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打破種姓歧視 達利人不再被遺棄

2014.05.3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廖介瑜、王彥文(2014年5月25日)

在印度種姓制度中,達利人(Dalits)是被排除在階層之外,比奴僕階級地位更低的族群。數千年來,他們都被排斥到社會的邊緣。達利人Ravi Kumar(拉維庫馬)創辦印度當地組織Association of Relief Volunteers(救助志願者協會,以下簡稱ARV),幫助安德拉邦省被邊緣化的達利人了解自己應該享有的基本人權,積極為達利人爭取平等的生存機會。拉維先生與以立國際服務合作,於二○一四年四月來台舉辦演講,讓更多人了解達利人的困境與故事。

圖片來源

種姓的枷鎖 被社會遺棄的達利人

印度貧富差距大,其中最大的貧窮族群為達利人(Dalits)。印度種姓 制度依階級分為婆羅門(祭司級)、剎帝利(武士和統治者級)、吠舍(農牧商者級)、首陀羅(奴僕級)四種階級,而達利人不被列入任何種姓,被視為不潔的賤民,而且身分世襲。達利人在梵文的原意為「被壓傷的人民」,又稱作「不可接觸者」。種姓制度流傳千年之久,也是一種意識形態,有既得利益者,也有不少人為此受苦。

拉維先生說,以種姓之名,高種姓的人能鞏固自己的社會地位,而大多數的達利人沒有接受教育、沒有土地、沒有乾淨的水、只能從事最有風險、最骯髒的工作,例如搬運垃圾、清理排泄物、處理動物屍體、掩埋火化屍體等,且不斷地受到高種姓的人、甚至是警察的虐待。在學校的教室裡、公車上,達利人不被允許和其他人坐在一起。在工作上也一樣,每個人會去尋找和自己相同階級、種姓的人,這種小團體的現象、人與人之間的差別待遇,即是種姓的差別,許多父母也會深化種姓制度,教導小孩不要接觸達利人。

ARV致力服務達利人 爭取基本人權

雖然印度政府規定不可因種姓或出生地歧視任何人,但是憲法卻沒有明確廢除種姓制度,而這種意識形態也已經深化在人民心中,造成整個國家與社會漠視的共犯結構。拉維先生曾經看到一名達利人向一名婦人討水喝,婦人為了不碰到達利人,只將水從高處倒下,讓達利人用手接水喝;一些寺廟的祭司或僧侶會因達利人沒有發聲的管道而佔婦女的便宜,讓她們當廟妓,而這些行為都會以神聖之名被合理化;非達利人會搶奪達利人的土地,使他們變成奴隸。相對於其他高種姓,貧窮造成達利人普遍沒有知識、沒有資源、沒有領袖、沒有政治力量,達利人在各種場合被歧視、隔離,甚至遭到暴力的對待屢見不鮮。

為了把達利人的境況告訴全世界,拉維先生苦學英文,並在二○○一年創辦ARV,幫助達利人和安德拉邦省的住民,替他們建造健康牢固的社區,讓他們不再飢餓、不再被歧視、提供技術讓他們有開發的機會,也讓他們有尊嚴地去享受基本人權。雖然在過程中遇到許多困難,像是Ravi在申請政府機構補助或安排諮商,總會因自己的達利人身分,比別人花更多時間排隊,但仍不影響他的堅定信念。現在ARV的服務計畫包括建造房子、食物安全與健康公衛、婦女協助、兒童教育計畫以及訓練鄉村青年領導能力與技巧。

Ravi Kumar認為,種姓制度的解決方法之一是從教育開始,培養並建立道德觀。達利人在教育方面,因沒有物資、遭到歧視導致就學困難,達利人小孩在校內的營養午餐分配不均,再加上家庭沒有教育觀念,種種因素使他們選擇輟學,而缺乏教育也就容易有非法行為或受到非法組織影響。ARV提供學費、物資、課後輔導,並到學生家裡探訪,並與家長溝通,讓他們了解知識對兒童脫貧的重要性。不少孩子因此開始有了目標,學到知識與紀律,更有八十七位孩子因這個計畫回到學校念書。另外,ARV也幫助達利人將茅草屋改蓋水泥房,因房子也是社會地位的一環,對他們能有提升社會地位的感受,自二○○五年起引入國外志工到安德拉邦省建造房子,迄今已完成二十五戶房屋,另有五十九戶接近完成。

ARV與以立合作 攜手共創達利未來

近年,ARV也和以立國際服務合作。以立國際服務組織長期以「接力」的國際志工方式,推動台灣青年到海外服務弱勢族群,其中「藍天竺地」即是協助ARV的印度建屋計畫。印度政府為協助達利人脫離赤貧,頒令每戶貧民可申請一筆建蓋房屋的補助,但是政府的補助資金並無法負擔建造房子的成本。以立在印度購置水泥、磚塊、鋼筋等建材,幫助達利人一起建蓋他們的家。以立帶領的印度隊伍出隊期間,總共完成兩戶新屋,在離開之後,達利村民沿用房屋建設金,最後總計完成了十戶新屋。

