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科技 X 諮商新產業崛起,「心理健康科技」創投的危機與轉機

2019.10.07
瀏覽次數:

整理:簡育柔

在步調快速與高壓的社會環境之下,人們感到極度焦慮、不安,甚至引來各種心理疾病找上門。研究顯示,全球每 7 人就有一人曾有藥物濫用或心理狀態失衡的情形;曾患焦慮症者人口數約為全球人口總數的 4%。
 
心理健康議題已成為現代社會顯學,除了傳統心理諮商之外,諮商輔具隨著科技發展也變得更智慧,近年來許多心理學家與諮商師嘗試採用 AI(人工智慧)與 VR(虛擬實境)來進化輔具,或直接以 AI 與 VR 直接進行諮商,克服了傳統式諮商空間上的限制。
 
心理健康領域的科技進化,創造了新的商業模式,也引來創業投資者的高度興趣。由史丹佛心理學家 Alison Darcy 結合心理諮商專業與聊天機器人所創辦的諮商機器人 「Woebot」便是個成功的例子。Woebot 由 NEA(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與 Andrew Ng's AI Fund 領銜投資,目前融資額已達 800 萬美元。
 
不過,並不是每個企業都像 Woebot 一樣倒吃甘蔗。Uber 前副總裁 Andrew Chapin 所創辦的「Basis」,也是科技融合心理諮商所創造出來的新興產業,卻開高走低,大量資金挹注最後卻引發諸多爭議與質疑。
 

哪裡做錯了?Basis 創投之路的興與衰

2018 年 10 月 4 日,Uber 前副總裁 Andrew Chapin 創辦心理諮商平台「Basis」 ,媒合消費者與心理治療師。平台包含網站與 app,主要透過線上通話或影音的方式來進行諮商。該平台上的治療師是擁有研究訓練背景,但是沒有獲得正式認證的「次專業治療師」;使用者每次消費 35 美金,與治療師線上晤談 45 分鐘,費用略低於證照診所或自由治療師的收費。Basis 的目的是希望改變以往人們尋求心理諮商須付出高額診療費之情形。

Andrew Chapin 從創投公司 Bedrock 募得 375 萬美金來經營 Basis,主要參與者還有 Wave Capital 與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這兩家創投基金。令人意外的是,Basis 並沒有因為資金挹注而蓬勃發展。2019 年 6 月,Basis 悄悄地將網站及 app 關閉,該團隊中多數人皆辭職,包括其合夥人兼首席科學技術長 Lindsay Trent 也退出公司。

關於 Basis 網站與 app 關閉的原因,Chapin 僅表示公司正值「轉換商業模式」階段,並未提供更多細節。此外,Basis 聘用無執照的治療師在使用者社群之間也引起嘩然,平台並沒有提供諮商師關於使用者可供診斷的可靠症狀,像是躁鬱症、思覺失調症等,諮商師與使用者透過 Basis 難以建立堅強的信任關係,使用者也無法完全信任 Basis。

Harley Therapy 與 Basis 同為心理諮商平台,不同的是,與平台合作的心理諮商師全數具有專業證照及臨床專業。創始人 Sheri Jacobson ,同時為認證顧問與心理治療師,她指出 Basis 服務的瑕疵,對她來說,屏除專業人士,讓這樣的「次專業治療師」遠端進行治療,對病患或者醫病關係都將有巨大的潛在風險,她表示「你敢讓一個實習駕駛,去領航一艘油輪嗎?」

科技 X 心理諮商,究竟是不是創投藍海?

近年來創投者對於投資心理健康領域興趣激增,Basis 是受益的多個新創公司之一,隨著社會風氣對於「心理諮商」的汙名越來越少,科技進步也使個人化的諮商工具發展蓬勃,越來越多創業者投入該領域。雖然 Basis 擁有多項新創公司的成功要件,然而,該團隊欲運用科技讓使用者可遠端使用心理諮商服務的企圖心,目前為止似乎難以找到成功的路。

Basis 究竟能否找到立足點,還有待討論。目前明朗的是,創投客仍然願意試試水溫,朝心理健康領域挹注資金。但如果新創公司再不調整商業模式讓投資人足以信賴,或是學著從複雜的企業生命週期中理出頭緒,未來可預見的是更多新創再度擱淺於沙灘,而正要發展的心理健康方面的科技,也恐會跟著急速夭折。

