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越南雙城記:有任務的旅行

2014.02.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執著

大企業家叫年輕人要熱情、要執著,終將成功。
佛家要人放下執著,凡一切相,皆為虛妄。
執著,是好是壞不一定,聰明也取巧的說法是「擇善固執」。但,何者為善何者為惡,又是另外一大篇了。

雲章有個「執著」。當大家都趁暑假帶著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小孩子出國時,她執著地想帶父母去自助旅行。是善是惡我無法判斷。雲章是領導人,我的「執著」是跟隨領導人,奉陪到底。

雲章的爸爸,我的岳父,也有所執著。

岳父大人,粗茶淡飯,省吃儉用,是一位實事求是的黑手知識份子。一世辛苦,換得幾間不豪之宅和滿宅子「無價」的書籍和古董(可能是「無價之寶」,也可能真的「無價」)。岳父大人的執著,是拒絕配合商業節慶的吃喝玩樂,不屑言過其實的小資旅行。父女兩人的執著,相互抵觸。

終於,機會來了。信佛甚篤的越文老師珊珊,每年都募集物資款項,號召眾人赴越南鄉間布施貧苦人家。雲章以此為名,邀父母同行。

這不是風雅浪漫的旅行,是肩負任務的一趟行程。「好吧!」岳父大人點頭,岳父岳母加雲章和我和小姨子雲咸,裝了一皮箱準備捐贈的禮物,五人加入珊珊慈善團,行善兼旅遊。

顛簸

抵達隔天清早,我們和珊珊慈善團在胡志明市(Thành phố Hồ Chí Minh)市區集合,同行的共有二、三十人,滿滿一車,包括兩三位來自台灣的越南外配,其他皆為越南人。一台車前掛了紅布條的中型巴士,還有一位穿著正式國字臉的男性團長,浩浩蕩蕩。

出發前,我沒搞清楚要去同塔省(Đồng Tháp)還是同奈省(Đồng Nai)。據說是兩個小時車程。

上了車,終於確定。呃,是同塔省,所以怎麼可能兩個小時,單程就足足五個小時呀!車子從簇新的封閉式高速公路,轉到一般公路,再轉到大車小車摩托車腳踏車行人牲畜共用的鄉間小路,幾乎要開到柬埔寨邊界。一路顛頗,我扶著坐爛的屁股對珊珊生氣,珊珊說她也沒去過這個點,很抱歉。我則是對同行的岳父岳母很抱歉,尤其坐骨神經本來就不舒服的岳父。

捐贈儀式在地方政府的監督下進行,頗彆扭。官員說話,團長說話,婦女孩童在烈日下等待,我們私自帶去的禮物不在清冊上,不准發放。結束後,去高台教的寺廟吃齋飯,雲章得人緣,廟裡的小女孩送她草紮的蚱蜢。

回程,沒直接回胡志明市,還有在另一個省的另一站。司機在夜色中摸索,想找到檳椥省(Bến Tre)的一間寺廟,廟裡有些孤苦無依的小和尚小尼姑。這裡沒有政府官員監督,髮型古意的小和尚小尼姑拿了禮物唱了歌,很開心,我們也很開心。一整天的風塵僕僕,融化在歌聲和笑聲的夜色裡。

不過,原本第二天還要去另外兩間孤兒院,據說車程只要幾十分鐘。喔不喔不,謝了謝了,我們奧少年身體虛,任務到此。另一半的禮物還放在旅館,先留著,再看看。

鄉愁之一:雲章和我的鄉愁

接下來的三天,我們立誓不搭長途車,睡到飽,逛市區。至於「任務」,之後再說。

雲章和我都曾經在胡志明市待過幾個月,以學習越文之名,行深度旅遊之實。而我們幾個月程度的越文,也在這樣的自助旅行(逛街)發揮了極大的效益。

幾個必去的景點,紅教堂(聖母大教堂)、郵政總局、統一宮(獨立宮)、檳城市場、安東市場,帶著首次到越南的岳父岳母小姨子繞了一圈。重中之重,是雲章魂縈夢牽的同起街(Đường Đồng Khởi)。這兒是越南精品街,價格公道、服務周到。雲章帶著媽媽和妹妹殺進殺出像在作戰,我負責陪同覺得無趣的岳父大人觀戰。

