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讓每一筆消費發揮社會影響力」:社會採購要風行,政府的態度是關鍵

2016.11.03
瀏覽次數:

今年9月社企流來到香港「社企民間高峰會(Social Enterprise Summit)」與「社會企業世界論壇(Social Enterprise World Forum)」現場,為讀者帶來第一手的採訪與觀察!跟著我們從社企認證和評估、政府採購、以及創新案例等面向,一探全球的社企發展趨勢。

文:陳玟成

社會企業的概念在世界各地風行,帶動消費者購買具有社會使命的產品和服務,也影響政府和企業的採購文化。一般採購只著重於成本效益的結構,但是社會採購強調能產生額外的社會影響力,包括協助弱勢族群、地方社區發展和環境生態保育等間接效益。

在今年9月的「社會企業世界論壇」上,來自蘇格蘭社會公司(Social Firms Scotland)行政總裁保蓮女士和澳洲社會交易平台(Social Traders)馬克先生分享社會採購計劃如何造成當地的影響。

曾經推動蘇格蘭公共採購改革的保蓮,指出中央政府的態度是影響社會採購的重要關鍵。

中央政府必須體認到社會採購的重要性,摒棄過去成本至上的採購思維,將社會影響力列為採購的關鍵指標,才能推動社會採購至各個地方層級。

蘇格蘭政府的採購法案,將「經濟、環境和社會」列為採購需要同要考量的三大利益,並且優先購買符合地方社區利益的中小企業產品服務。

來自澳洲的馬克則是運用社會採購平台Social Traders,鼓勵企業購買俱有社會使命的商品。澳洲的大型企業雖然有心採購社企商品,但是不知道要如何挑選好的產品,所以平台扮演的重要角色就是透過機制篩選和行銷優良商品給企業採購。社會企業雖然擁有社會價值,但是站在市場角度仍要考量採購端的需求,提供出品質優良的產品和服務。

馬克認為倡議政府和企業推動社會採購是必要的,但是同時社會企業也要建構好自身的能力和產能以滿足採購者的需求。(同場加映:給新政府:推動社會企業應擺脫KPI思維,做好「只有政府能做的事」

在論壇現場有一位社會創業家回應對於採購的看法:「一般社會企業樂見政府和企業的大筆採購,但是我們可能面臨的風險是,假如明年他們不再購買,但是我卻投資成本擴大產能呢?」

當社會採購面對顧客抽訂單的時候,損失的不只是銷貨收入,還有生產成本和資材設備,比起慈善捐款只有現金流的減少,可能面臨更大的風險(有些單位甚至借款購買設備)。因此社會企業不能埋頭處理於當下湧入的訂單,必須時常檢視自己的財務風險和核心競爭能力。(推薦閱讀:社會企業的業務模式

當社會採購面對顧客抽訂單的時候,損失的不只是銷貨收入,還有生產成本和資材設備。

從世界回到台灣,政府推行優先採購身心障礙團體產品和服務已經10年,包含各級政府機關、公立學校、公營事業機構及接受政府補助之機構、團體、 私立學校皆可以對身心障礙福利機構團體或庇護工場優先採購。而政府的推行也帶動民間企業進行公益採購,其成效是相當不錯的。

但是參考國外經驗,我們不妨思考其他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例如:政府如何將社會採購的思維擴大到整體採購的層次,每一筆政府採購都能考量社會和環境效益?我們能否擴大政府優先採購範圍至地方社區的中小企業,或是本身對於環境保育有顯著效益的社會企業?我們是否能夠協助社會企業和庇護工場推出更滿足消費者需求的服務和產品?如何鼓勵更多企業不只以慈善的角度進行社會採購,而是更能積極地將社會和環境指標納入採購的原則?

社會企業運用商業模式改善社會,其產品和服務也必須要有其他部門的購買,才能讓社會企業足以生存,甚至隨著購買量增加而擴大影響力。社會採購的精神在社會各部門興起,並造成典範的轉移,將會是未來的重要趨勢發展。

核稿編輯:林冠吟

延伸閱讀
>> 2016年度調查:最適合發展社會企業的十個國家
>> 社會企業的表現怎麼看才好?談「社會影響力評估」的挑戰與因應方案
>> 社會企業立法認證前,我們應該思考的三件事
>> 「教他釣魚,不如用新方法釣魚」:美國「中央廚房」讓失業者化身廚師,重新回歸社會

SEWF社會企業是否需要認證講座

社會企業立法認證前,我們應該要思考的三件事

2016.11.03

今年9月社企流來到香港「社企民間高峰會(Social Enterprise Summit)」與「社會企業世界論壇(Social Enterprise World Forum)」現場,為讀者帶來第一手的採訪與觀察!跟著我們從社企認證和評估、政府採購、以及創新案例等面向,一探全球的社企發展趨勢。

