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花蓮的SOGO 「五味屋」集點賺幸福

2014.01.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施鴻基(2013年1月28日)

周末,就讀花蓮壽豐鄉豐山國小的吳育如一早起床,漱洗後走向「五味屋」,今天輪她掌櫃,要負責算帳收錢,但她可不是童工,而是老闆。

花蓮縣壽豐鄉五味屋成立四年,號稱當地的SOGO百貨,逢周六日才開業,專賣各地捐贈的二手物資,由東華大學教授顧瑜君推動,在熱心的學生志工及社區數十名小老闆努力下,已成為社區假日最熱鬧的地方。

(圖:五味屋的小老闆們正在討論捐贈來的二手物資的價錢。圖片來源

弱勢孩子 眼睛開了一扇窗

社區小孩都是小老闆,五味屋的出現,改變了大多是單親、隔代教養和外籍配偶的孩子生活。

五味是5-WAY的諧音。工作人員楊沛青說,「5 -WAY是從傳統換工概念轉換而來的五種經營策略,包括「掛羊頭賣狗肉」、「老闆不在隨便賣」、「銀貨不兩訖」、「吃人夠夠」及「黑店」,都是鼓勵孩子成長的方式。

每個孩子都有一本「點數存摺」,透過努力,如「協助腳踏車租借一日」等方式服務社區,就可存下點數;也可自訂目標如「段考要進步卅分」取得點數,只要累積點數夠,就有機會圓夢;過去這些孩子就曾透過積點,完成環島夢想。

圖片來源

喜歡先拿 以工代賑慢慢還

最有人情味的是「賒帳」,先拿東西,等到日後有合適的工作機會再償還,不過五味屋鼓勵的是自力更生,而不是等待施捨。

「營利不是我們的初衷。」楊沛青說,過去逢周休,孩子們除了玩,就是看電視,「成了五味屋的小老闆,有了責任人人都變得不一樣」。

小六的吳俊辰,過去假日陪父親到處送貨,現在當起小老闆,透過一雙巧手學修單車,賺到了生平第一次外地旅遊的機會,地點是綠島,回來數月還念念不忘,他已在籌畫下次的旅程。

(圖:小老闆跟著志工哥哥學習修理電器,學會了一身本領,可以累積點數,兌換喜歡的東西。圖片來源

不喝咖啡 煮的咖啡人人誇

小六的蘇萍假日都會到五味屋幫忙整理東西,她最喜歡顧店和聊天,也是泡咖啡的小專家;「老師說我太小不能喝咖啡。」不喝咖啡如何成為泡咖啡好手,是五味屋的一個謎。

「五味屋是我們另一個家!」每當有人問五味屋會不會開不下去,吳俊辰就很生氣,「我長大要回來這裡當老闆。」工作人員黃麗玲說,五味屋總有一天要交手給這些小老闆做下去。

撇開老公 遊客當場變志工

心理系畢業的黃麗玲為了五味屋,和新婚夫婿分隔在中央山脈兩側,她笑說「這是我的夢想,他支持我。」黃麗玲去年看見介紹五味屋的文章,特地到花蓮一遊,在櫃檯碰見五味屋的靈魂人物顧瑜君,當場要求加入,「然後我就來了!」

「孩子們長大總是讓人高興,但我們是夥伴關係。」黃麗玲說,孩子從胡鬧到如今貼心懂事,「這些轉變數據上呈現不出來!所以我選擇到五味屋,而不是學校。」

來自台北的顧庭瑄是顧瑜君的姪女,也是小老闆們心中的大姊姊,高中時就常利用寒暑假到五味屋,大學也選了離五味屋最近的東華大學,如願成為五味屋的固定志工。 顧庭瑄說,台北玩膩了,鄉間的五味屋給了她不一樣的親切感受;「小葉姊」林錦葉是在地人,從常客變成五味屋店長,她說,「到現在我還不知道為什麼。」

一手催生五味屋的顧瑜君,最愛陪孩子玩家家酒;她說,他們認真生活,也享受生活,以單一價值看,孩子的成就或許不如人,但只要有幸福感,就值得讓五味屋繼續下去。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社會企業:讓人與土地關係更親近

編譯:吳家宜

一種在貧窮鄉村地區營運的社會企業正在幫助當地人重新定義在地關係。

「我們想傳達的訊息是,你絕對可以在這裡,在城市裡種出你自己的食物」,位於英國利物浦,Squash Nutrition的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克萊兒歐文解釋到。「我住在利物浦的Toxteth超過二十年了,曾經擔任活動製作也有廚藝相關背景,我的合夥人貝琪則是擅長社區藝術與社會共融」。

Squash Nutrition創立12年來推動了一連串的專案,包含種植在地食物的示範計畫、廚藝教室、養蜂以及去年推出的食物記錄片 ─ 「真食」(Food for Real)。