走在胡志明市的街上,勇敢穿越如多年前一般無號誌亦暢行的車流,以越文加英文與小販店員談笑應答,看著有新有舊的建築,聽著不絕於耳的喇叭聲,心中忽然湧起鄉愁。我問雲章,她也是。是的,鄉愁,或是說重返故鄉的親切感。我和雲章曾經分別在不同的時間,獨自在這個城市晃蕩了三、四個月。

鄉愁,維基百科如此定義:一個人並非身處故鄉並期望返回故鄉,而感覺到的壓力、憂慮或恐懼。

我們的鄉愁好像不太對勁、不太一樣。照理說,我們的鄉愁對象應該是台灣、台北,但也許因為沒有長時間離開的經驗,即使曾經在越南四個月,也知道歸期,所以並不愁。反倒是越南,曾經獨自在此待過,認識了這裡的街道、氣味、朋友,但因為不確定什麼時候有機會再來,又因為隔了太久才重返,所以格外有感觸。

最妙的是,一天上午,我們回到從前的住處,見到巷口的摩托車司機、房東太太、路邊攤大姊,回到學越文的人文大學,見到當年的菜老師現在的系主任、見到當年和雲章一起學越文的韓國大叔(他還在繼續學),我們驚喜,他們也驚喜,語言有限,但是開心的感覺發自心底,奉上小禮物聊表心意。

連續三晚,我和雲章吃旅館附近同一間路邊海鮮熱炒攤,那是我第一次來越南時吃的海產店,也是雲章第一次來越南時我帶他去吃的海產店。三個晚上,我們都點生力麵炒麵、烤蝦、香茅蛤蜊湯,以及一定要配大塊冰塊大口喝的西貢啤酒。連吃三晚,吃到服務生酷酷地側目(你們這兩個外國人是怎樣,有這麼好吃嗎?)。我們微笑以對。

他不知道,我們很想念這樣的滋味。

鄉愁之二:會安異鄉人的鄉愁

我的鄉愁恐怕是為賦新詞強說愁,不過飄洋過海到越南的華人,他們的愁,應該就真切了。

越南航空在促銷國內機票,所以買國際機票、送國內機票。我們一行五人告別胡志明市,用免費的機票飛抵從未來過的中越,目的地是古城會安(Hội An)。

離開胡志明市前,下榻旅館老闆娘很貼心也很會做生意,替我們聯繫了會安當地的合作司機、連鎖旅館,一出峴港(Đà Nẵng)機場,就看到司機先生拿著寫了我的越文名字牌子等著。

相對車水馬龍的胡志明市,峴港的車好少、街道好寬呀!司機先生不疾不徐慢慢開,我坐在前座,一邊翻地圖確定方位,一邊和司機有說有笑雞同鴨講。到了會安預定的旅店,才發現這裡會安市區太遠了。沒下車,請司機繼續開,我們要住在古城邊,走路可到的距離。

司機笑一笑,繼續前進。三、五分鐘後,依街景和招牌判斷,我們到了在古城邊的旅館密集區,請司機在一間古色古香的中國式飯店前把我們放下。一問,一間房竟要40塊錢美金,太貴了!飯店櫃臺不挽留,我們把行李拖出來,先在對面的小餐廳吃飯歇腳,反正時間還早。

吃了午飯,我們決定沿街詢價,另尋住處。這裡一間比鄰著一間小旅館,總有落腳處吧!但是我們錯了,竟然間間客滿,全被背包客住滿了,一間房都沒有!唯一有房間的旅館,說是在兩、三分鐘的車程之外。兩、三分鐘的車程?我信不過。

繞了一圈,回到古色古香的中式飯店。我們帶著歉意低著頭怯生生重新登門,幸好飯店不記仇,還是一間40美金沒漲價。

會安的鄉愁,寫在古城的建築上。滿街的中式建築、中式食物、中文字匾額,都是當年來此地營生的華人,留下的具體鄉愁。

華人有鄉愁,日本人也有。會安古城區分為兩塊,一邊是華人區、一邊是日本人區,中間以一座現在看起來仍很堅固的「日本橋」相連。「日本橋」是非正式的稱呼,正式的名字是「來遠橋」。「來到很遠的地方蓋了一座橋」,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作為16、17世紀的國際大商港,除了華人、日人,會安還有從更遠之處來的印度人、荷蘭人。不過,可能是因為他們人數太少了,留下的鄉愁我沒看到。

