理的相關方案,中國的企業有什麼缺失,也是她們所關注的角度。

這樣的關注角度,在中國仍是屬於非主流的聲音,整體而言中國在此類議題上仍屬啟蒙階段。工作室落腳上海,一部分也是因為在與國際接軌上機會較多,近期則是工業重鎮蘇州期望轉型,政府開始重視循環經濟,也試圖移植商業生態的概念進入園區。不只是透過柴靜2015年談論霧霾的紀錄片《穹頂之下》讓中國人正視空污問題,發展北方長期以來的污染也迫使中國政府思考環境治理的可能,儘管近期中國政府對於NGO權利的限縮也帶來中國境內環保團體的隱憂,孫楊則是提及《商業生態》工作室因作為中介的媒體,能做的是持續進行各種成功案例的報導與傳播,這部份較不受影響。

展覽是一本立體的雜誌

從雜誌跨足到展覽,孫海燕說這是誤打誤撞,只是這誤打誤撞自2013年底第一場展覽開始,迄今已推著她們來到了第29場。

「其實一開始給予我們肯定的是國外的機構,認為我們做的內容很紮實。」在國內進展緩慢,也讓她們有了些困惑,直到上海圖書館在一次博覽會中看見她們製作的雜誌,希望讓她們進行與能源相關的公共教育展覽,才開始這契機。「最重要的還是能內容傳播出去,不是為了一個展覽而去展覽,展覽是一本立體雜誌,挑戰在於可讀性更強、信息量更加簡潔,可以馬上觸擊到人、不要說教。」一開始她就定調自身對展覽的要求,傳統展覽消耗各種資源,有許多垃圾產生,她想有沒有可能用預算低、展架佈置方式能夠低碳並重複使用的方式進行?

因此第一次展覽就團隊成員自行手折、使用瓦楞紙箱來放置展版,因此命名為500 boxes(500個紙箱的智慧之旅),傳達綠色生態的內容,而這500個紙箱仍承載著她們的理念直至今日。

再生設計 美感延伸資源永續

《再生‧花園》來自於孫海燕於去年底(2015)前往巴黎參與COP21時受《巴黎的未來》(Paris de l'avenir)展覽啟發,配合上海金融環球中心四月份環境月的主題,主要12幅展版展示的是巴黎對於未來城市的想像與案例。環繞在「再生」上,「花園」則是人和自然相處的物理空間,在一樓辦公大廳裡有沒有一種可能塑造人造的花園,有自然特質,但不是放滿鮮花就是花園,是要讓人跟自然連結去思考,而視覺上是美的。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在媒材的選擇上又必須符合一直以來不浪費的原則,展場中的〈薰衣草花園〉於焉誕生,孫海燕苦思許久,認為薰衣草直到生命的最末都能夠體現出美,插在製作竹筒飯的竹子中,在容器上也不願有過多消耗,展期結束後薰衣草則是會送至專門製作有機洗護用具的店中繼續加以利用。「我們希望生命的流程可以繼續、可持續利用,我的想法就是減少浪費,在創造美的時候能不能也做到這點。」孫海燕如是說。

另外的作品如〈舊木新生〉、〈再生山水〉也都是將廢棄物化為作品,其中,〈再生山水〉所使用的媒材是一般人家中的廢棄茶葉,參與的藝術家陳琳在創作作品時提及,其中一包茶葉就是來自於去年過世的父親。「是滿觸動的那一刻,背後有很多生命的連結,看到的是表象,背後其實有很多的連接。」展出的場地本身即是上海著名的地標,展場一側披掛著的〈印花設計〉則是出自於孫海燕的瑞典丈夫,取材自上海常民生活的印花設計,去體現上海這個地理空間,捕捉到窗戶、烤鴨、玉蘭花等沈澱下來的意象。

而這六塊總長60公尺的布,展覽結束後將會與NGO愛芬環保合作,分至上海的家庭之中,去觀察、記錄布的模樣以及對社區造成的影響,這令孫海燕想及生命的輪迴與再生,展覽結束後,仍有影響在社會中發酵。

