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左右對立,拯救公部門
編譯:邱韻芹 編按:衛報專欄作家Zoe Williams以英國長者照護產業為例,闡述社會企業如何解決社會福利私有化(privatization)帶來的問題與困境。她認為社會企業和社會經濟可以跳脫社會和市場的二元化對立,用集體力量滿足公共需求。(本文以第三人稱編譯)
社會經濟聯盟宣言(Social Economy Alliance manifesto)號召大家拋棄自己對「公共」V.S.「私有」、「社會」V.S.「商業」這兩組價值的傳統想像,截取其中長處,進一步思考這兩組思維的碰撞將引領我們到何方。
該聯盟在西敏寺車站張貼海報倡導跳脫左右對立的思考,讓右翼代表的柴契爾夫人戴上左派圖騰切格瓦拉的扁帽。
Williams指出,過去超越左右的言論其實是要求左派放棄既有立場。當他們說「放下公共與私有之爭」時,真正的意思卻是「將公共服務轉至私部門,但請仍從公家口袋付帳。」當他們說「放下社會與商業的對立」時,真正的意思卻是「不要再強調人的主體性了,回到經濟原理的懷抱吧!」當她發現生活中的各項事物—從住宅、能源、交通到幼托—都逐漸走向私有化時,實在很難接受這樣的「溫情喊話」。
Williams完全認同社會經濟聯盟的倡議和作為,她也主張不應將世界分為社會與市場的二元對立;人們習慣將「市場」與「反道德」掛鉤,這種慣性去除了市場的束縛,賦予它很大的正當性。舉例來說,英國的長者照護一直是由公部門執行,但近年來公部門(councils)開始外包這項社會服務,由私人公司競標承包。採用最低標採購的結果是造成私人公司為求利潤,幾乎不可能遵守最低工資的限制,以及照護工作者的各項保險及勞工福利。即使公部門發現許多標案的出價低得使私人公司不可能合法給付所有勞動成本,但他們卻仍照常發包,因為如此能夠大幅減輕政府的財政負擔。
Williams認為社會企業能夠讓照護工作者擁有更好的勞動條件,提供更好的照護服務。她特別指出社會企業的資產鎖定(asset-locked)原則,可以防止過去利潤被不當搾取並集中至少數人手裡的市場運作惡果。因此,社會企業能建構出互助合作、永續經營和社區參與的社會服務模式。
此外,社會企業的透明公開及課責(accountability)特性能使經濟為人民服務,而非讓人民受經濟宰制。她也強調,社會企業與由國家提供公共社會服務的想法並不相斥。只是,當社會服務的大規模外包已成現實,當務之急是停止對商業的妖魔化,尋找經濟制度的出路。
當我們超越左右對立,就可能創造出新形態的企業主義(entrepreneurialism),這種企業經營模式並不是利己、個人主義的,反而是共享、集體取向的。畢竟在冷漠的國家(state)和逐利的個體之間,仍有堅實的一群「我們」存在。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文章標籤

  • 社企評論風向球

    社企評論風向球

    社企流編輯群帶你在此專欄中,輕鬆吸收世界各國對於社會創新、社會企業的評論!
NPO加速器-側欄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