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方興未艾之地-英國

2014.05.09
瀏覽次數:

文:楊衡

生活中的社會企業

台北捷運站前人來人往,我從口袋掏出一百塊,遞給倚靠在出口處默默賣雜誌的老伯,老伯眼神裡閃爍著感激。我拆開新一期的《The Big Issue》,享受著本次的精彩內容。這段發生在街頭角落短短幾秒鐘的互動,其實已成了社會企業中的重要一環。

The Big Issue(在台灣稱作「大誌」),提供了生產力較低的社會弱勢,或是無家可歸的街友一個自力更生的工作機會。每當雜誌出刊時,大誌讓這些弱勢者擔任販售員,並以售價的一半自行批貨,而銷售收入全數歸自己所有,讓這些社會弱勢族群無須靠他人捐贈,而能夠憑藉自己的力量重新站起來。這個大家熟悉的雜誌小販,其實最初是由英國引進的社會企業。在英國,The Big Issue從1991年成立至今已經解決了上萬名街友的經濟問題,他們秉持著「幫助那些幫助自己的人(Helping people helping themselves)」的精神,幫助那些願意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的人。

英國的社會企業發展歷史悠久,是世界各國社會企業發展最蓬勃的國家。在不同的企業類別中,社會企業在英國也佔有著一定的地位。目前光是在英國,就有7萬家社會企業,透過創新的商業模式幫助社會上的弱勢族群、社區以及環境。2012年,英國的社會企業和組織提共了近100萬人工作機會,並創造了549億英鎊(約2兆4695億台幣)的年度交易量,這樣輝煌的成果,歸功於英國完善的社會企業法規。


(圖片來源:大誌15餐廳Thinking FlowersHill Holt Wood

英國的社會企業法規演進

由於英國的社會企業發展得早,英國政府對於其法規和政策制定相對完善。2004到2005年間相繼推出了以下幾項賦權法例:包括了2004年的「公司(審計、調查和社區企業)法令(Companies(Audit, Investigations and Community Enterprise)Act)」。英國政府按照此法增加了一種全新的公司型態,叫做社區利益公司(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ies,以下簡稱CIC),從此為社會企業及組織建立起正式的法律身份。而後2005年的「社區利益公司法規(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 Regulations)」,就是為其社會企業專門量身訂做的規範,以確保CIC的資產及獲利能夠有效利用於社會公益和環境保護之上。

要成立CIC十分容易,慈善機構及非政治組織都可以成立CIC。但是CIC必須向獨立監管人針對如何貢獻社會、以及與利害關係人的互動進行會報。要成立CIC的組織可以選擇三種公司形式:私人股份有限公司,擔保有限公司或公開有限公司。

而為什麼英國政府要推動CIC的立法?因為那些並非慈善機構的一般公司發現很難確保它們的資產能貢獻在社會利益層面,但是除了申請註冊成為慈善機構以外,沒有一個簡單清楚的方法能確保他們的資產貢獻在公共利益上。CIC能以公開透明、有彈性、清楚定義和容易識別的方式來滿足這個需求。

英國政府部門與社會企業之關係

目前英國政府負責制定CIC相關規範的部門為英國的「商業、創新暨技能部(Department for Business, Innovation and Skills,簡稱BIS)」,其前身為「貿易暨工業部(DTI)」及「商業、企業暨法規改革部(BERR)」。在BIS的規管之下,CIC共擁有以下幾大特點:

一、資產鎖定:社會公益公司的資產不得分配予成員或股東。如某社會公益公司倒閉或遭接管,出售該公司所得收益,應由另一間社會公益公司用作相若的公眾利益用途。
 
二、公眾利益驗證標準:社會公益公司須在公司章程內載述其目標,而有關目標須符合公眾和社會公益;日後這些目標如有更改,須經社區利益公司規管局(Regulator of 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ies)批准。