而這樣一次的展出與合作,孫海燕並不想止步於此,她說出對於中國未來的期待:「再生設計師在中國很少,美的東西很少,要去改變大家思考的話,設計師的角度還是重要的,未來我希望可以連結更多領域的設計師,去思考材料設計的過程、生命的流程。」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

你知道衛生棉一年製造多少垃圾嗎?她離鄉打造「無塑生活」,演繹台南最美風景

2016.05.25
合作轉載

文/圖:林曉盈

台南的永福路上,高聳的百貨公司、旅店林立,車潮川流不息。鑽進巷子,不過幾步之遙,喧鬧的車流聲就此止步,裡頭隱藏了一家低調的小店,名為「小事生活.無塑生活實驗空間」(以下簡稱「小事生活」),裡頭販售的,不是時下流行的玩意兒,而是和生活息息相關的日常用品,譬如牙刷、衛生棉、保鮮膜、吸管、牙膏……

特別的是,這些物品訴求友善環境,因此架上陳列的是馬毛牙刷、布衛生棉、蜂蠟保鮮膜、不鏽鋼吸管、可以回填的潔牙液。

一切因Colin Beavan的觸發而起

「小事生活」的店主人洪平珊是土生土長的台北人,2014年創立「小事生活」之前,在電影圈當了六、七年的媒體公關,每天過著心力透支的生活。終於在三十歲那年(2012) 洪平珊提出辭呈,受了《環保一年不會死》一書的影響,開始嘗試無塑生活。洪平珊心裡想的是:作者Colin Beavan只是改變生活中的一些習慣,之後的人生樣貌從此不同,她好奇,如果這些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會產生什麼變化?於是她跟隨Colin Beavan的作法,不買罐裝飲料、自備購物袋和餐具、使用布衛生棉和手帕、盡可能不買新東西、注意食物的產地。

洪平珊後來又接觸到美國作家Bethterry。Bethterry看到大量居住在太平洋中途島的信天翁因為誤食塑膠垃圾而死亡的照片,決心不再使用塑膠製品,並開始進行垃圾記錄,做為觀察自己的方式。洪平珊也起而效仿,記錄自己每天製造的垃圾。


「小事生活」是無塑生活概念的實驗空間。(圖/林曉盈攝影)

從垃圾記錄認識另一個自己

從一天一個洋芋片垃圾袋,洪平珊這才注意到,原來自己每天都要吃一包洋芋片,這也觸發她開始挖掘自己愛吃洋芋片的心理動機,「情緒不好的時候,買洋芋片;有事想慶祝,也是去買洋芋片,我所有的情緒都跟洋芋片綁在一起。當我意識到這件事情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很無趣,好像我的朋友只有洋芋片!」於是洪平珊開始找尋替代方案,「情緒不好的時候,如果喝一杯熱巧克力的話,我的感覺是什麼?或是我去散步、泡澡,這些事情有安慰到我嗎?」

透過尋找洋芋片的替代方案,讓洪平珊認識很多事情,不過一百天之後,面對無解的困境,洪平珊選擇暫時停止記錄,「因為我發現我的垃圾全部都是食物的包裝」。

改變,從我開始

2013年一整年,洪平珊在澳洲過著打工換宿的生活;2014年回台前,因為打算帶回好用的竹牙刷,洪平珊於是糾朋友一起買,結果一個晚上竟湧入三十支的量。「我那時想:台灣如果有賣這個多好!但這又回到,我們總想著如果有人去做這件事情該有多好,然後等待改變從天上掉下來。如果我希望這件事情被改變,環境被改變,我就不能這樣下去,而是必須要出來做一點什麼,讓這件事情成真。」這個想法,開啟了她後來代理澳洲竹牙刷的扉頁。

自2014年洪平珊成立「小事生活」至今,店裡的商品不論幾經調整,大部分都是洪平珊自己使用過的東西,她也會進行產地拜訪,「我不是單純把它當成商品在經營,而是真的在跟客人、關注粉絲團的人一起分享生活的模式,」這也是為什麼「小事生活」能在蜂蠟保鮮膜的品項上,獲得國外廠商信任,取得台灣獨家經銷的原因。

