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醉後新解方 德國新藥降酒癮

2013.07.2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編譯:葉孟靄

酒精造成的傷害時有所聞,據統計,全球一年有250萬人因此死亡。酒精不僅會危及個人身心健康,酒醉的人也可能會造成例如酒後駕車事故、暴力行為等負面影響,摧毀周遭人們的幸福,絕對是社會上不容忽視的問題之一。

圖片來源

酗酒造成的健康問題不僅包括癲癇、心臟病、肝硬化等疾病,還會降低體內免疫系統的功能,提高傳染病發生的機率,像是愛滋病、肺結核和性傳染病等。不過,醫界出現一個重大突破,將能解決酗酒問題。根據一項刊登於全球知名出版商Elsevier所出版的「生物精神醫學」(Biological Psychiatry)的研究發現,一種名為nalmefene的新藥能夠有效且安全地減少飲酒量。

傳統對於酒癮者通常採用勒戒療法,這也是目前唯一能預防酒癮再犯的療法。然而,此療法對大多數酒癮者,勒戒的效果其實很有限,再犯率依然居高不下。也因此一個新的實證療法因運而生。

德國中央心理健康研究所(Centr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的Karl Mann博士開始進行一項研究,他表示這項新療法將為嗜酒相關疾病的患者帶來新的轉機。雖然勒戒應該是最佳的治療辦法,但針對無法戒酒的患者,減少飲酒量可能是更好的替代方法。

Mann博士的團隊針對604位酒癮患者進行nalmefene與飲酒量的臨床實驗。在這項臨床實驗中,將從604位患者中,隨機挑出一半的人服用nalmefene,另一半則服用安慰劑。此外,患者及其醫師都不知道自己屬於哪一組。每當患者酒癮發作時,患者將依指示服用藥物,一天以一錠為限。經過24個星期的調查,結果發現服用nalmefene在降低飲酒量的效果明顯優於安慰劑,nalmefene有助於改善患者的臨床狀況和肝臟功能,且其耐受性佳、只有輕微的副作用,症狀都能迅速緩解。

這項研究顯示根據酒癮患者的需要服用nalmefene是一個有效的療法,而且nalmefene不像一般藥物需要每天服用,僅視需要如飲酒時服用即可。雖然nalmefene的效果仍有待醫學界更進一步研究,然而現階段的報告已證實此項療法可以幫助酒癮患者降低飲酒量,期待未來酒精所造成的悲劇能夠遠離你我。


資料來源

A New Treatment for Alcohol Dependence: Nalmefene

延伸閱讀

社會起業家:企業內的寧靜革命者

編譯:吳家宜

編按:本文為Accenture Development Partnerships創辦人暨執行長Gib Bulloch以第一人稱寫成。按此可觀看他的TedxTalk:「成為公司內你期待看見的那個改變 。」


圖:一位內部企業家成功說服所任職的TNT快遞(TNT Express)進行衛星科技研究,讓無地址的印度貧民窟也能收送物品。(圖片來源:David Levene for the Guardian

社會企業家(Social Entrepreneur)在創建志業的過程中,無庸置疑將遭遇許多艱鉅的挑戰,但是他們也擁有高度的工作自由度:他們不必在已成形的複雜網路下實踐理想、無須說服同事,即使最後成功,也不一定得承擔保證公司獲利的風險。

而在營運穩定的組織內發揮社會創業精神(Social Entrepreneurship),就需要主管用不同的思維來看待,甚至用另類定義來衡量成功。除此之外,有時這些組織內行動者想實踐的想法,還尚未成為一種工作,他們必須靠自己去創造。這並不容易,而且需要一點游走於顛覆與脫序間的「放肆」。這些人常被視為麻煩製造者(troublemakers),不過我喜歡稱他們為「變革者」(changemakers)─ 他們是社會起業家(Social Intrapreneur)。

以我自己為例,十年前我創立了Accenture Development Partnerships,過程中,為了讓發展中國家的非政府組織(NGO)也能取得我們的服務,員工們願意減薪,我們是非營利(not-for-profit)組織,可不是期望非損失(not-for-loss)就好,這項舉動並不是企業社會責任(CS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的一環,但是我們主動這麼做。

你可能覺得我們做的這不算什麼、稱不上革命嗎?

你可能忽略了一點,我相信微小改變會引發一連串的連鎖反應,特別是一間深具影響力的大企業。上周在由 Ashoka Changemakers 主辦的League of Intrapreneurs Awards頒獎典禮上,我們見證到了,這些小小改變正是引領寧靜革命的先驅。

以獲獎者之一Graham Simpson為例。Simpson擁有化學博士學位,任職於荷商葛蘭素史克藥廠(GSK),是位研究繁忙的科學家。在肯亞駐點六個月的期間,他驚訝發現,單因為缺乏有效的醫療診斷,許多人死於其實很容易治癒的疾病。於是他連絡GSK研發部門的主管,表達想要開發便宜而具商業效益的診斷工具箱,以供距離醫院好幾哩遠的鄉村中,經驗不足的醫護人員使用。GSK現在正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合作開發這套工具。

另一個例子來自於TNT Express的Sacha Carina van Ginhoven,她正致力研究如何依靠衛星解決印度貧民窟的貨物遞送問題。有好幾百萬的小型企業位於世界的貧民窟區中,但極少數擁有正式住址,造成貨物遞送與收件的困難。於是Sacha Carina van Ginhoven和她TNT Express的同事們與貧民窟居民協力合作,檢視現存快遞供應鏈的運作,結果顯示當前的主要挑戰是如何辨認確切地點,以及保證可靠的收付款機制,而這些都可以靠行動裝置解決。

這兩個案例顯示了幾個共同的特徵:一是能發現問題與找尋解答的人,往往是具備專業知識的人,他們也能將這些問題與解決方法帶入組織工作中。二是這些人在各自的公司中通常有中高階主管的「隱形罩」保護,Doughty Centre at Cranfield University 的David Grayson教授稱此為教父效應(the “godfather” effect)。

很多好點子並非得源自各單位的最高執行長官,但是想讓計畫成功就必須盡早讓這些中高階主管採納。也因此當Richard Branson以及GSK主管 Andrew Witty 在頒獎典禮前親自傳訊支持這獎者時,特別令人感到欣慰。

最後一點,雖然可能也是最明顯的:他們無時無刻都在努力。所有入圍者都承認,特別是在計畫早期,他們的創新計畫忙到需要投入下班後或是周末的時間處理。

社會起業家的特點是他們並不會離開原本的工作而創業,即便如此,擁有專業、中高階主管的支持和自身努力,這個寧靜革命依然顛覆我們對社會發展的催化與想像。

League of Intrapreneurs Awards 完整得獎名單:Full list of finalists for League of Intrapreneurs competition


資料來源

The Guardian: Social intrapreneurs: the changemakers working inside companies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