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擺脫負面標籤,讓社會創業成為青年對世界的想像

2014.11.20
瀏覽次數:

文:林以涵

填鴨式教育、草莓族心態、高升失業率...這是年輕世代常被賦予的標籤。然而我們生活中的知識傳遞、價值判斷、經濟環境等正面臨巨大挑戰與反思,社會企業這個應時勢而誕生的創新經營模式,成為青年人對世界的另一種想像及參與可能,也獲得先驅們的支持。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孟加拉格拉明銀行(Grameen Bank,常被稱為窮人銀行)創辦人尤努斯(Muhammad Yunus),認為社會企業結合了傳統企業的競爭與社會公益的創造,他在2011年成立了格拉明創意實驗室(Grameen Creative Lab),鼓勵年輕人構思創立社會企業的計劃,將他的影響力深汲到社會企業育成面。全球最大的社會企業家培育組織阿育王(Ashoka)創辦人德雷頓(Bill Drayton)也提出「青少年改變世界」的理論,他認為青少年是未來世界的承擔者,讓青年們學會獨立思考、參與社會服務,將促進社區經濟與社會企業的發展,事半功倍。

如何運用教育培養青年發揮創新思維、創業精神來改善社會呢?以下幾種管道可供參考。

一、社會企業育成機構走進校園

阿育王校園(Ashoka U)於2008年成立,透過類似建教合作的方式,將大學校園轉化成社會創新的育成中心。想申請成為Ashoka U合作夥伴的學校,必須證明他們有潛力推動變革,從老師到學生、課堂到社團、校內到校外,都需充分貫徹並實踐社會企業的理念。

英國最大的社會企業家支持平台UnLtd(讀為Unlimited),在2000年因政府決議將部份千禧信託基金用於支持社會創業而成立,總部設於倫敦。UnLtd每年發起多個獎項,提供資金、培訓、導師等資源給近千名社會創業家,扶助社會企業的啟動、擴張及轉型。UnLtd也與英國高等教育委員會聯手,與60個大學合作,讓學生們能接觸到社會企業的理念與實作機會。在星展銀行、新竹物流支持下,社企流也引進UnLtd到台灣成立「社企流iLab」,支持青年踏出創立社會企業的第一步。

二、研究中心與在地連結

輔仁大學的社會企業研究中心、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多年來致力於研究與推廣社會企業,更因輔導眾多社會企業時,發現其普遍缺乏銷售與推廣管道,於2012年成立台灣社會公益行動協會,與一群曾為輔大學生、目前不到30歲的夥伴們一起推動「17 Support」社會企業網購平台,鼓勵大眾用消費支持社會企業。中山大學的社會企業研究中心、中央大學的社會企業中心亦相繼成立,讓更多學生了解社會企業精神。

三、老師也是Change-Maker的社會企業課程

許多教授也開設以社會企業為主題的課程,台灣大學的陳東升教授,從社會學角度切入,啟發許多年輕學子著手進行社會創新的相關計畫,「好伴共同工作空間」、「響耕」團隊皆是陳教授的得意門生,教授的課堂儼然成為台灣社會創新的小型實驗室。台灣大學創意與創業學程主任李吉仁教授,長年深耕企業策略規劃以及替大型企業規劃員工培育的相關訓練,認為社會企業創新的利基在於商業模式,例如建立雙邊或多邊市場,使有能力或意願的消費者能夠負擔弱勢者無法全額支付的服務,消費動機不只因為善心也包含了創新的價值。其他如設計、建築、服務科學、人力資源、工業工程等不同學科的教授,也都開始將社會企業元素帶入課堂中,散播「Innovation for Good」的種子。

四、學生自發組織的社企力

除了研究中心、教授開課等管道,學生自動自發匯聚的能量也不容小覷。來自美國舊金山的Net Impact社團,在1993年由一群MBA學生成立。希望能培養學生以商業的思維,創造企業與社會的「共享價值」,並發揮影響力,實際執行解決方案。台灣大學於2012年率先成立台大不同凡響社(NTU Net Impact),清大微世代(WE Style)、交大創思社也是以社會企業為主題的社團。校園內的社會企業的主題競賽-從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的Global Social Venture Competition、星展銀行與新加坡大學合辦的DBS-NUS Social Venture Challenge、到台灣的TiC 100競賽,亦提供學生們實戰練兵的機會,測試自己的社會創新專案。

根據調查,70%的大學生表示工作是否能對社會產生影響力,對他們來說十分重要。對於想要開創嶄新職涯、改善社會問題的青年而言,投入社會企業是一種新想像與新選項。除了滿腔熱血,穩紮穩打的執行力和堅持度也是創立社會企業的成功關鍵要素,透過以上四種管道,教育資源也可以為青年加把油、賦予新價值!

