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商業新浪潮!既賺錢又對世界好,B 型企業翻轉成功定義

2018.07.0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陳怡如

Evian 礦泉水、Ben & Jerry 冰淇淋、Patagonia 羽絨外套……,在這些知名品牌背後有個共通點:他們全都是 B 型企業。

曾被《財星》雜誌點名為全球企業趨勢的「B 型企業」,就連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以及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席勒等名人也都表態支持。

過去追求 A+ 表現的成功企業,現在不約而同將目光轉向了「B」。事實上這個「B」指的是「效益」(benefit),而非比 A 還差的等級。B 型企業由美國第三方非營利組織 B Lab 發起,強調企業除了股東(shareholder),也須為全體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創造利益,用商業力量發揮正向影響,為 21 世紀的成功企業,帶來了全新定義。

也因此,要獲得認證,企業得通過公司治理、員工、環境、社區和影響力等 5 大面向的審核評估,總分超過 80 分才行。每次認證期效兩年,一旦過期,便須重新認證,為企業指出了不斷進步的方向。目前全球共有超過 2500 家B型企業,分別來自 60 多個國家、130 個行業。

提升形象與財務表現,全球最大的 B 型企業誕生

今年 4 月,更誕生指標性公司。全球最大的乳品集團、年營收高達 250 億歐元的達能 Danone 集團宣布,占公司 1/5 規模的北美達能獲得 B 型企業認證,這不僅比預估的 2020 年提早兩年,北美達能更成為目前全球最大的 B 型企業。最終,達能希望整個集團能成為全球第一家獲得 B 型企業認證的跨國食品公司。

達能的宣言,為 B 型企業帶來標誌意義。不只是利基型或中小型企業,像達能這樣的龐大且複雜的跨國企業,也積極爭取成為 B 型企業。究竟 B 型企業為何如此吸引人?

達能執行長 Emmanuel Faber 給了一個不算意外的答案:這是一場由消費者驅動的商業革命。「人們想了解在品牌背後的人是誰、原料如何生長、對他們的健康和地球以及其他各方面會產生的影響。然後,他們會做出選擇。」Faber 接著說:「B 型企業是信任的標誌,為人們帶來外部保證,關於公司『做什麼』和『不做什麼』。」

不只增進信任與企業形象,Faber 更直言,B 型企業是商業模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們不把 B 型企業認證視為 CSR 的一種策略,而是我們設計商業模式的核心。」為此達能將北美達能重組為「共益公司」(PBC),也完成多項供應鏈重大革新,既減少生產成本,也減輕對環境的傷害。

就連金融界也買單達能的理念。今年二月,達能宣布向 12 家國際銀行聯貸 20 億美金的利率,將隨著公司的 ESG 表現(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Corporate Governance,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原則)而浮動。這是第一次,企業的資金成本明確地與第三方稽核的 ESG 表現連動,這 12 家銀行包含 HSBC、花旗、JPMorgan 等,也都同意 B 型企業能降低公司的信用風險狀況。

亞洲領頭羊,台灣交出亮眼成績

台灣在這股全球浪潮中不僅沒有缺席,還站在亞洲的領先位置。早在 2016 年,台灣就成立 B Lab 第一個授權的亞洲據點「B Lab Taiwan」,這也是 B Lab 在全球第 7 個據點。目前台灣共有 21 家 B 型企業,不管在數量或成長速度上,都是亞洲第一,其中包括全球第一家通過 B 型企業認證的上市銀行「王道銀行」、推廣公平貿易商品的「繭裹子」、以苦茶籽清潔用品起家「茶籽堂」都在此列。

每年,B Lab 會選取總分在前 10% 的企業,頒發「對世界最好」大獎。甫於 6 月中公布的名單,台灣共有 8 家企業獲獎,數量居亞洲之冠,其中 5 家還是二度獲獎,代表台灣與國際頂尖品牌並列的實力。

今年最大贏家,要屬台灣第一家獲得 B 型企業認證的綠然能源(DOMI),一舉拿下「環境獎」、「社區獎」和「總體獎」三冠王。DOMI 主要目標是解決氣候變遷與能源轉型的問題,運用科技與創新的商業模式,協助企業與家庭更換節能設備、降低電費並減碳;與台北市環保局合作,為將近 1600 個經濟弱勢貧戶改善照明設備;舉辦多場親子綠樹派對,共計已減少近 18,000 噸的碳排放。

今年還有連續 3 年獲得「環境獎」的綠色保養品牌—綠藤生機,創下亞洲紀錄。綠藤生機希望透過創新產品研發,找到對肌膚和環境更好的解答。除了接軌國際綠色標準,並成為符合國際知名 COSMOS 有機標準的一員,產品平均天然占比高達 98.6% 以上,並持續升級。在包裝上也特別選擇了雞蛋盒材質,採用回收紙漿,同時減少運送氣泡紙等使用。此外,更進一步推動綠色生活 21 天,鼓勵消費者從生活中落實綠色行動,更帶動超過 2.5 萬人實踐更簡單、對環境更友善的無乳液實驗。