會安電影城

會安也許不再是數百年前的國際大商港,不過,曲折的歷史機緣,卻讓世界各國各色人等,以別的理由重新回到她的懷抱。

因為古舊的建築街道原貌保存(沒有錢更新?),會安古城在1999年被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UNESCO)宣佈為世界遺產,配合越南開放賺外匯,吸引了包括我們一行五人在內的超大量國際觀光客。古城內,所有的門面都是販賣文化商品的店家、販賣在地餐飲的餐廳、販賣古色古香的廟宇會館,所有的外國人都是觀光客,所有的本地人都在招攬生意,像個大型的平面露天的百貨公司,也像模糊印象中的中影電影文化城。

在這座電影城裡連逛三天,走完了所有的街廓,各取所需買了商品,甚至認識了整天肩著扁擔、嘴裡生澀地說著中文「香蕉,好吃」的賣香蕉大姊。她說她為了供小孩讀書,不得不每天挑著扁擔賣香蕉。小孩多大了?讀大學了。我們在胡志明市沒送完的禮物和四方報,送了一些給她,她和其他挑著香蕉扁擔的大姊們,吃驚地看著四方報。

Life Start,開啟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由一位澳洲女士Karen Leonard在會安成立的「Life Start」基金會(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TheLifestartFoundation)。基金會在古城邊有個小店面,店裡賣的,都是由當地殘障人士做的產品。我們參觀時,進進出出的都是掛著笑容的越南殘障人士,一位口操英語的西方面孔大姊,對我們解釋基金會的運作。

基金會號召以澳洲為主的志工到會安。若你有醫療復健專業,那就來協助殘障人士復健,若你有一技兩技三技之長,那就來教殘障人士製作手工藝品。如果你沒有專業只有愛心,就來當志工顧店,不過也得承諾最短一個月的時間。我們什麼都沒有,有一點現金,就來買東西,也把之前沒送完的禮物,一併送給基金會,換來誠懇的感謝。

店門口,一位腳不方便的年輕男生在越南斗笠上作畫。他神情專注,手握毛筆沾黑墨,在不平整的斗笠上畫竹影搖曳、畫月下孤舟,頗有風味。除了畫,他也在斗笠上「畫」中文字:福、安、和、愛。我想捧場買兩頂,可是又不希望帽子上是那些字。靈機一動,可以請他寫「四方」的中文和越文呀!

圓形斗笠分四面,對稱的兩面是竹影搖曳和月下孤舟,另外兩面是「四方」的中文和越文。越文的「四方」不是問題:Bốn是四,Phương是方,他會。但是中文的「四方」二字,雖然我們覺得筆畫簡單,但是對他來說卻是兩張圖!我先用原子筆寫給他看,但是字太小,他一臉困惑,我索性拿了他的毛筆寫得大大的。OK!

他問我要幾頂,我說你畫幾頂我就買幾頂。他老實地估計了一下,一個下午大概可以畫四頂。於是,我在辭去四方報總編輯之後,有了四頂全球獨一無二的「Life Start四方斗笠」。

這個店面的地址是Phan chu trinh街77號,在會安古城的外緣街邊。如果你來會安,請有錢捧個錢場,有人捧個人場。

有任務的旅行

回台灣之後一個多月,才回頭來寫這趟旅行,感覺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

雖然說這趟旅行「有任務」,其實只是個幌子,不過就是找個理由出遊罷了。而出遊是必要的,換換空氣,面對不同的人事物,激活一下腦袋與身體。

對於成年子女來說,最難相處的人就是自己的父母。不過對父母來說,又何嘗不是?我相信絕大多數的父母,都很難接受當年路都走不穩的小男孩小女孩,如今已經長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執著,不再那麼聽話了。