三、發行股本:社區利益公司可透過發行優先股,為業務籌集資金。獲配優先股的股東可享有一固定的名義上回報,或與經濟變數(例如通膨)相關的回報。
 
四、問責:社區利益公司須向社區利益公司規管局提交周年會計報告,當中述明公司如何履行其目標,而公司亦須尊重成員查閱公司紀錄和文件的權利。

雖然英國政府對於社會公益公司沒有特別的繳稅減免補助,但在完善的法規之下,這些社會公益公司能夠享有跟一般公司對等的法律身分,投資人和社會大眾也能清楚的了解他們「如何履行」社會公益。

善用非政府資源

除了政府部門以外,也有其他非政府組織對英國的社會公益公司提供了相關資源,像是Social Enterprise UK(簡稱SEUK)以及社區利益公司協會(CIC Association)等等。他們集結了英國大大小小的社會企業公司,成為其代表和窗口,作為CIC和社區之間的連結,並且相信CIC的立法是一項需要慢慢演化的過程,持續跟政府管理當局溝通,促使立法更為完善。除此之外,他們更對現存社會企業或擁有潛力成為CIC的公司提供所需的資訊與資源,甚至建立線上市場,以吸引投資人,讓公司在創立及營運的過程中獲得更多支持。

 


(圖片來源:Social Enterprise UKCIC Association

未來趨勢

SEUK的商業企業經理尼克˙丹波(Nick Temple)於今年四月底所發表的《社會企業的下一個大客戶和合作夥伴》一文中分析,在這個資金緊縮的時代,社會企業和公共機構均面臨到嚴峻的挑戰,社會企業必須找尋新的生意和業務,其中「住房(Housing)」將是社會企業未來的一大議題。

就在今年,SEUK與英國全國住房聯盟(National Housing Federation)首度聚在一起,共同探討「住房」和「社會企業」的連結將如何幫助社區裡的弱勢族群面對嚴酷的現實。英國境內的住房協會一年共花費130億英鎊,不僅是社會經濟中重要的一環,更是社會企業的主要支持者和合作夥伴。但是根據英國全國住房聯盟的報導,69%的住房協會每年花費不到5萬英鎊在社會企業上,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更重要的是,目前新的「社會價值法(Social Value Act)」在英國全面生效,要求公共機構在選擇服務對象時,必須將對於該地區所創造的社會價值也納入考量,而此法也適用於住房協會。住房協會為了社區福利,將當地的居民擺在工作重心,以解決英國許多急迫的社會問題。因此,在這樣的共同任務和目標之下,筆者認為將住房機構、房屋仲介和社會企業連上線會是非常明智的發展方向。

社會企業包羅萬象,隨著科技的進步、社會需求的改變以及商業模式的創新,將不斷有新的社會企業應運而生。我們可以看見發展歷史最悠久的英國社會企業,在法規的演化之下正方興未艾。

作者簡介:楊衡,台大資管所畢業,目前正準備前往第三世界服役。業餘嗜好是系統思考、創意思考和高難度無腳架自拍。Unlearning、redefining,從不可能中看見可能。喜歡社會企業所蘊含的豐沛創新能量,而加入社企流實習,夢想能為台灣的社會企業立法做出貢獻。

亞洲社企領頭羊-南韓「社會企業促進法」介紹

2014.05.09

文:陳昱安

立法背景

亞洲國家在二十一世紀初期開始面對人口快速老化,以及勞力市場拓展困難的種種問題,社會企業的概念就是在這時開始流行。南韓作為亞洲國家在社會企業領域的先驅,率先在2006年制定「社會企業促進法」,是怎樣的背景促使南韓致力推動社會企業呢?

1998年的金融海嘯,造成南韓長久以來的低失業率(<5%)一下子逼近7%。縱使 1999年後南韓經濟快速復甦,但失業率在2002年開始再度攀升,達到2005年的高峰。不過雖然說是高峰,南韓仍是全世界失業率第二低的國家。

然而,低失業率並不能掩飾南韓勞力市場的潛在問題。首先,南韓勞力市場需求量大,但許多的工作品質並不佳,像是無支薪的工作,或不規律的臨時派遣。許多南韓公司設定比其他國家更為年輕的退休年齡(50至55歲),造成這群高齡二次就業者無法找到理想的支薪工作。金融海嘯過後的一波裁員潮,更讓許多正職工作被派遣員工取代。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有健全的福利系統,這些弱勢的勞工或許還能安心生活。然而至少有1/3工作品質不佳的勞工,被南韓政府的福利系統拒絕在外。南韓政府基本上只提供失業者補助,而且補助的時間長度、金額,都不足以支撐失業者的生計。

