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慢食運動」教父卡羅.佩屈尼(Carlo Petrini)

銅板美味省錢?義國慢食革命 戳破速食迷思

2015.07.2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陳乃綾(2015年7月20日)

當超市總是以「天天最便宜」、「買貴了退錢」招徠顧客、餐飲業者及媒體以「銅板美食」為消費指南,不斷下殺食物價格,「低價」成為食品市場的消費圭臬,這真的是消費者的福音嗎?

「慢食運動」教父卡羅.佩屈尼(Carlo Petrini)

(圖:今年一月,慢食在中國成立大中華區慢食協會。慢食運動發起人卡羅‧佩屈尼說:「這個分會不是要把義大利、西方飲食文化推廣到亞洲,而是要提昇中華飲食文化的價值。」。圖片來源

對義大利籍的來說,「正確飲食價值」的喪失,是當代飲食最嚴重的問題。多數人都將食物視為「商品」,只在意「價錢」而非食物本身「價值」。

慢食運動
(圖:慢食運動三原則。圖片來源

你吃價錢或價值

通路及廠商為了追求利潤,以低價吸引消費者,將犧牲食物的品質與食物安全,讓食物「產地到餐桌」生產鏈頭尾兩端的生產者與消費者都受害──生產小農得不到應有的報酬、消費者將廉濫的劣質食品吃下肚。在價格與價值的矛盾下,人類捨本逐末。

佩屈尼說:「對個人來說,為了省錢買便宜食物,會花更多錢在醫藥費上。」

六十五歲的佩屈尼如同慢食文化的傳道者,在緊湊的行程中,對來自各國的訪客談起慢食仍神采奕奕。他說,發起慢食浪潮,是每個民族對食物靈魂、飲食文化的「味覺回歸」。(同場加映:專訪慢食創辦人談「吃」的危機:「消費者就是擊倒巨人的大衛!」

舌尖能品味靈魂

一九八六年,當麥當勞的黃金拱門招牌進駐羅馬「西班牙廣場」,當時為美食評論家的卡羅.佩屈尼帶著渴望捍衛傳統飲食文化的義大利民眾,以憤怒及標語迎接在全世界擴張版圖的速食巨人。義大利人一反世界熱情擁抱速食的潮流,以行動宣告:「速食」不是義大利人的菜,派屈尼喊出的「慢食」至今仍是捲動全球反思的社會運動。

「慢食運動不是與跨國速食或食品工業作對,而是喚起人們對傳統飲食文化的珍視。」佩屈尼說,食物生產模式若維持中央化、高密度生產,食安問題就不會停止,「因為這種生產模式只關心利潤,不關心人的健康。」

卅年後的今日,慢食運動風行一百五十國,全球上百萬會員、各自在不同國度、社區中,實踐慢食精神。

實踐慢食三原則

負笈義大利、在「慢食大學」修得學位的台灣女生郭又甄指出,慢食的理念以「好,乾淨,公平(Good, Clean and Fair)」 三大原則為中心,「好」指的是味覺加上知識的認定,並根據當地文化來判斷食物「相對的好」,藉此尊重不同文化、保存多樣性;「乾淨」是生產及運送過程中符合天然、永續的精神,並考慮環境成本;「公平」是尊重對待從事農業的人,使他們獲得合理的報酬。

「慢食運動」家族樹
(圖:「慢食運動」家族樹。圖片來源

佩屈尼說,「友善土地的有機耕作,不是現代才有的新奇作法」,古早農夫耕作哪有化學肥料?每年都得有休耕期,「古時候農業都是有機的」。到現代,自然、友善土地的有機農作,卻必須犧牲產量及效率。有些國家,有機、無毒商品成了有錢人才享用得起。但是「食物安全」不該是基本人權嗎?

