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什麼才是美?攝影師的「before and after」

2015.01.1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特約記者陳心瑜(2014年12月29日)

(圖片來源:HUFF POST

英國攝影師布朗伏特(Taryn Brumfitt)去年在臉書上貼了張「前後對照」(before and after)的照片,特別的是,「before」是輕盈的她,而「after」則是產後的豐腴體態,這幅影像得到超過三百萬按讚數。布朗伏特曾為「不完美」的身材所苦,曾經考慮豐胸和腹部除皺手術重拾信心,但她現在開啟一項名為「擁抱」(embrace)的計畫,希望全世界的女人都能愛自己本來的模樣。

布朗伏特先是訪問一百名女性,請她們用一個字形容自己的身體,得到的答案多是「不完美」、「不夠高」、「太矮」和「很噁心」等負面的形容詞。

(圖片來源:HUFF POST

布朗伏特有三個小孩,產後的她為了重拾美好的體態勤奮健身,「before」照片就是參加健身比賽時拍下的。「但我瘦下來後還是不快樂,因為對身材完美的追求永無止境」,她發現問題出在自己的態度。「如果我自己都做不到,還要女兒愛自己本來的模樣,這樣根本沒有說服力」,布朗伏特希望給女兒優良的身教,打消了動刀念頭。

布朗伏特的紀錄片拍攝計畫於群眾集資網站Kickstarter募得基本資金,希望影片能夠撼動根深柢固的價值觀。目前團隊在澳洲、加拿大、美國拍攝,若募得更多經費,下一站將前進德國和英國。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三個美國大男生教非洲婦女編織,織出十倍的薪水和四千多萬元營收

2014.12.07

編譯:簡佩吟

在烏干達及祕魯,有一群知心好友共同創立了Krochet Kids International(以下簡稱Krochet Kids),利用他們熱愛的編織幫助女性脫離貧窮。該公司雇用並訓練烏干達以及祕魯女性,教導她們編織現代化造型的衣物,再銷至美國。這個商業模式創造了許多穩定的就業機會,且除了教授編織技巧外,Krochet Kids 還提供商業技能培訓,希望幫助婦女自力更生。

與眾不同的是,他們依據一套嚴格的「衡量與評鑑系統」來量化並瞭解組織的工作內容為社會帶來了何種影響力。最近「全球展望」網站訪問了Krochet Kids International的社會影響副總裁Adam Thomson,他說到:「『評估影響力』這件事一直驅策我們前進,我們簡直迷戀這件事!」事實上,我們從Thomson的職稱就可以感受到社會影響力評估對Krochet Kids團隊有多重要。

由興趣激發出創新的商業模式

偶然之中,Krochet Kids的三位創辦人Kohl Crecelius、Stewart Ramsey與Travis Hartanov發現了編織品的獲利潛力。當時他們還在華盛頓州的高中念書,本來只是想販售自製手工毛線帽來籌措畢業舞會禮服的經費,沒想到他們的作品大受同學歡迎,不管做多少都瞬間銷售一空,讓他們在支付完禮服租金後,竟然還有一千美金的盈餘!

然而真正讓他們決定以編織品作為基礎來創立非營利組織的關鍵,是發生在2006年夏天Ramsey的一趟志工之旅。當時Ramsey在烏干達難民營當志工,從當地居民口中得知,即使政府與非營利組織所提供的援助就足以生存,但心裡最強烈的渴望仍是找到一份工作,用自己的力量養家餬口。

Ramsey回國後與其他兩人共同成立了非營利機構,並取名為Krochet Kids,希望用新的方式提供援助。透過朋友的協助,並成功募得一筆資金後,他們在2007年帶著好幾袋的紗線、鈎針及滿滿的希望重回烏干達,期待為這裡帶來改變。

善用資料全方位對抗貧窮

身為大學生,要在非洲創立非營利組織,不可避免地伴隨許多成長的痛楚。三位創辦者告訴New York Times,最困難的挑戰在於建立關係及決定誰該受訓。但四年後,他們的銷貨收入已經從2008年的不到五萬美元飆漲到2012年的一百五十萬美元。現在,從管理階層到針織工人,Krochet Kids的員工人數已經到達235人的規模。

在追求利潤以外,Krochet Kids也希望解決另一個至關緊要的難題:何種形式的援助,能讓人們最終可以不再需要協助?與其單純的提供工作機會,Krochet Kids的團隊更希望盡可能地理解並處理讓人陷入貧窮的種種因素。

Krochet Kids透過40項以上的「幸福指數」,按月追蹤他們200多名工人的生活狀況。除了很明確的收入與儲蓄狀況外,還包含了間接性的指標,例如員工小孩的學校出席率。

這項全面性的調查方法產出大量資訊,可供詳查與分析。那麼,有沒有得出什麼有前景的結果呢?平均來說,在Krochet Kids工作的女性員工收入,是以往薪水的10倍,儲蓄更提高了25倍以上。此外,她們的孩子就讀高中的比率也比其他家庭高出25倍。

有時候一些專案的影響力是難以量測的。Thomson提到早期努力教導女性預防愛滋病的課程,結果是一團糟,直到組織找到一位能讓當地女性感到放心的導師才看見果效。

Thomson表示:「我們無法奢求第一次出擊就完美無缺,往往還要試第二次、第三次……這是個混亂的過程,然而我們的對象是人,沒有一蹴可幾的方式。

成就遠比援助還多的營利事業

Krochet Kids透過專門的造型設計以及研究美國市場取向,來確保烏干達員工的毛線帽與圍巾等作品符合市場需求。他們的產品不只直接在自己的網站上販售,許多美國主要的通路也可以見到它們的身影,如Urban Outfitters、 Whole Foods、Nordstrom等。

Thomson指出:「我們發現我們的女性員工對於製作暢銷產品比較感興趣,而非表達個人特色(但不見得賣得好)的作品。她們常這麼說:『儘管告訴我該做什麼或該怎麼做就好。』」

每個Krochet Kids的產品都有作者的親手簽名,在公司的網站上,每位創作者都有自己的檔案資料,比如「來自烏干達的Auma Joyce」。消費者還能在網站上留下感謝字句與創作者互動。

對於未來的願景,Thomson希望 Krochet Kids能訓練更多婦女,或是擴展到其他國家,但無論如何,都不能偏離自己走出的這條謹慎且深思熟慮的道路,這樣的方式讓他們達到今日的成功。Thomson說「我們不希望曇花一現。我們想要找到正確的模式,盡可能為每一個生命帶來正面影響。」

編按:原文刊載於「全球展望」(Global Envision)網站,該網站探討如何以創新的商業模式幫助弱勢民眾脫離貧窮。


資料來源:Krochet Kids International reimagines empowerment with hook and stitch

延伸閱讀:
>> 林念慈—用一台紡織機讓尼泊爾婦女「布」入幸福
>> 柬埔寨社會企業:手工編織的力量
>> 蟲蟲奇蹟:利用有機肥創造女性就業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