核稿編輯:李沂霖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參考資料


聽到社會企業,總是滿腹疑惑嗎?社企流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攜手推出《社企十年:你所看見與還沒看見的社會企業》數位專題,帶你一探社企的多元面貌!
>>> 現在就去看專題

告別過度包裝!美國植栽電商改良送貨包材,從此向氣泡袋說不

2019.10.01

編譯:高捷

「The Sill」是美國一間提供線上植物、盆栽訂購的公司,以價格合理的方式讓消費者在網站上找到各類型適合居家種植的盆栽。The Sill 自 2012 年成立 ,致力於讓千禧世代的青年可以在生活中投入園藝、植物照顧。The Sill 了解到,這世代的人們雖喜愛在生活中種植盆栽增添綠意,但常因忙於工作而疏忽照顧,因此如何讓種植物變得方便又簡單,便是 The Sill 的首要之務。

為此 The Sill 除了提供方便的運送與合理的價格,更在商品頁面上提供完整的資訊包括所需日照、亮度、澆水量、濕度等,讓消費者可以在線上輕鬆選擇最適合自己環境的植物。同時他們成立了植物照顧的社群,透過每月 35 美元的會員費,可以讓參與者得到更多植物照顧的資訊、線上線下交流聚會。

然而,線上訂購意味著運送與包裝,為了降低植物在運送過程中受損的機率,就必須大量使用泡綿、氣泡袋的等塑料製品。而對於以環保為核心理念的 The Sill 來說,這成為一個難解的問題。(延伸閱讀:芬蘭設計師推可持續包裝服務「RePack」,有效減少 96% 的包裝垃圾

對此,The Sill 已研擬出行動方案,解決運送過程中產生的包裝耗材浪費。「減少浪費是我們目前最重要的目標。」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 Eliza Blank 表示,「包裝的目的是為了讓產品可以安全地送到客戶手上,然而運送的生命週期是短暫的,考量到這一點, 我們希望在維持高水準的運送品質之下,使用可回收或可處理為堆肥的包裝材質。」

今年 The Sill 與設計工作室 Atlason 合作, 推出了新型的包裝紙板盒。此包裝盒內部以層層摺疊的方式,讓產品可以被固定住;此外,還有一個由椰子纖維製成、可彈性調整的紙盤,放置於盆栽中的土壤上,以避免盆土於運送過程中掉落。

負責此包裝的設計師 Hlynur Atlason 表示,這款包裝以最少的素材製成、讓紙盒本身的功能發揮到最大,且沒有使用任何塑料製的填充材料。「這個紙盒可以回收,而盒內的紙盤則可埋於土壤中待分解。」(同場加映:LUSH 推出全球第一款「負碳排」包裝——軟木肥皂盒每個可吸收一公斤碳排

因應盆栽大小隨植物生長而有所不同, The Sill 的新包裝從內部結構著手,讓包裝空間可適應各種尺寸的植盆栽,從此可以淘汰不環保的塑料填充物、氣泡袋等。

除了節省包裝成本外,這項設計造成的轉變,也讓包裝可以更快速,使運送時間更短暫。對於 The Sill 來說,不僅僅是運送漂亮、好照顧的植物,更重要的是可以讓消費者與大自然有更好的連結,也讓更多人願意花錢去支持這樣環保的理念。

2018 年 The Sill 獲得由 Raine Ventures 領投的 500 萬美元融資,其資本額來到 750 萬美元。到目前為止,The Sill 已銷售超過 7 萬 5 千盆植物,年營業額達 500 萬美元。除了銷售,The Sill 也積極維護其會員社群,讓消費者可以互相交流,像是在 Instagram 和 Pinterest 社群平台上都可以看到消費者拍攝的各種美麗植物照片。

The Sill 的理念不只是傳達綠色、環境的意識給消費者,更重要的是重視服務的過程以及顧客與品牌之間的社群連結。優化盆栽寄送的包裝與過程就是一個好的例子,既達成減少廢棄物的目標,也讓寄送植物到客戶手上的時間更短。

核稿編輯:李沂霖

此文章由好日子支持、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紙箱 Bye Bye!3M 研發全新包材,包裝更有效率、每趟貨運空間多一倍
>> 農業廢棄物製成「植物方塊」:無土植栽不怕蚊蟲,100% 可自然分解友善環境
>> 廚餘上桌變花盆:Bionicraft 新作「發發盆」,為都市人找回綠意生機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