文:劉玟苓

一進到講廳,映入眼前的就是各國講者列席於前排,他們輕鬆的表情帶著專業,台下則是座無虛席。主持人是來自英國文化協會社企項目的資深顧問Paula Woodman,她開場說明這場座談採用她提問,各國講者回答,最後由她做總結的形式進行。而整場討論中,「為什麼我們需要社會企業認證?」不斷被提及,除了有多國代表討論社會企業認證(以下簡稱為:社企認證)在各國的現況,此次也更本質地去討論「為何需要認證」、「怎麼樣的認證適合自己國家」。

在臺灣,社企認證早已非新鮮話題,亦有多篇文章討論認證存在與否的好壞,本篇文章不再此多做評論,而是融合講座及資料整理,來探討為何需要認證、和參考他國如何發展其認證機制,冀望能成為剛踏入社企圈、希望了解社企認證概念的初學者們一個入門的憑藉。

SEWF社會企業是否需要認證講座

社會企業為何需要認證?

主持人Paula在開場時,簡要說明了為什麼我們需要立法作社企認證。

假設今天政府要開始推廣社會企業,促進社會企業發展,一開始會怎麼做呢?一般而言,政府會想到透過補助或是優先發起政府內採購。但是首先必須面臨的問題是,哪些單位是社會企業?哪些不是呢?

社會企業的認證,顧名思義就是藉由一個定義、一套標準,去判斷誰可以被稱作社會企業、誰則否,而這認證的真正意義,即是讓政府或有關單位進而可以判斷,該給予誰採購、給予誰補助等優惠措施,以減少中間確認時間、成本。

然而,回到認證機制的成立根本,到底什麼是社會企業的定義?以及自己國家的社企發展到底處於哪個階段?當下最需要的是什麼資源?才是各國在立法前極需釐清的要點。

社企認證在他國的發展

講座中各國講者陸續分享在國情不同之下,所產生的不同社企認證發展模式。筆者於此特別著墨韓國與中國的例子,期能為同是亞洲的台灣帶來借鑒。

在韓國「強政府,弱社會」情形下,亦即政府具有強勢帶領產業風向的主導權,由政府推動社會企業,依靠大企業扶植NPO、新型社企的模式極有效率,而在社企認證立法一事,政府在其中的角色主導權也非常強。不過雖然由政府帶領社企產業發展有其優點,但如2006年韓國頒布《社會企業促進法》後,因為其嚴格的條件,致使許多社會企業無法或不願意註冊,反而某種程度阻礙產業發展初期所需的多元性。

不過來自韓國Dasomi基金會董事局的主席宰雄牧師對此表示,立法一事是需要循序漸進的,是不斷試驗與改錯的過程。他認為再經過多年改進後,目前韓國社會企業認證立法發展也愈趨成熟。(同場加映:亞洲社企領頭羊-南韓「社會企業促進法」介紹

又如中國講者佛山市順德區社會創新中心總幹事李允冠先生提及,中國現階段以嚴格定義的社會企業屈指可數,因此強烈建議在產業發展初期階段,即便要做認證,也需要非常寬鬆的去定義、立法,以保有既有社群發展的模糊性,納入各方利益團體,透過時間去篩選出誰才是真正的社會企業。

韓、中學者皆提及因為其國情,而採用或希望採用「由上而下」、「由政府到民間」的發展方式,而與之完全不同的發展模式則為英國與澳洲,兩者皆是由民間發展至相應成熟後,認證立法則順勢水到渠成,其中各有利弊,端看各國發展狀況判定,沒有最完美的發展方式與立法、只有最適合。

講座最後,主持人Paula整理了3項思考要點,給予正在思考是否立法認證的各國參考:

  1. 首先,要先釐清為何需要認證系統:建立此系統,目標是減少確認是否為社會企業的溝通成本嗎?還是有另外的需求?
     
  2. 社會企業的定義和框架在認證體系中很重要:利益相關方必須要能融入其中,達成共識,且同時此體系要能辨識出誰可以加入成員、獲得認證。而如果台灣目前對於什麼是社會企業尚未有共識,則可能因為立法,反而一刀砍斷許多早期發展的社會企業,這點仍須多加著墨、小心謹慎。
     
  3. 他山之石,可以借鏡:現在很多國家已有發展經驗,可多多參考他國,如英國、澳洲、韓國等等,依照相似國情,發展出適合自己的認證體系。

在台灣,政府亦有觀察到近年為社會企業發展前期,因而試圖強力推動社會企業發展,然而在台灣各方對於社會企業定義仍不斷地討論,離社會共識仍有一段距離,Paula的3點結論甚有參考價值,值得台灣社會與政府單位不斷討論、思索。

核稿編輯:林冠吟

延伸閱讀
>> 2016年度調查:最適合發展社會企業的十個國家
>> 社會企業的表現怎麼看才好?談「社會影響力評估」的挑戰與因應方案
>>「讓每一筆消費發揮社會影響力」:社會採購要風行,政府的態度是關鍵
>>「教他釣魚,不如用新方法釣魚」:美國「中央廚房」讓失業者化身廚師,重新回歸社會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