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逐漸改變人們溝通方式的社群媒體

數位科技正在重塑社會服務的樣貌

2015.03.29
瀏覽次數:

編譯:黃喬邦


不久之前,面對數位科技應用的蓬勃發展,社工總是理直氣壯:「我可不是為了坐在電腦前面才當社工的」,而當今情況已有些不同。Skills for Care 是英國一家社福機構,他們藉由訪談超過500位這個領域的主管與員工,了解他們對數位科技的駕馭程度、經驗和態度。而研究結果指出,已有超過95%的社工人員在工作上借助數位技術來提高工作品質和效率。

 逐漸改變人們溝通方式的社群媒體

逐漸改變人們溝通方式的社群媒體(圖片來源Photograph:Alamy)

數位技術在商務和傳播的應用不足為奇,值得注意的是,科技對傳統的社工服務也造成顯著的影響。四分之三的機構透過這些技術來規劃和記錄社工服務,超過一半的機構更是直接運用科技來提升與社福個案及其親友間的溝通、妥善安排閒暇時間,並幫助他們規劃自己的照顧計畫。

研究計畫曾拜訪過一個安養院 ,四處牆上都嵌有監控回報功能的平板,脫胎換骨成為全數位化的場所。管理者表示,他們現在幾乎不再用書面作業了,只需透過一台平板電腦:「照顧計畫、風險評估、健康檢測、安全管理及藥物提醒,從個案起床到就寢前,一切資訊都能即時地進到這個系統。」

即使是原先對這套系統感到緊張害怕的員工,現在也讚不絕口:「我現在唯一擔心的是,當我離開這份工作後,得倒回去用紙本記錄。」

許多雲端技術的產品,像是Google文件和一些社群網路,在社工照護領域漸成為主流。一位從事自閉症患者服務的經理說:「數位媒體已經自然地成為我們的一部分;我們用Google Doc來管理,用臉書來溝通,我們的粉絲頁有超過1萬2千個讚。臉書讓世界更認識我們,也協助我們招募人才。」

臉書也是一種資訊回報的工具,社工們會將活動訊息上傳臉書,使個案的家屬能知道他們摯愛親人的最新狀況。美中不足的是,有些場合因為地方政府的資訊法規限制,不能使用臉書或Google文件此類工具,只好透過即時程度較低的電子郵件來溝通。

除了資訊法規的限制,數位產品的價格與頻寬的取得成本才是拓展這類工具的主要障礙,沒寬頻網路的地方更是什麼都不必談。而另外一個挑戰則是員工是否具備相關技能。

儘管有高達95%的員工表示,自己的數位能力對於勝任工作綽綽有餘,然而卻有超過一半的管理者認為,有部分員工,特別是較為年長的,缺乏基本的網路技能。關於這個現象有許多不同論點,但較沒有爭議的,就是員工對數位產品的熱情普遍很高—他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數位產品的頻率,比工作上還頻繁得多,而無論是主管還是員工都期待數位科技能在工作上更為普及。

而來自於同儕間的影響則是讓數位資訊在社福領域更加普及的關鍵。每個社福機構中都會有對資訊科技較為熱衷的使用者:可能是經理、基層員工、志工或是其他人等。透過這些媒介,組織變有機會學習並發展出屬於他們自己的使用模式。

最後我們建議,應廣泛地支持並鼓勵社福機構從業人員學習並發展數位知識:包括同儕支持,找出數位小老師,並建立資源、知識和經驗共享平台。Skills for Care正致力於使數位技術在社福領域發揮最大效用:「全世界都在走向數位化,我們沒道理置身事外。」


資料來源

How digital technology is transforming social care

延伸閱讀

  •  創業的愛/社會企業結合科技創造友善城市
  •  在金融危機後,投資一個更好的世界

社區支持農業再進化,讓農民專心種菜 不再擔心該怎麼賣

編譯:賴菘偉

人們對於新鮮在地食材的需求正爆炸性地成長,因此農夫市集及社區支持型農業計畫在全美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即使這些活動已觸及到地方農業,但在經營方面都牽涉到耗時的物流及行政工作,這對於農民來說仍太困難及昂貴。Azoti是一個「統包型」的社區支持型農業計畫,使中小型的農夫及畜牧業者能透過他們的管道直接販賣給顧客。

Azoti的執行長Dave Ranallo,在2012年創立公司時,與8位雇主合作,成功地串連了450位員工成為訂購顧客,銷售作物則來自於3座位於俄亥俄州中部的農場。Azoti公司負責所有的行政工作,像是找到新顧客、處理訂單、管理庫存等等,讓農夫可專注農事而非產品販售。

Azoti公司就像是一個仲介,連結顧客、雇主以及食物生產者,促使他們進行交易。雇主不需為這項服務支付任何費用,而是由農夫來付費,他們付給Azoti每份訂單金額的17%。

Azoti某部分是基於執行長Ranallo對在地的農業觀察。他注意到許多農場因為激烈競爭而並未種植消費者所需的蔬果作物(Specialty Crops),反之,許多農田改種其他商品作物(Commodity Crops)甚至休耕閒置。

Ranallo強調Azoti對於農民有幾個好處:「首先,農夫可以得到比批發價更好的價格,因為他們不需與其他農民競爭,而且可以預測需求,這是他們在農夫市集無法做到的。另外,生產者還可自定價格。我們和農民是夥伴關係,讓他們為自己的產品定價,由我進行販售並抽取固定佣金作為收入,大家同心協力。」

Azoti將物流運送交給農夫及顧客自行處理,他們捨棄傳統的市場販售模式,由農民在週間時直接送到合作的公司內,藉此能直接與顧客建立關係、進行交流。

對Azoti的農夫而言,與顧客建立關係是這種社區支持型農業的好處之一。另一個好處是「保障」—與企業合作的農夫可以在種植前收到錢,因此能預先制定計畫,了解要種植什麼作物及如何管理牲畜。若因天候不佳而影響產量,訂購者與農夫也將共同承擔風險,。

因此任何會影響農夫的事,例如法規、天氣、債務等,同樣地也會影響到顧客。因此,當收成數量及價格有所波動時,如何妥善管理顧客的期望是一項挑戰,也是Azoti的商業模式中的風險。

Azoti除了需與傳統的社區支持農業、農夫市集,與販售本地食材的商店競爭外,它的重要競爭對手還包括Farmigo,一家提供社區支持農業計畫軟體的公司,藉由建立食物社群或社區支持型農業取貨點的網絡,將農夫與顧客連結起來。

關於未來的成長計畫,Ranallo認為仍有許多機會。他表示:「我們將來能擴展至全國,甚至全世界。我們可以為任何一位農夫開闢新的市場。此外,我們想要帶入食物相關課程及其他健康活動,像是減重或高血壓管理。」

2013年時,Azoti在由社區型農業圍繞的紐約市及加州的沙加緬度這兩個城市試行。Ranallo希望在未來公司的醫療保險福利中,也可以涵蓋社區支持農業。他提到美國梅約診所(Mayo Clinic)的做法,他們給予員工每個月6000元台幣參加健身房或訂購社區支持型農業產品。

Ranallo最後提到:「我們試著讓人參與在自己吃的食物之中,重新連結人與食物。我們想要讓人們去接觸食物,並加速他們對相關議題的覺醒,這樣他們才能改變飲食,攝取更健康、新鮮的食物。」


資料來源:

The Guardian:Instant farmers' market: startup aims to renew food system with direct sales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