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賣米推廣文化 「掌生穀粒」前進港日

2015.11.2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孫中英(2015年11月20日)

先是賣農產品,再被定位成文創品牌、到最後是「社會企業」。掌生穀粒創辦人程昀儀昨天指出,雖然她的公司一直在被別人定義,但她的出發點,只是從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開始,希望透過台灣的歷史地理文化,呈現出在地的歷史風格。

台灣工銀昨天舉辦社會企業論壇,程昀儀在會中提到,眷村長大的她,從小到大都吃泛黃的戰備儲糧米,嫁到台東後,吃到第一包新鮮收割的米,讓她震驚,也因此走上創業一途。

程昀儀表示,掌生穀粒一開始的營運定位,是個「出版社」,出版土地上「農業作者」的作品。當過記者、做過廣告的程昀儀很懂得推廣好米,且推廣好米還不能採齊頭式平等,她的米價訂得很高,是台灣公定糧價的3到5倍,依然受歡迎。

(台灣工業銀行昨天舉行「創新經濟發展論壇—社會企業與共創共榮」論壇,邀請社會企業「直接跟農夫買」現場設攤。 記者林伯東/攝影。圖片來源

9年前、兩個人創業,現在成長到22人,程昀儀說,還好工作時攢了一點錢,頭幾年的確燒掉了不少,但她不是用錢來做事情,而是用人的時間來做這件事,現在品牌已經建立,今年公司已進軍香港,明年打算前進日本,會努力繼續前進。

社企流總經理陳玟成說,2007年台灣出現第一波推動社會企業的風潮,近兩年達到高潮,行政部門也開始推動社會企業,前行政院長官邸甚至改成社會企業聚落,越來越多企業願意協助社會企業成長,或對社會企業提供更優惠價格或採購他們的商品。

陳玟成說,社會企業因為要兼顧公益和獲利,經營不容易,且當企業發展越來越大時,「能否保有初衷」,是最大的問題;也有很多社會企業不想「被投資」,因為他們覺得解決眼前的問題,遠比自我發展重要,甚至希望達成目標後,能夠消失。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柏林現場】他做的盒子,讓你家陽台一次滿足三種願望:搶救蜜蜂、強化都市生態、還能自產蜂蜜15公斤!

2015.11.21

文:劉致昕/圖: Johannes Weber

「台灣也一樣吧?都市人養寵物無非就是狗啊、貓啊,」站在柏林市區十字山區的公寓天台,偉伯(Johannes Weber)看著我問,「以後就多一個新選擇了,蜜蜂!」

他兩手一攤,拿起一罐蜂蜜對我笑,蜂蜜的瓶身上寫著「產地:我家陽台」

社企流在柏林見識了用農園更新都市的「農樂園」,也看見校園裡怎麼養出新一代的消費者,但眼前的這位,卻說都市人的陽台就是基地,可以掀起一場搶救蜜蜂的生態革命。

靠的,就是他手中捧的「盒子」,一座迷你蜂巢。

盒子的出現,一開始是為了滿足偉伯自身的需求。

來自蜂農家庭的偉伯十年前搬進柏林, 在房子的後院開闢花園,種植番茄、小黃瓜,沒有忘記家中「傳統」的他,當然也開始養起蜜蜂。

「結果就是被房東發現了,叫我移走,」他苦笑。住了幾年的房子因為養蜂而被迫搬遷,新家沒有後院,只有一個陽台,還有搞頭嗎?

四年前偉伯開始實驗,以「盒子」的形式在陽台養蜂。第一年他造了十個盒子送給朋友,從不同空間、蜜蜂的行為,修正盒子的構造。第二年他建立網站試著賣盒子(BienenBox),沒想到十五個全數售出。第三年,他決定利用群眾募資 將盒子推向群眾。 「我們想要宣告世界,陽台也是可以做點事的!」偉伯說的有自信,但當時的他其實很沒把握,都市人能不能接受陽台養蜂不確定,更別提鄰居萬一發現,不是蜜蜂消失就是自己走人。