我們一行五人,興趣各異,五人一起「自助」,難免牽牽絆絆嗑嗑碰碰。而且這趟旅行遠不如一般行程舒適安逸,當下可能又熱又餓又累不免抱怨幹嘛來活受罪。

不過,不同的組合,有不同的樂趣,也因為與不同的人同行,看到了不同的人事物。回家之後,回味無窮,開始商量下次要去哪兒。

將大愛傳給地球 大愛紗做到了

2014.02.06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林之耀、顏大惟(2014年1月31日)

只要對著自動販賣機投下硬幣,就可以馬上享用到一瓶冰冰涼涼的瓶裝飲料,但是在喝完飲料後,你是否有把遺留下來的寶特瓶好好做資源回收呢?回收而來的寶特瓶用途非常多,其中「大愛感恩科技」便是利用獨家的技術將寶特瓶轉變成紗線,並利用紗線製作出許多紡織品。發揮創意的同時,也兼顧到了永續共生的概念。

圖片來源

證嚴法師帶頭做起環保

「大愛感恩科技」於二〇〇八年正式成立,但其實最早可追朔至一九九〇年時證嚴法師的一句話:「用鼓掌的雙手做環保」,開始帶動了慈濟上下的環保熱潮。二〇〇三年,「慈濟國際人道援助會」正式成立,致力於賑災及環保再生理念。

二〇〇六年,慈濟國際人道援助會憂心不會被地球分解的寶特瓶在未來對環境生態的影響,開始利用慈濟環保志工回收的寶特瓶,並整合紡織業上中下游廠商一起開發出專業技術,將寶特瓶化身為大愛紗,並利用大愛紗做成愛心毛毯分送給世界各地的災民。

為了更進一步推廣保特瓶回收再生與呵護地球的理念,二〇〇八年正式成立大愛感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生產的環保紗的純淨品質,也博得「友善大地,關懷世界」的美名,期許能集合眾人的力量,付出無私的心貢獻於環保研發。

集合各界力量 寶特瓶化身大愛紗

走進一間位於內湖的慈濟環保站內,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慈濟有名的「靜思書軒」,「靜思書軒」中有販賣各式大愛感恩科技出產的環保產品。再往前深入,一群奉獻時間與精力的環保志工們正專心的將垃圾作進一步的分類與處理,擔任志工已久的陳淑穗表示,志工們通常早上八點就開始陸陸續續的抵達環保站並開始工作,分類項目有寶特瓶、電子產品等眾多垃圾,其中寶特瓶除了基本剪開瓶環的動作之外,還要依照瓶子本身的顏色來做區別,淑穗師姐說明有些瓶子本來瓶身就有色彩,因此就直接利用本身的顏色來做成紗線,就可以達到無染色、但卻有顏色的效果。

為了確保寶特瓶的品質,志工必須先依顏色分類、拆解瓶蓋與瓶圈、去除瓶身標籤、壓成保特瓶磚;再交給下游業者粉碎成瓶片,並經過清洗、除雜質、乾燥等步驟後,就可以塑化成再生聚脂粒,紡織業者也才能開始抽紗。陳淑穗也表示,要做為紡織原料的寶特瓶,必須乾淨、無雜質,不然容易在抽紗的過程中斷裂,就不好織成布。因此慈濟的環保站對於志工們回收把關的品質非常自豪。

創新營業模式 全數回饋社會

大愛感恩科技經營規畫室的李明瑩表示,當大愛感恩科技還處於雛形階段時其實是用一般企業的手法來經營,也就是以營利為目標,但是慈濟組織本身較為特殊,因此普通經營手法不適用,才決定創造出一種新的經營模式,其中最大的亮點是公司的獲利將全數回饋給「慈濟基金會」,作為國內外賑災及公益慈善用,創造了回饋社會的新模式。

歷經五個年頭,大愛感恩科技不斷的提升技術,寶特瓶製成的大愛紗已具備多種如排汗、保暖、除臭、抗靜L電等功能,並獲得「搖籃到搖籃」全亞洲回收紡織品中的首張銀牌認證,更在去年同時獲得碳足跡與水足跡的雙重肯定,將環境的傷害減到最低。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