為了解決種種就業市場問題,南韓政府在2006年提出一份非常有野心的政策「社會展望2030(Social Vision 2030)」;它增加了福利部門的預算,並給予在一般商業環境下生存困難、卻可代替政府提供弱勢服務的社會企業獎勵與補助措施。「社會企業促進法」便是在如此背景下通過。

法案推動過程

社會企業在南韓政府重視及推廣之前就已經存在,民間也有團體籌措資金幫助失業者,在政府機關加入贊助後,成效也很好。於是公民社會團體成立一個新組織,專門承接更多國家層級的活動。如此可以確保日後幫助失業者的專案資金來源穩定,一些不好由政府推動的實驗性專案也能由此種方式進行。

1999年後,由「國家基本生活保障法案(National Basic Livelihood Security Act)」這條法律規定公民社會團體必須有「自給式促進機構(Self-Support Promotion Agency,簡稱SPA)」的資格才能得到政府補助。但是政府在審查時只注重市場上獲得的利益,變成鼓勵市場導向的專案,而忽略社會意義。2002年,許多「自給(Self- Support)」的專案被整合為「自給式社群(Self-Support Communities)」,讓加入公民社會團體主辦的就業機會創造專案,成為現今南韓社會企業的樣貌。

從南韓社會企業的推動過程可以看出,公民社會團體所作出的成果已經讓政府認同,進而改變了政策。社會企業的宗旨就是解決社會問題,而南韓政府不用花費大筆預算,也能達到創造就業機會的目的。然而法案制定後,雖然讓社會企業的走向順應法律,但民間和政府力量不對等,也成為南韓社會企業潛藏的問題之一。

立法成果

「社會企業促進法」開宗明義將社會企業的目的定義為「提供弱勢社會服務及工作」。事實上從立法背景就能知道,韓國政府是為了振興從金融海嘯以來一蹶不振的就業市場,才擁抱社會企業的這個概念,除此之外其他領域的社會企業,都不適用此法。

法案中,弱勢族群指的是家計所得低於平均60%者、老年人、殘疾人士、性交易剝削受害者以及長期失業者。不論是雇用弱勢族群,或是提供他們服務皆可。一但經過審核認證為社會企業,就能申請政府的補助;目前有提供財務、諮詢、或使用土地等優惠。

南韓公民社會團體及志工文化運作歷史悠久,也展現在社會企業的表現上。南韓的社會企業特色為組織化,對於員工及志工的訓練、經營管理方面都有系統性的規劃。「社會企業促進法」所保障的政府獎勵措施,也是南韓的優勢。

但是「社會企業促進法」造成的負面影響,也就是前面所提到的「順應法律」。除了製造弱勢族群工作機會以外,社會企業還有許多種類,但如醫療、教育、文化創新的社會企業,就被排除在外,因而降低南韓社會企業環境的多樣性。另外,南韓政府為了讓失業率數字能有效降低,在審核時也會優先認可雇用較多員工的社會企業。

「社會企業促進法」使得歐洲國家30年才製造出來的社企環境,南韓僅用一半的時間就得以趕上。歐美的社會企業屬於所謂的「由下而上(Bottom-Up Movement)」,由民間推動,並像上影響政府政策(參考美國公益公司法案介紹)。相較之下,南韓政府在初期就制定的法律屬於「自上而下(Top-Down)」的改革,由政府直接制訂獎勵政策,刺激民間社會企業的發展。在未來,南韓民間和政府之間應會持續互動討論,改善影響立法,直到法律在束縛和支持社會企業得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

作者簡介:陳昱安,目前就讀陽明大學牙醫系五年級,兩年前的暑假她在北京和香港參與中美大學生交流論壇,認識了社會企業概念。期待自己能從公共衛生的角度改變社會。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