其實城市養蜂,救的是人類

既然這麼不確定,為什麼硬要在城市裡推行蜂盒呢?柏林光是蜂農就有六七百人,偉伯如果喜歡養蜂,也能回到家鄉和祖父一起打拼,為什麼要把都市人當作目標客戶?。

「當然,這樣做難上很多,但也有趣很多!」偉伯說,「拯救蜜蜂其實是保護人類自己,而城市是最適合打這場仗的場域。」

全球三分之一的作物、全歐洲四分之三的蔬果都靠蜜蜂授粉, 但蜜蜂數量從1990年代之後就快速下降,受到單一物種大規模農業、殺蟲劑使用、瓦蟎在七零年代的威脅等因素,蜜蜂的未來岌岌可危。

在鄉村,既有蜂農以大規模生產的方式在不同區域養蜂,但蜜蜂只能在方圓六公里內的區域工作,越來越大的城市區域變成了蜜蜂的空城,沒有牠們為植物傳遞花粉,也為都市生態帶來威脅。

蜜蜂需要更多的棲地,都市生態需要更多的植物,而像偉伯一樣想要養蜂的都市人,只有一座陽台。「於是我把這些需求、問題綜合起來,強迫自己在陽台上的試驗一定要成功,」蹲了兩年,偉伯想的不過這麼單純。最終的蜂盒長一點一公尺,但寬從三點五公分到三十五公分都行,端看用戶陽台的大小。

其實都市裡的蜂,產量更高

蜂盒的戰略意義是以游擊戰的方式復興都市空間,把陽台當作基地,雖然蜂巢規模小,但若能每六公里的同心圓內都有幾戶小型蜂農,擴大蜜蜂生活場域的同時也讓植物授粉更順利。

「而且,城市的多樣性其實比鄉村更有優勢,」偉伯說,一般的大型蜂農在鄉村養蜂,當地的植物物種因著自然條件生長,物種較為一致。一旦開花季節過了,蜂農還得在不同區間移動蜂巢、築花蜜而居。但城市中的植物以人工種植為主,多樣性反而比自然田野高,「不用移蜂巢,而且平均產量還比較多!」一個一公尺長的蜂盒,一年就能產出十五公斤的蜂蜜,以市價來算等於是一萬五千元台幣。

因此,當一個售價兩百五十歐元(近台幣八千七百元)的蜂盒登上募資平台,每年花二十個小時就能換得自家產的十五公斤蜂蜜,還加上實體課程、線上社群的隨時交流,線上線下的整合服務吸引近百萬台幣的贊助支持,另外還收到三百五十個蜂盒的訂單。熬了兩年的創業計畫,也讓偉伯成立StadtBienen公司後得到綠色科技獎的肯定。

「來,嚐一口這座城市的味道!」

最後,他補充了一個以都市養蜂創業的原因。

「我相信,都市人都會渴求貼近大自然,」他眼中看見的商機,是我們來到柏林後在每個食農創新中聽見的觀察,也是每一次讓我們心想「台灣有這個多好」的原因。

他打開手中那罐產自他家陽台的蜂蜜,抹上了麵包拿給我,「來,嚐一口這座城市的味道!」

那是他說的人與城市、自然的連結,每個地方的植物形塑不同的風味,於是從舌尖就能體驗城市中的生態,蜂蜜的量、味道都反映當地的情況。而偉伯相信,都市中需要這道連結的人會越來越多,他只需要將蜂盒設計得越簡單、彈性、貼近需求就好。

「以後,全德國的城市說不定是你從沒想過的樣子。」站在陽台上我們看向柏林的天際線,一旁蜂盒內熱鬧的很。是啊,為什麼不呢?

核稿編輯:金靖恩

同場加映:
>> 【柏林現場】這片大型都市空地 不蓋大樓、百貨和蚊子館,現在它是一座七十萬人享受的「農樂園」
>> 【柏林現場】他把農業變成「服務業」,僅靠四個人力  實現都市人「半農半X」的小確幸
>> 【柏林現場】這套課程讓孩子種菜、拔菜、賣菜通通自己來,不僅學校排隊搶著合作 連總理梅克爾都埋單
>> 【柏林現場】「消費帶來改變」只是產業界的催眠,食安問題其實是政治問題!—德國Foodwatch創辦人專訪

更多專題:社企流即將推出新版專題頁面,快來選你最喜歡的版型吧!

(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