不勉強自己,無塑生活才走得長久

雖然店裡販售的商品眾多,然而布衛生棉這個品項仍舊挑起我的好奇心。對於外出時,布衛生棉在使用上是否方便?以及更換後是否需要馬上清洗?種種問題都讓人困惑。「有這些疑慮很自然,因為大部分的人對自己的身體都不太了解。」

洪平珊解釋,很多人之所以會覺得衛生棉很臭,其實是經血裡面的細菌和衛生棉上的化學物質兩者交錯,分解出臭味。但若使用布衛生棉,則只會有血液裡鐵的味道,且在靠近鼻子的距離才會聞到。至於出門在外,更換後的布衛生棉只需要摺疊包起、放進化妝包,再帶回家浸泡、清洗即可。


洪平珊示範如何使用布衛生棉。(圖/林曉盈攝影)

洪平珊還建議,剛開始先從量少、居家時開始嘗試,「其他行業當然是客人買越多越好,但對我們來說,當她買三片以上的時候,很有可能對布衛生棉抱持著過度期待,我很怕她回去之後,期待跟現實落差太大就放棄。所以我一定會問,盡量讓她第一次買一、二片就好,因為當妳對自己抱持那麼大的要求,這件事情就更容易失敗。」這也是洪平珊一直強調的「不逞強」無塑運動,因為要能真正實踐無塑生活,最大關鍵點在於「完全不勉強自己」。


對於客人提出的問題,洪平珊解說得十分詳細。(圖/林曉盈攝影)

減塑生活第一步:從少拿一個塑膠袋開始

早被塑膠製品滲透的現代人,很難跳出社會視塑膠為生活日常的框架,因此在還沒嘗試「低塑生活」之前,通常覺得很難做到。洪平珊建議可以從每天減少一個塑膠袋開始,她舉了上班族的早餐為例:

「一杯飲料跟一個三明治,飲料可能塑膠杯的,然後你還拿了吸管,三明治也有套子,但是你可以不要跟老板拿外面的塑膠袋,這樣就減少一個。當你已經開始很習慣帶一個小袋子重複使用的時候,你去午餐再用那個袋子,就減少第二個。當你對自備購物袋這件事已經習以為常,而且有勇氣跟老板說我不要塑膠袋的時候,也許就有勇氣跟老板說:『我不要吸管,請幫我裝在保溫杯,三明治要放在我的便當盒。』」

這些給予大眾的入門建議,洪平珊不是隨口說說而已,而是真真切切落實在生活裡的每一步。訪問的這天她才剛從台南的市集擺攤回來,我隨口問了她的背包裡都放些什麼?她掏出早上和先生用過的便當盒、餐具,以及疊放整齊的捲筒式衛生紙。

洪平珊形容自己是個很宅的人,她希望可以每天放空、看雲,但現實上根本沒法做到─因為天空是灰的,水不一定潔淨,不能確保土地無污染,甚至家人、朋友是否會因為受環境影響而失去健康?

「我站起來做這件事只是希望可以集結更多人,讓改變轉動的比較快。做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逼不得已、是為自己的生存抗戰。你知道再不這麼做,僅有的生存空間都將消失不見!」

店家資訊│小事生活.無塑生活實驗空間
地址:台南市東區關帝廟附近
電話:0912-466-868(採預約制)
FB:請點我

作者介紹:林曉盈,台北人,現居台南。對繪本裡的人生哲理及無限想像特別感興趣,也關注現實生活中環保、食安、教育等議題。

全文轉載自風傳媒

全台第一件吸血月亮褲,讓妳用衛生棉的日子減少 1/2!社企流粉絲限時優惠,一起清爽愛地球:https://goo.gl/sHdyhV

延伸閱讀
>> 非洲盧旺達全面禁用塑膠袋!目標成為全球第一個「無塑國度」
>> 印度發明家 用米做出「可以吃的湯匙」,立志取代全國塑膠餐具
>> 環保新概念 廢棄紙袋回收再利用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