獲得「員工獎」的嘉威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在全台北中南設有據點,服務 3 千家中小企業。不僅幾乎沒有一般會計業的深夜加班文化,起薪還高於當地區域起薪,員工離職率維持在 3 至 5% 之間,是許多年輕會計師嚮往的幸福企業。

這些企業的表現都證明,在創造營收和帶來正向改變之間,不必做出取捨,這不是二選一的選擇題,而是能同時兼顧的申論題。B 型企業的高標準,未來將形塑更多具有影響力的經營模式,也是台灣企業值得關注的商業浪潮。

全文轉載自 B 型企業協會網站

延伸閱讀
>> 台灣王道銀行獲得B型企業認證,為全球第一家通過認證的上市銀行
>>「不做別人已經做過的事」綠藤生機研發近 30 項產品,用創新帶動永續生活革命
>> B 型企業亞洲年會:期許 10 年後 B 型企業就像 ISO 一樣,是每個企業都具備的認證

洪堯泰X黃宸謙對談:創客與創客推手應「魚幫水、水幫魚」,共同活絡創客生態系

2018.06.28
合作轉載

近年來創客風潮吹入臺灣,不僅青年世代參與了這場自造革命,連政府也投入資源,開辦創客基地,並從中小學開始提倡創客教育,本文將探討創客與創客推手如何攜手合作,共創活絡的創客生態系。

文:社企流

在一個涼爽的午後,步入位於圓山的花博園區,這裡不只有綠意,更是臺灣知名自造空間「Fablab Taipei」的新落腳處。Fablab Taipei 創辦人洪堯泰與進駐團隊代表黃宸謙,在這裡暢談對於臺灣創客生態系的觀察。

自 2013 年開辦自造空間 Fablab Taipei 的洪堯泰(以下簡稱洪),是臺灣創客風潮的先驅者,他相信集體智慧可以加速創意的實踐,因此多年來致力於為創客提供關鍵資源,包括硬體設備、社群串聯、人脈媒合等資源。除此之外,洪堯泰更積極將 Fablab Taipei 推向國際,使臺灣人才能與國際交流。在全球目前 1200 多家 Fablab 當中,Fablab Taipei 為經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Fab Foundation 認證的「超級節點」(Supernode),而獲此認證的 Fablab 全亞洲目前僅有 4 間。

於 2015 年創辦「心展物聯網」的黃宸謙(以下簡稱黃),則盼望透過科技工具,解決 NGO、NPO 和政治團體的現金捐款難以透明化的問題。因此黃宸謙開發一款「智慧型募款箱」,捐款者投入現金後,隨即能獲得附加 QR code 的收據,捐款者掃描後即可得知金流去向,最後,捐款明細更會全部上傳至雲端,讓整套捐款流程更加公開透明。心展物聯網於 2017 年開始進駐 Fablab Taipei。

成為創客的初衷:只是想做讓自己感到快樂的事

洪:我在美國念書和工作 10 年之後回來臺灣,想要創業卻不知道該創什麼業,於是從過去的經驗出發,思考這輩子做什麼事情感到最有意義、最快樂。我想到之前念南加州建築學院(Southern California Institute of Architecture)時,曾管理過學校的木工廠,幫助大家把自己的作品完成,帶給我很多樂趣和成就感,因此想要做類似的事情。

當時 Makerspace(自造空間)在國外算是很新的風潮,可是臺灣相似的組織卻不多,因此想要引進。而在各式各樣不同的 Makerspace 品牌中,例如 Hackerspace、Fablab 之中,我選擇 Fablab 是因為它非常注重國際的交流合作,可稱之為跨國性的社會運動串聯。

目前全世界約有 1300 間 Fablab,遍布於 70 多個國家,這個國際社群每年都會舉辦一次年度大會,現在甚至還能隨時在視訊會議上看到各國的創客,和彼此聊天,或是交流最近正在做的作品。

Fablab 的精神,正是強調將眾人的智慧結合在一起,依靠知識和經驗分享,加速科技的進步,我們可說是匯集全世界的創意。

除此之外,Fablab 還盼望透過數位製造,讓所有的國家都可以在地取材、在地製造,這件事對生產方式會造成很大的改變。舉例來說,若是想要做一隻原子筆,(傳統工廠)必須要開模,再大量製造;但是數位製造就能夠做出少量、客製化的商品,可以只做出一隻完全符合我手型的原子筆。

