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為更好的自己反叛—「愛樂活」合夥人Justine的故事

2014.05.1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Jill Chang(張瀞仁)

你想像中的小留學生是什麼樣子? 我是說國小就移民、然後名校畢業那種。

80%的句子用「Well」開頭,中間夾雜「you know…」;在出入有警衛問好的摩天樓裡上班,每天穿著殺氣十足的風衣套裝,早上一定要拿星巴客咖啡。在茶水間聊天的時候會講「Yeah, 我之前待的xxxxx(聽不懂的英文地名)就是這麼xxxxxx(更聽不懂的英文形容詞)」。

Justine理應過這樣的人生。

醫師家庭中的異類

出生於醫師世家,她12歲移民加拿大,爸媽、姊姊都是醫生,弟弟是獸醫。在這樣的家庭中,個子瘦瘦小小的她卻是讓人跌破眼鏡、黏起來又再跌破一次的異類:高中就決定唸computer science(非常瘋狂的科系),研究所是卡內基美隆大學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 and Design(人機互動設計…嗯…不是安排摔角選手和機器人PK的主辦單位),著名的Randy Pauch教授(就是寫「最後的演講」讓許多人決定勇敢追逐夢想)就是她系上老師。跟我們這種濛濛渺渺的人生不一樣,Justine做這個決定不是因為「剛好分數就到那裡啊」、「離家近」這種理由,她高中時接觸到assistive technology(輔助科技),那是一套用科技幫助中風後有閱讀障礙的人重新閱讀的系統。她就眼睛閃著光芒,決定自己也要用科技改變世界。

真心喜歡computer science、又真心想為世界做點好事的她,畢業之後像許多科技人一樣投身新創科技公司。有多新?Justine上班第一天是跟大家一起去找未來的辦公室,像這麼新。那是一個70幾歲的建築師開的新創公司,主要想利用科技讓已開發國家的人跟第三世界的人交朋友(開始敬佩這個老人家了),建立起友誼之後就會有同理心(這個老人真不簡單),如果第三世界發生什麼災難,已開發國家的人就會去幫助他們 (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工作八個月後,這個新創公司因為理念太新而變成一場空。

當時,Justine外公被診斷出癌症,不顧周圍海浪般襲來「妳會台灣一定不適應啦」、「台灣工作環境很差耶」的恐嚇,她毅然決定回台灣。難以忘懷科技+公益的夢想,她在台灣積極參與各種社會創新相關的講座、活動,也因此到社企流當志工、最後加入愛樂活。

社企的個性

「我爸媽到現在還是不懂我在做什麼的啊!」Justine講國語其實跟任何一個台北小孩一樣標準,純度甚至還超越一些習慣夾雜英文單字的人。說話軟軟的、總是帶著笑容、很認真聽別人說話,她看起來就是那種很乖的好學生(事實上也真的是)。這樣的好學生,講到自己的個性,卻用「反叛」來形容。(此時我心裡忍不住嘀咕:那台灣應該有三分之二是暴民了)爸媽的世界裡,沒有computer science、不懂人機互動、更遑論社會企業,他們一路反對。面對他們的鎮壓,Justine還是堅持走自己想要的路,而且不放棄任何讓父母更了解這個產業的溝通機會。只要發生相關的事情或新聞,Justine就會拿著資料「教育」爸媽。「現在有好一點了啦,我媽比較可以接受了。」

反叛的人特別適合社企嗎?Justine說:也不一定啦,重點是有同理心、不要太理想化。同理心可以透過做志工等活動深入了解社會問題,進而培養出來。倒是社企資源不會太多,常看到很多滿腔熱血的年輕人,袖子捲起來就想改變世界,但忘了連自己都有可能養不活。「有三分力就集中火力做三分的事情啊,自己要去調整,不要一直想著十分」。

科技只是工具,重點是如何幫助人

以前做研發,常常是自己埋頭寫程式、習慣問題自己解決。到愛樂活一年多,Justine做了許多以前在科技產業不會做的事:跟外界串聯、互相合作、跟其他組織建立關係。對她來說,社會企業不再只是紙上的case study, 而是在眼前展開的真實世界。

我問Justine「離開人人稱羨的科技產業、又離開加拿大,會不會擔心回不去?」。她說:當然也有想過,就算真的可以回去,在重頭開始累積經驗的同時,同學們可能都已經是小主管了。「但沒關係啊,雖然錢比較少、累積專業的速度比較慢,但我在做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對她來說,雖然路不清楚,但是這樣的環境反而讓Justine不斷地檢視自己的價值觀和人生觀,看看是不是自己要的。即使有時候會茫然、沒有安全感(畢竟未知數很多),但是覺得有機會做這種嘗試很幸福。Justine觀察到身邊從事社會企業的人有些共同特質:願意給予、願意以他人的利益為考量、願意學習、渴望改變、願意相信事情有解決的方法。一路上她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夥伴,在這種環境,她如魚得水,而且覺得充滿希望。

「如果是相信的事,我就會很堅持。」Justine還是露出有點羞赧的微笑,再想到她力排眾議的人生決定,這個女生心裡或許同時住了公主與騎士。

註:筆者Jill Chang(張瀞仁)目前擔任愛樂活的球隊經理,負責介紹愛樂活所有的隊員以及替隊員加油打氣!
 