一個有溫度的按鍵 ─ 香港長者安居協會的創新服務

2014.11.20
合作轉載

一個寒冷的晚上,你享受完溫暖的熱水澡,正打算拿毛巾來把身體擦乾,一個腳軟沒踏穩,膝蓋直接跪到冰冷的磁磚上,劇痛使得你無法將自己的身軀撐起,在空蕩蕩的房內,你知道大聲叫喊也無濟於事,冷空氣漸漸侵噬著你裸露的肌膚,無助嚙咬著你的心靈。該怎麼辦?

這只是一個平凡的例子,此刻在這世界上也有許多正面臨相同情況的獨居長者,他們就跟你我一樣,能打理好生活的一切,只是在非常時刻需要一些特別的幫助,在我們最脆弱時,提供求救的一扇窗,而這也是長者安居協會一直以來在做的事。

在風雨中屹立

1996年,一陣寒流帶走了香港一百五十名獨居長者,這個社會事件促成了長者安居協會的成立。「不能再讓相同的悲劇發生了!」也是一路支持創會總幹事馬錦華的信念。他們推出了現在為人熟知的「平安鐘」,為長者提供24小時的緊急呼救服務,只要按下一個按鈕,就能連線到熱線中心,並通知警方、救護車及緊急聯絡人。獨居不再是無依無靠的生活,平安鐘提供長者安全感,也減輕了子女的擔憂。

平安鐘的發想來自於當時外國的「救命鐘」,按下按鈕後,就可撥打到預設好的四個電話號碼。但他們發現這其中還存有潛在的漏洞,「萬一這四個電話號碼都沒人接怎麼辦?」況且再加上連絡救護車的時間,會大大的影響救援效率。平安鐘將之改良,並以一個月100港幣(約400元新台幣)親民的價格漸漸在大眾普及。
  
身為現在香港最大的自負盈虧社會企業,長者安居協會也曾遭遇財務困難。當時由於這項服務也還沒有被大眾認識,導致收入來源不穩定,還一度負債近千萬港幣,幸而在2003年,遇到一位好心人士,因為深受平安鐘服務的感動,捐給協會數百萬元,協會將那筆錢用來開發新技術、在各大媒體宣傳他們的產品,終於在最後轉虧為盈。

不只居安,更是心暖

協會自成立以來,已及時將超過四十萬人送入急診,挽回一條條寶貴的生命。值班人員不只接聽緊急電話,還會主動問候長者最近好不好、今天吃藥了沒,長者有時也會打給值班人員聊聊天,排解寂寞,協會也招募許多義工致電問候長者起居,平安鐘的角色從救生員拓展到連接感情的橋樑,這完全是意外的收穫。

他們實行「以企業養福利」的制度,除了外界捐款之外,產品服務收入已經佔總收入的七成,在2012年的產品服務收入已達新台幣近三億元。提供有需求的長者免費服務,至今約有一萬五千名使用者接受這項免費服務。近年來更陸續推出了「隨身寶」、「平安手機」以及「智平安」等服務,期望能藉由科技的研發及應用,讓長者都能享有高品質的晚年。

老年生活一定是孤單、危險的嗎?答案,對於這個世代的人們可能不再相同。有人說,科技的進步拉開了人與人的距離,但也許,這其實也製造了一種新的可能,長者能用更自由的方式享受人生,即使家人、朋友不在身邊,也能用另一種方式連結心與心的距離。

擔任長者安居協會總幹事達17年的馬錦華,將在即將舉行的銀浪新創力國際論壇中,分享他如何以企業方式經營協會,讓協會成為香港第一家自負盈虧社會企業的過程。也會透過帶領工作坊,和台灣的長期照護從業人員交流討論,深入發掘問題並提出解決之道,找出適合台灣的創新長照模式。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