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媽寶的養成

2014.11.2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肯定是因為英語教育普及,加上英語補習班推波助瀾,台灣這幾年很熱衷萬聖節。一起吃飯的兩個小姪女興奮地說,晚上要去找鄰居要糖果:「不給糖、就搗蛋(Trick or treat)。」

我問她們,如果你們有很多糖果,要不要分給沒有糖果的小朋友?

「不要!」兩個小女生笑嘻嘻地說。
「可是很多吃不完呢!」
「吃不完丟掉。」

追問了幾次,她們還是寧願丟掉也不給別人。我生氣了,訓了她們一頓。母親說我太小氣,她們還是小孩子呀!

我氣呼呼地回家上網,想找找萬聖節到底什麼來路,結果找到這支「父母假裝吃光小孩萬聖節糖果」的短片。短片中,許多父母假裝吃光了孩子前一晚從鄰居家討來的糖果,稚齡孩童聽到此一噩耗,要不是立即痛哭失聲,要不就是對父母惡言相向,「真情」流露。

 

 

對比影片中的小孩,我的小姪女的確不算特別惡劣。小孩的「真情」,也許原本就是天性的一部份。

朋友的孩子說要養狗。不是八、九歲的小孩子,是十八、九歲的大孩子。大孩子信誓旦旦,說養狗可以培養自己的責任感。雖然一聽就知道是邏輯不通的自欺欺人,但朋友還是買了。果然,養狗並沒有培養孩子的責任感,而是證實了孩子沒有責任感。大人替狗把屎把尿,孩子照樣東玩西玩。

朋友的孩子說要買車,以便去學校上課,雖然明明一班公車就可以到學校。朋友買了,加油要錢、停車要錢、養車要錢,當然是大人出錢。孩子會因此把書念得比較好嗎?我一點都不看好。至少,有沒有車子和書念得好不好,絕對不相關。

朋友說孩子身體不好、說孩子要準備英檢,所以孩子不必做其他事。如果照這種方式養孩子,就算孩子之後身體變好了、英檢通過了,會成為一個好人嗎?我很懷疑。
常在街上看到揹著提著大包小包的父母,臉色像雷雨前的天空一樣暗沈,還要狼狽地分出一隻手來牽小孩。不過即使如此,兩手空空的小孩往往不怎麼領情,要不是抱怨捷運上沒位子坐,要不是嘟嘟囔囔要買這要買那。

我沒有小孩,不必忍受這樣的窩囊,也躲掉生養靠爸族的風險。不過在少子化的台灣,不生不養孩子已被定罪。有孩子的朋友開玩笑說,難道以後要靠我的孩子養你?我心裡想著但不好意思說出口:你的孩子將來會不會養你都難說,我怎麼敢奢望要他養我呢?

「養兒防老」是個遠在天邊的棒棒糖,取得之前變數太多,操之不在己,父母應該醒一醒。倒是如何訓練自己也訓練孩子自立自強,避免讓自己溺愛孩子愛到盲目,避免養出開著超跑酒醉駕車的惡性媽寶、靠爸族,比較實際。

其實我也是個媽寶。

有媽的孩子像個寶,沒媽的孩子像根草。我四十幾歲了,仍是個媽寶,這是非常非常幸運的事。母親總是擔心我冷著了熱著了餓著了太晚睡了睡過頭了,前一分鐘才說我肚子太大應該減肥,後一分鐘又叮嚀我肉要吃魚要吃青菜要吃水果要吃這是雞湯呀記得要喝。

親情是不理性的,自己的孩子永遠是孩子,永遠需要被照顧,即使孩子已經長大成人結婚生子有了老花眼。而自己的孩子也永遠是對的好的乖的善良的,如果有人說他偷搶拐騙吃喝嫖賭殺人越貨,那一定是被誤會或者被栽贓。要是罪證確鑿孩子也認了,那百分之百是被朋友帶壞的。

愛自己的孩子是強大的天性。父母的功課是克制自己對孩子不理性的溺愛,以免把孩子養成媽寶、靠爸族。

依賴父母是孩子的生物本能。孩子的功課是克制自己對父母沒有限度的依賴,以免把自己變成媽寶、靠爸族。

並非所有的天性與本能都應該被縱容。自私自利、欺善怕惡、貪嗔痴怨、嫌貧愛富、貪財好色、好吃懶做,都是生物本能,都是天性,但是也都必須自我克制,並且受到法律制度與道德習俗的約束。否則,人人都照著天性與本能行事,雖然很自由,但是,也就沒人能夠苛責黑心商人賣黑心油了。