國際志工也會和當地文化交流,改變非達利人的歧視觀念,讓達利人理解自己的價值,提升自身對社會地位的感受。以立內務秘書林胤君說,參與計畫服務的人不只能幫助ARV組織,也能把影響力帶回台灣,將資訊散播給其他人知道,或是把精神帶到台灣,幫助台灣的弱勢族群。ARV注重的主要是人權上的維護,也會和印度國內其他草根組織合作,讓政府知道怎麼幫助人民,也讓人民知道如何爭取自己的權益。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活動報導:「矽谷‧全球‧創業‧社企」講座

2014.05.26

文:蔡雨澄

加州經貿協會主辦、社企流協辦的「矽谷‧全球‧創業‧社企」講座中,協會理事長吳必然律師擔任主持人,邀請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董事長鄭志凱先生與總經理陳一強先生,分享在全球化之下對於「創業」與「創造社會價值」之間的經驗與體會,同時提出未來趨勢將如何發展的見解。

(圖:加州經貿協會理事長吳必然律師)

「現今的年輕人很不一樣。過去追求成就時是基於簡單的經濟動機,而這一代年輕人追求的很多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去思考怎樣做才能讓世界變得更好、創造更多社會影響力。」居住在加州的鄭志凱先生分享在美國與台灣的所見所聞,提出對這一代的看法與肯定,認為許多年輕人不僅有讓社會更好的目標,更願意走向人群進行團隊合作,透過創業來回饋社會。

除此之外,鄭先生也以美國經驗與台北做對照,認為台北的氣息和舊金山有些許雷同。美國西部是充滿冒險精神的移民社會,引領現今矽谷一帶創新創業樣貌,再加上該地重商主義的史丹佛大學與自由派的柏克萊大學兩端之拉扯與激盪,使得舊金山成為一個可以容納多元意見的開放之地。反觀台北,人口組成來自台灣各地,同樣也是亞洲地區觀念相對開放的地方。在這種氛圍之下,如同舊金山,台北很有機會逐漸成為充滿創業活力的地方。

(圖: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董事長鄭志凱先生)

而陳一強先生則分享對台灣現今社企發展的看法,並舉出好幾位擁有專業與堅持、努力不懈且受人敬佩的社會企業創業家。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的創辦人張英樹主任,憑著自己程式設計的專業為企業架設系統,讓身障者透過打字技能獲得工作機會,之後更成功拓展加油站與便利商店員工等服務;以立國際服務創辦人陳聖凱先生,在多次至菲律賓志願服務之後找到自己的熱情與方向,以貢獻社會的態度創辦以立;多扶接送創辦人許佐夫先生憑著提供無障礙接送服務的這股堅持,白手起家的投入資金、化困難為可能,從剛開始的兩個據點到現在成功拓展;鄰鄉良食的創辦人譚景文先生,在擔任企業社會責任顧問的過程中,看到小農生產端與企業消費端之間的斷層,因而辭職創業,向小農收購產品再交由企業採購,以Business to Business的方式創造社會價值。這些創業家找到自己的方向做有意義的事,透過社會企業完成理想、帶給社會正面能量。

「只要給機會,創業家真的能把事情做出來。」陳一強先生認為,社會企業在台發展六、七年至今,開放、民主、以及中小企業蓬勃發展等因素,致使台灣成為優良的社企發展環境。再加上台灣有上述這群用創業解決問題的創業家,有能夠學習並投入服務的學生,有支持社企、渴望參與其中的天使投資者,更有具備專業知識的在職人士,這四個角色的相輔相成,再加上台灣得天獨厚的環境,社會企業的發展相當樂觀。

(圖: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總經理陳一強先生)

在Q&A的時候,當主持人問到社會企業的創業點子與商業模式是否能在各國被廣泛運用時,鄭志凱先生與陳一強先生皆一致認為,社會企業不同於一般企業的特點,就是不會在乎「IP」,也就是社企與社企之間沒有競爭壓力,對於訊息與資源幾乎都能公開分享。若有他人仿效成功的社企案例而在其他地區創業,反而會因為更多人投入社企領域、更多社會問題被解決而感到開心。這種免費共享idea的特質,使得社會企業得以發揮最大影響力。

現場也有聽眾問到,若對社會企業有興趣,但礙於工作忙碌無法投入,是否有平台或方式能讓專業人士做更多的參與。講者們認為,在歐美國家許多企業相當注重社區服務,允許一個月有時間可請假為非營利組織服務。而在台灣雖然沒有相關制度,但依然可以從自己做起。只要一周撥空約四小時的時間,尋找志同道合的人為非營利組織或社會企業提供服務,眾人的力量不僅可以相互督促,更能積少成多的造成影響。一切就從主動參與開始!

在這場演講中,兩位講者分享過去與社會企業相關的經驗,對矽谷與台灣的環境侃侃而談,更對社會企業未來的發展表示樂觀。現今通過立法院一讀、持續進行的公益公司法草案,同樣呈現社企發展契機。相信在政府的立法與重視,以及民眾的支持與參與之下,社會企業在台灣的未來發展將不可限量。

(圖:左起為吳必然律師、陳一強先生、鄭志凱先生與講座參加者互動交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