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新加坡篇/EIGHTEENCHEFS 不博同情助更生

2014.06.0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新加坡記者林以君(2014年5月26日)

速食連鎖餐廳EIGHTEENCHEFS老闆司徒保華為了讓社會企業走出「販賣同情」的老套,他提醒自己,先賺到錢才能幫助他最想幫的更生人。
為了財務獨立自主,他拒絕新加坡政府與私人企業資助。他說:「我沒和政府拿錢,我沒有KPI(關鍵績效指數)的壓力。」

(「EIGHTEENCHEFS」司徒保華:社企,不一定要做到很悲慘,博取人家的同情。 特派記者曾吉松/攝影 圖片來源

他的餐廳曾快倒閉,他仍嘴硬:「我不是賣我的故事,我賣好吃的食物。」店面的標語就是「好人美食(Good People, Great Food)」。採訪這天,非正餐時間高朋滿座。

為何叫EIGHTEENCHEFS ?司徒保華說:「華人私會黨(幫派)大多用『數字』取幫名,Eighteen(18)曾是新加坡最大的私會黨,我可不是要學徒進黑社會,而是黑社會的人可以來我這裡學手藝。」

為了補充新血,每個月去監獄挑選未來的員工。司徒保華也是「更生人」,他面試時從不問對方「過去」,只要想學一技之長就一起打拚。四家店面、八十餘位員工,百分之卅八是「更生人」;「在這吃飯,更生人幫你服務很正常。」

(EIGHTEENCHEFS由曾經入獄十餘年的前吸毒者司徒保華(中)創辦。 特派記者曾吉松/攝影 圖片來源

他的想法,「社企,不一定要做到很悲慘,博取人家同情」。若因為同情「更生人再進職場很困難」才來吃飯,那第一次很可能就是最後一次。如果想走長遠,司徒保華必須找到最佳「經營模式」。「我沒賺錢,就沒辦法幫助別人。」

司徒保華在破產邊緣請債主讓他每天用營業所得還債,另一頭,他大幅改變經營模式,近兩年增為四家店面,平均每兩、三個月餐廳生意營業額就突破一次。

他的更生人員工中,有的英文一句也不會,華語也看不懂,卻拿著菜單回家背誦,現在是他的主廚。司徒保華期待消費者,「我寧可你是因為我這裡食物好吃、價格公道才來。」以品質取代同情,社企路才走得長、走得穩。

司徒保華重回社會前,曾自費到英國學作菜,帶著更生人「標籤」求職,討個自尊心,偏偏就得不到。現在他的生意做到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都有人想開連鎖店,司徒保華開出的條件是:「一定要雇用更生人,比例不限,但至少一位。」「我來幫你訓練」,讓更生人做出一手絕美料理。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友善社企 民間三股力量分頭並進

2014.06.05
合作轉載

聯合報/特派記者李昭安(2014年5月26日)

(願景工程-社企,讓青年圓夢:港社企展望 / udnnews。圖片來源

周五午後,香港中文大學大四學生穿著學士服,在校園內拍畢業照,臉上洋溢著笑容。但笑容背後,學生其實各有憂慮。三個多月後他們將踏入社會,有的背負著爸媽希望孩子進公部門、大企業的期待,積極瀏覽各項徵才、考試資訊;有的則憂心要開始償還數十萬元的就學貸款。

現實壓力,壓抑了青年們的創業夢。香港寸土寸金、租金可觀、營運成本高,創業大不易。據香港中文大學粗估,香港大學畢業生創業比率約不到百分之十,願意投入社會企業的年輕人,寥寥可數。
為打造有利社企發展的「友善環境」、吸引年輕人參與社企,香港民間現在有三股力量分頭並進。

第一是打造「共同工作空間」,讓草創社企能以低於市價租金租用工作空間。第二是提供創投基金扶植。第三是舉辦「社企挑戰賽」,讓獲勝團隊可拿獎金當創業基金,實踐「社企夢」。

三者關照面向各有不同,但目的都是協助年輕社企團隊建立商業模式、開拓財源、節省支出、提供創業所需資訊,以及串連「社企人際網絡」。

(共享工作空間「The Good Lab好單位」,提供年創業家工作空間。 圖片來源

位在香港西九龍的「好單位」(The Good Lab),占地五百多坪,是香港最大共同工作空間,也是眾多社企的「基地」。個人會員、創業團隊成員只要每月付台幣八千元至一萬二千元不等金額,就能無限時數使用「好單位」的工作空間。

「好單位」創辦人黃英琦說,「好單位」每周都會舉辦社會創新、創業等講座,同時提供「導師支援」,有義務律師、會計師、創業「導師」定期與會員交流,解答創業時遇到的困難和法律問題。

圖片來源

「好單位」共有十個社企團隊、七十多位個人會員進駐,孵育出近百個社企計畫。不同團隊在此激盪創意、交流創業資訊,儼然成為香港最大的「社企聚落」。

今年廿五歲的「好單位」員工林永沛說,年輕人對社會現狀不滿,有人選擇上街遊行抗議,而參與社企也是「改變社會現況」的一種方式。

香港中文大學創業研究中心項目總監蔡明都,二○○八年起推廣「香港社會企業挑戰賽」,至今年已累積七百多個社企隊伍,其中只有十四個得獎隊伍成功創業。

蔡明都舉今年冠軍隊伍「溫.待」為例說,五個香港理工大學男學生希望和餐廳合作,推出可以幫助貧苦人士的「待用餐券」。

主辦單位將引介對此有興趣的企業給「溫.待」團隊,希望「待用文化」能廣泛推廣到食、衣、住、行等不同層面。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