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行動」 的時代

2014.06.1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魏華星(Francis)

「行動」是始

數學題:夢想+行動=創新+改變,但假若方程式的左方減去了「行動」,那又如何?答案:夢想=空談。沒有行動的創意、夢想或策略,無論有多絕妙,都只是空談。那為甚麼大部分創新意念,只停留在空談(或稱「吹水」)狀態?

一、太多恐懼(Fear):

愈聰明的人愈懂得計算,他們也更知道離開羊群有多危險、離開「安全範圍」(Comfort Zone)要放棄多少,失敗事少、別人的批評與目光事大。

二、太少熱忱(Passion):

要是真心對某個夢想或社會議題有極大的感召(Calling),根本很難去迴避而不行動,問題只是你是否真正愛上你的夢想。

三、一貫惰性(Inertia):

離開慣性的軌跡不易,其實「吹水」也可能是個階段,每件事情都有一個醞釀期,「吹」多了也把自己一步一步推向行動。可能一百個人只有一個夢想,但一萬個夢想也不及一個實踐下來的行動。行動才是真正夢想的開始,行動才開始證實這不是空談。

「行動」是終

墨子是中國歷史裏的一個大行動家,他最討厭只說不做的人,而他自己一生都在行動、奉獻給他的偉大理想。墨家能在戰國時期與儒家一爭長短,相信和他表裏一致的高尚品格有絕大關係。活在戰爭連年的亂世時代,最安全的選擇是附強、避世,但是他,堅定不移地以行動回應殘酷的現實。

近年的社會創新風潮,創造了一批不可多得的社會企業家,他們當中有學者、醫生、記者、政治人才或商界精英,縱使有不同背景,但他們都有一顆對社會、環境的熱切的心。他們在當前的亂世有恐懼嗎?離開安全範圍容易嗎?可是,他們選擇行動,就基於一個最簡單的終點---改變。

《鑽的》(Diamond Cab)的梁淑儀,因爲媽媽要坐輪椅而創造無障礙的士;《綠色星期一》(Green Monday)的楊大偉,因爲自己的信仰和信念,投身推廣綠色生活;《仁人學社》(Education For Good)的謝家駒,以自己對教育的熱誠,創立針對社企的教育學院。還有更多更多,他們都是社會的英雄,為歷史留下光輝的一頁。

「行動」是道

把夢想付諸行動,其實永遠都不會失敗。除了能享受豐富的過程和真正學習人生之外,行動令人著魔、上癮的原因,是它能轉化一個人的思維。大部分人看到問題,只會想到挑戰,但行動者卻能看出行動的機會,他們有一種來自内心的正向思維。

今天的社會環境真教人聯想起過去歷史上的亂世,富者貪婪無道、政者持權橫行;貧者出頭無日、義者志不能伸。社會需要更多的先行者、行動者,他們看似過分理想的「阿甘」,但假以時日,他們會感染更多的人。

行動者萬歲!


作者簡介:「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始人兼首席行政總裁 ,也是「三十會」的核心組織者。隨著在市場營銷,廣告和戰略行業積累的經驗,Francis在致力於「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前曾擔任電訊盈科策略性發展的助理副總裁,負責在中國的企業發展和戰略信息和通信技術業務。他現在還是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兼職委員和大學客席講師。他希望能通過「香港社會創投基金」的平台促進年輕專業人士的參與社會企業家精神和社會創新。

回響/審核管控 恐扼殺社企活力

2014.06.07
合作轉載

聯合報/胡哲生(2014年5月28日)

近來社會企業頻頻出現在媒體報導、社會演講與官員口中,在第一線從事社會企業經營與陪伴社會企業成長的學者專家眼中,卻是亦喜亦憂。

喜的是,長期以來默默以小眾之力投注於自己身邊問題的社企工作者,終於有喚起大眾共同關懷身邊問題的契機;憂的是,如果這只是另一股社會風潮,猶如蛋塔現象,潮過則社會依舊問題依舊;更令人恐懼的是,一些宣稱需要社會企業立法以認證、審核、優惠或推動社會企業的言論,擁有台灣中小企業自立精神的社會企業,將被法規與控管的框架弱化活力。

社會企業是新心態的經濟活動。我們之所以在企業之上加上社會兩字,就是要凸顯有些企業家不是僅以財務獲利為唯一目標;依據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的定義,它是「兼顧社會價值與獲利能力的組織」。我們看到很多企業不論用何種方式,將經營活動順勢銜接到他所關懷的社會問題上,將傳統上大家認為不需關心社會的純經濟性企業,在心意上添加了一些人性或社區關懷。

事實證明關懷活動不但沒有成為成本負擔,甚至為公司帶來更受珍惜的願景、為員工帶來情感、為消費者添加信任。

我們認為每家企業都可以成為社會企業,不論營業規模大小,轉變心態的企業愈來愈多,我們不期望因為立法審核或認證社會企業,將愈來愈多要讓自己更多一些社會關懷的企業,區分成是或不是社會企業的壁壘分明,徒然傷害企業的社會關懷之意。

我們也怕一些假公益之名,將社會企業類比成行善做公益的組織,任何公司只要在公司內部有共識,就可以做他們所關懷的社會事項,不需要頭銜、不需要被審核、更不需要任何獎勵優惠;關懷社會是發自內心的自我行動。

社會企業是新型態的組織創新。國內外的社會企業,其原本的組織背景各有不同,在台灣可以辨識出六種背景:社會組織內事業部、企業社會化轉型、社區組織、合作經濟組織(生產合作社與消費合作社)、公平貿易組織、個人創業;它是目前社會既有各種組織的同型化,「任何組織都要關懷社會,也都要經濟自主」。

某些機構要另立社會企業法,罔顧社會企業是一種社會全面反省與修正的事實,將他們形塑成一種另類企業,甚至需要「主管機關」或「從未參與社會企業經營的人士」審核與管轄,透過外加的莫名管轄與干擾,扼殺這些追尋自主與自立組織,在地化發展的生機。

社會企業在彌補社會不足,不是全能的神。猶如電影「蘇乞兒」中,皇帝對丐幫幫主說:「你們丐幫幫眾這麼多,我怎麼安心」,幫主回說:「丐幫人數不是我決定的,如果你做得好,有誰會想當乞丐」。當前的社會問題幾乎是世界通病,全面的社會制度檢討與觀念改變,讓社會基層的原動力自由綻放,才是解決社會問題之道。

不要讓製造問題的既有機制繼續製造問題,而將所有改善期待放在社會企業身上。不要忽略當政當權與握有社會財富的人,應該扛有更大的責任。

我們期盼社會大眾用消費正當企業的商品與服務,支持選擇善的方向的社會組織。我們不要只在網路上欣賞社會企業,只在故事傳送間感受社會企業,當你去各處走走散心時,直接走入社會企業的大門,你的參與就是改變社會的行動力量。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