社企流兩週年論壇報導: 消費不浪費─汪劍超X張駿極

文:張簡如閔

「世界的改變並不是少數人做了很多,而是每個人都做了一點點。」來自中國大陸垃圾回收公司「綠色地球」的執行總裁汪劍超在社企流兩周年年會「消費不浪費」的主題上,勉勵大家用小的行動來改變環境。

原先在科技業工作的汪劍超談起他關注環境問題,始於六、七年前看到攝影師王久良在北京市拍攝露天焚燒垃圾廠的「垃圾圍城」作品,這個作品將北京市周遭的露天垃圾掩埋場都標註在地圖上,整個北京市猶如被垃圾包圍一般,使得每天上下班會路過垃圾場的汪劍開始關注這個議題,然而尚未採取行動。

(汪劍超分享他從微軟工程師轉而投身「綠色地球」工作的心路歷程)

汪劍超表示,他真正決定投身垃圾回收的領域,是一次到美國出差時的尷尬經驗。在美國吃完飯後,他端著餐盤對著眼前四、五個寫著不同回收類別的垃圾桶發楞,儘管看得懂上面每個字的意思,卻不知道應該如何分類。當時有其他同事走過來幫他解圍,告訴他應該如何分類,這個事件讓他感受很深,開始反思自己應該對所處的環境做出改變。

後來,汪劍超漸漸地對於垃圾桶產生「忍不住的衝動」,像是這次來到台灣的機場時,就拍下好幾個垃圾桶的照片,他笑說自己這些年累積的照片「有一天可以辦世界各地的垃圾桶照片展!」他經常熱心地站在垃圾桶邊協助大家分類的行徑,也讓身邊的朋友笑稱他為「垃圾小王子」。

2008年,「綠色地球」這間中國首家專業從事垃圾資源回收流程的企業正式成立。經歷了創業時的摸索與陣痛,2011年時,他們承包了成都市政府在錦江區開辦的垃圾分類業務,當時汪劍超決定離開微軟,全職投入綠色地球的工作。「2011、2012那兩年,我好像失憶了。感覺很長,又回憶不起來。」回憶起投入綠色地球的過程,一切感覺像是一場夢,在兩年半時間內,他們已服務了成都市超過五萬七千個家庭。

至今,綠色地球在中國各地辦了超過3700場活動,居民參與率超過50%。2012年時,綠色地球更受邀參加COP 18 聯合國會議上分享垃圾處理的經驗。汪劍超笑稱這一切「很有意思、很恍惚」,他從自己的經驗中,勉勵大家應該要「知行合一」,用個人微小行動的累積,來改變更大的環境議題。

同台登場的是台灣本土自辦網路販售通路,藉此銷售有機農產品,以達到縮短食物里程目的的「厚生市集」創辦人張駿極,他強調「有熱情」和「找答案」兩者之間有高度相關,在找出做事方法的過程中,同時也會強化自身的熱情。

張駿極表示,所有社會創業者,創業的開始都是源自於:「你關注什麼問題?」他認為台灣當前面臨食品安全以及農民收益不佳的問題,儘管許多年嘗試處理,這些問題卻一直都存在,且有惡化趨勢。因此,他毅然決然投入創業這條道路,從一開始400萬台幣的本金,到目前有超過五千位會員,以及跟一百多位農民建立合作關係。

(厚生市集創辦人張駿極建立網路平台,協助農民販售農產品給在地消費者)

張駿極認為,在現行大市場的機制運作下,對小農相對不利,應該以分散式的供應鏈,讓少數在地人生產的農作物,直接跟在地的少數人分享。於是,他想出了網購的方式,希望農民可以直接面對消費者,直接告訴他們希望推廣的產品。透過厚生市集的平台,他希望提供跟實體店面一樣好的服務,讓農產品的消費可以更加分散、在「在地化」的供應鏈上流動,嘗試改變台灣農業的問題。

他也坦言,厚生市集若要做到與實體超市幾乎一樣的速度,讓消費者能迅速收到網路上訂的產品,這其中有許多技術難題,需要時間與等待。他也指出,經營社會企業的過程中,有時候也會面臨社會目的和獲利之間的平衡,如何從中拿捏分際,是他創業後的這幾年不斷嘗試解答的課題。

對於未來,他表示:「希望看到的不僅是自己公司的成長,而是對於農業消費概念的整體成長。」他希望看到更多人以分散式供應鏈消費農業產品,並更公平、直接地面對農民,目前,厚生市集開始將這樣的商業模式推廣到台北以外的其他地方,期盼在未來五年內,能推廣到台灣更多的角落。

(張駿極和汪劍超同台談論這幾年來的創業實踐)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