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姊妹們一起創業吧!女性專屬共同工作空間,讓「女力」與創業家同在

2017.05.16

面對快速崛起中的女力(註一),職場的大環境到位了嗎?在女性專屬的共同工作空間裡,讓女力助女性創業家一臂之力!

編譯:黃思敏

從網際網路、筆記型電腦到智慧型手機,新科技不只為人們的生活帶來便利,更改變了我們的工作方式。越來越多人從傳統的辦公室工作型態,轉變成遠距工作,如:在家工作、進駐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甚至加入「數位遊牧民族(digital nomadism,註二)」的行列。

隨著人們工作型態的改變,共同工作空間也發展出更多額外設施,如:攀岩牆、室內健身房、瑜伽教室等。

以女性為主的共同工作空間也是趨勢之一,一間位於美國紐約曼哈頓的女性專屬的工作空間「The Wing」即提供了哺乳室、梳妝間、圖書室,以及充滿女人味的室內裝潢。

The wing設有梳妝間。

女性專屬的共同工作空間,為發展個人事業的女性創業家提供一個充滿人際連結、社會支持的環境與社群。

然而,女性專屬的空間並非新概念。上千個女性社團於上個世紀蓬勃發展,現代化的家庭使女性從繁雜的家務中解脫,得以組織讀書會、學習性社團等,而女性共同工作空間就像是這段歷史的延伸。(同場加映:執子之手,不與子偕老:日本「死後離婚」風潮盛行,終結無限上綱的妻職

過去的女性亦活躍於社團活動。

美國各大城市相繼出現女性共同工作空間,代表這樣的概念正醞釀著一股勢力,也補足了傳統辦公室或其他工作空間所不具備的功能。

有些人質疑女性共同工作空間是否具有排他性?在重視性別平等的當今,這樣的空間是否是不必要?

壓力賀爾蒙「皮質醇(cortisol)」是一個合理的解釋。根據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的研究,在男性主導的辦公室中,被當作「樣板」的女性(token women,註三),長期分泌過量而有害健康的皮質醇。

過去的研究也顯示,男性主導的工作環境容易導致女性的社交孤立、並有職場性騷擾的潛在危險,而充滿壓力的人際關係也可能導致自我懷疑。

可想見的是,不少共同工作空間也存在類似的工作氛圍。正因如此,女性對於女性共同工作空間趨之若鶩。(同場加映:打造「有機」的共同工作空間:我們不只共享桌子,還要共享創新能量

「女性創業家人數的成長與相關的資源之間,有著明顯的斷層,包含資金、培訓、人脈和工作環境等選項。」紙娃娃女性共同工作空間(Paper Dolls)的創辦人Jen Mojo於Huffpost中表示,女性共同工作空間便是為了讓女性擁有歸屬感、盡情地做自己,和找到事業上的資源。

於Paper Dolls工作的女性。

然而並非所有的女性共同工作空間都僅限女性進駐,有些也歡迎男性成員。另一方面,也有許多男性專屬的共同工作空間讓男性盡情發揮。

「一般的事業都有一個既存的結構,你入職時就會被分派同事、人脈、退休帳戶、保險等等。然而對於想要打造自己事業的女性而言,他們所需的是不同的結構。這樣的結構還不存在,而我們必須自己去打造。」Mojo表示

。隨著共同工作空間越來越多樣化的趨勢,我們可以期待更多具有特色的共同工作空間出現,未來就算出現主打托育服務的共同工作空間也不會令人驚訝了。


註一:「女力」,並不等於「女強人」,對於新世代女性而言,追求「女力」,並非完全著眼於事業或是個人成就,更重要的是,她們懂得如何積極展現自我,創造個人價值。(來源
註二:數位遊牧民族指的是利用網路,在雲端遠距辦公、生活方式像是遊牧民族的人,他們多半待在自己選擇且喜歡的城市替公司工作。(來源:
遠見雜誌
註三:職場中的性別問題常提到女性被當作樣板(token) ,或組織之中有所謂樣板主義(tokenism)的現象,指的是組織會刻意提拔或標榜少數群體中的少數人,以製造平等或重視弱勢的假象。(來源:
高等教育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Why the rise of women-only co-working spaces makes sense

延伸閱讀
>> 阿富汗第一所「女子程式」學校:這群學生從沒看過鍵盤 現在要用程式改寫中東女性的未來!
>> 跨性別者也有權利在寺內禱告」這個組織不畏壓迫,創立巴基斯坦首座友善「LGBT」的清真寺
>>「除了公主與娃娃,女孩應有更多選擇」:美國新創賣出逾百萬套女孩專屬的「工程玩具」


社企流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開學啦!

社企流這5年來伴隨臺灣社會企業一起成長,我們囊括臺灣社企發展縮影,集結成10堂社會企業精華課程,邀請100位講者登台經驗傳承,希望與1000名關心社會企業發展的你,在7/8 & 7/9 與我們同行,攜手為明天開路!
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