全文轉載自天下獨立評論專欄

擺脫負面標籤,讓社會創業成為青年對世界的想像

2014.11.20

文:林以涵

填鴨式教育、草莓族心態、高升失業率...這是年輕世代常被賦予的標籤。然而我們生活中的知識傳遞、價值判斷、經濟環境等正面臨巨大挑戰與反思,社會企業這個應時勢而誕生的創新經營模式,成為青年人對世界的另一種想像及參與可能,也獲得先驅們的支持。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孟加拉格拉明銀行(Grameen Bank,常被稱為窮人銀行)創辦人尤努斯(Muhammad Yunus),認為社會企業結合了傳統企業的競爭與社會公益的創造,他在2011年成立了格拉明創意實驗室(Grameen Creative Lab),鼓勵年輕人構思創立社會企業的計劃,將他的影響力深汲到社會企業育成面。全球最大的社會企業家培育組織阿育王(Ashoka)創辦人德雷頓(Bill Drayton)也提出「青少年改變世界」的理論,他認為青少年是未來世界的承擔者,讓青年們學會獨立思考、參與社會服務,將促進社區經濟與社會企業的發展,事半功倍。

如何運用教育培養青年發揮創新思維、創業精神來改善社會呢?以下幾種管道可供參考。

一、社會企業育成機構走進校園

阿育王校園(Ashoka U)於2008年成立,透過類似建教合作的方式,將大學校園轉化成社會創新的育成中心。想申請成為Ashoka U合作夥伴的學校,必須證明他們有潛力推動變革,從老師到學生、課堂到社團、校內到校外,都需充分貫徹並實踐社會企業的理念。

英國最大的社會企業家支持平台UnLtd(讀為Unlimited),在2000年因政府決議將部份千禧信託基金用於支持社會創業而成立,總部設於倫敦。UnLtd每年發起多個獎項,提供資金、培訓、導師等資源給近千名社會創業家,扶助社會企業的啟動、擴張及轉型。UnLtd也與英國高等教育委員會聯手,與60個大學合作,讓學生們能接觸到社會企業的理念與實作機會。在星展銀行、新竹物流支持下,社企流也引進UnLtd到台灣成立「社企流iLab」,支持青年踏出創立社會企業的第一步。

二、研究中心與在地連結

輔仁大學的社會企業研究中心、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多年來致力於研究與推廣社會企業,更因輔導眾多社會企業時,發現其普遍缺乏銷售與推廣管道,於2012年成立台灣社會公益行動協會,與一群曾為輔大學生、目前不到30歲的夥伴們一起推動「17 Support」社會企業網購平台,鼓勵大眾用消費支持社會企業。中山大學的社會企業研究中心、中央大學的社會企業中心亦相繼成立,讓更多學生了解社會企業精神。

三、老師也是Change-Maker的社會企業課程

許多教授也開設以社會企業為主題的課程,台灣大學的陳東升教授,從社會學角度切入,啟發許多年輕學子著手進行社會創新的相關計畫,「好伴共同工作空間」、「響耕」團隊皆是陳教授的得意門生,教授的課堂儼然成為台灣社會創新的小型實驗室。台灣大學創意與創業學程主任李吉仁教授,長年深耕企業策略規劃以及替大型企業規劃員工培育的相關訓練,認為社會企業創新的利基在於商業模式,例如建立雙邊或多邊市場,使有能力或意願的消費者能夠負擔弱勢者無法全額支付的服務,消費動機不只因為善心也包含了創新的價值。其他如設計、建築、服務科學、人力資源、工業工程等不同學科的教授,也都開始將社會企業元素帶入課堂中,散播「Innovation for Good」的種子。

四、學生自發組織的社企力

除了研究中心、教授開課等管道,學生自動自發匯聚的能量也不容小覷。來自美國舊金山的Net Impact社團,在1993年由一群MBA學生成立。希望能培養學生以商業的思維,創造企業與社會的「共享價值」,並發揮影響力,實際執行解決方案。台灣大學於2012年率先成立台大不同凡響社(NTU Net Impact),清大微世代(WE Style)、交大創思社也是以社會企業為主題的社團。校園內的社會企業的主題競賽-從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的Global Social Venture Competition、星展銀行與新加坡大學合辦的DBS-NUS Social Venture Challenge、到台灣的TiC 100競賽,亦提供學生們實戰練兵的機會,測試自己的社會創新專案。

根據調查,70%的大學生表示工作是否能對社會產生影響力,對他們來說十分重要。對於想要開創嶄新職涯、改善社會問題的青年而言,投入社會企業是一種新想像與新選項。除了滿腔熱血,穩紮穩打的執行力和堅持度也是創立社會企業的成功關鍵要素,透過以上四種管道,教育資源也可以為青年加把油、賦予新價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