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兩個人,可以開始改變世界

2012.09.23
瀏覽次數:

也許我就是一個非常理想化的人吧,心中總對這個社會所隱隱綁住我們生活的潛規則有某種不服氣。

「我們已經大三了,應該要成熟點,別再玩了」剛升大三時,大學好友和我這樣說。

我心中很納悶,一個人該不該成熟點,和大三這個學制有什麼關係。若該用成熟的態度做一件事,那麼不管大幾、不管幾歲都該成熟以對。若可用輕鬆、自在的態度做另一件事,那麼不管幾歲、什麼身分,都可以放開心來吧。

而也許就是這樣的心態,大學時代,我並沒有與同學一樣去安排所謂的好學生的生活。反而修了很多自己喜好的課程,也嘗試了些有趣的課外活動。

這種沒有被綁死的大學養成過程,讓我從不設限畢業後的出路。相對同學,路,反倒寬廣許多。

我記得我曾經想到斯德哥爾摩賣小籠包,於是大四畢業的暑假就觀察了家附近的小籠包攤子,試圖想曾為小籠包學徒。

也曾經利用噴漆在家中的天台作畫,畫出一些自己頗滿意、家人很無言的畫作,曾幻想自己會在中東某個都市的角落,以此為生。

也許就是這樣的不服氣、不設限,到後來當我發現社會企業這個領域與國際志工這個志向時,從沒想過任何的不可能,毅然決然,捲起袖子,跳下拼命!

這一切的開始,是由一個念頭開始的。雖然我認為,國際志工是一個很好很棒的想法,但我自己一個人所能接觸到的是我身邊的家人與同學,所有的影響力只在我身邊發酵罷了,我的念頭擴散的很緩慢,這樣的情形大概有半年多。

直到我遇見我的創業夥伴,來自香港的Helene,她的加入才讓我真的理解到所謂的社會企業發展該是怎麼樣的節奏與策略。有一定層度的理想與浪漫,遇到一定層度的理性與管理。我們的事業才逐漸邁開穩健的步伐。

一個念頭要成長,一點也不難,因為要說服的人,只有自己。於是一個念頭,有時後到後來變成孤芳自賞,甚至變成自high罷了。

一個念頭,要變成兩個人的願景,這就比較難了,人的思想與際遇是如此的複雜,要兩個性格與背景完全不同的人有默契的思想對話,真的不容易。但一旦成功,這股力量卻足以強大且長遠的燃燒下去。

第一個有念頭,是容易的。但第一個贊成並投入這個念頭的人,更為重要,她的行為讓世界上的其他人知道,這是一個值得一起思想的念頭!

尤努斯說,一個人,可以改變世界。

我認為,兩個人,可以開始改變世界。

前往完整專欄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