「食物是很好的社交工具,當我們和居民一起種植或是運用當季食材製作餐點時,常常引導出其他社區生活上的討論,我們的免費活動也深受大家喜愛,例如養蜂計畫和食物紀錄片拍攝,男性限定的廚藝課程更是好幾周前就報名額滿。」

「我們是利物浦食品聯盟(Liverpool Food Alliance)的創辦人, 正努力建立利物浦在地食材系統。這裡和在地食材的關係一直都有些疏離,英國有相當多優秀組織策畫的食物計劃,但我們卻總是參與不深,Brighton、 Bristol和 Manchester在探索全面、永續、社區規模的食材系統上比我們要好多了。但現在不同了,由第三部門(third sector)類型組織主導,Squash Nutrition等組織最近紛紛加入永續食材城市(Sustainable Food Cities)的網絡成為首批成員,透過這個網絡,我們更能接收全國性觀點並和其他參與此計畫的城市交流。」

「作為社會企業,我們總是在尋找新的可行方法來創造營收,擺脫日趨減少的補助,我們正由桑坦德社會企業發展獎(Santander Social Enterprise Development Award)」資助,進行在利物浦開展永續食材咖啡店的可行性研究。我們希望這間店是令人興奮、任何人都負擔得起、接觸得到、不是那種中產階級特有,只有嬉皮們會進去消費的店。」

Squash Nutrition也正尋找方法來創造工作機會給長期失業的人們,例如他們教育這些人如何讓他們所處城市成為其他城市的食材供給中心。他們的首席養蜂人,目前失業中,就曾因為這項志工工作獲得在地食物英雄大樂透獎("Local Food Hero" Big Lottery Award)。

伯明翰另外有名男子也正在幫助在地人重新定義與在地的關係,雖然是從很不一樣的角度切入。

「我在勒戒中。」Changes UK的執行長,史提夫迪克森說。「我在家鄉伯明翰曾經藥物成癮,一度被送往Weston-super-Mare的恢復所治療(編按:Weston-super-Mare為英國西南方靠海的小鎮,台灣一般稱恢復所為勒戒所),和大約三十幾個正在戒癮的人一起生活。那裡很『乾』,意思是說我們被禁止喝酒或服用任何藥物,那段期間我非常專注於擺脫毒癮並且開始做些支援性的志工活動,但最困難的是即便完全康復了,我還是沒有準備好回到伯明翰。」

積習難改加上同儕誘惑,戒毒者回到原有生活圈後,常常會感到被孤立,恢復所常常設立在比較偏遠、交通不便的鄉村,一般戒毒者多來自大城市,當他們要返回故鄉時才發現很難再適應忙碌的、一個常見藥物成癮、老朋友如往昔吸毒酗酒的地方。所以這些戒毒者常陷入一種混沌,理論上他們是恢復了,卻反而很難融入其生長的地方。

了解這些之後,史提夫希望回到家鄉建立一個墊腳石來幫助認為自己有需要重新融入家鄉的成癮者。

2006年,史提夫奶奶過世的衝擊帶領他往下個階段邁進,他和家族的兄弟姊妹繼承奶奶在伯明翰的房產,史提夫很快買下其他人的產權,並將這棟房子改建為Changes UK恢復所,並搬回伯明翰長住,他開始邀請也在鄉村恢復所戒毒的夥伴,來這裡參加他所制定的恢復計畫。

「我們的目標是提供一個安全的住宿空間,讓參與者有機會重新融入社會,我們不只協助戒毒,也提供住房建議、有利參與者的其它幫助以及尋找工作。」

七年過去了,現在Changes UK管理九項資產,其中包括一間女性住房、六間男性恢復所及一間在Solihull的排毒餐廳。若在2006年尋找伯明翰的恢復所,將有如大海撈針,不過現在這個城市卻被英國公共衛生局(Public Health England)稱為『英國恢復所首都』,而迪克森正是首席先驅。

「我希望我們可以脫離補助。」迪克森說。「我希望我們可以透過這些計畫自食其力,掌握自己的走向,所以我們很努力在推動轉型成社會企業。」

史提夫的抱負令人印象深刻,他說他不確定能撥出多少時間,但制定策略上有部分目標是成為自給自足的社會企業家。

「我們正在推行一些範圍極廣的事 ─ 訓練客戶成為汽車及腳踏車技師並且在當地社區中提供服務,我們現在也在建立大型家具回收機制、還有一個服務街友的計畫,而原本的園藝事業也正逐漸發展成一個成熟的建築維修公司。」

史提夫是舉辦第五屆UK Recovery Walk的其中一名委員,「對那些還深受毒癮所苦的個人或家庭,我們相信這個活動能帶來希望和啟發,成功戒毒是真的能鼓舞並感染人心的,所以要不斷讓更多人看見和感受,其中最好的方式就是讓這些訊息不斷曝光,有甚麼比成為3000多名勇士中的一員,帶著標語隨著音樂一起在遊行中散播戒斷毒癮的快樂更好呢。」


資料來源:Social enterprises enable locals to rekindle relationship with own cities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