客製化的好處是,所有產品都是先有需求才生產,而不是像現今的工業生產,先預設市場反應決定生產數量,若產品賣不掉只能降價行銷,造成更多的地球汙染。

黃:其實一開始創業時,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創客,只是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2014 年時,我是柯文哲競選辦公室的成員之一,當時部門所處的位置正好在大門口,常常有民眾來捐款,我就必須要跑到二樓財會室拿收據,一來一往很耗時,後續的收據整合也十分麻煩,因此開始思考能不能以更聰明的方法解決。

我打造了一台智慧型募款箱,讓現金捐款從被動變成主動,它是個有趣的機器,讓人在捐款時能夠多想一秒該社福團體正在做什麼、捐出的錢可能會被用在什麼用途,並會在收到現金捐款後吐出收據。

整合硬體和軟體,Fablab Taipei 提供創客跨領域的資源

黃:以硬體空間來說,Fablab Taipei 有雷射切割機等多種機器,平常若要自己尋找可使用機器的地方是非常麻煩的,這裡就把機器整理得很好。此外,我以前待的工作室空間很小,在這邊就能夠一張桌子做電銲、一張桌子做別的事,不用一直整理桌面,效率加快很多。

以軟體來說,Fablab Taipei 有一些跨領域的資源,洪堯泰有時也會幫忙轉介適合的客戶。

洪:(除了轉介客戶之外)也有可能促進異業結合,因為 Fablab Taipei 的社群早期有很多設計師,以及 3D 列印領域的人。

不過並非每一位來找我的創客,我都幫得上忙。有些人會請我幫忙介紹案子,但是我並不知道他的能力足不足夠,有時候雙方也會因為時間或價格因素喬不攏。其實合作成功的案例,都是巧合成分居多,就像黃宸謙需要空間,我剛好可以提供空間,因此我們才有持續保持合作的可能。

魚幫水、水幫魚,創客與創客推手應相輔相成

黃:合作這件事其實很動態,情況常常是剛好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我認為兩者最佳的合作方式,就是大家把各自的事情做好,(經營自造空間者)只要把想像中應該要有的場地經營出來,自然就會有適合的人走進來,不適合的人就會離開。

洪:自己想做什麼事,就應該要自己想辦法去做,而且要做得好,如此一來合作的雙方就是魚幫水、水幫魚的關係。

對我來說,創客社群是自然發生的,像是一個有機體。其實只要是人組成的單位,成員都會來來去去,符合這裡文化、喜歡這裡資源的人就會留下來。以國家和移民來舉例,今天如果大家都認為這個國家活不下去,自然就會移民到另一個國家,因為生命都會自己找到出路。

創客精神,是不滿意現狀、持續創新的生活態度

洪:創客一直都是小眾市場,很難成為主流,這是由一群不滿意現狀、並企盼自己努力去改變現狀的人們所組成的群體。如果你對物質生活已經很滿意,就不會謀求改變。

未來創客精神普及化一定會發生,舉例來說,在農業機具發展之前,所有人都是農夫,但當工具進步後,許多人力的工作便被(機器)取代,而在這樣的轉換過程之下,人類一定要有創客精神才能活下來。再把時間拉到現在來看,目前 AI 人工智慧很進步,以後現有的文書、銀行等行政工作,很可能都會消失,那這些員工的出路該怎麼辦?這就要自己去想辦法。

黃:我認為創客運動從來沒有死過,因為在工廠裡面,每個人都是創客,每個科技研發部門也是創客,重點在於創客精神有沒有被普及。舉例來說,假設你今天想要一件衣服,你會選擇去店裡面買,還是自己做一件?當你想要自己做,就符合創客精神。

創客將持續推動世界改變

黃:心展物聯網今年(2018 年)將會持續開發創新的產品,目前正在籌劃一款線上的捐款工具,讓各個社福團體能透過 Line 之中的聊天機器人自動完成捐款手續,還能線上開收據給捐款者。未來我希望每一個人在捐款時,都能不被感情推著走,而是可以多想一秒,讓資源更有效地被利用。

洪:而 Fablab Taipei 的目標,一直都是希望建立一個活躍的創客社群,透過讓不同領域的佼佼者聚在一起,激發出更多不一樣的火花,未來也希望這個社群的組成能更加多元和平衡。

對我來說,創客是一種生活態度,也是一個過程。當你在實踐點子的過程中,如何面對發現的問題,並提升自己的知識和技術,最後把產品做出來,這就是一種創客的態度。我認為創客總是會不斷地願意去嘗試不同可能,進而改變世界、改變未來。

全文轉載自勞動力發展數位服務平台

延伸閱讀
>> 從美國車庫到亞洲「自造者空間」—— 創客翻轉傳統製造業,動手改變社會
>> 這群高中女孩發揮 Maker 精神,自學程式為無家者打造「太陽能帳篷」——獲 MIT 資助 1 萬美金
>>「資本經濟難以服務到的小眾, 將因 Maker 運動獲得改變的機會」歐敏銓創辦平台,推動 Maker 社群新經濟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