佩屈尼說,改變消費者不再以「低價」為選擇食材的唯一標準,對優質食材的需求量自然增高。如此,有機市場擴大,價格就會下降。

「我要把消費、生產之間切斷的臍帶,重新補起來。」佩屈尼說,藉由尋找資訊、生產商承諾提供生產過程和原料運輸的資訊,讓消費者也能成為共同生產者;「這樣做,也會賺錢,而且是令人滿足、乾淨的錢」,佩屈尼說。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德國開發的生態保險套,讓性感時間更「永續」

編譯:任亮欣

由一群德國企業家共同開創的保險套公司Einhorn,以獨角獸具嘲諷意味的圖像作為品牌商標,生產公平貿易且生態永續的保險套,二月初透過群眾募資平台推出募資方案,在48小時內就募達最低標的5萬歐元(約170萬台幣),顯然人們對性的需求仍然不減。

保險套有5.4公分和5.6公分兩種尺寸可選擇,為了讓使用上更有快感,保險套皆是透明且頂部更寬,在群眾募資網站上可買到以一週或一年份的數量(7片或52片)。     

身為Einhorn共同創辦人和資本主義改革派的Waldemar Zeiler坦承,除了使用過外,自己與創業夥伴都對保險套所知甚少。Zeiler 說:「一開始我們完全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但我們和德國大學的永續橡膠生產專家一起工作,並與他們一起到馬來西亞勘驗我們的農園,測試土壤並留在那做分析,確認最低工資和保險套的製作成分,希望讓生產線變得更好。」Zeiler補充道,現在的產品永續性只有百分之十,未來希望在五年內達到百分之八十到九十。每一次的提昇都會將過程和成果公布在網路上,即使無法達成原定目標,也會據實以報。他們絕不會吹噓自己是100%公平貿易。

Einhorn不是第一家目標讓保險套更永續的公司,卻是近期隨著Sustain, L CondomFrench Letter等最新崛起的生態保險套公司。他們透過線上交易平台與年輕世代交涉,宣布銷售目標鎖定25至35歲的Y世代年輕人,因此品牌以社會化的網路獨角怪獸命名。

Zeiler繼續說道:「每個人跟性都有連結,但保險套仍像藥品般的被販售,販售者不但不知道賣給誰,而且看起來也一把年紀,我不認為他們還有性行為。」

「我們厭倦了醜陋、非永續和非環保意識開發的產品,所以決定投入保險套產業讓它變得更好、更性感、更棒!如果要發展永續,必須要和一般產品競爭,因為人們購買產品的考量通常是夠酷,而非因為他們想要讓世界變好。」

或許,Einhorn團隊真正推銷的是一種建立在透明和開放資訊上的商業模式,雖然賣的產品是保險套,但他們開放透明的市場機制也可轉移到任何商品上。

不少企業家們也提出了「企業家募款方案」(Entrepreneur’s Pledge,類似於慈善捐款方案Giving Pledge),他們要求「認真的企業家」和「天王級執行長」投資至少一個社會企業並且撥出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做公益。Zeiler認為捐款不是最有效的方式,他建議運用社會企業的資金較能發揮影響力,他說道:「如果我們的業績成長能帶來更多收益,就表示我們能回饋更多。」

保險套並沒有很大的市場,在德國的Einhorn市價為1億歐元,今年預計在全球市場可達到5億歐元。保險套並非產業而是一個產品,但與可口可樂的利潤差不多,製造成本約幾分錢,一片售價可介於60分至2歐元之間。

Zeiler表示:「事實上保險套本身根本不重要!我們只是想透過這個產品證明自己的概念:把一個標準化的產品放到線上交易平台,妥善塑造品牌,檢視整個價值鏈,盡我們所能讓每一個環節都永續,然後線上公開我們所有的產品資訊—包括不光明的那一面,因為總會有人知道如何使它變得更好。」

「從保險套著手是因為市場不大,因此能輕易地展現優勢且不會受到線上商城巨頭的威脅,但是我們也想鼓勵大家發展像是吹風機的生活必需品,我一直在找尋永續性的吹風機,但卻找不到。」

對供應鏈的認識可延伸至所有我們居家生活的產品;除了侷限於食物和美妝方面,消費者也應關心其他產品的製作來源,如保險套的橡膠原料是不是來自砍伐原始叢林,或這些工人領的薪資夠不夠生活?如果保險套殘留剝削和不道德的痕跡,很難讓那玩意硬起來!


文章來源

The rubber in your rubbers: the condom company making sexy time sustainable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