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和合」手錶開啟視障者新視界

編譯:林子豪

一般來說,一條可靠的創業法則為:發掘未被滿足的市場、鎖定目標客戶、再來為其量身打造產品。不料,在此法則下,美國華府的創業家金亨秀(Hyungsoo Kim)卻踢到鐵板,一套專為盲人設計裝有點字的手錶居然反應不如預期。從中,他學到了什麼是「和合設計」(Inclusive Design)。

金亨秀與一些視障朋友的焦點團體訪談中,了解到當時的盲用手錶不是透過語音把時間說出來(安靜場合中就無法使用),就是需要使用者把錶面打開觸碰指針(常會把時間撥亂)。更重要的是,金亨秀的點字手錶跟這類的產品沒有不一樣,這些特別專為盲人的設計反而突顯使用者的缺陷,令視障者感到非常不自在。

因此,金亨秀拋棄點字,並且重新設計一套讓每個人都可使用的手錶,無論是否為視障者,這就是所謂的「和合設計」。

時隔一年,金亨秀把新的手錶原型展示給同一焦點團體,這隻手錶名為Bradley,以殘障奧運金牌游泳選手Bradley Snyder得名。Bradley的錶面沒有指針,而以磁鐵牽動的兩顆小球替代,一顆環繞在錶身外圍代表時針,另一顆則滾動於錶面上的凹槽內代表分針。因有磁力牽引,即便使用者在觸摸時撥開了小球,只要輕搖手錶,小球就會被磁力吸回正確位置。

果然,Bradley大受好評,特別是連非視障者也都愛不釋手,因為在許多場合基於禮貌並不適合低頭看手錶,如開會、面試、約會等,有了Bradley,就可以用「摸」的來感覺時間。


(名為Bradley的和合手錶/圖片來源

然而,多數投資人對於Bradley卻是無動於衷,原因是鐘錶業本身競爭就非常激烈,再加上Bradley的設計被認為太過簡單而無法取得專利。金亨秀始終無法取得投資人青睞,於是不得不動用個人存款,同時也向群眾募資平台尋求資助。出乎意料的是,短短一個月內他就售出4500隻Bradley,訂單來自65個國家,總共獲得將近60萬美金。

完成這批訂單後,金亨秀預計再次向投資人推銷Bradley。同時,他也開始著手開發下一個產品:「和合」鬧鐘。由於目前市場上多數的鬧鐘無法讓視障者自行設定時間,也無法檢查鬧鐘是否已啟動。因此,他準備以Bradley的設計為基礎,發展一款視障朋友更能方便操作上述功能的鬧鐘。

其實,金亨秀不只對鐘錶設計有興趣,他發現近年來電器用品對視障者越來越不友善,原因是觸控式設計已從手機和平板電腦快速延伸至電視遙控器、微波爐和洗衣機等。展望未來,他希望其他業者也能效法「和合設計」的精神,進而提升視障者的生活品質。


資料來源
The Washington Post: A new vision: How one entrepreneur changed his thinking about the blind

延伸閱讀

花生騷服飾 穿上原住民的古老神話

2014.04.19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林伶潔、吳佩容(2014年4月9日)

T恤左上方一隻一隻繽紛美麗的希利克鳥,是泰雅族人所尊敬的希利克鳥,以原住民的色彩加上了流行的樣式設計。位於古色古香的大稻埕上的服飾店花生騷想要帶給大家的是,將原住民的傳統精神和時代潮流加以結合的理念。經過花生騷的設計,這些各族傳統原本用唱歌、圖文來流傳的故事,搖身變成各種流行圖騰,讓一般大眾容易了解,其中屬於原住民的小故事。

圖片來源

泰雅族希利克鳥 占卜吉凶

像這件以希利克鳥為主題的設計,便是從泰雅族人的傳說而來。相傳,有一次森林裡的鳥兒們舉辦比賽,看誰能把大岩石推到溪流去,就可以證明誰是為最聰明的鳥。第一個要嘗試的是山雉雞,牠神氣地踱著步伐來到岩石前,才發現岩石原來是這麼巨大,最後,牠放棄了比賽。
接著第二個要來試試看的是大老鷹,牠用翅膀奮力地拍打,雖然把岩石搖動了,卻無法讓岩石移動位置。接下來,許多鳥兒都一一試過,還是沒有一隻能推動岩石。最後輪到一隻身材比麻雀還嬌小的希利克鳥說要試試看。牠不管大家的嘲笑,奮力地像箭一樣衝向岩石,結果岩石竟然成功滾動到溪流。

因為有此傳說,所以泰雅族祖先相信聰明、具有神力的希利克鳥能夠解決很多問題,所以,族人凡是要舉行結婚喜事,或是出門打獵、出草,甚至有關於耕種的事情,在開始做之前,都要先聽聽希利克鳥的鳴叫聲。當牠發出悅耳的叫聲時,表示族人可以按照計畫去做事;若聽到的是急躁的叫聲,就表示不吉利,族人必須改期進行。

不只擁有熱情 更要把握機會

花生騷是由Woods(本名劉諺樺)與德拉(本名林昇)兩人合力創辦,兩個人大學時期都是念設計相關系所。啟發德拉的是知名原住民音樂人舒米恩,舒米恩是阿美族人,曾得過金馬獎最佳新人,他堅持做原住民的音樂,更將電音和原住民音樂做結合,更繼續關心原住民部落、關懷部落青少年的文化教育,德拉在舒米恩還在擔任圖騰樂團時認識他,並被他對原住民文化的熱情感動,也讓德拉影響大學好友Woods一同創辦花生騷。

德拉是太魯閣族,他的原住民名字「Derlabers Saw」意同於「花生」,是他的外公為他取名,勉勵他不要忘本;而「Saw」是音同於「騷」,「花生騷」二○○二 年就此誕生。「把握機會,如果真的是你想追求的,就不要放棄,要堅持。」德拉說。德拉鼓勵年輕人真正確定自己的路後,多找一些幫助和機會,現在很多相關政府機關也會釋出一些補助或是計畫,來幫助年輕人創業,例如花生騷設計工作室就曾申請過二○一一年文建會所辦理的「文創產業創業圓夢計畫」,並通過決審,獲得新台幣四十五萬的創業獎金,在Woods與德拉的創業路途上,增添了一份力量。

阿美族傳統刺繡 對新人的祝福

花生騷的任務就是把原住民傳統的圖騰轉換成現代能接受的圖案、花紋,藉由流行的設計吸引大家的目光,不僅只是原住民朋友,而是讓一般大眾都能夠接受。這款「美好的日子」,其實是花生騷和舒米恩合作,花生騷將舒米恩設計的傳統阿美族情人袋刺繡樣式,轉印到衣服上作圖樣。

在母系社會的阿美族裡面,女人是主導家庭的重要角色,連浪漫愛情的開端也不例外。已到適婚年齡的阿美族少女,在碰見心儀的男士時,會請母親刺繡一個情人袋,並將這個情人袋送給心上人,如果男士願意接受,就代表這對情侶有機會可以結為連理。而這個情人袋中,擁有的是阿美族母親們對孩子的祝福,希望他們用這個情人袋找到適合彼此的另一半,攜手共同創造美好人生。

找到獨特之處 融入環境意識

德拉說,創業的路途上,更要找到屬於自己品牌的獨特處,做出和一般其他人都不同的差異化。文創商品做出自己的風格,有一定的原創性後,自然會擁有一些自己的市場和一席之地。花生騷以原住民傳統故事為出發,有時也加入與大自然環境共生共存的理念,賦予傳統精神中一種充滿新潮、設計的感覺。

就像森林系列的太魯閣族口袋森林款所描述的是,阿美族的故事裡,先人遷移新部落時,便手植莿桐幼苗,遙念祖靈。而這款服飾的口袋上面有一棵樹,其位置就在左心口的上方,代表我們要將樹種植在心裡,不只要記得歷史,也要記得保護地球、愛護環境,讓樹生生不息。

未來要將花生騷成功推廣出去

花生騷目前大多經銷據點都還在國內發展,目前台灣共有九家門市在販售 ,門市多半為花東地區的據點,北部多設在文創產業聚集之地,例如直營店所位於的大稻埕、花博園區內的原民風味館等。

未來花生騷也有意要將原住民流行服飾行銷國外,而目前第一步是在機場寄售,獨特的原住民圖騰服飾,能夠吸引觀光客駐足。另外,花生騷一方面忙於增加通路,也注重原本的網路行銷,不忘在粉絲專頁更新最新的活動、新品上市等資訊,希望在多方努力之下,可以讓花生騷被更多人看見。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